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90章 雙子公主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沒想到這種東西都有人賣啊,真不愧是魔術師的世界啊。”

  看著拍賣會上的拍賣師這一次拍賣的物品,沈飛有些驚訝,在此之前,因為萊妮絲說是魔術師的拍賣會,他本來以為拍賣的都是和魔術有關我物品,結果實際上來了之后,卻發現,雖然大部分都是和魔術有關的物品,但是也有少部分與此無關。

  比如說現在拍賣的就是一座核電站,位于法蘭西境內的,是屬于某個魔術師家族的,雖然這座發電站并不算多大,但是畢竟是核電站啊。

  除此之外還有什么油田,土地,公司之類的,也都是拍賣物品,都是屬于魔術師的,應該是因為經濟緊張,不得不拿出了換錢吧。

  “染血的菩提葉,沒想到對這東西感興趣的那么多,可惜我好像錢不夠啊,看來指望法夫納的血液和鱗片換錢,有些不太夠啊,之后要想辦法弄點錢了。”

  看著前方高臺上展示的放在魔術盒的染血的菩提葉,沈飛本來想要買過來的,這可是能夠召喚齊格飛的圣遺物,不過很快價格就超過了一億米金,這完全超過了他現在擁有的資金,也超過了這件圣遺物的價值。

  “真是有趣,想不到竟然有人想要從那個暴發富口中虎口奪食啊。”

  萊妮絲看著正在競爭的染血的菩提葉的三家,嘴角露出了一絲愉悅的笑容,那是看好戲的笑容。

  “那家伙就是花了大價錢買下了圣杯戰爭資格的人。”

  “不錯,就是他,想要去鍍鍍金,希望不會像我那個哥哥一樣,落個悲慘的下場。”

  第五次圣杯戰爭即將開始,時鐘塔這邊獲得了兩個名額,其中之一就是被在場的那個黃毛青年買去了,這人就是阿特拉姆加里阿斯塔,一個闖入魔術界的暴發戶,手段比起當年的露維婭艾德費爾特家族要暴躁的多。

  不過誰讓他的家族有錢呢,在魔術界,有錢,就有資源,阿特拉姆的家族來自中東,家里有大批的油田,之前拍賣的油田也是被他買去的,真要論財富,露維婭的家族也要差他一籌。

  在月世界,處于最頂點的人,基本上都是和魔術界有關系的,準確的說是魔術師家族才是各國的富豪,權利的頂層。

  原因很簡單,沒有這一層關系,你有錢也保不住啊,根本不需要多高深的魔術,只是暗示和詛咒,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魔術師真想要對付普通人太簡單了。

  靠著錢財,阿特拉姆是在時鐘塔闖出了一些名聲,不過因為他們的家族魔術傳承太短,不到百年,自然就被時鐘塔的人看不起了,為了揚名和鍍金,才花費了大價錢從時鐘塔購買了圣杯戰爭的資格,準備獲得勝利,好讓時鐘塔的人對他刮目相看。

  就這方面來說,阿特拉姆的初衷和當初的肯尼斯一模一樣,至于結局,不需要多說了,那怕第五次圣杯戰爭,遠沒有第四次圣杯戰爭那么殘酷狡詐,也不是帶著這種心思就可以獲得勝利的。

  尤其是他和自己的從者相性不合,這就注定了他的結局了,在圣杯戰爭當中,御主和從者相性問題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說是致命的。

  肯尼斯,遠坂時臣,這些都是御主和從者相性不合的前例啊,這位自然也是,沈飛這邊在稍微思考了一下第五次圣杯戰爭的情況之后,立即就大概明白對方召喚的應該是誰了,魔術師美狄亞。

  “從這可以看出對方應該沒有得到染血的菩提葉,不過如果他使用染血的菩提葉召喚的會是誰的,齊格。”

  在猜到阿特拉姆召喚的那一個從者之后,沈飛就好奇對方如果擁有染血的菩提葉召喚的會是誰了,劍階的齊格飛,雖然染血的菩提葉確實能召喚對方,不過一場圣杯戰爭,是不會出現兩個劍階的,劍階已經被阿爾托莉雅預定了,那么只能是魔術師階位的齊格了。

  “你是一定要和我作對嗎,露維婭艾德費爾特。”

  在三方繼續加價的時候,阿特拉姆這邊有些忍不住了,他這邊要購買圣遺物來參加圣杯戰爭,可以說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對此他也沒有在意,這本來就是他故意宣傳出去的,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真有人敢和他爭圣遺物,而且同樣是一個不差錢的。

  誠然阿特拉姆家族的財產比露維婭的家族要多,但是那是家族的,不是他的,真要論個人能夠動用的財富,阿特拉姆還真未必比得上露維婭。

  “怎么會,這是拍賣會,價高者得,你不會是沒錢了吧。”

  露維婭雖然是這么說的,不過在加了一次價之后,就放棄了,她只是來給阿特拉姆添堵的,并不想用這么高的價格把染血的菩提葉買回去,既然阿特拉姆已經開口了,那就代表,現在的價格已經讓他有些肉疼了,

  稍后替換,抱歉。。

  在其話里之后,野獸的咆哮再起,恐怖的咆哮化成了沖擊波,向著周圍的魔術師襲來,不過下一刻葛拉尼德阿什伯恩的臉色變了,因為這一次的襲擊,并沒有達成他想要的結果。

  “很意外,這次攻擊為什么沒有作用,很簡單,它的咆哮能夠讓魔術刻印停止工作,是因為這里的工房構造,之前露維亞瑟琳塔艾德費爾特小姐想要掌控這座工房的舉動雖然失敗了,不過運用她的術式,掌握一部分還是可以做到的。”二世緩緩開口說道。

  既然決定找到幕后真兇,二世這邊自然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要逃嗎,格蕾。”看到野獸上前叼著葛拉尼德阿什伯恩,想要逃走,二世立即示意格蕾動手。

  “我來吧。”

  就在格蕾要解放亞德的時候,沈飛上前一步,在空中立即畫出數顆盧恩符文,下一刻地面立即竄出數道藤蔓,把躍起的野獸和葛拉尼德阿什伯恩束縛起來,拉落地面。

  落在地面的野獸,突然再次大吼起來,并且是接連不斷的大吼,隨著它的吼聲,剝離城再次開始震動起來,不過這一次震動不是剝離城的建筑,而是剝離城那無數的天使雕像。

  隨著天使殿下的震動,下一刻無數白色的靈體從那些天使雕像里面涌出,眨眼間整個剝離城上空就被白色的靈體全部覆蓋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對于靈體,作為魔術師都很清楚,單個的靈體對于魔術師來說并不算什么,但是這個規模的靈體,沒有一個魔術師敢說有把握解決。

  同時如此多的靈體,也讓明白,這座剝離城到底殺死了多少人,才能夠囚禁這么多靈體。

  “格蕾。”

  看著身軀在不停顫抖的閣樓,二世不由的嘆了口氣,他自然知道格蕾害怕靈體,但是如此多的數量,只有格蕾能夠解決,使用她的寶具。

  “我明白,老師。”那怕自己十分的害怕靈體,不過為了保護自己的老師,格蕾還是第一時間解放了亞德。

  “灰暗,歡騰,渴望墮落,銘刻于我,掘墓為你。”隨著格蕾的詠唱,亞德變成了一把造型奇特的鐮刀,出現在格蕾的手上。

  “啊啊啊,真是太好吃了,好久沒有享用過如此大餐了。”鐮刀上突然出現了一張嘴,在那大肆的吸收著靈體。

  “亞德。”

  “模擬人格停止,魔力的輸出率突破設定值,第二階段開始限定解除。”雖然同樣是亞德的聲音,不過這一次是異常的冰冷,同時格蕾手中的鐮刀,開始綻放出金色的光芒,并且這光芒越來越亮。

  “古老的神秘啊,消亡吧,讓這簡陋的謎題全都歸于虛無吧,圣槍,拔錨,閃耀于終焉之槍。”

  金色的長槍貫穿了蒼穹,明明周圍是黑夜,但是這一刻卻亮如白晝,天空密密麻麻的靈體,在這光芒之下,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剝離城也有一半因為這光芒開始崩裂。

  “亞瑟王。”

  看著手持金色光槍屹立在前方的少女,露維婭口中突然低聲說道,只要是魔術師,就沒有不知道亞瑟王的,不知道那把傳奇的長槍的。

  其他的魔術師也是同樣一臉震撼的看著格蕾,在這神秘消退的時代,那里見過如此震撼的一擊,這已經算是神代級別的攻擊了。

  “這就是寶具啊,還是沒有解除拘束的寶具,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

  對于那些靈體,沈飛自然是有辦法對付的,不過在看到二世讓格蕾使用寶具之后,他就不準備出手了,正好見識一下圣槍的威力,

  “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我這位哥哥還真是會惹麻煩啊。”

  萊妮絲的別墅內,沈飛今天受邀來到了這里,之前剝離城的事件,在格蕾那一擊之后,天亮之后,各人就離開了,遺產的真面目是讓自己的兒子繼承遺產,那怕這個兒子也是制造出來的,在場的魔術師自然就沒有興趣了。

  至于后續事情處理,那就不是他們的事情了,而是法政科責任了。

  “有格蕾在,其實我不出手,他也會很安全的。”

  “正是因為有你在,所以這次事件才沒有死人啊,這是后續的事情。”萊妮絲說著遞給了沈飛一份文件。

  在沈飛等人回到時鐘塔的時候,很快就見到那位化野菱理了,她找二世商量出來剝離城的后續問題。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這還真是讓人想不到啊。”

  看著文件記載的內容,沈飛有些無語了,原來那個什么葛拉尼德阿什伯恩根本不是革律翁的兒子,而是歐洛克的兒子,這位綠了他的朋友,之后革律翁發現了,于是就準備復仇,并且是把其妻子變成怪物的復仇。

  之前在剝離城,怪物第一時間去歐洛克動手,就是復仇,并且后面還準備了殺招,不過因為沈飛這邊的出手,殺招沒有用出來。

  “這就是魔術師。”

  “你來找我不會就是為了這個吧。”

  雖然后續的事情發現有些意思,不過沈飛可對這種狗血的劇情不感興趣,整個事件里面,可以說最倒霉的就是時任次郎坊清玄,現在其被法政科扣押,大概是想要研究一下吧。

  “拍賣會就要開始了,有沒有興趣一起走一趟。”

  “自然有興趣了。”

  時鐘塔這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組織一場拍賣會,這在魔術界可以說是一次盛典了,因為有時鐘塔擔保,平時一些不常見的魔術師,魔術使都會出現在拍賣會上,畢竟誰也不敢保證,拍賣會上不會出現好東西。

  在其話里之后,野獸的咆哮再起,恐怖的咆哮化成了沖擊波,向著周圍的魔術師襲來,不過下一刻葛拉尼德阿什伯恩的臉色變了,因為這一次的襲擊,并沒有達成他想要的結果。

  “很意外,這次攻擊為什么沒有作用,很簡單,它的咆哮能夠讓魔術刻印停止工作,是因為這里的工房構造,之前露維亞瑟琳塔艾德費爾特小姐想要掌控這座工房的舉動雖然失敗了,不過運用她的術式,掌握一部分還是可以做到的。”二世緩緩開口說道。

  既然決定找到幕后真兇,二世這邊自然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要逃嗎,格蕾。”看到野獸上前叼著葛拉尼德阿什伯恩,想要逃走,二世立即示意格蕾動手。

  “我來吧。”

  就在格蕾要解放亞德的時候,沈飛上前一步,在空中立即畫出數顆盧恩符文,下一刻地面立即竄出數道藤蔓,把躍起的野獸和葛拉尼德阿什伯恩束縛起來,拉落地面。

  落在地面的野獸,突然再次大吼起來,并且是接連不斷的大吼,隨著它的吼聲,剝離城再次開始震動起來,不過這一次震動不是剝離城的建筑,而是剝離城那無數的天使雕像。

  隨著天使殿下的震動,下一刻無數白色的靈體從那些天使雕像里面涌出,眨眼間整個剝離城上空就被白色的靈體全部覆蓋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對于靈體,作為魔術師都很清楚,單個的靈體對于魔術師來說并不算什么,但是這個規模的靈體,沒有一個魔術師敢說有把握解決。

  同時如此多的靈體,也讓明白,這座剝離城到底殺死了多少人,才能夠囚禁這么多靈體。

  “格蕾。”

  看著身軀在不停顫抖的閣樓,二世不由的嘆了口氣,他自然知道格蕾害怕靈體,但是如此多的數量,只有格蕾能夠解決,使用她的寶具。

  “我明白,老師。”那怕自己十分的害怕靈體,不過為了保護自己的老師,格蕾還是第一時間解放了亞德。

“灰暗,歡騰,渴望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