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86章 魔術刻印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真是巨大的餐桌啊。”

  隨著夜幕降臨,在仆人的通知下,沈飛,遠坂凜,二世和格蕾四人來到了二樓的大廳,在來到大廳之后,沈飛第一眼就看到大廳的最中間那個最少可以容納二十多人落座的花崗巖長方形餐桌,如此大的餐桌,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之前也只是在電視上見過。

  “您好,埃爾梅羅二世閣下,之前沒有辦法正式問候,非常抱歉。”

  在餐桌邊,法政科的化野菱理好像在等著二世,在其到來之后,立即迎了上來,對著二世行禮道。

  “不用那么客氣,化野小姐。”二世極其認真的回禮道。

  法政科雖然在時鐘塔有著非同一般的權威,不過那主要是針對一般的魔術師,二世這邊自身實力在弱,也是時鐘塔的十二君主之一,是不可能太過于輕慢的。

  “二世閣下,叫我菱理就可以了。”化野菱理說著對二世露出一個極具風情的笑容,這個笑容一出,餐桌邊的那兩位青年男性,不約而同的楞了起來。

  不得不說化野菱理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女性,美麗,神秘,這兩者相加,對于男性的吸引力簡直是致命的。

  那怕是沈飛也不由楞了片刻,讓一邊的遠坂凜忍不住咳嗽一聲,遠坂凜的容貌自然不比化野菱理差,不過誰讓她只是一個高中生,而化野菱理是一個成熟女性呢。

  “化野小姐,抱歉,我生性膽小,不擅長應付美女。”

  雖然化野菱理的極具誘惑性,不過那是指針對其他人,二世面對她的時候,可沒有絲毫的想法。

  隨著二世的話語,餐桌邊的那兩個青年男性,也回過神來了,然后立即轉過頭去,誠然化野菱理十分的美麗,但是她的身份,讓兩人絲毫沒有覬覦之心。

  “真不愧是王妃啊,面對這樣的美女,都沒有絲毫的反應。”

  沈飛看著二世完全不為化野菱理所動,心里不由的有些佩服,誠然他不會對化野菱理做些什么,但是美女在前,養養眼也是好的,但是二世這邊的,滿腦子都是大帝。

  “哎呀,您明明帶著狠可愛的隨從,在這室內都戴上兜帽,不會是想要隱藏她那可愛的容貌吧。”

  這說的自然是格蕾了,那怕其帶著兜帽,只憑借偶然的一瞥,也足以看出格蕾是一個難得的美少女。

  “我只是不想看到她的臉而已。”

  “真是有意思,回到時鐘塔之后,我想和你談一談。”化野菱理說著臉上再次綻放出一絲微笑。

  “繞了我吧,要是和法政科混熟的話,我會非常不自在的。”

  作為君主,二世自然不用那么怕法政科,不過作為魔術師的他,對于法政科是非常不感冒的,事實上所有的正統魔術師,都對法政科不怎么感冒,因為在他們看來不追求魔術,根源的法政科簡直就是異端。

  時鐘塔法政科里面的魔術師的理念,其實和魔術使很像,對于他們來說,魔術只是達成目的的工具,手段,根源,那是什么,能吃嗎。

  “你可不會是在意那種風評的人,現代魔術科里面可是有不少時鐘塔的寵兒的。”

  “那只是他們把麻煩丟給我而已。”

  “你太客氣了。”

  埃爾梅羅教室在出名之前,收納的基本上都是時鐘塔的問題學生,都是被其他時鐘塔的講師說朽木不可雕的學生,不過在二世把這些人天賦挖掘出來之后,時鐘塔的風向立即就變了,從問題兒童,變成了時鐘塔的寵兒了。

  “我們的座位看來在這里。”

  就在化野菱理還想再說什么的時候,二世搶先開口,然后迅速的從化野菱理的身邊走過,來到了一個座位前方放置著埃爾梅羅家族家紋前的位置,格蕾緊隨其后坐了下去。

  在兩人面前已經擺放好了晚餐,是一份英格蘭式的晚餐。

  其他人面前擺放的也都是符合來客出生國家的晚餐,從這里就可以看出,剝離城這邊是早有準備。

  至于沈飛和遠坂凜這兩位不速之客,他們面前擺放的是和化野菱理一樣的晚餐,極東之地的特色的晚餐。

  對于二世的動作,化野菱理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在二世坐下之后,她也走到了屬于自己的座位。

  “準備的倒是很充分嗎。”

  說話間,露維婭帶著她的仆人出現了,很快就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座位。

  “西札穆德先生在房間里面用餐。”

  “那我們開始吧。”

  在管家說出歐洛克不會出現之后,海涅那邊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眾人,立即開口說道,本來這種用餐,是不需要等其他人來一起吃的,你先吃也無所謂,不過大概是為了禮儀,所以先來的人并沒有直接用餐。

  “你是遠坂凜。”

  就在遠坂凜準備開始吃飯的時候,坐在其斜對面的露維婭突然對其開口說道,其眼神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

  “是我,怎么?”遠坂凜不甘示弱的說道,兩人的對話,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關注,只有二世和格蕾好像沒有理會的意思,格蕾是不在意,二世是餓了,一路走來,他的體力可是消耗非常大的。

  “我說二世,格蕾,你們就不怕飯菜里面有毒嗎。”

  本來已經準備吃飯的二世和格蕾,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同時其人幾人,包括以眼神對峙的露維婭和遠坂凜兩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過來了。

  “有毒,小哥,你不是開玩笑吧。”之前和沈飛有過爭執名字叫時任次郎坊清玄的青年,第一時間開口叫道。

  “和你無關,我只是提醒他們注意一下而已,格蕾,凜,我在這里提醒你們一件事,那就是魔術師絕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人,出門在外,尤其是在其他魔術師家里做客的時候,這點必須要小心。”

  “小哥,我記得你好像也是一個魔術師吧。”

  在場的都是魔術師,沈飛剛才的話語,完全是把在場的人都罵了。

  “我知道,所以我說的是絕大部分,我是屬于少部分那邊的。”沈飛說道這里不等其他人開口,繼續說道:“當然在場也是有部分是好魔術師。”

  本來想要開口反駁的清玄,聽到這話,立即閉上嘴巴不說了,他現在開口反駁,豈不是把自己歸結到不是好人的部分里面去了。

  “你到底想要說什么?”在其他人沉默的時候,海涅那邊開口了。

  “沒什么,只是想要提醒一下各位不要想著天上掉餡餅這樣的好事,魔術師是什么樣的人物,我想各位非常的清楚,從這里的各方面安排來看。”沈飛說著指著各人面前的食物,然后繼續說道。

  “對方對各位早有調查,知道各位那怕是知道有陷阱,也不會放棄這份遺產的,各位或許都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但是對方既然早有調查,肯定對這方面早有準備,說不定這次來的人當中,就有對方的間諜,這也是萊妮絲那邊讓我們跟過來保護二世的原因,我們的出現絕對不在他的計算之內。”

  沈飛的一番話,讓在場眾人立即沉默起來,同時開始彼此觀察對方,之前他們確實考慮過這次的所謂的繼承遺產有陷阱,但是正如沈飛所說的,修復魔術刻印的誘惑太大了,讓他們不得不來。

  不過他們從來沒有考慮過,來人是否有內奸,可以說沈飛這一番話,在眾人的心里種了一顆懷疑的種子。

  “哼,按照的說法,這恐怕并不能讓你擺脫嫌疑,甚至正好相反,沒有邀請函的你們,來到這里,說不定你們才是間諜。”

  露維婭看了一眼遠坂凜,目光立即聚集在沈飛的身上,不得不說,她說的事情確實有可能。

  “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有一點錯了,我們是和二世一起來了,不管怎么說,他也是時鐘塔的君主之一,讓他來當間諜,你認為誰有這個能力。”

  “這倒是,喂,你不是說飯菜里面有毒吧。”清玄那邊贊同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后在看到沈飛在吃東西,立即叫了起來。

  “我只是說可能有毒,沒有說一定有,只是讓你們小心而已。”沈飛說著目光看向了格蕾,然后開口說道:“格蕾,我知道你一直有看偵探方面的書籍,按照那些書籍里面的內容,你認為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

  “有人會死,兇手在我們當中。”格蕾在沉默了一會之后,立即開口說道。

  “不錯,那么按照偵探書里說的,什么人最容易被殺呢。”

  “獨自行動的人。”

  “對,所以接下來,你要好好跟在二世的后面,不要讓他離開了視線。”

  “我知道,我會保護好老師的。”

  二世的房間,在沈飛和格蕾一唱一和的說起了偵探書籍的內容之后,在場的人都沒有什么想要開口是意愿,都飛快的吃完飯,離開了。

  “你剛才說的那些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提醒一下那些人,免得有人被殺了。”

  看著二世郁悶的神色,沈飛實在不好說,這個事情的你,就是福爾摩斯二世,基本上是走那那死人,和某個柯學的世界一樣。

  其實他主要提醒的是海涅這個帶著妹妹過來的人,對于其他人,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他認識的,基本上不會出事,比如說露維婭,依靠她的實力很難遇到危險。

  使用寶石魔術的人,實力是和擁有的寶石數目有關的,遠坂凜這邊因為窮,才沒有辦法發揮出寶石魔術的威力,但是露維婭不同,她家里有錢的很,自然不會缺乏寶石,沈飛就懷疑她帶來的箱子里面說不定裝的全部是寶石。

  就像萊妮絲一樣,她隨身攜帶的行李箱,里面就有不少魔術禮裝,不得不說二世這邊有些可憐,因為實力太低,有些魔術禮裝都用不了,只能使用自己制造的。

  比如說二世一直吸的雪茄和西裝,就是他的魔術禮裝,還有他的長發,也是為了儲備魔力以防萬一的。

  “看看,果然有人被殺了啊。”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剝離城就躁動起來了,因為有人被殺了,在一行人匆匆來到一樓大廳的時候,正好看到一身和服的化野菱理的尸體被掛在一個天使雕像的劍上,其劍上的血液已經泛黑,看起來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

  “嘔。”

  看著尸體的遠坂凜突然轉身,蹲在地上,尸體的慘狀,讓她忍不住有些想要嘔吐,遠坂凜雖然是一個魔術師,不過因為遠坂時臣早死的關系,她根本沒有怎么接觸到魔術師的黑暗面。

  那怕已經見識過間桐臟硯的惡心,不代表她就對其他的東西免疫,化野菱理的尸體的模樣,讓格蕾這個守墓人,都不由的捂住了嘴巴。

  因為其臉上的雙眼被人挖掉了,美麗白皙的臉龐上面是空洞,這一幕尤其震撼人心。

  沈飛這邊好像是風涼話的語言,讓在場有不少人不滿的看了他一眼,畢竟這可是死人了啊。

  “海涅先生,可以放她下來嗎。”

  在二世的開口下,海涅出手,直接斬斷了刺穿了化野菱理的天使之劍,然后借助掉落下來的尸體,輕輕的放在地上。

  “失禮了。”二世立即開始檢查化野菱理的尸體。

  “事情是這樣的。”與此同時,海涅那邊開口解釋了一下情況,尸體是他最先發現了,他昨天晚上就開始探索天使名字的秘密,不過意外的遇到了一只野獸的襲擊,然后打斗中來到了這里,發現了化野菱理的尸體。

  “確實是野獸襲擊的痕跡,后背也缺少了一塊,可能是魔術刻印,這是。”

  檢查著化野菱理尸體的二世,突然意外的發現了化野菱理身上的邀請函,打開一看,上面竟然有著天使名。

  “沒想到她也是受邀的遺產繼承者之一。”

  二世的話語,讓在場的人都沉默起來了,作為裁判的法政科竟然也參與了遺產證明,如果化野菱理還活著,絕對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奇怪,為什么會這樣,我知道了,原來如此。”

  “二世閣下,你發現了什么?”

  二世拿著化野菱理的邀請函,之后不停的打量著化野菱理的尸體,突然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這立即引起了露維婭的好奇。

  “我之前猜錯了,我本來以為天使是指卡巴拉的系統的黃道十二宮,現在看來這指的人的身體的部分,她的天使名對應的正是眼球。”

  在場自然的天使名,其實就是黃道十二宮星星的名字,所以二世一直想要對照天象來發現天使的秘密,之前海涅也說了,他昨天晚上的行動就是想要看看天象。

  “身體部分,這豈不是說被他說對了,這就是一個陰謀,想要謀奪我們的魔術刻印。”

  在場的人對于魔術的基本黃道十二宮的很清楚,稍微一想就明白自己的天使對應的是自己身體的生命部分了,而且尤為重要的是,這些對應的部位,正是各人身上魔術刻印的位置。

  魔術刻印因為家族,流派的不同,位置也是不同的,就像遠坂凜她的魔術刻印,是在她的左臂上。

  海涅那邊不自覺的摸了下自己的左腿,他的魔術刻印在那個位置,其天使名也對應這個位置。

  “這可真是有意思,不過既然想要老夫的魔術刻印,那就來吧,我倒要看看是誰在搞鬼。”歐洛克這邊突然放聲大笑起來。

  “你們如果誰想要放棄的話,現在離開,還是可以保命的。”

  面對歐洛克提出的建議,在場的人都沉默以對,雖然現在死人了,剝離城主人的陰謀也展現出部分,但是沒有人想要放棄。

  為了修復家族的魔術刻印,只要有一絲機會,這些人都不會放棄,而且因為魔術師的性格的關系,也不可能合作。

  畢竟修復魔術刻印的東西,誰知道是什么,能夠用幾次,如果只能夠使用一次怎么辦呢。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