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82章 剝離城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魔術協會時鐘塔,表面上看起來和普通的大學沒有什么區別啊。”

  沈飛站在現代魔術科辦公室的走廊前,打量著走廊上行走的青年男女,如果不是這里是什么地方的話,恐怕會把這里當成普通的大學。

  在從衛宮士郎那里拿到阿瓦隆之后,在把間桐家和小櫻的一些問題處理之后,他和遠坂凜就來到了倫敦的時鐘塔。

  小櫻那邊的問題主要是關于間桐家的遺產問題,間桐臟硯,間桐慎二都死了,那么現在其遺產的唯一繼承人自然就是小櫻了,這可是一筆龐大的財富,比遠坂家要有錢的多,有了這個,后面小櫻和士郎就可以吃穿不愁了。

  本來遠坂凜這邊是準備等高三之后,在來時鐘塔的學習的,同時還可以拿到大學的畢業證,沒錯,時鐘塔這邊是發放普通人認可的那個大學畢業證的。

  不過現在因為沈飛的介入,她提前來到了時鐘塔,當然了等到圣杯戰爭的時候,還是要回去參加的。

  因為她想要就讀現代魔術科,于是接待她的人就變成了埃爾梅羅二世。

  本來沈飛也是在辦公室內的,不過因為兩人現在是在辦手續,他覺得無聊,這才走出來,來到走廊,想要看看能否遇到熟人,比如說格蕾等等。

  “好了,你可以進來了。”

  過了大概一刻鐘,遠坂凜從辦公室里走出來,喊沈飛進去,看樣子是談完了,作為遠坂家族的這一代家主,她進入時鐘塔是不需要什么考試的,同時還有推薦的名額,她推薦的人自然就是沈飛了。

  “女士,還有什么事情嗎?”看著本來應該離開的遠坂凜又重新進來,二世不由的好奇的開口問道。

  “是我有事,二世先生,我這邊想要和你做一個交易。”

  “交易,是什么樣的交易?”

  二世看到開口的沈飛,不由的有些意外的看了沈飛一眼,他本來以為兩人的主導是遠坂凜,但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不過對于交易,他也有些好奇。

  自從坐上了埃爾梅羅二世的位置之后,他做了很多的交易,埃爾梅羅家族能夠依舊保持著君主的名頭,那怕是最弱的君主,這些交易是功不可沒的。

  時鐘塔一共十二君主,那怕是最弱的君主,也是君主,對于普通的魔術師來說是高不可攀的,就算是遠坂凜和其對話的時候,也是十分鄭重的。

  “我這邊有些物品想要在時鐘塔出售,不知道二世先生能否幫個忙。”

  這次來時鐘塔,進入二世的現代魔術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把之前在特異點得到的材料販賣一番。

  雖然用遠坂家的名義也是可以出售的,不過她這邊的人脈終究不如二世,遠坂時臣畢竟已經死了差不多十年了,他的那些人脈早就散了,要知道魔術師可都是非常現實的。

  人走茶涼,翻臉如翻書,這才是魔術師的真實寫照,埃爾梅羅家族就是一個前車之鑒,肯尼斯剛死沒有多久,其家族的成員,立即開始分家,在掠奪了家族的大部分財富之后,然后把家族的重擔扔到了當時年幼的萊妮絲身上。

  正常來說,時鐘塔的君主的位置無數人覬覦的,不過誰讓肯尼斯死的太凄慘了,魔術刻印幾乎不能恢復,在加上其為了參加第四次圣杯戰爭,借了大量的魔術禮裝,結果所有的魔術禮裝,全部毀在圣杯戰爭中,那可是一筆龐大的數字外債。

  繼承君主的位置,就要繼承這比債務,其他人可不是傻子,自然不會做這種事情了,然后萊妮絲就被推出來背鍋了。

  在其他人看來,她肯定堅持不了多久,說不定很快就會死于暗殺,然而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萊妮絲這邊也找了一個背鍋的,并且這個背鍋的出乎意料的厲害,硬是把本來要四分五裂的埃爾梅羅教室給撐了下來。

  時至今日,那怕埃爾梅羅家族依舊欠著很多外債,但是依舊沒有什么人敢看輕他們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二世教導弟子的水平,這些年,從埃爾梅羅教室畢業的學生,基本上都達到了典位或者以上。

  這個能力,對于以傳承為主的魔術師家族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也因為如此,不少家族,包括時鐘塔的其他君主都會護著他。

  魔術師的級別從高到低分別是冠位,色位,典位,祭位,開位,長子,末子,當年去參加第四次圣杯戰爭的肯尼斯就是一個色位,由此可見,二世教導弟子的能力的強大了,而且里面不少都是被其他時鐘塔教師認為的問題少年。

  魔術師的階位升級可是非常難的,看看藤丸立香,她拯救了人理燒卻的功績,最后也不過只是一個開位的魔術師而已。

  “一些幻想生物的材料,比如說這個,法夫納的血液和鱗片。”沈飛說著就拿出了一片黑色的鱗片,還有一小瓶龍血。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

  聽到沈飛說是邪龍法夫納身上的鱗片還有血液,二世第一時間就開口否決,隨著人神的分離,就算是幻想生物都已經是傳說生物了,更不要說是邪龍法夫納這種級別的幻想生物了。

  不過在看到鱗片還有那龍血上散發的氣息之后,二世的臉色立即就變了,對于魔術師來說,這可是傳說級別的材料。

  一邊的遠坂凜的神情倒是十分的平靜,她之前已經見過了,可惜遠坂家是以寶石魔術為主,這種材料對現在的她作用不大。

  “兄長,你這里有客人啊。”

  就在二世繼續驚訝的看著龍鱗和龍血的時候,房門突然被打開,走進一個有著一頭靚麗的金色長發,仿佛陶瓷人偶一般的白皙皮膚的美少女,聽她剛才的稱呼,可以知道他就是二世的義妹,萊妮絲。

  “兩位好,兄長。”

  萊妮絲先是笑著和沈飛還有遠坂凜打著招呼,隨后看向二世,不過就在他剛想說什么的時候,二世手中的物品,讓她不由愣住了。

  “邪龍法夫納的龍鱗,還有龍血,這可真是了不得的東西啊,你們是想要拍賣。”

  “不錯,我們最近需要一筆錢。”

  這倒是實話,迦勒底那邊需要錢財來購買物資,還有就是沈飛準備在這邊開一個公司,也是需要啟動資金的,他這邊雖然帶有不少黃金,不過能夠用他不需要的東西來換錢,也就沒有必要動用了。

  要知道邪龍法夫納,他這邊可是把其整個尸體都拿下了,現在拿出了的不過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不過物以稀為貴嗎,如果一下子拿出大量的龍鱗,還有龍血,價值無疑會降低不少。

  “這個簡單,最近剛好有一個拍賣會,不過君主的名義可不是那么好借用的。”

  “手續費,你可以看著辦。”

  萊妮絲話里的意思,沈飛一下子就明白了,對于萊妮絲的性格,他可是知道一些的,腹黑,愉悅系少女。

  “那,合作愉快。”

  萊妮絲說著就向著沈飛伸出了右手,幻想生物的材料,操作好的話,可是能夠大賺一筆的,那怕現在埃爾梅羅的地位已經有些穩固,但不代表他們不需要還錢,能夠多一筆額外收入進賬,可以大大緩解埃爾梅羅家族的難處。

  要知道為了還債,萊妮絲可是把埃爾梅羅家族能夠賣的東西都賣了,僅僅保留一棟別墅作為顏面,二世那邊更是住著普通的公寓,更是要時不時去客串一下福爾摩斯去解決一些魔術家族的問題,賺取錢財。

  本來二世也是可以住在萊妮絲的別墅的,不過因為不想和她相處一室,這才搬出來的,以萊妮絲的性格。

  “合作愉快。”

  沈飛順勢就握住了萊妮絲那小巧白皙的柔荑,和有著魔鬼肌肉凜的遠坂凜的手掌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

  “嗯哼。”看著沈飛有些不想放手的樣子,遠坂凜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好了,接下來我們還有事,該走了。”

  “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或許我可以幫下忙呢。”萊妮絲露出了看起來十分和善的笑容,在不知道她性格人看來,非常的有欺騙性。

  “是房子的事情。”或許是因為萊妮絲的笑容,遠坂凜直接把接下來的要做的事情說了出來。

  既然要在時鐘塔上學,自然需要在這里住下了,考慮到遠坂家的財產的關系,只能是以租為主。

  “不錯,所以我們希望你這邊速度能夠快一些,我們需要錢買一棟房子。”

  不過這是遠坂凜的想法,沈飛這邊是打算直接買一棟別墅的,既然能夠享受,他自然不會讓自己受苦,就剛才那片龍鱗還有那一小瓶龍血,賣個幾千萬美金完全不成問題,完全夠一棟別墅的價錢了。

  “買房子嗎,這方面,我想我可以幫一下忙。”

  “那麻煩你了。”

  萊妮絲畢竟是埃爾梅羅家族正統的繼承人,在倫敦的人脈不是遠坂凜可以比擬的,在她的幫助下,很快兩人就在距離時鐘塔大約兩條街的地方找到了一棟不錯的別墅,可以先住下來,至于錢財,可以等到拍賣會結束之后,這點事情埃爾梅羅家族還是能夠做到的。

  而且在萊妮絲陪著買房子的時候,沈飛這邊又拿出了不殺雙足飛龍的牙齒等材料,讓她幫忙變現,這個倒是速度很快,畢竟不如法夫納身上的材料珍貴,不需要去拍賣會,可以很快找到買家。

  在住進別墅之后,沈飛立即把瑪修和藤丸立香從迦勒底那邊接了過來,第二特異點那邊雖然探測到了,不過考慮到藤丸立香的情況,決定讓她多訓練幾天,正好達芬奇那邊也忙著研究龍血藥劑,等到完成,藤丸立香和瑪修的實力都會增加一些的。

  于是沈飛就把她們兩個帶過來度假了,同時來的還有達芬奇,黑貞兩人,達芬奇對于現代的時鐘塔可是有些好奇的,她被召喚的時候雖然是在現代社會,不過因為一直待在迦勒底,沒有走出去過,自然沒有去四處看看,現在正好。

  “你要去法蘭西,你不會還想要去報復吧,你應該知道現在時代完全不同了。”

  對于黑貞提出要去法蘭西的想法,讓沈飛有些頭疼,以她的實力,如果鬧起來的話,不知道要死傷多少人。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去那里看看而已。”

  對于黑貞口中的那里,沈飛一下子就明白了,貞德的家鄉,有著貞德全部記憶的她,是不可能把這個完全拋開的。

  “我陪她去吧,正好我也準備四處走走。”

  或許是看出了沈飛的為難,達芬奇那邊開口了。

  “好吧,這次給你們路上的花費。”

  兩人拿到錢之后,很快就離開了。

  “電話亭,街道,雙層巴士,蛋糕,冰淇淋,這一切都是真的,前輩,不是在迦勒底看到的虛擬影像。”

  第一次來到倫敦大街上的瑪修,看著任何東西都非常的驚訝,激動,那怕其中有不少東西,她在迦勒底的模擬影像中看到過,但是現實和影像總歸是有非常大的區別的。

  “不用那么著急,以后你有的是時間看,我們先去吃些東西吧。”

  “鏡子,就是異界。”

  埃爾梅羅教室內,二世在講述著今天的內容,在聽了幾天的他的課程之后,沈飛倒是有些明白二世為什么能夠教導那么多厲害的學生了,在魔術方面,他剖析了根源,當然這個根源,不是型月的根源,而是魔術使用的根源。

  沒有那么多限制,只講究如何使用,應用,這樣的觀念絕對會讓不少魔術師家族不爽,對于大部分魔術師家族來說,魔術越古老越神秘。

  “這個世界的魔術真有意思,天體魔法那怕隨著科技的進步,可以更加確定天體是怎么運行的,但是那些以天體為主的魔術,也并沒有到不能使用的地步。”

  對于魔術,沈飛這邊學習主要是借鑒,魔術有不少理念,對他這邊是很有用的,就像天體魔術,這可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魔術,如果有足夠的魔力的話,那怕是英靈都不是對手,比如說那個基爾什,就用了天體魔術,一招打趴下眾多的英靈。

  而且除了之后戰斗的魔術,那些對于生活上十分有用的魔術,沈飛更感興趣,比如說時鐘塔那些打掃衛生的魔偶,還有就是萊妮絲的月髓靈液,她制造了擁有自己人格的女仆型月髓靈液。

  還有就是寶石魔術,這種可以儲存自己力量的魔術,是非常適合用來當做結界的根基的。

  “格蕾,果然是saber臉啊,不過王妃這也太有意思了吧,只是因為亞瑟王殺了肯尼斯,就連帶著討厭這張臉了,連自己的弟子也不敢直視。”

  在埃爾梅羅教室沒幾天,沈飛終于見到了格蕾,起源是一場來自針對二世的刺殺。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