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80章 滅蟲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聽到沈飛話語的人,不約而同的看了下間桐慎二的下半身,那里可以明顯的看到腿上有著水跡在蔓延,頓時幾乎所有人都一臉嫌棄的看著間桐慎二,不少人更是疾走幾步,仿佛深怕被傳染了一樣。

  “你做了什么?”

  間桐慎二的模樣,讓遠坂凜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靠近沈飛,低聲問道,間桐慎二雖然囂張,但是并不是傻子,可以肯定是絕對不可能在眾人的面前做出這么丟人的事情。

  “我可是什么都沒有做,你可是都在一邊看著呢。”

  事實上還真是沈飛做的,他只不過對著間桐慎二放出了一縷一閃而逝的殺氣而已,沒想到直接把嚇尿了。

  “哥哥,哥哥。”

  事實上間桐慎二不只是被嚇尿了,同時也被那一閃而逝的殺氣嚇懵了,就那么呆立在那里,直到小櫻叫了他好幾聲,才清醒過來。

  這一清醒,間桐身體就感謝下半身不對勁了,有些熱熱,濕漉漉的感覺,低頭一看,再次呆住了。

  “你這個混蛋。”

  再次清醒過來的間桐慎二,臉色立即扭曲起來,同時大吼著向著沈飛揮起了拳頭,盡管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肯定是眼前的人搞的鬼,這點他倒是猜對了。

  面對間桐慎二的襲擊,沈飛立即拉著一邊的遠坂凜向著一邊閃開,下一刻他就因為自身用力過猛,一個趔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這一幕立即引起了圍觀的眾人一陣轟笑。

  間桐慎二在穗群原學園可以說是一個名人,是屬于絕大部分人討厭的類型,和遠坂凜,間桐櫻,還有衛宮士郎三人相比完全相反。

  不過因為間桐家的勢力,一般人也不會惹他,于是這就助漲了他的囂張氣焰,現在看到有人讓他吃癟,自然就樂的看熱鬧。

  當然了因為他本身長的還算不錯,在加上是大家族的少爺,很有錢,所以在一部分女生當中,間桐慎二還是很有人氣的。

  “哥哥。”小櫻那邊看到間桐慎二摔倒,就想上前扶他,不過隨即被他推開,大聲叫道:“滾開。”

  “哎。”

  看著被推開的小櫻,沈飛內心嘆了口氣,他來的時間不太對,如果是第四次圣杯戰爭之前的話,就可以挽救小櫻了,現在已經有些晚了,不過這并不妨礙他要殺老蟲子。

  “好臭的味道啊。”

  看著重新爬起來的間桐慎二,沈飛故意用手扇著風,好像空氣中有什么味道一樣,一邊的其他人,有人有樣學樣,也學著沈飛的動作,讓看到這一幕的間桐慎二臉色更加的扭曲。

  間桐慎二最討厭的就是被人看不起,因為本身沒有魔術資質,在家里,他非常的不受重視,所以才會以欺負小櫻獲得快感,在學校那么囂張,也是因為如此,不過就算如此,在其內心也一直因為自己沒有魔術資質而自卑。

  “你。”

  本來想要對沈飛繼續的間桐慎二,看著周圍那嘲笑的眼神,還有自己濕漉漉的褲子,立即轉身向著學校內沖去,在學校內是有換衣間。

  “遠坂,小櫻,慎二怎么了?”

  在間桐慎二剛離開,一個有著一頭棕紅色短發的少年一臉疑惑的走了過來,這人自然就是月世界有名的衛宮士郎了。

  “沒什么,他只不過剛才摔了一跤,覺得難看就離開了。”

  看著小櫻一臉猶豫,好像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沈飛隨即搶先開口說道,同時仔細打量了一下衛宮士郎。

  “阿瓦隆就在他的體內,不知道這個寶具能不能抵擋蓋提亞的寶具。”

  蓋提亞的寶具無疑是非常強大的,不過同時阿瓦隆也同樣強大,其防御可是連五大魔法也無法觸及的絕對防御。

  “這樣啊。”

  士郎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什么,在穗群原學園士郎同樣也是一個名人,不過卻是以老好人的名義的出名的,學校的各地社團,部室的東西壞了都找他修理。

  “你給我過來。”

  就在小櫻那邊想要對遠坂凜說什么的時候,遠坂凜突然伸手抓住了沈飛的手臂,快速的向著學校內走去,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學校的天臺。

  “你不覺得你做的太過分了嗎?”

  無人的天臺上,遠坂凜看起來有些生氣了,雖然她也看不慣間桐慎二平時欺負小櫻的舉動,不過今天的沈飛的行為,在她看來還是過分了。

  出身魔術名門的遠坂凜,卻完全沒有繼承一絲魔術師的理念,相反反而十分的有正義感,這點也是沈飛最欣賞她的地方。

  月世界的魔術師,在他看來,很有問題,那就是絕大部分的魔術師,根本沒有什么道德,為了追求根源,無所不用其極。

  對于這種魔術師,他是敬而遠之的,所幸,這里也有正常的魔術師,遠坂凜是,還有奧爾加瑪麗是,如果奧爾加瑪麗是那種為了追尋根源不惜一切的,他根本不會救她。

  “過分,我不覺得,事實上如果你知道他做了什么的話,我想你恐怕會忍不住殺了他。”

  “你這是什么意思?”

  “有件事,我覺得需要告訴你一下,不過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請假吧,回去在詳細的告訴你。”

  “我明白了。”遠坂凜點了點頭,之后就離開了,看樣子是準備去找老師請假了。

  “你先回去,我有些事情要辦,很快就會回去的。”

  “可惡,可惡,可惡。”

  換了一身衣服的間桐慎二,立即離開了學校,大庭廣眾之下,丟了這么大的臉,他自然是沒有臉在繼續待在學校了,甚至接下來,恐怕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去學校了。

  “都怪那家伙,都是怪那家伙。”

  無人的小巷內,間桐慎二面容扭曲的錘著墻壁,聽他的自言自語,看樣子把自己丟臉多事情怪在了某人的身上。

  “嗨,又見面了。”

  “是你,啊。”

  看到沈飛出現,間桐慎二剛想開口說些什么,隨后就感覺胸口劇痛的倒了下去,在間桐慎二倒了下去之后,沈飛才收回了手指,剛才他直接對著其心臟使用了陰炁彈。

  “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人生吧。”沈飛說著就一巴掌打暈了他。

  “這就是間桐家啊,果然很大啊,相比之下,遠坂凜那邊就顯得落魄了不少。”

  在打暈了間桐慎二之后,沈飛就順著地圖來到了間桐家,和遠坂凜家的現代化的別墅不同,間桐家這邊是莊園,占地面積比遠坂家的別墅大多了。

  “不知道愛因茲貝倫的城堡會如何。”

  愛因茲貝倫家族,雖然主家德國,不過在冬木市同樣有他們的產業,而且是巨大的城堡,相比之下,御三家,還是愛因茲貝倫家族最有錢,大概是因為她們是煉金術家族吧。

  在月世界,愛因茲貝倫家族是煉金術的頂點,那怕是魔術協會的十二君主家族也未必可以比得上,畢竟是接近第三法的家族。

  當然了這是明面上,要知道暗地里阿特拉斯院也是以煉金術聞名的。

  “你,你為什么把他抓來。”

  遠坂家的別墅,在沈飛回來之后,遠坂凜剛想開口尋問他想要說什么,結果就看到沈飛把暈倒的間桐慎二扔了出來。

  “事情和他有關,你應該知道,我能夠出入不同的世界,所以可以知道不少不為人知的情報,這件事和你的妹妹間桐櫻有關。”

  “你知道她在間桐家過的是什么生活嗎?”不等遠坂凜開口詢問,沈飛繼續說道。

  “我知道她在那里過的不好,不過她已經是間桐家的人了。”魔術師家族有魔術師家族的規矩。

  “她過的可不只是不好,事實上她每一天都可以說是在地獄,這一切都怪你的父親遠坂時臣。”

  看著神情有些沮喪的遠坂凜,沈飛不由的輕輕嘆了口氣,遠坂家族是祖傳的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遠坂時臣平時的時候看起來挺精明的,結果呢,女兒過繼還有圣杯戰爭接連兩次出現重大失誤,結果葬送了自己不說,還把小櫻推到了火坑。

  相比之下,遠坂凜雖然也是關鍵的時候掉鏈子,不過她的運氣比時臣要好啊,第五次圣杯戰爭和第四次圣杯戰爭相比,完全有一種過家家的感覺,參戰的御主,沒有幾個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得到圣杯的人。

  “事情要從你的父親遠坂時臣說起,可以說他就是罪魁禍首。”

  不等遠坂凜開口為自己的父親辯駁,沈飛隨即就把間桐家族的黑暗,以及小櫻的遭遇,大概的說了一遍。

  咔嚓。

  不等沈飛把話說話,遠坂凜手掌情不自禁的用力,直接把她面前的桌子的一角給硬掰了下來,其手掌上魔術回路顯現,顯然此時她已經處于非常憤怒的情況了。

  “間桐家的現任家主間桐臟硯,其實是一個已經活了五百多年的老怪物,他要過繼小櫻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一代間桐家的人沒有魔術師的資質,他沒有辦法更換身體,小櫻就是她選擇的身體。”

  在月世界,對于魔術師來說,傳承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遠坂時臣在發現兩個女兒都有非常優秀的魔術資質之后,非常的苦惱,遠坂家族的資源不足以培養兩個優秀的魔術師,這個資源,不是指寶石,魔術之類的,而是指魔術刻印。

  正好間桐家這一代缺少繼承人,這可是難得的好事。

  “遠坂,你怎么會在這里,你這個混蛋。”

  “滾遠一點。”

  距離間桐家不遠處的一處小樹林內,醒來的間桐慎二,看到面前站著遠坂凜十分的意外,隨后在看到一邊的沈飛,立即一臉憤怒的沖了上來,這家伙看起來就是學不會教訓,然后被沈飛一腳給踢飛了。

  “慎二,我問你,你們家族的魔術到底是什么?你對小櫻做過什么?”

  遠坂凜的話,讓間桐慎二忍不住楞了一下,隨后便瘋狂的大笑起來,那扭曲的面容發出的笑聲,讓人感覺大腦在顫抖。

  “哈哈,你都知道了,我還以為你永遠不會知道了,知道嗎,那家伙仗著資質,竟然敢看不起我,所以我。”

  就在間桐慎二面容的扭曲想要說下去的時候,遠坂凜一拳轟在了其臉上,八極拳的力量,把其臉龐直接打的扭曲,滿嘴的牙齒全部噴出,身體直接非常了十數米,直到撞在一顆樹干上,這才停下來。

  這是遠坂凜的發泄心中怒火的一拳。

  “還沒有死啊,你的命還是挺硬的,對了,在你死之前告訴你一個消息吧,知道為什么你在間桐家不受重視嗎,知道你為什么沒有魔術資質嗎,那是因為你根本不是間桐家的血脈,你和你的父親只是被領養的。”

  沈飛走到癱倒在地的間桐慎二的面前,笑著對他說道。“現在的間桐臟硯,也就是你的爺爺,他其實是一個活了五百多年的怪物,為了活下去,他吞噬了自己的血脈,早在很久之前,間桐的家的血脈,就被吞噬殆盡了,后面的間桐家的人,都是他收養,用來掩人耳目的。”

  “不可能,爺爺他。”

  “放心,我會很快送你爺爺去見你的,再見。”

  沈飛說著右手食指一動,直接點在了間桐慎二的心臟上,隨后一團火焰把間桐慎二給包圍了,本來他還想多折磨一下他的,不過考慮到遠坂凜在邊上,只能放棄了。

  “接下來,該去找那個老家伙了,對了,我們來嚇嚇那個老家伙吧,你來裝御主,我來裝從者。”

  說著沈飛就在遠坂凜的左手手背上,畫出假的令咒,同時自己拿出達芬奇制造的,可以散發從者氣息的魔術禮裝。

  “所以小櫻才不想回家,我這個做姐姐的真不合格。”

  晚上,街道上的路燈下,間桐櫻孤身一人緩緩的向著間桐家的宅院走去,其眼神里面沒有一絲色彩。

  她這是才從衛宮士郎家里出來,自從認識了衛宮士郎之后,小櫻的生活重心就是衛宮士郎了,早上很早就會起來去士郎的家里幫忙做飯打掃,晚上也絕大部分時間是在其家里吃過晚飯,才會回去。

  “這不怪你,你并不知道這些事情,說來說去,都怪時臣。”

  遠坂凜對于小櫻生活不好的認識,主要是因為小櫻過繼到間桐家,搶了間桐慎二的繼承權,對于魔術師家族來說,沒有魔術資質的人,是不可能有繼承權的,所以間桐慎二才會欺負小櫻。

  “父親。”

  本來遠坂凜對于遠坂時臣是非常崇拜的,不過小櫻的事情,讓她發現,這個父親并不完美。

  “睡吧,一覺醒來,一切都要改變了。”

  在小櫻在街道上轉彎的時候,沈飛突然出現在其身后,讓其暈了過去,在對接下來的事情如何處理上,之前沈飛和遠坂凜商量了一下。

  最終的決定就是不會把這件事揭露出來,而是讓其成為被湮滅的秘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