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55章 拉特蘭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有些嚴重啊,難怪以拉特蘭的科技都沒有辦法徹底治愈她。”

  看著手中蕾繆安的病例,沈飛大概明白了她身體的情況,她的傷勢是源石技藝造成的,身體和精神在當時都受到了重創,所以之后才會在病床上昏迷五年,現在才蘇醒幾個月。

  “怎么樣?”看到沈飛沉默,能天使一臉急切的問道,此刻的她完全沒有在龍門企鵝物流那么隨意,畢竟事關她姐姐的身體情況,不只是她,一邊的莫斯提馬,菲亞梅塔也是一樣。

  “我需要檢查一下。”

  說著沈飛就把病例放下,來到了病床邊,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伸出雙手按在蕾繆安的腳腕上。

  “原來如此,麻煩三位出去一下,接下來我要開始治療了。”通過檢查,沈飛立即發現了蕾繆安身體殘疾的真正原因。

  “你確定沒有問題。”菲亞梅塔那邊終于忍不住開口了,對于蕾繆安的傷勢,可以說她比能天使還要上心。

  “請放心,等下你就知道結果了。”沈飛轉頭看著菲亞梅塔,笑著點頭道。

  “不用那么擔心,他可是小樂請過來的,小哥,我相信你。”

  就在菲亞梅塔準備繼續說什么的時候,莫斯提馬打斷了她的話,對著沈飛露出一個笑容,就推著菲亞梅塔離開了,能天使跟在兩人的身后也離開了。

  “菲亞梅塔,她的種族應該是菲利克斯吧。”

  黎博利這個種族,是包括所有的鳥類種族,不只是普通的鳥類,那怕是傳說的鳥類也是一樣,比如說鳳凰,菲利克斯,獅鷲等等。

  “是不是有什么問題,你可以直接說,我會和小樂解釋的,我想她會理解的。”在能天使三人離開之后,看到沈飛沉默,蕾繆安這邊突然開口道。

  “啊,你誤會了,你的傷勢沒有任何問題,我剛才只是想到了其他的事情,不過在治療之前,我需要你對這次的治療進行保密。”

  “保密嗎,沒有問題,接下來要怎么做?”

  “很簡單,什么都不必做。”

  沈飛說著手中立即出現了黑淵白花,在蕾繆安好奇的眼神之下,黑淵白花綻放出白色的光芒,覆蓋著其雙腿。

  “好了,現在你可以行走了,不過安全,最近還是不要做太激烈的運動為好。”片刻之后,沈飛就收起了黑淵白花。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源石技藝啊。”

  對于自己的身體的情況,蕾繆安自然十分的清楚了,在那白色的光芒下,她那沒有知覺的雙腿,此刻已經恢復了知覺。

  “現在可以給她們一個驚喜了。”沈飛說著示意蕾繆安去開門。

  “姐姐你。”看著開門走出來的蕾繆安,能天使第一時間撲在了其懷里,當年能天使之所以離開拉特蘭就是為了追尋莫斯提馬詢問姐姐的真相,加入企鵝物流也是因為當時的莫斯提馬也是企鵝物流的員工,想要在那里碰到她。

  “蕾繆安。”菲亞梅塔那邊也十分的激動,蕾繆安的傷勢,是她心中最大的痛,一直以來,她每一次想到當年的事情,都十分的后悔,她只是離開了不到半天的時間,結果整個小隊分崩離析。

  隊長叛逃,蕾繆安重傷暈迷,莫斯提馬墮天,只有她完好無損,所以那怕莫斯提馬,蕾繆安后面根本不在意這件事了,她也非常的在意。

  “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打攪她們了。”

  看著能天使三人圍著康復的蕾繆安,沈飛輕輕搖了搖頭,就悄悄的離開了,在場的人只有莫斯提馬在他離開的時候,轉了一下頭。

  “你們怎么在這里?難道是參加萬國峰會?”

  拉特蘭的大街上,看著手里拿著冰淇淋的熟悉的兩人,沈飛有些意外,不過隨后立即想到了原因。

  “是你,我姐姐那里怎么樣了。”

  這兩人正是休露絲和她的丈夫尤卡坦,此刻出現在拉特蘭,自然是代表謝拉格來參加萬國峰會的。

  “沈先生好。”相比休露絲一上來就問她姐姐的情況,尤卡坦那邊要有禮貌的多。

  “你姐姐最近在卡西米爾學習呢,如果你想她的話,自己去見她就是了。”

  “我自然會去見她的,等回去的時候,你在這里,也是為了萬國峰會。”

  “不是,我是來談生意的,兩位慢慢逛,這里可比謝拉格熱鬧。”

  “也沒有那么好,食物太甜了。”

  拉特蘭的美食自然比謝拉格強多了,畢竟謝拉格那邊物資豐富,不過如果一天三頓,在加上甜點,宵夜等都是甜品,那就是另一種情況了。

  而且休露絲畢竟是謝拉格人,自然會不自覺的維護謝拉格了。

  “這點確實。”

  “沒想到外面有那么多看不起謝拉格,我現在倒是有些理解恩希歐迪斯的想法了。”

  街邊的一個甜品店內,休露絲在坐下之后,一臉不爽的直接說道,這一次離開謝拉格來到外面,讓休露絲大開眼界的同時,也對于謝拉格的處境,有了一些了解,在行事上,已經不像過去那么莽了。

  不過直來直去的性格,倒是沒有變化,一來就把他們在拉特蘭的使館內發生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

  大概就是和維多利亞的一位公爵夫人起了沖突,雖然是那位公爵夫人不對,不過誰讓對方的實力比謝拉格強大呢,最后還是在拉特蘭的樞機主教的調解下,休露絲道歉,沖突才平復下來。

  這要是在謝拉格風雪過境事變之前,她是肯定不會道歉的。

  對于這件事,沈飛并沒有多說什么,誰讓現在謝拉格的實力確實比不過維多利亞呢,不要說維多利亞了,就算是維多利亞的一個大公爵也比不上呢,當然了這是在沒有算耶拉岡德的情況下。

  “高多汀公爵嗎,恐怕這位囂張不了多久了。”

  高多汀公爵,沈飛是知道對方的,圍困倫蒂尼姆的八位大公爵之一,實力卻是不弱,不過這一次恐怕難以脫身了。

  沈飛對于高多汀公爵的了解,不只是限于他是圍攻倫蒂尼姆的八大公爵之一,同時還因為羅德島多的幾名干員。

  粉毛澄閃,以及巫女林的夜煙等人。

  現在澄閃就在羅德島上開了一家叫做綠意火花的店面,這是一個集理發店,花店以及酒吧的店鋪。

  在游戲里面澄閃是六星干員,不過在現實的泰拉大地,她只是一個出身普通家庭的感染者,那怕有著不錯的源石技藝,也不可能成為戰斗人員,所以就成為了羅德島的后期干員。Μ.5八160.cǒm

  沈飛能夠知道這件事,還是因為巫女林的第一百一十四位女巫小敏,就在切城這邊上課,巫女林本來是維多利亞一個由菲林組成的研究源石技藝的組織。

  不過因為不肯為公爵效力,最終被公爵派遣軍隊毀滅了,現在已經不剩下多少巫女了,同樣事情還有什么巡林者也是一樣。

  “合作愉快。”

  在和休露絲兩人分手之后,沈飛就去了蘭登修道院,和那里的席德佳,就雙方貿易達成了合作,如果換成其他人,這種生意談判,最少要談個一周左右,不過他這邊才不會為這種事情浪費時間呢。

  席德佳這邊和他是類似的想法,蘭登修道院是在找出路,不過這不代表這里會變成什么商業機構。

  “你怎么一個人先走了,我姐姐還準備好好謝謝你呢,走,今天我請客。”

  回到酒店的沈飛,遇到了能天使,她是來表示感謝的,說話間,兩人就來到了一家甜品店。

  “不用這么客氣,我們是朋友不是嗎,對了,你這就準備回去,不留下來多陪陪你姐姐。”之前能天使就表示她要回龍門了,企鵝物流的工作還等著她去做呢。

  “沒有這個必要,姐姐身體已經恢復了,而且德克薩斯那邊說不定在想我呢。”

  “天使的共感嗎。”

  不得不說天使的共感非常的神奇,因為這個天使大多都十分的樂觀,如果泰拉大陸都是這樣子,絕對會少了很多悲劇的。

  “你好。”

  就在兩人吃飯的時候,兩個薩科塔從走了過來,其中之一是他熟悉的青年薩科塔,正是他之前見過兩次面的那個執行者,另一個是有著一頭綠色短發的青年薩科塔,雖然他沒有見過,不過大概猜到這人是誰了。

  “執行者,你做了什么事情,讓執行者找上門。”看著執行者出現,能天使不由的好奇起來。

  “我也不知道,你是找我?”

  “不錯,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一下,請問你認識費莉亞拉珀爾塔嗎。”青年薩科塔說話的時候,目光緊盯著沈飛。

  “這就查到我了。”

  沈飛十分意外看著這個青年薩科塔,一個薩科塔在拉特蘭失蹤,拉特蘭是絕對會追查的,這個他知道,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么快就查到了他,他本來以為會過一段時間呢,到時候大不了讓凱爾希好拉特蘭交談就是了。

  把小塞西莉亞母女帶到羅德島,沈飛就知道事情遲早會暴露,畢竟羅德島上薩科塔并不少,甚至送葬人也是掛號的干員,有他們在,小塞西莉亞是沒有辦法隱瞞的,畢竟總不能不讓她出現吧。

  不過那個時候就不需要他來操心了,自然有凱爾希來處理這件事,凱爾希和拉特蘭絕對有某種關系,她的拉特蘭修士的身份可不是假的。

  此時的沈飛并不清楚,嚴格的說起來,拉特蘭的建立,是凱爾希親身經歷的。

  “抱歉,不認識。”沈飛直接開口否認道。

  “是嗎,她失蹤了,我可以確認在她失蹤之前,她見到的人是你,還有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小女孩,也失蹤了。”青年薩科塔看了沈飛一眼,然后又看了下能天使一眼,繼續說道。

  盡管他沒有查出那個小女孩的身份,不過他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會看錯。

  “這是怎么回事?”能天使立即開口問著沈飛。

  “能夠和我們走一趟嗎。”綠色頭發的薩科塔開口了。

  “奧倫,他們失蹤了,你是不是著急了啊。”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沈飛決定不裝了。

  “果然是你,她們在那里?”奧倫立即一臉急切的問道。

  “很抱歉,不能告訴你,費莉亞讓我告訴你,非常感謝你這么多年的照顧,不過小塞西莉亞不是你可以利用的對象。”

  “那就請你和我走一趟了。”奧倫說著就拿起了身后背著的守護銃。

  “哎,等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奧倫那邊動用銃了,能天使那邊有些著急了。

  “能天使,你先離開吧,這個事情,已經超過了你所知道的范疇了。”小塞西莉亞的事情太大了,可不是能天使能夠處理的。

  “開什么玩笑,你可是我請過來的,怎么能讓你在這里出事呢。”

  “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啊,這么熱鬧。”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一邊想起,正是莫斯提馬,在她的身邊跟著的風暴是蕾繆安和菲亞梅塔。

  “蕾繆安,你的身體康復了。”奧倫看到蕾繆安也在,不由楞了下,蕾繆安的情況,他可是十分清楚的。

  “多虧這位,是他治愈了我的傷勢,所以,奧倫,發生了什么事情,能夠說說嗎。”

  “恭喜了。”

  奧倫說著就收起了銃,在猶豫了一會之后,立即轉身離開了,有這些人在,他是不可能把沈飛帶走的,畢竟小塞西莉亞的事情可是絕密。

  “發生了什么事情?”在奧倫走后,蕾繆安立即開口問道。

  “有人失蹤了。”能天使立即開口把剛才的情況大概說了一遍。

  “怎么回事?”菲亞梅塔問著沒有和奧倫一起離開的那個青年執行者。

  “我是艾澤爾,見習執行者。”青年執行者,隨即把自己的身份,還有情況說了出來。

  原來是費莉亞的失蹤,很快就被拉特蘭這邊發現了,然后上報到公正所,正好被他看到了,費莉亞的照片,讓他感覺有些熟悉,然后就去調查,之后遇到了奧倫,然后就是先前的那一幕了。

  沈飛先前的想法是對的,人被他送到羅德島,拉特蘭在怎么調查,短時間是不可能有什么發現的,不過誰讓他遇到了一個剛上任,工作十分認真的執行者呢。

  對于沈飛,艾澤爾只是懷疑,想要繼續調查,不過奧倫那邊,因為太過于急躁,這才直接殺過來。

  “能解釋一下嗎。”聽完艾澤爾的敘述之后,一行人的目光立即放在了沈飛身上,那怕他對蕾繆安有著大恩,但是涉及到兩個薩科塔人的失蹤,必須調查清楚。

  “那個稍等一下,我需要問一下。”在猶豫了一會之后,沈飛決定問一下凱爾希,隨后就走到一邊,拿出了小型電話蟲開始聯系凱爾希。

  泰拉世界這邊的通訊器,因為天災的關系,想要跨移動城市聯系非常的困難,那些大國,大城市之間還好,可以架設移動移動基站,就是利用陸行艦,這些移動基站,有的是屬于國家的,有的是屬于移動城市,還有的則是屬于那些大型的集團公司的。

  龍門就有數量不菲的移動基站,這才讓他能夠和各個國家,保持暢通的聯系,這太麻煩了,所以沈飛就把電話蟲拿了過來。

  在通訊這方面,泰拉世界和海賊世界差不多,電話蟲正好適用。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注定的傷感,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么?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淀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舍。

  落日余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后。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沖云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一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只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于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圣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著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淀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舍。

  落日余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大神救援貓.CS的美漫之手術果實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