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54章 拉特蘭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這可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聽完w的敘說之后,沈飛這才知道為什么w那么震驚,隨后面色復雜的看著躲在母親身后,一臉怯生生表情的小塞西莉亞。

  泰拉世界的種族是可以隨意通婚的,不過孩子的種族只能是父母的其中之一,基本上不會出現兩族混血,成為奇美拉的情況。

  尤其是和薩科塔通婚,后代必定不會是薩科塔,不會出現光環和羽翼,這差不多算是拉特蘭的律法了。

  但是小塞西莉亞的誕生,打破了這個鐵律,尤其是她的混血的另一半來自薩卡茲人,可以說一旦把小塞西莉亞的情況公布出去,對于拉特蘭的打擊,堪稱致命,甚至嚴重的話,足以讓薩科塔的教會崩潰了。

  因為小塞西莉亞的存在,可能代表著薩卡茲和薩科塔同源,這足以讓拉特蘭的律法崩潰了。

  “奇美拉嗎,天使的薩科塔和惡魔薩卡茲的混血,這算是光暗之子嗎,如果不是知道阿米婭是魔王,這位聽起來更像是魔王啊。”

  光暗之子塞西莉亞,如果被有心人利用確實會讓拉特蘭崩潰,但是她的存在,也代表另一個可能,那就是徹底化解薩卡茲和薩科塔的仇恨。

  難怪w要急著回去見特蕾西婭,遇到這種顛覆常識的存在,自然是要匯報給特蕾西婭了。

  “那個,其實你沒有必要這么急著把女兒托付出去,她還這么小,如果就這么失去父母豈不是太可惜了,對了,我是一個醫生。”

  費莉亞這么急著把女兒托付出去,很大的原因就是她的身體不行了,換成其他人,遇到這種情況,會很麻煩,對方是生命力虧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過對于這個沈飛還是有辦法的。

  不為別的,只是為了小塞西莉亞不失去母親,他就不會袖手旁觀,雖然理論上來說,作為薩科塔和薩卡茲的后代,小塞西莉亞未來是什么情況,難以預料,不過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并不想把薩卡茲還有薩科塔的仇恨這種壓力放在她身上。

  一個阿米婭已經夠了,沒有必要在出一個了。

  “雖然有些麻煩,不過沒有問題,費莉亞女士,你還可以繼續陪伴在女兒的身邊。”沈飛說著就拿出了香草,準備先治療一下費莉亞身體的疾病。

  “正式介紹一下,我們代表的是羅德島,這是一個以治療礦石病為己任的醫療公司,上面有著來自許多國家的人,同樣來自拉特蘭的薩科塔也不少。”沈飛直接把羅德島的情況大概介紹了一遍。

  從剛才費莉亞和w的交談之中,沈飛知道,為了隱瞞小塞西莉亞的存在,她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接觸過外人,一直都是躲在家里,偶爾才會在母親的帶領下,要走很遠的路,去見一下父親。

  這讓小塞西莉亞的心靈猶如一片白紙一樣,所以才會在見到w之后,直接脫口而出,不過隨著小塞西莉亞的張大,這樣的生活,自然不可能在繼續下去了。

  雖然小塞西莉亞有著天使的羽翼和光環,在外人看來,她毫無疑問就是一個薩科塔,但是如果是面對真正的薩科塔人,她的身份非常容易暴露。

  她沒有薩科塔那天生的能力,共感,這是異常,只有墮落者才會這樣。

  “抱歉,剛才有事情瞞著你們,事實上我已經聯系到人,準備在我去世之后照顧塞西莉亞。”

  或許是因為沈飛治療了好的她病,讓她可以繼續陪伴小塞西莉亞,費莉亞把她隱瞞的事情說了出去。

  費莉亞帶著小塞西莉亞生活在拉特蘭,那怕這里是城市的外圍,并且她十分的警惕,也沒法保證一直不暴露,尤其是在需要去見小塞西莉亞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有人在幫助他們。

  如果是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費莉亞只能把小塞西莉亞托付給對方,但是如果在有選擇的情況下,她并不想那么重。

  費莉亞并不是傻子,相反她十分的聰明,當年如果不是因為一場意外,讓她遇到小塞西莉亞的父親,她現在恐怕已經是一名執行者了。

  能夠有足夠的勇氣和薩卡茲在一起,并且有了孩子,這可不是一般的薩科塔能夠做到的。

  對方那么幫助她,自然是因為小塞西莉亞的存在了,在關鍵的時候,小塞西莉亞的存在,足夠在泰拉這片大陸引起一場風暴,可以肯定對方在關鍵的時候絕對會這么做,這也是她第一次見到w之后,會請求w把小塞西莉亞帶走的原因。

  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母親,費莉亞只需要女兒能夠平平安安的長大,而不用面對那些狂風暴雨。

  至于為什么第一次見面卻那么相信w,而不是相信那個一直幫助她的人,這沈飛就不得而知了。

  大概是因為那個人是薩科塔吧。

  小塞西莉亞的存在,對于薩科塔來說,那是禁忌的存在,相反對于薩卡茲來說,就沒有那么多顧忌了。

  “放心,我們這邊不會有人想要利用塞西莉亞的身份做些什么的,這點我可以保證。”如果是特雷西斯知道小塞西莉亞的存在,或許會想著利用一下,但是特蕾西婭肯定不會如此。

  “w,你怎么回來了,她們是?”羅德島,特蕾西婭看到沈飛還有w帶著兩個薩科塔,不由的好奇的看著w。

  w和沈飛去了什么地方,她自然是知道的,也正因為如此才更加的好奇。

  “w,好久不見啊。”在特蕾西婭的身邊,站著一個有著一頭紅色頭發,把腦袋掩藏在兜帽里面,并且身材苗條的女性。

“阿斯卡綸,真是好久不見啊。”w笑著和其打著招呼。妙書齋  “她就是阿斯卡綸,傳言中的羅德島第一戰力。”

  沈飛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阿斯卡綸,雖然羅德島上有著女妖的繼承人,不過因為是男性,肯定不是阿斯卡綸。

  同時阿斯卡綸也是羅德島暗處清掃組織的首領,羅德島那么大,自然有著其他組織的間諜,內奸了,阿斯卡綸就是負責這方面事物的,其隊友有紅,獅蝎等干員,如果白金上島的話,也是其中的一員。

  “你竟然會帶著薩科塔人過來,這還真是出乎意料啊。”

  “殿下,她們是?”w沒有理會阿斯卡綸的調侃,直接把費莉亞和小塞西莉亞的情況說了出來。

  “什么?”聽完w的敘事,特蕾西婭和阿斯卡綸一臉震驚的看著小塞西莉亞,那怕特蕾西婭作為薩卡茲的王儲,也從來沒有想過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她的父親是誰?”阿斯卡綸直截了當的問道。

  “抱歉,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打擾他。”費莉亞搖著頭,顯然不想躲談論這個話題。

  “阿斯卡綸,你嚇到她了,對不起,她只是太驚訝了,放心,從現在開始,你們可以安心的生活在羅德島,小塞西莉亞,到姐姐這里來。”

  特蕾西婭雖然也對小塞西莉亞的父親是誰,不過在看到費莉亞態度之后,立即就轉移了話題,對著塞西莉亞露出了一個和藹可親的笑容。

  “你也是薩卡茲,也是和爸爸一樣是個大英雄嗎,媽媽一直說爸爸是一個大英雄,有著事情要做,所以不能和我們在一起。”

  特蕾西婭的親善力不是說的,塞西莉亞很高興的跑到她面前,一臉笑容的說道。

  “你的爸爸肯定是一個大英雄。”

  “她的父親應該是一個非同一般的薩卡茲吧,不過到底是什么事情,才會讓其連自己的妻女都不能見呢。”

  對于小塞西莉亞的父親是誰,沈飛心里非常的好奇,費莉亞具有非同一般的勇氣,這位同樣也是,不然也不會突破種族的仇恨,讓他們在一起。

  不過沈飛更好奇的是,為什么費莉亞沒有讓對方來接小塞西莉亞,如果說費莉亞不好和對方生活在一起,倒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一個是薩科塔,一個是薩卡茲嗎,但是連妻子病重要去世了都不能出現,并且沒有死,那就是有些意思了。

  可以肯定對方不是去了特雷西斯那邊,這樣的事情稱不上大英雄的。

  “古米的父母,臨光的父母,他們好像都神秘消失了。”

  古米的父母沒有什么情報還好說,畢竟他們只是研究員,但是臨光的父母就不一樣了,要知道臨光的父親,在當時可是卡西米爾的第一高手,這樣的人,這么多年沒有下落,又沒有死,那么只能說他們所在的地方與世隔絕。

  “凱爾希人呢。”

  要說泰拉大陸誰掌握的秘密最多,那自然就是無所不知的凱爾希了,就小塞西莉亞的事情,沈飛準備找她問問,看她知道些什么。

  “她去伊比利亞了,那里好像出了點事情。”

  “伊比利亞嗎,看來只能等她回來了。”沈飛輕輕點了頭,然后看向w,繼續開口說道:“我要回去了,你還要過去嗎。”

  “不去了。”

  “我知道了。”

  沈飛說著就打開傳送門,回到了拉特蘭,沒有w在,他這邊倒是要輕松不少,畢竟身邊跟著一個薩卡茲在,萬一被發現就說不清了。

  沈飛完全不知道,他直接把小塞西莉亞母女帶走,讓某人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就破產了。

  “真不愧是拉特蘭,甜品實在是太甜了。”

  第二天,聯系過能天使之后,沈飛就來到大街上,一邊等著能天使過來接她,一邊四處閑逛,順便買了不少甜點,不得不說拉特蘭的甜點卻是獨具一格,任何一個合格的薩科塔在其他地方,都可以開一個甜品店,不過唯一的問題對他來說,是太甜了。

  另外就是還有許多一聽名字,就感覺非常奇葩的甜品,比如說仙人掌味道的水果撻。

  “好多人,他們在做什么?”

  一路走來,看著不少人圍著一個制造精美的大理石柱子,一邊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維持秩序,這人自然就是昨天見到的那個薩科塔青年了。

  圍觀的人當中,有同樣和沈飛一樣好奇的,畢竟現在是萬國峰會的期間,有著不少外來人員。

  “你看這柱子又大又漂亮,如果爆炸豈不是非常的漂亮。”一名薩科塔回答了這人的疑問,不過這個答案,讓問話的人更疑惑了。

  “開始了,準備,全體后撤。”

  在那個執行者薩科塔的維持下,一行人開始后撤到安全性,然后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精美的大理石石柱,在一道耀眼的火光之下,立即化成了一堆廢墟。

  “這定點爆破很強嗎,完全沒有影響到周圍的建筑。”

  “艾澤拉,多謝了,這里已經結束了,你可以回去復命了,接下來我們很快就會把柱子建造起來的。”

  爆炸結束之后,立即有薩科塔去和那個執行者交談,確認,這一幕,讓沈飛十分的無語,合著剛才的爆炸,純粹就是因為他們想要看一下這個精美的大理石石柱爆炸的情況,才把其爆破,然后又要重建。

  “你在這里啊,怎么樣,拉特蘭不錯吧。”能天使那邊不知道什么跑了過來。

  “確實不錯,這里的日常難道就是這個。”沈飛說著就把剛才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此時因為爆破結束,只有少數幾個要重建那個石柱的薩科塔在。

  “是啊,只要申請,不影響其他人,想要炸什么,就可以炸什么,你如果多待幾天就會明白了,這樣的事情,現在也就是萬國峰會期間,已經很收斂了。”

  能天使立即笑著把拉特蘭的日常大概說了一下。

  “合著當年你炸了學校,只是平均水準啊。”

  能天使做過沈飛曾經想過,但是從來不敢做的事情,那就是炸學校,相信不少學生都有這樣的想法,當然也僅僅只是想法而已,但是在拉特蘭,這個想法可以變成現實。

  “走,我帶你去其他地方看看,有好幾個地方,我可是都想炸了,已經提交申請了,結果卻被以萬國峰會期間,影響太大,否決了,實在是氣死我了。”

  難得的回一次拉特蘭,能天使自然想要發揮一下薩科塔的傳統了,只不過她選擇的地方,暫時不能炸。

  “算了,等先看看你姐姐的情況再說吧,我之后還要去一下蘭登修道院呢。”

  “那等你事情辦完了,我在帶你參觀,這邊。”

  在能天使的帶領下,兩人立即向著她姐姐蕾繆安所在的醫院走去,在兩人走后不久,本來應該離開的執行者艾澤拉,從一邊走了出來,盯著沈飛的背影看了好一會。

  “小樂,這是你朋友。”

  醫院的單人病房內,沈飛來到這里的時候,病房內的三人同時看了過來,有兩個是沈飛熟悉的莫斯提馬和菲亞梅塔,最后一個自然就是能天使的姐姐,蕾繆安了,能天使的真名是蕾繆樂。

  “是啊,他就是我說的醫生,姐姐你很快就可以站起來了。”

  “不用替我擔心,我現在沒事的,上次我還拿了輪椅射擊大賽的冠軍呢。”

  對于自己能否站起來,蕾繆安其實不太在意,薩科塔人一項樂觀,只不過既然是能天使的一番好意,作為姐姐自然不能拒絕了。

  “這個拉特蘭某些方面和落得還真是有些像啊。”

  輪椅射擊大賽,倒立射擊大賽,在拉特蘭有著大量匪夷所思的射擊大賽,同樣在羅德島那邊有時候也會舉辦一些匪夷所思的大賽,比如說什么板凳漂移大賽之類的,精英干員也會參與其中。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注定的傷感,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么?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淀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舍。

  落日余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后。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沖云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一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只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于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圣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著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淀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舍。

  落日余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大神救援貓.CS的美漫之手術果實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