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40章 耀騎士臨光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耀騎士瑪嘉烈臨光,來自有著金色天馬的臨光家族,曾經是特錦賽的兩屆冠軍,相信很多來自外國的朋友,不明白什么是金色天馬,這里就簡單的介紹一下。”

  “燭騎士,來自萊塔尼亞的典雅之光,第一次參加騎士競技就獲得了騎士封號,之后第一次參加特錦賽就榮獲單字封號大騎士,是史上最年輕的十位大騎士之一,并且連續多次提名最受歡迎騎士,榮獲十八項個人榮譽。”

  大騎士領卡瓦萊利亞基的中央競技場,隨著耀騎士和燭騎士登上擂臺,大嘴莫布開始介紹兩人的來歷。

  特錦賽的流程之類的,比如說觀眾可以花錢購買物資支援己方或者干擾敵人,還有押注之類的行為,是短時間根本沒有辦法改變了,畢竟這是已經是幾十年的慣例了,想要改變需要徐徐圖之。

  不過解說那邊怎么解說,卻是可以改變的,這邊大嘴莫布的任務就是夸贊耀騎士和燭騎士,讓其獲得更高的人氣和威望。

  換成之前的商業聯合會是肯定不會做的,他們只想打壓耀騎士的威望。

  除了這個,自然還有不在針對感染者騎士之類的行為,不要看比賽解說的地位不是很高,但是卻是非常重要的,潛移默化下去,足以改變一行人的態度,商業聯合會之前采取的就是這種手段。

  大嘴莫布是一個不錯的解說,在加上他也是為了過上好日子,甚至想要把自己的母親接到大騎士領居住,那么沈飛不介意給他這么一個機會。

  如果換成其他世界,在沈飛看來,生活在農村并沒有什么不好,甚至相比繁華忙碌的城市,農村反而要寧靜很多。

  以至于就變成了,農村人拼命的向城市里面擠,而不少有錢人卻是向農村跑,不得不說這非常的有意思。

  不過很可惜的是,這種情況在泰拉這片大陸不行,誰讓這個世界有天災呢,大城市對抗天災的能力,可不是農村可以比擬的。

  更別說還要加上因為天災產生的源石獸,以及強盜,賞金獵人之類的,在泰拉這邊大地,想要安穩的活著實在有些太難了。

  “哦,我從未見過如此高漲的熱情,我必須得告訴大家一個數據,在比賽開始前,這場比賽的關注人數,就已經達到了本屆特錦賽之最。

  與此同時比賽期間,我們也將隨機抽取十位身在現場的觀眾,這十位幸運兒,將獲得指定周邊紀念品一份,誰會是幸運兒呢。

  看來大家好像都不在意這件事啊,那么現在就請大家欣賞,本次特錦賽首次的大騎士對大騎士。”

  在大嘴莫布話落之后,耀騎士臨光和燭騎士兩人此時也來到了擂臺中間,不過兩人并沒有第一時間動手,反而聊起來了。

  “沒想到你竟然也過來了,有沒有興趣登臺露個臉啊。”

  在耀騎士和燭騎士聊天的時候,沈飛這邊走到了一個一身黑衣的卡普里尼身邊,黑騎士锏,她竟然也來到了卡西米爾。

  說起來,現在的黑騎士也算是上羅德島了,因為恩希歐迪斯已經是干員銀灰了,作為銀灰的護衛保鏢,她自然也跟著來了,在加上靈知,還有依舊提交了簡歷的初雪,這三兄妹即將在羅德島見面了。

  也就是黑騎士實裝是遲早的事情了。

  “這么短的時間,擺平了商業聯合會,我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有足夠的力量,就可以了。”

  “足夠的力量,像耶拉岡德那樣的力量。”

  雪山事件,耶拉岡德顯圣,自然讓很多人都知道這位神是真正存在的,由此也讓銀灰輕松了不少。

  銀灰之前一直擔心謝拉格在實力不足的時候,被其他勢力看上,這次迫不及待的想要發展,但是耶拉岡德一出,想要打謝拉格注意的人,就要注意一下了,這相當于謝拉格多了一個定海神針,讓銀灰可以不需要那么急功近利的去發展謝拉格了。

  他能夠去羅德島當干員,大概也是因為如此。

  “差不多吧。”沈飛輕輕點了點頭。

  “這還真是有趣啊。”黑騎士說著目光就轉移到了擂臺上了,此時耀騎士和燭騎士經過短暫的交談之后,雙方終于動手了。

  兩人在這一刻就表現出了極為精湛的武技和速度,劍槍和長劍的碰撞,難得的竟然有著一種難得的美感,大概是因為戰斗的兩人都是難得的美女吧。

  “戰斗,美感,這是麗塔的戰斗理念啊。”

  黑騎士那邊也有些意外的看了燭騎士一眼,她和燭騎士同為萊塔尼亞人,不過燭騎士和她不同,有著非常強術天賦,一般來說,這樣的人會專精法術,不過難得的是燭騎士的劍術也同樣是一流的。

  “光與熱,還有黑暗,燭騎士的源石技藝,倒是屬性很多啊,不過很可惜,這一次光的方面,找錯了對手啊。”

  隨著戰斗的進行,燭騎士這邊搶先發動了源石技藝,其左手不知道什么出現了一根蠟燭,蠟燭上閃爍著微弱的燭光,好像要隨時熄滅一樣。

  不過很可惜的那怕看起來下一刻就要熄滅了,燭光還是堅挺的一直堅持著,這絲燭光大概是象征著燭騎士本人吧,那怕處在驚濤駭浪之中,也會一直堅持下去。

  燭騎士本身是萊塔尼亞貴族的私生子,對于貴族來言,一般來說私生子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沒有才不正常。不過很可惜,這是指其他的地方,在萊塔尼亞,完全是另一回事,在那里私生子是禁忌,不是被秘密流放,就是被處死,那怕是大貴族也是一樣。

  盡管沈飛不知道燭騎士父母的來歷,不過從她能夠成為大騎士長羅素閣下的養女來說,就可以知道其在萊塔尼亞的地位應該不會太低。

  “這算是豪火球之術了吧,這實力和游戲完全不同,是危機合約里面加了詞條的燭騎士吧。”

  依靠著燭光,燭騎士的攻擊不在局限劍術,也開始了發動了法術攻擊,直徑接近兩米的熾熱大火球,讓瑪嘉烈也不由的使用了源石技藝,這才劈開了那大火球。

  “來到卡西米爾我十分的失望,耀騎士閣下,你能夠告訴我什么是真正的騎士嗎。”

  在戰斗的時候,兩人的交談并沒有停止,此時的燭騎士臉上有些迷茫,因為小時候陪伴她的就是騎士小說,所以在知道能夠去卡西米爾的時候,當時的燭騎士是十分的興奮的,不過真正來到了卡西米爾,她的心里只有失望,現實的騎士,和書本里面的騎士完全不一樣。

  “所謂騎士就是照亮整片大地的崇高者。”這句話如果換成另一個人來說,或許是有些不自量力,徒惹人笑話,但是在從耀騎士臨光的口中說出,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有著一種令人信服的魅力。

  沈飛對于這句話同樣是印象深刻,他能夠為臨光做到這一步,基本上就是因為這句話,在卡西米爾臨光是一個孤勇者,不過既然他出現了,那么就不會讓其變成孤勇者。

  “照亮整片大地,不是所有人都能照亮整片大地的,耀騎士。大部分人都只是小小的燭火,勉強照亮自己生活的方向。

  不只是如此,甚至有些人面前就連燭火都沒有,在這人們迷失了自我,依舊毫無自覺的時代,想要照亮整片大地,真的能夠做到嗎?”

  “薇薇安娜,你在質疑自己嗎?”

  “曾經我也和你一樣,在我剛從卡西米爾被流放的時候,我也迷茫過,不過幸運的是我遇到了她們,從而知道,在這片大地上,我并非是獨行者,有一群人一直在堅定的前進著,那怕前途坎坷,黯淡,他們從來沒有改變過信念。”

  “羅德島嗎。”燭騎士緩緩開口說道。

  “不錯,就是他們。”

  “我還真有些好奇,不過在此之前。”燭騎士說著口中的話語變了,變成了萊塔尼亞的母語。

  “如果您的信念真如太陽般不可動搖,請允許我這樣的微小燭火,試著奪您片刻光芒。”仿佛咒語一樣的話語,在其話里,其左手那微弱的燭光,一瞬間就照亮了整個競技場。

  “很厲害的源石技藝,其源石技藝的天賦那怕不是卓越,也是優秀了吧,不過想要以光來對付耀騎士,是不可能的。

  話說羅德島這是又可以迎接了一個新干員上島了啊,這算是近衛還是術師呢。“

  雖然因為擂臺比較遠,一般人聽不懂耀騎士和燭騎士的交談,不過沈飛還是可以聽到的,只是聽他們的對話,他就知道,之后燭騎士要上島了,耀騎士收獲一個鐵粉。

  作為一個從小就一直看騎士小說,憧憬真正的騎士,遇到一個真正的騎士,會如何選擇,可想而知。

  在原來的劇情里,燭騎士因為幫助耀騎士被商業聯合會流放了,不得不說商業聯合會的實力在卡西米爾真的十分的強大,要知道燭騎士的后臺可是大騎士長羅素啊,這樣都被流放了。

  不過那是原來,現在可沒有商業聯合會來從中作梗。

  “這是,光芒的碰撞啊,兩位騎士都使用了源石技藝。”

  在燭騎士的全力釋放源石技藝的時候,耀騎士這邊也釋放了她的源石技藝,雙方開始光芒的爭奪。

  “這是看出了燭騎士的源石技藝嗎,吞噬光芒的一劍,有些像掩日劍啊,不過可惜這一劍被光芒照耀了。”

  燭騎士的光芒是為了之后她的攻擊做準備的,從極亮的環境之下,一下子變成極暗,正常人都是需要一個適應過程的。

  “我認輸。”

  看到自己這一劍被擋住,燭騎士很干脆的認輸了,不過其神情絲毫沒有被擊敗的失落,反而看起來有些高興。

  “耀騎士獲勝,真是精彩的騎士對決啊,光芒對決,毫無疑問這就是本次比賽的主題,微弱的燭火挑戰萬丈光芒,那怕不是源石技藝領域的專業人士,相信也能夠看出這兩位騎士的超高水準。”

  隨著比賽的結束,大嘴莫布立即開始發揮他的專業才能,開始解說,不過很可惜的是他根本沒有看出來剛才的源石技藝對決根本不是光芒對決,不過這也怪不了他,不要說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想要看出剛才對決內幕的人,在場的只有少數實力強大的人能夠做到,那怕是左手騎士這樣的人也一樣看不出真相。

  “各位觀眾,這一次的特錦賽觀眾數量突破了歷史上觀看人數最多的一屆,每當這個時候,我都不由的感覺到惋惜,如此精彩的一幕,如果可以像科幻小說那樣,能夠讓他各國的人士一起看該多好啊。”

  最后大嘴莫布發出了一聲失望的感慨,在泰拉大陸存在各種類型的小說,基本上各種類型的都有,尤其是科幻小說居多,就如同彩虹小隊的某人好奇這個世界的科幻小說是什么樣子的,沈飛也有過好奇。為此特意觀看了一些科幻電影,還有科幻小說,然后就發現科幻小說,有一個基本的條件,那就是全泰拉的國家可以通過網絡隨意的交流。

  這個想法很好,不過想要實現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要說有著天災的影響,那怕沒有天災也是一樣。

  就算是龍門那邊雖然也有著這特錦賽的賽況,不過大多數是回放。

  “一起來吧,難得這次三屆冠軍同時出現,這可是一個不錯的新聞啊。”在比賽結束之后,沈飛立即邀請了黑騎士。

  “好吧。”黑騎士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立即點了點頭,答應了。

  “又在炒作這個,這些家伙還真是無聊啊。”

  隨著耀騎士和燭騎士聯袂離開,新聞報紙對于兩人自然是極盡炒作,尤其是一些小報,把燭騎士的紅酒浴池,百名英俊的男仆的事情又翻出來了。

  那怕這些事情極度的不合理,正常的人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了,畢竟紅酒浴池聽起來就非常不靠譜,用這洗澡,不覺得膩人嗎,就好像酒池肉林一樣,酒池就算了,肉林,就不怕肉發臭嗎,

  不過很可惜,絕大部分人都喜歡這種行為,那些小報就是靠著這種新聞活著的。

  “說起來麥基還說喜歡燭騎士,連這種事情都擺不平,果然一切想法都是從利益出發啊。”以玫瑰報業在卡西米爾的地位,這種行為,只要麥基想,是根本發不出來的,但是麥基卻聽之任之,究其原因大概就是利益吧。

  “讓他給我沉下去。”

  讓沈飛專門去找那些小報的麻煩,有些太浪費了,讓紅后來處理要快捷的多。

  “現在是四人組了啊。”

  果然沈飛一回去,在佐菲婭的別墅,看到了耀騎士四人組,閃靈,夜鶯,臨光,還有燭騎士。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