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42章 維多利亞事變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歡迎來到卡西米爾特錦賽現場!我是你們的老朋友大嘴莫布,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比賽的兩位騎士是誰了,那就是有著來自赤盞騎士團,有著卡西米爾的赤色高腳杯的血騎士狄開俄波利斯,由他開始感染者騎士正式加入特錦賽。

  另一位,則是昨天和耀騎士苦戰惜敗的逐魘騎士拓拉,雙方都有著無比強大的實力,強大的血騎士與傳說中的夢魘究竟會碰擦出怎樣的火花呢,我想大家都應該十分的期待。

  沒有騎士團所屬,沒有贊助商贊助,天啊,你們為什么要放過這么一大塊餡餅,誰來為他創造一個騎士團的,一定能夠賺大錢的。”

  “又見面了,夢魘,你還在追尋過去的幻影嗎。”

  血騎士和夢魘騎士兩人沒有理會大嘴莫布,在踏上擂臺上的時候,兩人的目光就只有對方。

  “你昨天的氣勢呢。”

  相比昨天對上耀騎士臨光的時候,現在的拓拉氣勢沒有那么盛了,大概是因為血騎士的話,讓他的內心陷入了迷茫。

  “米諾斯人,在我的同胞鞭笞舊時代的時候,你們的英雄都倒在了可汗的大軍之下。”過了好一會,拓拉才開口。

  “那你的可汗在那里,你那些引以為傲的同胞如今在又在那里。”血騎士立即打斷了拓拉的話語,反問道。

  拓拉再次沉默起來。

  “你只是一個活在過去的夢魘,一個可憐人罷了。”說道這里,血騎士輕輕嘆了口氣。

  “米諾斯人,感染者,你為什么而戰。”

  難得的這次拓拉沒有憤怒,而是開口詢問血騎士的理念,看來對于血騎士的話語,他也聽進去了。

  “為了生存,雖然他們把我奉為英雄,把我當成榜樣,但我的初衷僅僅只是活著。”血騎士說出了感染者心中最大的心愿。

  “感染者的英雄?你是為了同胞而戰。”拓拉并不是感染者,對于感染者的處境并不是很清楚,雖然事實上那怕他是感染者情況也差不多就是了。

  “我們并沒有血緣的關系,也沒有相同的關系,我們僅僅是患了同一種疾病而已,不過他們的遭遇令我感到悲憫,所以我去拯救他們,為所有人尋覓出路。”

  以血騎士的實力,那怕不成為卡西米爾的競技騎士,也可以活的很好,不過在見到了卡西米爾的感染者的現狀之后,以及聽到耀騎士的一些傳說之后,于是就參加了騎士競技。

  “哈哈,真是可笑,不是同胞卻要拯救他們,難道卡西米爾的草原已經被感染者和異國人瓜分了不成,卡西米爾人呢,金色的天馬呢。”

  逐魘騎士拓拉突然憤怒起來,手中的長刀直接帶著一絲煞氣斬向了血騎士,作為當年能夠擊敗夢魘可汗的國度,如今卻要靠一個異國的米諾斯來拯救,這讓他感覺到了侮辱。

  火花四濺,兩人都身不由己的后退了兩步,不同于昨天血騎士輕易接下了拓拉的攻擊,那是因為昨天拓拉剛和耀騎士激戰過,體力大幅度的消耗。

  真要論起實力來,逐魘騎士雖然不如耀騎士,血騎士,不過這差距也不是太大,純粹以實力來論,拓拉應該是單字騎士,不過誰讓他是獨立騎士呢,當然了他對此也不是太在意。

  “真是難舍難分的戰斗啊,人工石塊就好像石塊一樣被切成了碎片,昨天剛修復的場地,今天恐怕又要再次修復一次了。”

  騎士的戰斗,對于場地的破壞自然是不可避免的,為了應對這方面的問題,商業聯合會那邊專門養了一批土木方面的術師,可以快速的修復場地。

  “這就是卡西米爾的商業中心嗎,真是熱鬧啊。”

  在中央競技場進行激烈的戰斗的時候,沈飛,博士,阿米婭等一行人正在逛著卡西米爾的商業街,芙蓉看著熱鬧繁華的商業街非常的興奮,畢竟身為感染者可是很難有著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商業街的時候。

  泰拉各國對待感染者的態度,在這一方面,除了炎國是差不多的,今天能夠出來,是提前申請了好幾天,才讓監正會同意的。

  雖然以沈飛在卡西米爾掌握的勢力,想要做到這一方面,很容易,不過對此,他也不太好插手,就像原來的情節,羅素閣下對焰尾說的話一樣,身份證明的很容易,但是身上的結晶呢。

  這可不是制定法律就能夠解決的事情,如果真的這么簡單,烏薩斯也就不會那么亂了。

  今天的逛街,是用來犒勞從來到卡西米爾就一直在忙碌的醫療干員的,現場除了阿米婭,都是醫療干員,博士可是研究礦石病的專家,自然算是醫療干員了,同樣沈飛也是一樣。

  “嚴格的說起來,這里只是大騎士領數百個商業中心的一個。”礫在一邊笑著解釋了一下。

  “這里的垃圾食品也太多了吧,這不是爆米花店,就是漢堡包店,這樣是不行的,不健康。”短暫的興奮之后,芙蓉看著街道上的那些商店的招牌,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啊哈哈,是因為這附近有一座競技場吧。”阿米婭立即找到了原因。

  “不錯,競技場是卡西米爾商業圈的核心,所謂的騎士競技就是這么一回事。”礫說著看了一眼一邊街道上的那個大屏幕,上面放著的正是血騎士和逐魘騎士的戰斗,此時有不少人正在下面觀看呢。畢竟那高達三百枚金幣的入場券,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買的的起的。

  “博士,阿米婭,你們可不能去吃那些垃圾食品。”

  芙蓉的話,讓博士和阿米婭忍不住暗暗皺了下眉頭,不過兩人都沒有讓芙蓉看到,不然恐怕又是一番說教了。

  如今在零號地塊那邊,感染者們已經在流傳了,羅德島里面有兩個惡魔一樣的醫生,這兩個醫生是誰,自然不用多說了,自然就是芙蓉和嘉維爾了。

  以至于有些病人看到這兩人,立即掉頭就走,不過可惜的是根本逃不過兩人的手心,嘉維爾的力量就不用多說了。

  就算是芙蓉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但她一樣是薩卡茲啊,力量不小的,還有夜鶯也是一樣,在羅德島可以說找不到比夜鶯看起來更柔弱的人了,但是她力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這是臨光的玩偶,好可愛。”

  “哇,真的好可愛。”

  一路閑逛,來到了一家賣手辦的商店里面,看到臨光的手辦,夜鶯立即走了過去,芙蓉在看到之后,也隨即沖了過去。

  “這些難道都是臨光的。”阿米婭環顧了商店一圈,發現基本上全部都是臨光的各種周邊,一臉的難以置信。

  “幾位客人,是耀騎士的粉絲,那你們可來對了地方,這里是耀騎士周邊專賣店,我可以肯定的說在整個卡西米爾沒有比這更全的了,順便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一旦耀騎士打敗了風騎士,供應商會精煉源石雕刻紀念品,可以提前預付定金哦,我相信耀騎士一定可以贏。”

  今天是特錦賽的半決賽,臨光也是有出場的,對手雖然是單字騎士,實力不弱,不過比起拓拉還是有些差距的,眾人自然不會擔心了。

  ”盾牌,耀騎士用過盾牌嗎,不過這個也是可以有的。”在夜鶯詢問有沒有盾牌方面的手辦的時候,店主頓時迷糊起來,不過隨后立即發現這也是一個商機。

  “你們用的龍門幣嗎,我算算,零頭給你們抹掉,一百三十萬。”在一行人分別了臨光的手辦周邊之后,一結賬,發現數字有些驚人,尤其是夜鶯選擇的那個據說鎮店之寶的臨光的手辦,價格占據了八成,不過就算這樣,夜鶯還是毫不猶豫的買下來了。

  身為羅德島的醫療干員,夜鶯的薪水可是非常不錯的,畢竟羅德島是一家正規的醫療企業,不是什么黑心工廠,工作人員自然有著相應的薪水了,而且完全不比同類職業的其他公司低。

  “手辦還真是賺錢啊。”對于手辦,模型的賺錢,沈飛可是非常清楚的,他當初也是靠這個賺錢的。

  “這是要開始分出勝負了嗎?”

  此時屏幕上,逐魘騎士拓拉因為血騎士怒吼了一番話之后,突然站立不動起來,不過他是沒有行動,但是其身后出現了大量的黑霧,頓時整個競技場都被黑霧籠罩起來了。

  “夢魘,在你夢里的歷史中,在那上千年前至今的歷史之中,可曾有感染者的丁點生機?自稱怯薛的夢魘,你的可汗在哪,讓他上前來。”

  感染者的歷史,就是被迫害的歷史,這是在任何時代都是一樣的,甚至根據某些人物的考證,在有法律出現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我的家人都死了,我的同族都迷失了。”

  說拓拉是最后的怯薛,不是因為他這一族人就只剩下他一個了,而是因為在現在這個時代,只有他是屬于純血,并且在追逐天途,其他人早就忘了什么可汗了,畢竟已經過去了上千年了。

  “可汗就在我的刀尖之上,我就是自己的可汗,來。”

  隨著拓拉的話落,其身后的黑霧突然出現了數十個身影,數十個身穿鎧甲,高舉旗幟的士兵,這是一支軍隊。

  “這就是你心中的執念嗎?”

  同一句話在兩個人的口中響起,一個自然是血騎士了,另一個則是耀騎士,臨光的戰斗此時已經結束了,自然勝利者就是她了。

  風騎士,從他的稱號,就可以知道這位擅長的是速度,但是無奈臨光可是庫蘭塔啊。

  “長旗飄揚,號角聲響,一支軍隊,一個民族,一段歷史,這就是你放棄現在,像個瘋子一樣執意尋死的理由嗎,你缺乏直面命運的勇氣。”

  親眼看到怯薛的軍隊,那怕只是幻影,也讓血騎士十分的感慨,說話間,血騎士揮舞著手中的巨斧沖向了黑霧。

  當當當。

  激烈的交戰之聲,在黑霧中響起,隨后血騎士退出了黑霧,此時只見血騎士身上的血紅色鎧甲多處破破損,紅色的血跡順著傷口流出來,一時間根本分不清那是鎧甲的顏色,還是血液的顏色。

  那怕是血騎士,面對如此多的對手,也不可能完全防御住,那些人雖然是幻影,但也是實體,能夠傷到對手的。

  “倒下吧。”隨著拓拉的向前,其身后的幻影也一同動作,此時此刻,就好像有一支軍隊沖鋒一樣。

  “你傷到了我,但我的血也沾染到了你的武器。”

  面對拓拉的攻擊,血騎士手中的血紅色的巨斧突然變的更加血紅,同時場中也多了很多血紅色的線條,那是之前血騎士受傷灑落的血液。

  隨著一記彌漫了差不過整個擂臺的血紅色斬擊,整個擂臺一瞬間被摧毀大半,拓拉身后的那些黑霧,幻影,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拓拉依舊穩穩的站立在原地。“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逐魘騎士還站著,難道他擋住了剛才的那一擊嗎。”大嘴莫布看到這一幕,情不自禁的大叫起來。

  “比賽結束了,他已經暈迷過去了。”

  在血騎士話落之后,立即有裁判小心翼翼的靠近拓拉,在確認他的昏迷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同時一邊的醫療人員,立即過來,把拓拉抬了下去。

  “血騎士,血騎士。”

  隨著血騎士的獲勝,比賽現場還有賽場之外,響起了恢弘的聲音,全部都是在叫著血騎士的名字,這些人只有少數是普通人,剩下的都是感染者。

  大嘴莫布,那邊想要說些什么,不過在看了發言人一眼之后,于是立即閉上了嘴巴。

  “這就是感染者英雄,血騎士,耀騎士你打算應對這個和你重疊的形象呢。”站在耀騎士身邊的燭騎士,低聲開口說道。

  “我很高興,這個世界并不是我們在孤軍奮戰,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依舊有與我們同樣理想的人在奮斗著。”

  “我只是想要帶走我一些同胞,沒有問題吧。”零號地塊,托蘭直接找到了沈飛。

  “當然沒有問題,不過要說同胞,我這邊也是有的,不要忘了博卓卡斯替可是就在切城啊,現在切城已經有不少薩卡茲定居了,我絕對他們在那里生活更好,而且他的身體情況只有在羅德島才能得到更好的救治。”

  對于薩卡茲,沈飛這邊本來是沒有什么想法的,不過誰讓阿米婭是薩卡茲的魔王呢,維多利亞事件馬上就要開始了,作為薩卡茲的魔王,身邊沒有薩卡茲追隨怎么行。

  特雷西斯那邊可是有著不少諸王庭的人的,所幸現在阿米婭的身邊也不是沒有人站臺了,那就是愛國者,博卓卡斯替。

  當年如果他沒有離開卡茲戴爾的話,說不定會開拓一個新的王庭出來呢。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