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43章 維多利亞事變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各位現場還有電視機前的觀眾們,晚上好,歡迎來到第二十四屆卡西米爾騎士特別錦標賽的現場,我是你們的老朋友大嘴莫布。

  經歷了無數的挑戰與奮斗,經歷了無數次勝利與失敗,卡西米爾將在今夜,時隔三年,迎來又一位冠軍的加冕。

  今晚,將是卡西米爾的不眠之夜,今晚,將誕生全新的傳奇與英雄。

  今晚的比賽,也將在一夜之間,創造無數項紀錄,同時觀賽人數,累計人流量,單日營銷額,全部超過以往歷屆特錦賽。

  這是卡西米爾時隔近二十年以來,第一次,由兩位往屆冠軍騎士,同時也是兩位感染者騎士會師決賽,兩位卡西米爾最強大的大騎士,有幸來到現場的觀眾,請一定不要忘記接下來你所看到的任何一個瞬間。

  這是一場無需介紹對戰雙方的決斗,讓我們歡迎我們的冠軍登場,首先是血騎士狄開俄波利斯。”

卡西米爾大騎士領,中央競技場,隨著血騎士的登上,現場響起了無數人的嘶吼,這一刻無論是感染者還是普通人,口中喊的都是血騎士這三個字。汜減zcwx.org汜  “然后是耀騎士瑪嘉烈臨光。”

  在臨光出場的一瞬間,現場的聲音又變成了耀騎士。

  “真是難得的場面啊,是不是啊,恰爾內。”競技場一邊的高塔上,沈飛看著下面的歡呼,對著一邊的恰爾內說道。

  “他們都是十分令人尊敬的騎士。”恰爾內緩緩開口說道。

  “你同樣是一個令人尊敬的人,沒有你,想必也沒有現在的感染者騎士制度。”

  恰爾內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人,雖然他在商業聯合會的地位低下,但正是因為他,才有了感染者騎士團的制度。

  當年的血騎士作為一個感染者參加了大騎士領的比賽,有著耀騎士的臨光的前車之鑒,商業聯合會自然不會在允許出現一個感染者騎士冠軍,不過在恰爾內的說服之下,商業聯合會最終同意了。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利益,在發現恰爾內提供的計劃可以讓商業聯合會獲得更高的利益,雖然依舊有不少人不同意,不過更多的人同意了,商業聯合會是不會和錢過不去的。

  很多人都以為感染者騎士的出現,主要是源于血騎士的強大,但很少有人知道,恰爾內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人物,在里面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些事情也是沈飛后面整理了商業聯合會的一些情報才知道的。

  “大人,過獎了,我只不過是做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在我面前不用那么謙虛,有些事情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不過我還是知道的。”在最后都用自己的命來給馬克維茨上一課的人,他可是印象深刻的。

  “接下來這邊的事情就要麻煩你了,還有就是之后會有一個人過來學習一下,你多照顧一下。”

  要來學習的自然就是謝拉格的那個小松鼠了,本來沈飛是想要把她送到龍門邊工作邊學習的,不過現在卡西米爾這邊要更合適一些。

  “曾經我以為卡西米爾永遠不會改變,沒想到在這么短的時間,卡西米爾竟然完全變了。”擂臺上,血騎士取下了他腦袋上的紅色頭盔,臉色有些復雜的看著耀騎士臨光。

  盡管他當初也是因為有些受到了耀騎士臨光的理念,這才從卡西米爾的邊緣小城來到大騎士領的,但是這不代表他就看好臨光的理念。

  事實上,感染者參加騎士競技的事情,很早就出現了,只不過一直沒有公開,而且大多發生在卡西米爾的那些不大的城市當中。

  只要不是那是源石結晶出現在體表,讓人清晰可見的,都是可以通過賄賂工作人員,讓他們視而不見,從而獲得參賽的機會,甚至有的地方,工作人員還會和感染者勾結在一起,畢竟感染者的源石技藝普遍強于非感染者。

  這樣一來就可以操控比賽,獲得大量的財富。

  當年血騎士一開始參賽的時候,就是如此,他的經紀人一直以來都反對他去大騎士領的,不過最后他還是來了。

  血騎士是一個十分務實的人,理想雖然好,但是對于感染者現狀沒有絲毫的好處,相反他在恰爾內的建議下成立的感染者騎士團,反而大大的改變了卡西米爾的感染者的生活。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對于卡西米爾的改變,才能那么快察覺,比如說報紙和網絡上關于感染者的負面新聞一下子就消失了。

  還有就是監正會那邊抓捕了大量的商業聯合會,國民院,甚至監正會內部的人員。牺如 9bzw.com 牺如

  一般的普通人是不會多關注這方面的新聞的,他們關注的是燭騎士的紅酒浴場,百名男仆,還有耀騎士,燭騎士的賽后幽會等等。

  托這個福,恐怖馬丁這個酒吧,一瞬間就出名了,以至于本來門可羅雀的酒吧,現在幾乎天天晚上人滿為患。

  “我有一群非常好的同伴。”在沉默了好一會之后,臨光才開口說道。

臨光自然知道卡西米爾現在能夠改變是因為什么,對此她自然不會說什么沈飛的手段不合乎正義,在羅德島的那么多年,她見識多太多的災難了,而大多數災難,羅德島的能夠提供的幫助都是杯水車薪。羋何zCWX.org羋  比如說某地發生源石擴散的災難,羅德島最多也就只能救治病情嚴重的感染者,對于當地的感染者現狀很難改變。

  “羅德島,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竟然有醫藥公司愿意這么幫助感染者。”

  作為感染者,血騎士自然知道羅德島在大騎士領的所作所為了,就連他自己也接受過羅德島的治療,正因為知道,所以血騎士非常的敬佩羅德島。

  感染者治療藥物,在泰拉這片大地上很多醫藥公司都有,甚至不需要多好的效果,只要能夠止疼,都可以賣出不菲的價錢,但是羅德島那邊,有著最好的對感染者的藥物,卻一直都是平價銷售。

  在黑市上,羅德島的治療藥物,可是非常暢銷的,不少人都高價收購,沒看到銀灰手下的公司經理,貪污了他購買的藥物,拿到黑市上買嗎,為什么這么做,自然是獲利頗豐了。

  甚至有些感染者病人,從羅德島那邊購買,然后拿去販賣,然后自然就是遭遇了羅德島的干員的調查了。

  “羅德島,隨時歡迎閣下。”

  血騎士這樣的人物,羅德島自然歡迎了。

  “開始吧,我想這會是一場非常令人難以忘記的比賽。”

  “請。”

  說話間,兩人幾乎同時出手,劍槍和巨斧展開了激烈的碰撞,這一次的戰斗,兩人都拿出了全部的實力,而且因為現在卡西米爾的現狀,讓兩人完全不必因為要考慮其他事情有所顧慮。

  “那是什么,血矛,沒想到,血騎士閣下竟然率先用出了法術。”

  “這是光芒,耀騎士這邊也同時用上了法術,用法術對抗法術,啊,我的眼睛,剛才發生了什么,我沒有看清楚,有人能夠解釋一下嗎。”

  金色光芒和血紅色長矛的碰撞,產生出來的光芒,讓在場的觀眾,甚至就連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是一樣,都在這一刻閉上了眼睛。

  “精妙的法術控制,還有剛才那反應,耀騎士,這可不是騎士訓練或者騎士競技可以學習到的,我真的好奇,你離開卡西米爾的這六年到底經歷了什么。”

  “很多。”臨光平靜的說道。

  “她應該加入我們的,而不是在這里浪費時間。”

  “也正是因為她,卡西米爾才有了這樣的變化,不是嗎,時代在變,或許我們不應該以老眼光看待騎士競技。”

  說話的是銀槍天馬的隊長萊姆,還有大騎士長羅素兩人,這次決賽,他們也親自來到現場了。

  “你這侄女可真是了不得啊,你在她這個年齡的時候,恐怕不是她的對手吧。”同樣在一邊觀戰的托蘭,說著眼光就看向了自己身邊的瑪恩納,然后他得到的就是瑪恩納一臉核善的眼神。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在一般人的眼里,耀騎士和血騎士的戰斗,自然是十分精彩,比對逐魘騎士要精彩的多,但也只限這些了。

  但是在血騎士,銀槍天馬,羅素,托蘭,瑪恩納等人的眼里,看到的卻是瑪嘉烈那千錘百煉的技藝,那是需要經歷很多次血戰才能鍛煉出來的技藝。

  征戰騎士為什么看不起競技騎士,這就是主要原因。

  “你接下來準備去什么地方?”瑪恩納目光依舊看著耀騎士和血騎士的戰斗,不過口中卻問著托蘭的打算。

  “先去切城看看,看看那里是否和傳說的一樣,如果合適的話,我那邊有不少人倒是可以有個不錯的歸屬了。”

  這是沈飛和托蘭說好的,在對那些薩卡茲戰士上面,兩人最終沒有達成統一,托蘭那邊根本不相信有人會對待薩卡茲那么善良,就連托蘭自己,在外行動的時候,絕大多數時間都是隱藏身份的,他的雙角被其磨去了。

  牺如 9bzw.com 牺如。這是不少薩卡茲人想要隱瞞身份的手段,當然這只是其中之一,在薩卡茲內,磨去雙角,可能性很多,比如說某些術式的前置條件也是如此。

  在源石技藝上面,薩卡茲那邊是有著他們獨特的法術體系的,那就是儀式體系,薩卡茲那邊在戰斗的時候如果提前設置好祭壇的話,會讓他們實力大增的,同時還有削弱敵人的效果。

  這個提議算是雙贏,托蘭這邊為了他身邊的追隨者的家人找到了一個安全的歸屬,切城這邊則是一些實力不弱的薩卡茲戰士。

  “你就不想去看看嗎,一座完全屬于感染者的城市,我很好奇他們是怎么運作的。”

  瑪恩納掃了一眼托蘭,沒有理會他。

  “時間差不多了,讓我們一擊定勝負吧。”

  汜減zcWx.oRG汜。“好。”

  激戰的兩人突然分開,各自緩緩舉起了自己的武器,各自的源石技藝覆蓋在武器上,本來對于血騎士來說,因為他的源石技藝的關系,持久戰對他是有利的,對手受傷流的血,他也是可以利用的。

  不過可惜的是,臨光的源石技藝具備治療的效果,那怕只是簡單的止血,并不能讓傷勢徹底好轉,但在這擂臺上也已經夠用了。

  金色的劍槍和血紅色的巨斧閃電般的碰撞,讓整個競技場的地面都忍不住震動起來,距離的爆炸在兩人中間產生,兩人的身體在爆炸的余波止血,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在看兩人的身前,赫然出現一座深達數米大坑。

  這一擊,讓兩人的身體都有些搖搖欲墜,不過也都沒有倒下。

  羋何zCWx.oRg羋。“好了,到此為止。”

  就在兩人要繼續戰斗的時候,羅素那邊突然站了起來,隨著他手中的拐杖在地面一杵,本來因為血騎士和耀騎士最后的碰撞慌亂的觀眾,在一聲之下,全部靜了下來,只這一手,無愧于卡西米爾的大騎士長之名。

  “兩位都是難得的強大騎士,再打下去恐怕要兩敗俱傷了,雖然沒有先例,不過我相信在場的人沒有人會懷疑兩人的實力。”

  在羅素的出場之下,很快就定下了這一次特錦賽的冠軍,那就是耀騎士和血騎士共同享受這個榮耀,無人反對。

  這自然是早就做好的計劃了,當然這也是要看雙方的實力的,如果雙方實力差距有些明顯,那就肯定行不通了。

  比賽落幕了,接下來自然就是前往冠軍墻了,在那里會把兩人的照片掛上去。

  “讓你們賭,這一次全部輸了吧。”

  看著耀騎士和血騎士攙扶著,在銀槍天馬的護送下前往冠軍墻,沈飛這邊笑了起來,耀騎士和血騎士的戰斗,押注的人自然非常的多,不過基本上都是押注自己看好的那一位,很少有人會壓平局。牺如 9bzw.com 牺如

  對于這樣,會不會導致有人破除,去天臺之類的,沈飛是完全不在意,既然押注了,自然要做好血本無歸的準備了。

  “該離開了。”

“能夠讓你把人送到我這里,他有什么特殊的嗎?”汜減zCWx.orG汜切城,看著w帶著兩人手下,押著一個間諜走了過來,沈飛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切城有間諜這種事情,實在太正常了,不過能夠讓w把人帶到他的面前,那就有些不一樣了。羋何zcWX.oRG羋  “他是深池的人,目的好像是為了塔露拉而來。”w隨即把這個間諜的身份和目的說了出來。

  “深池的人,我這邊還沒有找他們麻煩呢,他們竟然找過來了,是因為德拉克嗎。”

  聽到是深池的人,沈飛立即想到了塔露拉的身份,深池的首領好像也是德拉克,如果以血緣來論的話,兩人說不定還是什么表姐妹,堂姐妹之類的關系呢。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