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27章 歲相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準備的挺充分嗎,看來年和夕的性格愛好已經被研究透了啊。”

  一行人來到梁洵的府邸,看著宴席上的那個麻辣火鍋以及一邊的清淡系列的食物,沈飛立即看向了年,果然她非常的高興,夕這邊面色倒是十分的平靜。

  說起來也就是現在夕的境界突破了,換成之前的她,這會肯定肯定躲在畫里,等沈飛和年找到令才會出現。

  “不錯,還是這里的夠味,龍門的那邊味道還是差了點。”

  年沒有絲毫客氣,直接就開始動筷子了,說起來作為神,就算不吃不喝不睡覺也沒有任何問題,不過年這邊的行為舉止卻是和普通人一樣,那就是按時吃飯,還有休息。

  作為喜歡辣的人,尚蜀年自然是不陌生的了,她多次來過尚蜀,當然這其中有的是她自愿過來,有的是被大炎的司歲臺派遣過來的。

  年的冶煉能力對于大炎來說,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年這邊要相對自由一些。

  那個時候這片大地可是還沒有移動城市的,大炎那邊是想讓年建造一座可以扛過小型天災的城市,年雖然沒有好好工作,不過卻留下了一塊神鐵,然后五十年后,尚蜀出現了一座城市。

  這也是年的某一個電影劇本內容,神鐵自然就是神劍的碎片了,就沈飛所知,在電影方面,年已經準備了好幾個劇本,其中不少都是她當年經歷的一些事情,在加以改編的,不過所有的電影劇本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都有機關巨獸出現。

  “記得這兩位是拉扯之王,明明是互相喜歡對方,結果卻是一直拉拉扯扯的,不過也對啊,誰讓寧辭秋的官職比梁洵高那么多呢。”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寧辭秋可是可是從二品,而梁洵不過只是四品的知府而已,如果兩人的性別換一下,事情倒還可能簡單一些。

  “梁知府放心,這次我們過來絕對不會給尚蜀的百姓造成任何傷亡的。”

  心中這么想著的沈飛,看著梁洵依舊皺起的眉頭,立即再次開口給他一個保證,對于這種愿意一心為民的官員,他自然是很有好感的。

  更別說他同時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原著的梁洵之所以敢于違抗司歲臺的命令,為了尚蜀百姓是一方面,同樣也是不想讓司歲臺對令動手,這是因為他在很小的時候,見到過令。

  當年在梁洵還小的時候,尚蜀遭遇天災,百姓四處逃竄,是令出手擊潰了天災,這才把天災的損失降到最小,只損壞了幾間房子,沒有人傷亡,更沒有由此引發礦石病。

  這件事只有當時的梁洵看到。

  再次聽到沈飛的保證,在加上一邊的寧辭秋的眼色,梁洵的神情終于恢復了平靜,沈飛隨后問起了上述的風景和美食,寧辭秋在這方面是見聞廣博。

  隨后年和夕也加入了進來,年對風景雖然不怎么在意,但是她在意吃的啊,至于夕,她對于炎國各地的風景可是非常了解的。

  當年的夕可是幾乎走遍了炎國,炎國的山山水水,基本上都被她入畫了。

  “事不宜遲,我們這就上山。”

  在吃完飯之后,沈飛三人自然是要直接去找令的,在這等炎國的主事者過來,不代表他們需要等對方過來,才去接觸令,梁洵和寧辭秋雖然想要說什么,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開口阻止他們。

  “我去通知白叔叔,如果事有萬一,只能拼力一搏了。”在沈飛三人離開后不久,寧辭秋立即就離開了梁府,向著城內的某個地方趕去。

  “結界嗎?”

  在年的帶領下,三人很快就來到了尚蜀的三山十七峰的取江峰,本來尚蜀是三山十八峰的,不過其中有一峰因為天災毀了,這才變成了十七峰,就是當年梁洵小時候遭遇的天災。

  不過事實上卻是那個山峰并沒有被天災毀去,而是被某人以結界隱藏起來了,那怕司歲臺都不知道這件事。

  “不在,還是喝醉了。”

  站在被毀去的那個山峰的山頂前,年一臉意外的看著前方的虛空,理論上來說,令是不可能不知道她們到來的。

  “酒嗎?”

  令的愛好,沈飛自然很清楚了,說著,他的手中就出現了一壇酒,隨后就借口了酒封,頓時一股奇異的酒香,在空氣中散發。

  “你還帶了這個。”

  年這邊驚訝的看著沈飛的手中的那壇酒,她還真沒有想過帶這個東西過來,不過就在這時,周圍的環境突然一變,本來已經是山頂的山峰,前方突然出現了一條小路,在小路的終點是一座古典的涼亭。

  下一刻一道藍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沈飛的身前,直接拿走沈飛手中的那壇酒,舉著酒壇子,就暢飲起來,這人自然就是年和夕的姐姐,令了。

  “好酒,沒想到現在還有這種好酒,此酒何名。”

  “一口夢千年。”

  不錯,這壇酒,正是沈飛從仙劍四的瓊華派得到的,雖然他不怎么愛喝酒,不過這種算是仙酒的東西,他一直隨身有攜帶一些,現在倒是派上用場了。

  “一口夢千年,真是好名字,好名字。”

  聽到酒的名字之后,令顯得異常的高興,再次舉起酒壇,暢飲起來,是真正的暢飲,直接從酒壇傾倒的。

  “真不愧是神啊,可以這么喝。”

  “年,夕,沒想到你們竟然會一起來找我,而且你看起來好像不一樣了,發生了什么事情。”不愧是令,一眼就看穿了夕現在的情況,難怪她會是姐姐。

  “自然是找到了對付他的辦法,這不就來找令姐了。”年笑著說道。

  “看你的樣子,倒是真的,這么說是這位給了你信心了,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辦法。”令說著就把目光放在了沈飛身上,對于自己的妹妹的能力她是十分清楚的,能夠讓年這么自信的,只有沈飛這個外人了。

  令是逍遙的,不過這個逍遙只是她心性的逍遙,不怕自身消失而已,而不是不代表她可以對付歲獸,作為歲獸的碎片,他們是沒有辦法反抗歲獸的,這就像手腳不能反抗大腦的控制一樣。

  所以才有年想要借助羅德島的力量來對抗歲獸,這是因為她知道自己這邊沒有辦法反抗歲獸。

  “竟然出現了,怎么會?”

  令說著目光立即從沈飛的身上移開,看向了天空,此時在一行人的上空風云激蕩,就好像有什么生物要出現了一樣。

  年和夕這邊自然也感應到了,看著天空的動靜,夕的身體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然后后退一步,站在了年的身后。

  那怕她已經突破了境界,但是長久以來的心魔,又豈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沒想到你竟然成功了。”看著天上的那突然出現的巨大神龍,令突然開口說道。

  此時的令已經沒有之前那看起來醉醺醺的感覺了,而是一臉的嚴肅,對于歲獸,她可比年,夕了解的更多,她自己就曾經不止一次拍散對方,不過這次的歲獸完全不同。

  不過天空的歲獸并沒有理會令的話語,而是在俯瞰著這片大地,其眼神不斷的變幻,忽而懷念,忽而悲憤,忽而憐憫,最后這一切情緒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是什么?”

  有在其他山峰游覽的旅客,在看到天空出現的神龍之后,立即一臉驚訝的叫了起來,雖然取江峰這邊因為道路崎嶇,鮮少有人前往,但是其他山峰,可是旅游勝地,有著不少客人的。

  在眾人驚訝除天空的景象的時候,也有人拿出手機開始對著天空拍照,

  “不好,竟然出現了,快走。”

  在歲獸出現的時候,遠處半山腰之處,正在登山的數人,看到這一幕之后,有人臉色大變,隨后這幾人立即加快了速度向著山上趕去。

  “沒想到真有見到的一天,小家伙,交給你了。”

  對于天空上出現的歲獸,年看起來一點都不緊張,反而笑著對著沈飛點了點頭,讓他出手。

  “我說這個稱呼你就不能改一下嗎?”

  “那叫你什么,小幼崽。”

  “算了,還是小家伙吧。”

  沈飛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在想著糾正年的稱呼,而是上前一步,雙手揮動,金色的光芒隨著他的雙手揮動,開始緩緩的凝聚起來。

  令這邊本來想要出手的,法杖已經都出現在她手上了,不過在聽到了年的話之后,在看著沈飛的動作,于是就退到一邊,她也想看看,被年寄予厚望的人,是否可以對抗歲獸。

  “太虛劍神。”

  金色的巨劍刺破蒼穹,擊中了天空的歲獸的身體,這一刻身在三山十七峰,身在遠在下方的移動城市的人都看到了這一幕,金色的光芒宛如天柱一樣,佇立在半空中。

  隨著金色的光芒從天空消散,歲獸依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嗯。”

  就在太虛劍神貫穿歲獸的身體的時候,大炎某地某個隱秘的居所,一個身影突然悶哼一聲,面前的棋盤一瞬間便的支離破碎,黑白棋子灑落一地。

  “竟然消散了,這可真是令人想不到啊。”這個身影看著自己右手掌心中那顆裂為兩半的黑色棋子,突然笑了起來。

  “消失了。”

  令看著空無一物的天空,不由的深深的看了沈飛一眼,那怕這個歲獸只是因為她們三人才出現的,力量遠不如其全盛時期,但是能夠一擊擊潰對方,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那怕是她們的大哥也未必可以做到。

  “是二哥嗎。”在歲獸消失之后,年隨即開口問向令。

  “不錯。”令點頭說道。

  “真沒有想到他竟然成功了。”

  得到令的確認,年和夕都沉默起來,作為歲獸的碎片,他們在有意識的那一天,就知道總有一天會重聚的。

  對于這種結果,有人能夠接受,有人自然不能接受了,在加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各人的經歷,如今歲獸的所有碎片,因為理念的不同,大概分成三個派系。

  那就是反抗派,喚醒派還有取代派。

  反抗派自然是像年這樣不想消失的碎片了,夕,和令其實也是屬于這種派系。

  喚醒派,這是認為他們天然自然就是一個整體,那就應該喚醒本體,聚合全部碎片的力量,正因為如此,讓當年出現了一場悲劇,有人犧牲了。

  同樣也正因為如此,讓取代派出現了,重聚所有的碎片可以,但是為什么不能由自己的意識來取代當年的那個歲獸的,這一派的人物自然就是年她們的二哥了。

  這個把自己的意識分裂成一百八十一份,有著一百八十一顆棋子的人,不得不說,這夠瘋狂。

  說起來這個二哥十分的有意思,在棋藝上他并沒有什么過人的天賦,令更是稱呼他為臭棋簍子。

  不過誰讓對方是神呢,有著大把的時間可以學習,慢慢的就從一個臭棋簍子,變成了一個無人能敵的棋藝高手,以至于在無人可以下過他,然后就從囚籠里面脫困了。

  這位二哥當年和大炎有過約定,只要有人能夠在棋藝上贏過他,他就自囚,后面他的逃走,不是越獄,而是沒有人能夠贏他了。

  對于這個結果,當初沈飛知道之后,第一個想法就是為什么不去找博士和他下棋呢,他非常想要知道,這二人對弈會是什么結果。

  不過從原著的劇情來看,年,夕,令都上島了,兩人未來還真有機會對弈一次呢。

  “有人來了。”就在令要開口說什么的時候,沈飛突然開口了,隨著他的話落,遠處有十人在快速的向著這邊飛馳著,當先領頭的是兩個老人,其中一個正是之前的那個老漁夫。

  “抱歉,讓你們白跑一趟,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就不送各位了。”沈飛對著當先過來的那兩個老人說道。

  “夕。”年這邊突然開口說道。

  “知道了。”

  夕說著右手一揮,下一刻一行四人就出現在一座古典有勁的庭院里面,正是夕的畫卷里面。

  “你的能力進步不少嗎,破綻相比以前少了很多嗎,現在我對這位更加的好奇了,他到底是如果讓你走出迷瘴的。”

  年的畫卷對于夕來說,是完全不設防的,她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同樣的地方還有年的牢獄。

  “很簡單,只是讓她看到了更廣闊的的天地而已。”

  沈飛說著就把其他的世界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其中重點說了一下道家的莊公夢蝶的故事,令的逍遙,在他看來很有道家的風范,在加上她的能力,好像也是夢之類的有關,和道家莊子這一脈倒是十分的契合。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