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94章 年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我不知道你想要談什么,不過就在剛才,整合運動的人已經進攻接弦區了,現在近衛局正和他們交戰,而在這個時候,你卻把近衛局的特別督察隊的三個督查留下商談,我想問一下,你是整合運動的人嗎。

  還有羅德島,你們應該記得和我的約定,現在整合運動已經在進攻龍門了,我卻沒有看到你們的人在行動,我是否可以說羅德島想要撕毀約定。”

  沒等沈飛開口,魏彥吾那邊就搶先開口了,其語氣聽起來十分的不善,不過其話里傳出來的情報,還是讓陳暉潔,星熊,詩懷雅,以及羅德島那邊的阿米婭等人臉色一變,之后雙方目光不由的同時看向了沈飛所在的一方。

  此時一行人是分為三方勢力坐在長桌的三個方向的,正好形成了一個三角形,沈飛是坐在霜星,w,亞歷克斯,米莎等人的身邊。

  另外兩個方向就是以阿米婭為首的羅德島,和以陳暉潔為首的龍門近衛局,在后面星熊和詩懷雅都趕了過來。

  “沈先生是整合運動的人嗎?”阿米婭首先開口問道。

  “不是。”沈飛微微搖了搖頭,然后看向一邊的霜星和w。

  “我不清楚,我只是一個雇傭兵,你應該問她。”w笑著攤開雙手,表示和她無關,隨后以目光示意沈飛應該問霜星,不過很可惜霜星并沒有開口。

  “我們走。”陳暉潔那邊在微微沉默了一下之后,立即就站了起來,對于她來說,塔露拉的情報固然十分的重要,但是龍門的安全,在此時顯得要更重要。

  “沈先生,抱歉,羅德島現在有必須要做的事情。”阿米婭那邊隨后也站了起來,羅德島必須阻止整合運動對龍門的進攻。

  說起來這事情對于羅德島沒有絲毫的好處,甚至羅德島還損失慘重,在原著里面對塔露拉,不,應該說對不死的黑蛇那一戰,羅德島犧牲的干員同樣不在少數,就連迷迭香小隊都有人犧牲了。

  看到羅德島和近衛局先后準備離開,一邊的w笑的十分開心,不過在笑的時候,她并沒有忘記吃喝,在這張桌子上,沈飛同樣擺了不少吃的東西,不過真正吃東西的只有三個人,這三人是霜星,w,還有米莎。

  在逃亡到龍門之后,米莎就沒有吃過一頓飽飯,至于一邊的碎骨亞歷克斯,雖然其嘴唇時不時蠕動一下,看起來也被食物的香氣吸引了,不過最終為了骨氣,還是忍住沒有動手。

  羅德島那邊在阿米婭沒有動手的情況下,其他人自然不會動手,至于龍門,那就更不用說了,陳暉潔可是十分律己的。

  “魏大總督果然厲害,不過整合運動進攻龍門,不就是你的計劃嗎,如果現在把他們趕出去,你的計劃可就要破產了,這樣真的好嗎?”

  對于整合運動的行動,沈飛并不意外,整合運動這次來到龍門的干部可不少,除了霜星,還有弒君者,浮士德以及梅菲斯特。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魏彥吾在短暫的沉默之后,聲音才從通訊器里響起。

  “不明白,那我就簡單的說下,龍門這些年發展很快,變的十分的繁榮,不過在某些人看來,龍門可以變的更加的繁榮,龍門內部還有不少土地可以開發,但是問題想要開發這些土地有著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那就是貧民窟和感染者。

  因為某些歷史原因,在對待貧民窟和感染者的問題上,那怕的龍門的掌控者也很難對貧民窟做些什么,比如說當年陳暉潔警司想要近衛局進駐貧民窟,最終卻不了了之。”

  貧民窟內幫派橫行,異常的混亂,當年的陳暉潔就起草了近衛局進駐貧民窟方案,集合了特別督察隊,結果第一個出賣陳的就是她一直幫助的線人。

  “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我想有人已經想到了吧,不過為了以免有人不懂,我還是接著說好了。”

  沈飛的話讓陳暉潔,詩懷雅,星熊還有阿米婭,煌以及不在現場的凱爾希,還有w等人臉色不由的一變,同時心里涌現出一股深深的寒意。

  倒是霜星,亞歷克斯,雪怪小隊等人一臉的疑惑。

  “正好在這個時候,整合運動來襲擊龍門了,這簡直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要把整合運動放進來,整個貧民窟接下來就會淪為戰場,而在這個時候,某些人只要稍微動一下手腳,比如點燃一場大火,不但可以把整合運動的人一網打盡,同時也會讓貧民窟徹底消失。

  事后在宣稱這是整合運動的感染者做的,就可以沒有任何損失的在被燒成白地的貧民窟修建商業大廈,高檔住宅區了。

  我說的對嗎,魏大總督。”

  “烏薩斯粗口。”

  魏彥吾那邊沒有絲毫的反應,不過這邊的的碎骨亞歷克斯在聽完沈飛的敘說之后,第一立即忍不住沖著魏彥吾怒吼起來。

  同時一般的霜星,雪怪小隊,也沒有心情吃食物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良久之后,魏彥吾終于開口了,直接就否認了沈飛的說法,不過他的否認,并沒有引起絲毫回應,只有亞歷克斯對著那邊咆哮。

  “坐下,亞歷克斯,你以為你是在為感染者而奮斗,但是實際上,你不過只是一顆棋子,不只是你,整個整合運動都是棋子,不只是一個人拿你們當棋子,不死的黑蛇科西切,龍門總督魏彥吾,還有遠在維多利亞的攝政王特雷西斯。

  你這邊鬧的越狠,殺的人越多,他們就越高興,因為這更容易達成他們的目的。”

  “烏薩斯粗口。”

  憤怒的亞歷克斯,此時眼神里充滿了迷茫,只能不停的用拳頭砸著面前的長桌,不愧是烏薩斯人,力量不容小覷,如果不是沈飛及時阻止他,他恐怕就要把長桌給砸毀了。

  “魏彥吾,你怎么敢這么做?”一直沉默的陳暉潔在這一刻怒吼起來。

  “陳警官,不要受他人的挑撥,這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你以為我是傻子嗎。”陳暉潔自然不是傻子,她可是以非常優異的成績從維多利亞皇家近衛學院畢業的,她十分清楚,沈飛說的事情,繼續下去的話,非常容易成為現實。

  事實上這本來就是魏彥吾的想法,只不過后面執行任務的林雨霞,還有影衛有了自己的想法,才沒有把事情做絕。

  對于魏彥吾來說,為了龍門,他可以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魏彥吾沒有接陳暉潔的話,因為此時他正面對他的妻子文月的凝視。

  “魏長官,看來羅德島不能遵守和龍門的約定了。”作為一直以拯救感染者為理念的組織,在知道了魏彥吾的所作所為之后,阿米婭這邊也有了決定,那怕這個決定會給羅德島帶來不小的麻煩,但是這就是羅德島,從來不會因為現實的問題而妥協。

  “羅德島,你考慮清楚了。”魏彥吾的語氣沒有絲毫的情緒在聶。

  “等一下,阿米婭,不要那么快做決定,我已經把情況說了出來,相信這魏大總督不會那么傻,依舊選擇這種方法,而且我相信這位魏大總督聽了我下面的話之后,要和沒空關注貧民窟這種小事了。”

  “好吧各位都坐下吧,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開始。”

  “陳警官,現在我來告訴你之前問題的答案,現在的塔露拉,準確的說并不是塔露拉,而是不死的黑蛇科西切,這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不可能,科西切已經死了。”魏彥吾的突然插口說道。

  “魏大總督,我記得之前已經告訴過你,科西切并沒有死,對于科西切的真正身份,你好像并不了解啊。”

  “他到底是誰?”

  “不死的黑蛇科西切,這個不死是真正意義上的不死,想要徹底殺死他,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摧毀烏薩斯這國家,不然他就是不死的,因為他是烏薩斯這個國家的化身,我想你已經理解我說的是什么意思吧。”

  “怎么可能有這種事情?”煌忍不住叫了起來。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這是事實,那怕現在被她奪舍的塔露拉,也不過只是他的眾多分身的一個罷了。”作為國度的化身,肯定不可能只有一個,雖然說不可能有二哥化身一百八十一顆棋子那么變態,幾個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這次他利用整合運動攻陷了切爾諾伯格,然后進攻龍門,有著好幾個目的,其中之一就是親手殺了陳警官。”

  “什么,他和撲街龍有什么仇,為什么一定要殺了她。”詩懷雅這邊忍不住叫了起來,星熊那邊也不由的看向了陳暉潔。

  “沒有仇,不過陳警官是塔露拉心中最后的執念,那怕是科西切也沒有辦法磨滅這執念,而想要磨滅這執念,只有殺了陳警官,這樣一來,塔露拉才會徹底的消散,科西切才能真正掌控其身體。”

  “龍門粗口。”詩懷雅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這只是科西切的其中一個目的,他的第二個目的就是引發烏薩斯和炎國的戰爭,這也是他為什么要奪取切爾諾伯格的原因,使用切爾諾伯格的核心城撞向龍門,在這期間,他會不斷的對周圍發射信號,表明這是烏薩斯的國土到時候龍門無論是反擊還是不反擊,都會構成戰爭的借口。”

  “龍門粗口,他為什么要這么做,這樣對他有什么好處。”開口的依舊是詩懷雅。

  “為了轉移烏薩斯國內的內部矛盾,我之前說過,科西切是烏薩斯國度的化身,烏薩斯強大,他就強大,同樣如果烏薩斯衰弱,他一樣會衰弱,而一旦烏薩斯滅國,他就會徹底消失。”

  事實上科西切這么做的原因是為了拯救烏薩斯,不過作為敵對方,沈飛自然沒有必要替他說的那么詳細。

  “烏薩斯因為國內對感染者異常的苛刻,以至于暴動橫行,就連鼎鼎有名的愛國者可都是加入了整合運動了,如果繼續下去的話,烏薩斯肯定會進一步衰弱,說不定會再次爆發內戰。”

  烏薩斯曾經爆發過內戰,這是沈飛在龍門查到的資料,那是現在的烏薩斯皇帝剛上任不久的事情,雖然很快就平息下來,不過也埋下了更深的矛盾。

  “那么在內戰爆發的時候,轉移矛盾來一場對外戰爭無疑是更好的選擇,在烏薩斯內可是有不少人還依舊懷念他們的先皇的時代。”

  對于科西切,沈飛心里是十分無語了,真是妄為國度的化身,比起其他和他類似的存在逼格太低了,真應該讓他去見一見耶拉剛德。

  而且他想的也太當然了,事實上在沈飛看來,如果烏薩斯和炎國真的開戰的話,倒霉的毫無疑問是烏薩斯。

  想要以戰養戰,也是要看對象的,還有就是必須不停的勝利,掠奪足夠的財富反哺國內才行,而以炎國的實力,烏薩斯顯然做不到這一點。

  現在的烏薩斯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就是因為以戰養戰已經不能反哺國內的,當初烏薩斯是滅了無數的小城邦國度,才能以戰養戰的,但是看看現在依舊存在的國家,沒有一個是實力弱的。

  那怕是看起來最弱小的謝拉格,國內也是有著超規格的耶拉剛德的存在的,在游戲里面耶拉雖然只是五星,不過那明顯是在摸魚,游戲的星級和現實的實力差別可是非常大的。

  “龍門粗口。”詩懷雅此時好像只會這個了。

  “整合運動之所以能夠攻下切爾諾伯格,完全是一開始設計好的,軍隊被提前撤離,只留下軍警,甚至就連最上層的貴族,也都基本離開的,剩下的貴族,差不多都是身份不夠的。”

  說道這里,沈飛目光不由的看向了亞歷克斯,然后接著說道:“亞歷克斯,事實上在你們攻陷切爾諾伯格的時候,當時就有兩支烏薩斯的集團軍,帶著數艘陸地高速戰艦在一邊待命。

  還有就是在整合運動里面也混入了數量不菲的正規軍,如果當時整合運動失利,他們就會出手,幫你們拿下切爾諾伯格。

  對了,還有,大約有兩位數的烏薩斯皇家內衛當時也在切爾諾伯格,當然了他們的目的不是幫助整合運動拿下切爾諾伯格,而是在切爾諾伯格撞上龍門的時候出手攻擊龍門。

  魏大總督,對于科西切準備的這些力量,不知道你有什么辦法應對。”

  此時我們的魏大總督,在心里龍門粗口叫個不停,他是有一些隱藏的力量,但是也僅限于影衛而已,龍門是沒有軍隊的。

  作為一個完整的國家,自然是不可能允許下面的移動城市有著自己的軍隊的,這幾乎是所有國家的共識,那怕烏薩斯也是一樣。

  在這里沈飛打了一個信息差,固然他說的都是事實,但是實際上,只要切爾諾伯格沒有撞到龍門,烏薩斯的軍隊還有皇家內衛是不好出手的。

  如果真的那么簡單,科西切也不需要操控塔露拉,借整合運動來觸發戰爭了,直接帶軍隊和皇家內衛攻擊龍門,豈不是更簡單。

  不過誰讓烏薩斯和炎國都屬于強國,大國呢,那么就只有找借口了,那怕這個借口十分的爛,但是不能沒有借口,這就是大國之間的博弈。

  這和大國打小國不一樣。

  “龍門粗口。”在這邊一行人全部因為沈飛的話語沉默的時候,亞歷克斯那邊好像發瘋了一樣,站起來大吼大叫。

  “你這把所有的幕后都說出來,好嗎,看他都有些接受不了現實了。”在亞歷克斯剛發瘋的時候,w直接出暈了他。

  亞歷克斯的力量是不小,畢竟是烏薩斯嗎,但是w可是薩卡茲。

  “放心,他沒事,只是一時間不能接受現實而已,等他醒來就好了。”看著米莎一臉擔心的被打暈的亞歷克斯,w說著就把亞歷克斯推給她了。

  “魏長官,這事情,龍門不適合出手,不如交給我們來解決吧。”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凱爾希開口了。

  “羅德島能夠做到?”魏彥吾的語氣充滿了懷疑。

  “只要龍門不出手,羅德島的對手就只有塔露拉而已。”在沉默期間,凱爾希這邊顯然看清楚了科西切布局的弱點。

  “我說,你們好像把我忘了,我告訴你們可不是讓你們去解決問題的,塔露拉那邊我會解決,不對,是救回她,羅德島你們需要做的事情是拯救那里的幸存者。”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