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91章 w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你是想要挖笙笙姐,你剛才不會是危言聳聽吧。”槐琥這邊在聽完沈飛的話之后,有些狐疑的看著沈飛,作為龍門的大學生,她可不傻,如果沈飛沒有說出最后那句話話,她或許還不會懷疑。

  “是不是危言聳聽,你心里應該清楚。”沈飛面色平靜的說道,雖然現在來拉攏食鐵獸,確實有些趁人之危,不過這確實是一個好時機。

  “你真的可以把笙笙姐的財富追回來,要知道近衛局那邊可是一直沒有什么線索。”槐琥看著因為沈飛的話,神情十分低落的食鐵獸,一時間想要安慰,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如果打架,她當仁不讓,但是這種事情,顯然不是打架可以解決的。

  “當然了,我之前已經說了,那些人之所以敢對萬笙笙小姐這么做,是因為她身后沒有后臺,同樣追回那些失去的錢財也是一樣,龍門近衛局每天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自然不可能在這方面投入多少力量。”說道這里,沈飛頓了一下,然后接著說道:

  “但是如果是來自龍門的總督魏彥吾的命令,相信很快就可以把這件事給解決的。”

  像食鐵獸這種事情,正常的情況下自然是不可能驚動魏彥吾的,魏彥吾也不會把這種事情浪費這樣的小事上的,至于近衛局,有陳暉潔在,倒是有心追查,不過這種事情,一來本來就很難查,二來就是現在龍門近衛局可是在忙碌著整合運動進攻但是回去,沒有精力管這些。

  “這位先生,難道認識魏長官?”鯉那邊阻止了想要開口的槐琥,自己開口說道。

  “不認識,不過這不代表我不可以找他幫忙。”沈飛說著,聲音突然高了一些,繼續開口說道:“我說事情你們應該都聽到了,你們跟了我也有幾天了,把這件事匯報給魏長官,讓他處理一下如何,雖然這對于他來說,可能是一件小事,不過對于當事人來說,可是能夠影響她一生的大事。”

  寂靜,在沈飛的話落之后,周圍一片安靜,沒有任何人開口說話,槐琥那邊則是仔細的觀察周圍,好像是在查看周圍是不是有人隱藏一樣。

  “不管怎么說,她也是大炎的子民,遭遇如此不公,作為龍門的最高領導,難道就不該表示一下。”沈飛沒有管有沒有人接話,繼續開口說道。

  周圍有人隱藏嗎,自然是有,而且還是直屬于魏彥吾的影衛,他出現在龍門如此高調,在加上和詩懷雅的接觸,魏彥吾那邊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換成其他人,魏彥吾可能不會在意,但是沈飛這邊,只是他的模樣,魏彥吾就不會不管不問。

  在泰拉這邊大地上,國家級別的勢力是非常強大的,各國都有自己的強大武裝,烏薩斯的皇帝的利刃,炎國的禁軍內衛,卡西米爾的銀色天馬,還有什么赦罪師,女皇之聲,雪祀等等,無一不具備強大的實力。

  影衛的實力有多強,那是那怕陳暉潔,單對單也未必可以獲得勝利,就算那個影衛是影衛里面的精銳,也足以說明影衛的實力。

  孑的鱗魚丸店,是位于港口的一處街道邊,周圍一覽無余,正常的情況下,是沒有人可以潛伏那么近,不被人看見的,不過這是沒有加上源石技藝的情況下,隱身的之類的源石技藝在這個世界會的可不少。

  在龍門的這幾天,龍門也大概了解了一下源石技藝,雖然說起十分的像異能,每一個人的源石技藝都是不同的,但是同樣存在著通用,可以學習的源石技藝,炎國的天師府,就是教導學習源石技藝的地方。

  換一種說法,就是一人之下的擁有先天異能的異人,和自己修煉功法的后天異人。

  “看來僅憑這樣很難讓魏彥吾行動啊,那么我在加一個籌碼吧,不過相應的,我需要你們讓這件事的所有涉事之人,全部得到他們應得的下場,同時追回萬笙笙小姐的所有錢財,以及對她的賠償。”說到這里,沈飛聲音再次拔高。

  “告訴魏彥吾,科西切還活著。”

  雖然食鐵獸的事情,沈飛也可以幫忙處理,不過那需要浪費不少的時間,讓魏彥吾來處理,則是要簡單很多,畢竟這是他的城市,至于和其交易的籌碼,沈飛這邊完全不缺。

  幫助食鐵獸是他下午就做好的決定,至于開一個影視公司,則是在真正見到了食鐵獸才臨時想到的,那一刻他想到了某個喜歡拍電影的家伙,烘爐示歲以及玄極巨兵,也就是年。

  年,令,夕,當年因為太非,他是一個都沒有抽到,只能最后井了一個夕,現在機會來了,他完全在現實的泰拉大陸把年,令,夕集齊。

  甚至還可以真的把烘爐示歲拍攝出來,把魏彥吾和林舸瑞一起拉過來拍電影。

  科西切這個名字一出,頓時讓現場的林舸瑞和老鯉臉色不由的一變,暗中跟著沈飛的那兩個影衛呼吸也不由的一窒。

  “科西切是誰?”槐琥一臉疑惑的看著臉色變的凝重的老鯉。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情,記住以后不許提這個名字,對你們來說,最好是忘掉這個名字。”老鯉一臉嚴肅的對槐琥,萬笙笙說道,同時目光深深的看了沈飛一眼。

  看到老鯉的目光,沈飛不由的沖著他笑了一下,這倒不是老鯉好笑,而是看到老鯉,他不由的想起了老鯉在尚蜀遇到了他的老朋友的事情,以為老朋友和他一樣,結果對方變成了人生贏家,還有就是老鯉我要吃兩碗。

  “老板,我們的魚丸好了嗎。”感受著其中一個影衛消失之后,沈飛立即沖著孑說道,這位孑后面也是羅德島的人,并且明明只是一個老老實實水產小販,結果硬是被龍門的某些人腦補成為,龍門地下勢力的老大,隱藏在暗處的職業殺手。

  就連槐琥那邊也沒有逃掉腦補,后面甚至因為鬧出一場大戲,結果讓誤會變的更深了,事實上如果只是以外貌來看的話,身為烏薩斯的孑,看起來還真是一個狠角色,就連羅德島的一些人在第一次見到孑的時候,也是這么認為的。

  “來了。”事實上鱗魚丸孑這邊早就做好了,只不過為了不打擾沈飛等人的談話,這才沒有端上來而已。

  “味道,還真是不錯。”不得不說可頌的推薦還真是非常的良心,也難怪老鯉會經常來這里吃魚丸,就算不過來,也會讓槐琥出來買回去吃。

  “萬笙笙小姐,你的事情我想很快就會結束的,如果你之后不想在影視界發展就算了,如果還想的話,可以來找我,其他的我不敢保證,但是資金還是很充足的。”

  不只是資金充足,劇本也同樣充足。

  “我會考慮的。”對于食鐵獸來說,那怕到現在,都有些懵,性格單純的她,從來沒有想過這里面竟然會這么復雜,尤其是礦石病,這更是讓有些心有余悸,食鐵獸自然是不排斥感染者,不過那不代表她想要成為感染者。

  “笙笙姐,你沒事吧。”槐琥這邊一臉擔心的看著食鐵獸。

  “沒事,只是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魏公。”

  在沈飛這邊和暗索吃著魚丸,喝著鮮美的魚湯的時候,那邊離開的影衛來到了魏彥吾的辦公室,那怕在這個時間,他依舊在辦公。

  “我先出去一下。”看到影衛出現,在房間陪著魏彥吾的文月夫人就準備離開,不過隨即被魏彥吾給阻止了。

  “有什么事情說吧。”對于自己的妻子,魏彥吾自然是十分信任的。

  “是有關科西切的事情。”影衛隨即把沈飛說科西切還活著的事情,以及萬笙笙的事情說了出來,對于影衛來說,事關科西切,自然是重中之重了。

  “不可能,他已經死了。”聽到科西切還活著,魏彥吾第一時間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對于科西切,他可是一直在關注,科西切被塔露拉殺死,他這邊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

  一開始魏彥吾自然是不相信的,畢竟他可是十分清楚科西切的厲害的,不過在多次確認之后,才真正相信科西切已經死了。

  “看來他是在和你談條件啊,那個萬笙笙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

  “不用,我來處理就可以了。”

  “還是我來吧,這個萬笙笙,我還是知道一些的,白雪很喜歡她的電影,之前白雪她最近運氣不好,遇到了騙子,沒想到是遇到了這種事情。”說道這里,文月夫人的語氣立即一轉,一臉嚴肅的說道。

  “如果科西切真的沒有死,那么這次整合運動的目的一定不簡單,小塔她,還有小陳,哎。”說道最后文月夫人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本來魏彥吾和文月對這次整合運動攻擊龍門的判斷是塔露拉想要為當年的事情復仇,在兩人看來,受到科西切教育的塔露拉,一定對他們仇恨入骨。

  這種把敵人的孩子養大,教導,讓其去復仇,完全符合科西切的想法,龍門當年夙瑤科西切的,是當魏彥吾等人硬生生從他手中搶走的,這種深仇大恨,科西切自然不會忘記。

  但是如果科西切沒有死,那就是塔露拉和科西切合謀做的這一切,那就不僅僅是仇恨了,或許科西切還想重新奪回龍門呢。

  文月夫人之所以嘆氣,正是想到了這個原因,如果只是塔露拉來報仇,事情倒是要簡單一些,也就是現在陳暉潔還沒有成長起來,不然魏彥吾恐怕會自愿死在塔露拉的手中,不管如何,當年塔露拉的父親確實是死在魏彥吾的赤霄劍下的。

  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演變到最后,或許會重復當年的結局,血親相殘。

  “放心,不管是誰,都別想從我手中奪回龍門。”龍門是魏彥吾的逆鱗,當年他可以為了這座城市殺了塔露拉和陳暉潔的父親,現在那怕在不愿意,如果到最后,一樣會殺了塔露拉,同樣這也是為了不讓陳暉潔和塔露拉這對姐妹血親相殘。

  此時的魏彥吾根本沒有想到科西切是為了挑起烏薩斯和炎國的戰爭,一來是她根本不知道科西切的真正身份,二來就是魏彥吾一直和烏薩斯的高層有通信。

  “果然有錢好辦事啊,接下來該是去找阿米婭了,不過魏彥吾那邊倒是沉得住氣啊。”本來沈飛以為魏彥吾會很快和他見面呢,現在看來,顯然是他想多了。

  “還真是混亂啊。”

  和暗索一起來到龍門的貧民窟,那怕間隔很遠,都可以聽到知道連續不斷的射擊聲,其中夾雜著人們的怒吼聲,廝殺聲,還有痛苦的叫喊聲,現在的貧民窟簡直亂成了一鍋粥,如此混亂的動靜,讓這里家家戶戶大門緊閉。

  “阿米婭,明明是兔子,耳朵卻非常的不像兔子,難道是因為奇美拉的血脈。”站在一棟廢舊的大樓上,沈飛看到了下方激烈的戰斗,羅德島一方對整合運動。

  準確的說不只是羅德島一方,在阿米婭那邊,他還看到了一個紅色短發的薩科塔,以及一匹狼,能天使和德克薩斯。

  除了這兩位之外,還有隸屬于黑鋼國際公司的胖狐貍,雷蛇,以及富婆貓貓頭。

  “大貓也在啊,還真是暴力啊。”看著從整合運動的大樓上跳下,突襲了他們的大貓,沈飛不由的輕輕嘆了口氣。

  所謂的大貓,自然就是煌了,是當年他最想要的干員之一,前世的他雖然是羅德島的博士,不過卻是一個手殘,所以最想要的干員自然就是那種擋二,擋三的,至于擋一的,他根本不會用,畢竟他可不是巴別塔的惡靈,那怕是抄作業,也是經常的翻車。

  這點他感覺非常的奇怪,明明他按照順序抄的作業,甚至有時候配置還會高一些,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老翻車,這個問題他一直想不通。

  在游戲里面是看不到血腥的場面的,但是在現實,這些可是想不看都不行,想想煌手中的電鋸擊中人體會出現什么結果,現在就是。

  這是戰爭,自然不會彼此留手,那怕彼此都是感染者也是一樣。

  現場的那些人自然對這種場面沒有什么反應,都是見慣了的,但是就連身邊的暗索,都看起來沒有什么異樣的反應,讓沈飛對于這個世界的黑暗,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有些事情知道和親眼所見,完全是兩回事。

  “那就是米莎吧,還有w小姐。”

  在見聞色霸氣的感知下,隱藏在一般窺視的w自然沒有瞞過沈飛,說起來米莎后面的死,和w有著很大的關系,不過她也是為了阻止塔露拉撞擊龍門,結果造就了一場姐弟共同殞命的悲劇。

  “你們是誰?”在沈飛帶著暗索出現在阿米婭等一行人面前的時候,立即引起了阿米婭一行人的警惕。

  “想要找羅德島看病的人。”沈飛笑著對阿米婭揮了揮手,然后就帶著暗索向著一臉警惕的阿米婭等人走去。

  或許是看到沈飛兩人沒有惡意,煌,能天使,德克薩斯,芙蘭卡,雷蛇等人立即就收起了武器。

  “看病?”

  “對,她的礦石病有些嚴重,需要治療。”沈飛說著就把暗索的情況大概說了一遍。

  “我明白了,暗索小姐等下可以和我們一起回羅德島。”對于來到羅德島治病的人,羅德島自然是來者不拒,阿米婭甚至都沒有談費用的問題。

  “你好,阿米婭,正式介紹一下,我是沈飛。”沈飛說著就走到阿米婭的身邊,伸手摸了下她那對兔耳朵,既然見到了阿米婭,不摸下耳朵,可太對不起自己了。

  “住手,你想要做什么?”沈飛的動作,立即引起了一直待在阿米婭身后,同樣有著兔子耳朵的女性的警惕,說著就想要動手,揮舞其手中的長柄錘。

  “暴行姐姐,沒事的,沈先生沒有惡意的。”阿米婭立即開口阻止了對方,作為魔王的繼承人,阿米婭可沒有看上去那么弱。

  “這就是暴行嗎,阿米婭廚。”羅德島收留的人都是有著各式各樣的原因的,比如有的人就是為了跟隨凱爾希,不過暴行嗎,這位眼里只有阿米婭,博士和凱爾希,甚至特蕾西婭都得靠后。

  “沈先生,也是感染者嗎?”突然被人摸到耳朵,阿米婭臉不由的紅了起來,立即撥開了沈飛的手,開口問道。

  “不是。”沈飛這邊剛開口,那邊阿米婭的通訊器響了,阿米婭立即接過,對面是龍門的陳暉潔。

  “陳警司,米莎已經找到了,正在向著匯合地點趕去。”阿米婭把情況大概說了一遍之后,立即掛斷了通訊,隨后對著沈飛點了點頭,隊伍就開始啟程了。

  因為龍門近衛局不能進駐貧民窟,陳暉潔是不能帶走近衛局出現在貧民窟的,只能在外面等著阿米婭。

  這也是為什么在貧民窟找米莎需要羅德島行動的原因,那怕現在因為整合運動潛入貧民窟,造成了大混亂,近衛局這邊也不能隨意的行動。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