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46章 半神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京樂春水,下一任護庭十三隊的總隊長,表面看起來嘻嘻哈哈,喜歡美女美酒,實際上城府深不可測,這點從其斬魄刀的能力就可以大概猜測一二,斬魄刀的能力是一個人的靈魂所化,雖然并不能完全依靠能力推測一個人的性格,行事作風,不過還是大概猜測一二的。

  這就像獵人世界的西索總結出來的性格分析念能力的方法一樣,性格單純的人,大多數都是強化系,同樣斬魄刀的能力也是一樣,性格單純的人,斬魄刀的能力,大多數都是以物理攻擊為主。

  京樂春水在這個時候偷襲沈飛,很明顯就是想多了,以及想要靠著沈飛不了解他的斬魄刀的能力的情況下陰他一次,就像原來陰史塔克一樣,不過很可惜是,他不知道,沈飛對他的斬魄刀能力十分的清楚。

  本來沈飛是不想對他動手的,不過既然對方對他出手了,那情況就不一樣了,說著,沈飛這邊雙手就在空中畫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打開了一道傳送門。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京樂春水立即潛入影子里面,然后在距離沈飛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重新冒出來,倒是異常的謹慎,不過很可惜,這個距離還不夠安全。

  “room,屠宰場。”

  在京樂春水剛先生,沈飛立即以手術果實的能力,把其交換到傳送門的對面,

稍后替換  “來了嗎?”

  看著遠處靈王宮的入口處憑空出現的巨大傳送門,沈飛就知道是浦原喜助等人要過來了,于是就結束了對兵主部一兵衛秘密的探索,雖然說事實上到了這一步,他也沒有什么秘密值得探索的了。

  于是沈飛立即來到了靈王宮,接下來就是藍染對死神的戰斗了,無論是藍染,還是死神都不是那么容易說通的,那么只有一個結果,以實力來決定。

  “這是這么回事啊。”

  靈王宮的入口處,傳送門前,在浦原喜助的帶領下,進入靈王宮的死神們,瞬間趴下了一半,這一半,全部都是護庭十三隊的副隊長。

  “忘了說這里的情況了,這里的靈子濃度不是你們能夠承受的,隊長以下級別的人,還是回去為好。”

  “開什么玩笑,不過只是區區靈子濃度而已。”阿散井戀次大叫著用自己的斬魄刀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想要站起來,那怕他已經可以使用卍解了,在靈王宮也就是舉步維艱。

  “看起來這里的戰斗還真是激烈啊。”

  京樂春水打量著到處都是充滿戰斗痕跡的靈王宮,神情難得的嚴肅起來,雖然不愿意相信,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零番隊確實全軍覆沒了。

  浮竹十四郎的神情十分的復雜,作為體內有著靈王右臂的他,來到靈王宮之后,心情十分的復雜,正常的情況下,可能是到死,他都沒有辦法來這里,現在到死托了藍染的福。

  “走吧,他恐怕在等著我們呢。”

  一眾隊長沒有理會倒下的副隊長們,徑直向著靈王宮深處走去,再這樣的靈子濃度下,這些副隊長那怕可以前進,戰斗力恐怕也不會剩下多少了。

  “一護沒有來,不會是在學習最后的月牙天沖吧,藍染這家伙看起來好像還是想要和一護打一場啊。”

  遠處眺望著向著靈王宮前進的一種死神隊長的沈飛,在發現沒有黑崎一護和志波一心之后,立即在心里低聲嘀咕著。

  作為自己的杰作,如果有機會的話,藍染要和一護打一場,倒不算太讓人意外。

  “是修多羅大人。”一行人很快就在路上發現了重傷倒地的修多羅千手丸,卯之花烈立即走了上去,開始給她做緊急治療,浦原喜助等人并沒有因此停下來。

  “浦原喜助。”

  靈王宮的大殿內,藍染和浦原喜助一見面,就彼此針鋒相對,兩人的目光之中好像只有彼此,相比之下,山本總隊長好像被人忽略了,不過他本人對此好像也并不在意,任由藍染和浦原喜助對峙著。

  “臣服于這種東西,浦原喜助,你讓我有些失望啊。”

  “藍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說之前藍染的行為,浦原喜助還能夠猜測一二的話,那么現在他完全猜不到藍染的目的了。

  “沒什么,只是想要見識一下靈王而已。”

  “你不惜毀滅零番隊,只是為了見一下靈王。”浦原喜助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隨后其目光立即轉移到了在一般默默看著靈王的沈飛身上。

  “沒想到你竟然會出現在這里,這可真是太讓人意外啊。”

  看著沈飛出現在靈王宮,浦原喜助隨即用手按住了頭頂的帽子,這是他的習慣之一,好像這樣可以有助于其思考。

  這一刻浦原喜助大概明白為什么藍染的行為為什么會不可預測了。

  “我只是好奇靈王是什么樣子,過來看看而已,你們之間的問題與我無關。”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沈飛自然不想和死神們打無謂的戰斗了。

  “那你以為我的目的是什么,想要成為靈王,統治尸魂界嗎,就連你都看不上的東西,我又豈會在意。”

  藍染的話,讓浦原喜助有些無語,合著你搞出那么大的事情,甚至干翻零番隊,就是為了看一眼靈王啊。

  浦原喜助相不相信藍染的話,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不過其他人明顯是不相信藍染的目的會是那么的簡單。

  “藍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今天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日番谷冬獅郎一臉憤怒的瞪著藍染,他的目的最為單純,只是為了替雛森桃報仇而已。

  “代價,就憑你們也配,也罷,反正是最后了,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的實力吧。”說著,藍染就向著外面走去,沒有人阻攔他,畢竟靈王在這里,沒有人想要在這里和藍染開戰。

  “你們一起來吧。”靈王宮前面的廣場上,藍染獨自一人面對著一種死神隊長,顯得好整以暇。

  “卍解,大紅蓮冰輪丸,藍染受死吧。”

  不等其他人有所反應,日番谷冬獅郎第一時間開始卍解,空氣的溫度在其卍解的一瞬間,開始急速的下降。

  “你太急躁了,日番谷隊長,破道之四白雷。”

  面對日番谷卍解的一刀,藍染以左手食指抵在其刀尖之上,輕笑一聲,隨后一記四號破道,直接貫穿了其身體,下一刻日番谷身上的卍解形態開始崩潰,人直接倒了下去,就算是原來的藍染雙方的實力差距就非常的大,更何況現在是崩玉六次進化之后的藍染呢。

  “這可真是了不得啊,花風絮亂,花神鳴啼,天風絮亂,天魔嗤笑,花天狂骨。”

  “波盡為吾之盾,雷盡為吾之刃,雙魚理。”

  “盡敵蜇殺,雀蜂。”

  “刺穿他,嚴靈丸。”

  “醒來吧,紅姬。”

  日番谷敗的實在太快了,快的有些不可思議,下一刻隨著京樂春水解放了斬魄刀之后,其他人也陸續解放了斬魄刀,哪怕是浦原喜助也是一樣,唯一沒有什么行動的只有山本總隊長。

  “不是自己的斬魄刀,可以當成自己的斬魄刀用,京樂春水這家伙還挺厲害的。”

  包括黑崎一護在內,斬魄刀是雙刀的只有三個人,這并不是雙刀特殊,而是這三個人特殊,正常的情況下,死神是只能擁有一把斬魄刀的,擁有雙刀的死神,都是體內擁有其他力量的。

  一護是擁有滅卻師的力量,浮竹十四郎是體內有靈王的右臂,至于京樂春水,他的另一把斬魄刀是八鏡劍。

  至于檜佐木修兵的斬魄刀,看似是兩把,其實那并不是本體,他的斬魄刀本體是中間連接雙刀的鎖鏈。

  “二擊必殺,碎蜂隊長,你們未免有些太小覷我了。”

  藍染一人面對數名隊長的圍攻,依舊游刃有余,那怕他看出,這幾人在給碎蜂創造攻擊他的機會,想要達到二擊必殺,也是絲毫沒有在意,甚至還故意承受了碎蜂的二次攻擊。

  “我說,我可沒有惹你啊,為什么攻擊我啊。”

  看著從影子里冒出來,想要偷襲自己的京樂春水,沈飛有些無語,他看戲難道還有錯了。

  “小哥,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我們來玩個游戲吧。”京樂春水一臉嬉皮笑臉的說道。

  “沒興趣,你想要玩的話,我倒是有一個好地方,你可以去慢慢玩。”

  “來了嗎?”

  看著遠處靈王宮的入口處憑空出現的巨大傳送門,沈飛就知道是浦原喜助等人要過來了,于是就結束了對兵主部一兵衛秘密的探索,雖然說事實上到了這一步,他也沒有什么秘密值得探索的了。

  于是沈飛立即來到了靈王宮,接下來就是藍染對死神的戰斗了,無論是藍染,還是死神都不是那么容易說通的,那么只有一個結果,以實力來決定。

  “這是這么回事啊。”

  靈王宮的入口處,傳送門前,在浦原喜助的帶領下,進入靈王宮的死神們,瞬間趴下了一半,這一半,全部都是護庭十三隊的副隊長。

  “忘了說這里的情況了,這里的靈子濃度不是你們能夠承受的,隊長以下級別的人,還是回去為好。”

  “看起來這里的戰斗還真是激烈啊。”

  京樂春水打量著到處都是充滿戰斗痕跡的靈王宮,神情難得的嚴肅起來,雖然不愿意相信,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零番隊確實全軍覆沒了。

  浮竹十四郎的神情十分的復雜,作為體內有著靈王右臂的他,來到靈王宮之后,心情十分的復雜,正常的情況下,可能是到死,他都沒有辦法來這里,現在到死托了藍染的福。

  “走吧,他恐怕在等著我們呢。”

  一眾隊長沒有理會倒下的副隊長們,徑直向著靈王宮深處走去,再這樣的靈子濃度下,這些副隊長那怕可以前進,戰斗力恐怕也不會剩下多少了。

  “一護沒有來,不會是在學習最后的月牙天沖吧,藍染這家伙看起來好像還是想要和一護打一場啊。”

  遠處眺望著向著靈王宮前進的一種死神隊長的沈飛,在發現沒有黑崎一護和志波一心之后,立即在心里低聲嘀咕著。

  作為自己的杰作,如果有機會的話,藍染要和一護打一場,倒不算太讓人意外。

  “是修多羅大人。”一行人很快就在路上發現了重傷倒地的修多羅千手丸,卯之花烈立即走了上去,開始給她做緊急治療,浦原喜助等人并沒有因此停下來。

  “浦原喜助。”

  靈王宮的大殿內,藍染和浦原喜助一見面,就彼此針鋒相對,兩人的目光之中好像只有彼此,相比之下,山本總隊長好像被人忽略了,不過他本人對此好像也并不在意,任由藍染和浦原喜助對峙著。

  “臣服于這種東西,浦原喜助,你讓我有些失望啊。”

  “藍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說之前藍染的行為,浦原喜助還能夠猜測一二的話,那么現在他完全猜不到藍染的目的了。

  “沒什么,只是想要見識一下靈王而已。”

  “你不惜毀滅零番隊,只是為了見一下靈王。”浦原喜助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隨后其目光立即轉移到了在一般默默看著靈王的沈飛身上。

  “沒想到你竟然會出現在這里,這可真是太讓人意外啊。”

  看著沈飛出現在靈王宮,浦原喜助隨即用手按住了頭頂的帽子,這是他的習慣之一,好像這樣可以有助于其思考。

  這一刻浦原喜助大概明白為什么藍染的行為為什么會不可預測了。

  “我只是好奇靈王是什么樣子,過來看看而已,你們之間的問題與我無關。”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沈飛自然不想和死神們打無謂的戰斗了。

  “那你以為我的目的是什么,想要成為靈王,統治尸魂界嗎,就連你都看不上的東西,我又豈會在意。”

  藍染的話,讓浦原喜助有些無語,合著你搞出那么大的事情,甚至干翻零番隊,就是為了看一眼靈王啊。

  浦原喜助相不相信藍染的話,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不過其他人明顯是不相信藍染的目的會是那么的簡單。

  “藍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今天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日番谷冬獅郎一臉憤怒的瞪著藍染,他的目的最為單純,只是為了替雛森桃報仇而已。

  “代價,

大神救援貓.CS的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