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44章 兵主部一兵衛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虛圈,在藍染統治之前,雖然名義上也是有王在統治,不過僅僅只是名義上而已,實際上依舊是混亂無比,兩個虛見面,基本上都是戰斗,彼此互相吞噬。

  直到藍染出現之后,利用崩玉開始讓虛破面,之前建立虛夜宮,才讓虛圈有了一定的秩序,史塔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接觸到藍染的。

  史塔克本身因為實力太強,一般的虛根本沒有辦法在其身邊生存,靈壓太強大,那怕是無意識的,也會壓迫其他的虛,所以他在虛圈非常的孤獨,以至于最后用自己的靈魂分出了一個分身,自己陪自己聊天。

  直到藍染出現,建立了虛夜宮,讓眾多破面出現,讓史塔克不會因為自己無意識散發的靈壓壓迫到其他的虛消失了,而且虛一旦破面之后,就不會,也不需要彼此在互相吞噬了,這才是讓虛圈出現秩序的基礎。

稍后替換  京樂春水當年雖然揭穿了綱彌代時灘,并且找到了證據,不過他從來就沒有想要殺死對方的想法,至于浮竹就更不用說了,他心里還依舊相信時灘可以改邪歸正呢。

  “轟鳴吧,天譴。”

  “割除吧,風死。”

  面對東西要的攻擊,狛村左陣和檜佐木修兵也同時解放了他們的斬魄刀,各展手段,擋住了從天而降的攻擊。

  “藍染,你就是用這個欺騙的東仙嗎?”看著動手廝殺的三人,浮竹十四郎一臉憤怒的質問著火圈里面的藍染。

  “欺騙,那你我在什么地方欺騙了他。”

  “你。”浮竹語氣不由的一窒,嚴格的說起來,藍染還真沒有欺騙東仙要。

  “好了浮竹,有什么話等之后在慢慢說吧,現在無論你說什么,他也不可能聽的。”看到浮竹十四郎還想說什么,京樂春水開口打斷了他。

  說起來,浮竹十四郎這人還真是有些慘,無論是藍染還是時灘靠近他都是別有用心。

  “藍染,你這邊好像是要輸了啊。”

  隨著時間的流逝,死神和破面的戰斗,不少人已經分出了勝負,雖然死神倒下不少,不過破面倒下的更多,最為關鍵的是死神雖然倒下不少,不過因為有卯之花烈,還有井上織姬的關系,沒有幾個死亡的,相反破面就沒有這個待遇了。

  不過因為井上織姬的善良,也有不少破面因此而得救。

  “你看到的一定就是真相嗎?”那怕破面一方被壓制,藍染依舊沒有任何行動,相反,京樂春水在聽到藍染的話之后,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你們這里還沒有結束嗎,藍染你怎么會在這里?”

  就在京樂春水想要再說什么的時候,天空突然出現兩道身影,這兩人在出現之后,其中一人看到火圈里面的藍染之后,一臉不敢置信的驚叫起來。

  “夕四郎,空鶴,你們怎么來了。”京樂春水等人一臉意外的看著突然冒出的這兩人,其中一人赫然是志波空鶴,另外一人是一名皮膚有些黝黑的少年,模樣和四楓院夜一有些像,正是現在的四楓院一族的家主四楓院夕四郎。

  在四楓院夜一被尸魂界通緝之后,本來應該是他成為二番隊和隱秘機動部隊的隊長的,不過因為他還沒有長大,后面就由碎蜂繼承了夜一的位置。

  “夕四郎,出了什么事情?”

  這邊兩人還沒有開口,那邊浦原喜助和四楓院夜一立即以瞬步趕了過來,夕四郎的出現,讓浦原喜助和夜一明白肯定發生了什么變故,不然他是不會出現的,更不要說還有一個志波空鶴了。

  “靈王宮出現了變故,好像是藍染入侵了靈王宮。”志波空鶴看著被困在火圈里面的藍染,神情看起來十分的疑惑。

  “怎么可能?”浦原喜助等人異口同聲的叫道,隨后浦原喜助右手一拍腦袋上的帽子,思緒在快速的運轉,然后對著火圈里面的藍染大聲叫道:“你不是藍染,你到底是誰?”

  “被發現了嗎,動手。”藍染沒有理會浦原喜助的話語,而是轉身對著身邊的少年破面說道。

  其話語剛落,少年破面突然發出了異樣的怪叫聲,然后周圍那困住藍染三人的火圈,突然被其吸收了。

  “追殺他吧,群狼。”

  火圈一消失,藍染立即低聲解放了他的歸刃,其手中的斬魄刀立即變成了雙槍模樣,然后他身邊的那個少女破面,化作一道流光鉆入雙槍之中,同時其模樣也從藍染變成了其本人的模樣。

  下一刻無以計數的光芒從其槍口中對著浦原喜助等一眾死神射出,這正是無限裝填虛閃,可以在瞬間打出一千發。

  第一十刃柯雅泰史塔克,是虛圈為數不多的自行破面的大虛,并且還是最上級瓦史托德大虛自行破面,實力自然極為強大。

  在原著里面之所以死在京樂春水的手中,除了是因為他一個人對戰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兩位隊長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沒有什么戰意,這才被京樂春水鉆了空子偷襲成功,如果讓其提起戰意的話,不說打敗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拖下去還是沒有問題的。999

  之所以說打不贏,是因為他的能力被浮竹十四郎的斬魄刀克制,他是可以放無限虛閃,但是浮竹的斬魄刀就像九天鏡谷一樣,可以反射。

  “血霞之盾。”面對第一十刃突如其來的攻擊,浦原喜助反應最快,手中的斬魄刀立即化成一片巨大的紅色盾牌,把夜一,夕四郎,志波空鶴等人擋在身后,至于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那邊,還沒有等兩人有所行動,山本總隊長隨即釋放了斷空,擋在身前。

  不過這也只是給他們爭取了一下時間,這一次史塔克是真正的瞬間放出了一千發虛閃,如此密集的攻擊,無論是浦原喜助的血霞之盾還是山本總隊長的斷空都沒有辦法完全擋住,史塔克的無限裝填虛閃,因為是其歸刃的能力,并不會因為數量的關系,導致威力大減。

  不過那怕是片刻的阻擋,也足夠浦原喜助等人脫離戰場了,當然史塔克這次沒有讓他們那么容易脫離戰場,畢竟史塔克可不像原著那樣沒有戰意,而是戰意滿滿,雙槍輪流釋放無限裝填虛閃。

  一時間,不要說浦原喜助這邊了,就算是其他地方的戰場,也因為他的攻擊,暫時擱置了,依靠無限裝填虛閃,此刻的史塔克主宰了戰場,救了好幾個處于危機之下的破面。

  “現在該怎么辦?”

  依靠史塔克的虛閃,從日番谷冬獅郎的冰輪丸下脫身的蒂雅,以響轉快速的來到了史塔克的身邊,十刃里面也就只有他們兩人有著大局觀,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我行我素。

  “我在爭取一下時間,你整頓一下隊伍,準備撤回虛圈。”說話的時候,史塔克的雙手并沒有絲毫停頓,雙槍輪流射擊,無限裝填虛閃讓其身前的空間布滿了虛閃的光芒。

  “這家伙。”

  依靠順便遠離了戰場,依舊被史塔克的無限虛閃壓制的浦原喜助等人,此時非常的郁悶,因為虛閃的數量太多,那怕是浮竹十四郎的斬魄刀雙魚鯉,也沒有什么好辦法,這是完完全全的火力壓制。

  “倒下吧逆撫。”

  就在浦原喜助思考該解決面前的困境的時候,那邊一直隱藏的假面軍團終于出手了,依靠同伴的抵擋,讓平子真子來到了史塔克的身邊,解放了其斬魄刀。

  史塔克這邊立即停止了他的無限裝填虛閃,逆撫的能力是什么,他還是知道的,在此之前,沈飛把一些情況告訴了他。

  這次史塔克那么有戰意,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藍染這次沒有拿他們當做棋子,史塔克是十刃里面少數不只是純粹屈服于藍染的力量之下的破面,他對于藍染是有著不菲的感激之情的,無論藍染的本意是什么,他確實在虛圈里面建立了一定的秩序。

  京樂春水當年雖然揭穿了綱彌代時灘,并且找到了證據,不過他從來就沒有想要殺死對方的想法,至于浮竹就更不用說了,他心里還依舊相信時灘可以改邪歸正呢。

  “轟鳴吧,天譴。”

  “割除吧,風死。”

  面對東西要的攻擊,狛村左陣和檜佐木修兵也同時解放了他們的斬魄刀,各展手段,擋住了從天而降的攻擊。

  “藍染,你就是用這個欺騙的東仙嗎?”看著動手廝殺的三人,浮竹十四郎一臉憤怒的質問著火圈里面的藍染。

  “欺騙,那你我在什么地方欺騙了他。”

  “你。”浮竹語氣不由的一窒,嚴格的說起來,藍染還真沒有欺騙東仙要。

  “好了浮竹,有什么話等之后在慢慢說吧,現在無論你說什么,他也不可能聽的。”看到浮竹十四郎還想說什么,京樂春水開口打斷了他。

  說起來,浮竹十四郎這人還真是有些慘,無論是藍染還是時灘靠近他都是別有用心。

  “藍染,你這邊好像是要輸了啊。”

  隨著時間的流逝,死神和破面的戰斗,不少人已經分出了勝負,雖然死神倒下不少,不過破面倒下的更多,最為關鍵的是死神雖然倒下不少,不過因為有卯之花烈,還有井上織姬的關系,沒有幾個死亡的,相反破面就沒有這個待遇了。

  不過因為井上織姬的善良,也有不少破面因此而得救。

  “你看到的一定就是真相嗎?”那怕破面一方被壓制,藍染依舊沒有任何行動,相反,京樂春水在聽到藍染的話之后,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你們這里還沒有結束嗎,藍染你怎么會在這里?”

  就在京樂春水想要再說什么的時候,天空突然出現兩道身影,這兩人在出現之后,其中一人看到火圈里面的藍染之后,一臉不敢置信的驚叫起來。

  “夕四郎,空鶴,你們怎么來了。”京樂春水等人一臉意外的看著突然冒出的這兩人,其中一人赫然是志波空鶴,另外一人是一名皮膚有些黝黑的少年,模樣和四楓院夜一有些像,正是現在的四楓院一族的家主四楓院夕四郎。

  在四楓院夜一被尸魂界通緝之后,本來應該是他成為二番隊和隱秘機動部隊的隊長的,不過因為他還沒有長大,后面就由碎蜂繼承了夜一的位置。

  “夕四郎,出了什么事情?”

  這邊兩人還沒有開口,那邊浦原喜助和四楓院夜一立即以瞬步趕了過來,夕四郎的出現,讓浦原喜助和夜一明白肯定發生了什么變故,不然他是不會出現的,更不要說還有一個志波空鶴了。

  “靈王宮出現了變故,好像是藍染入侵了靈王宮。”志波空鶴看著被困在火圈里面的藍染,神情看起來十分的疑惑。

  “怎么可能?”浦原喜助等人異口同聲的叫道,隨后浦原喜助右手一拍腦袋上的帽子,思緒在快速的運轉,然后對著火圈里面的藍染大聲叫道:“你不是藍染,你到底是誰?”

  “被發現了嗎,動手。”藍染沒有理會浦原喜助的話語,而是轉身對著身邊的少年破面說道。

  其話語剛落,少年破面突然發出了異樣的怪叫聲,然后周圍那困住藍染三人的火圈,突然被其吸收了。

  “追殺他吧,群狼。”

  火圈一消失,藍染立即低聲解放了他的歸刃,其手中的斬魄刀立即變成了雙槍模樣,然后他身邊的那個少女破面,化作一道流光鉆入雙槍之中,同時其模樣也從藍染變成了其本人的模樣。

  下一刻無以計數的光芒從其槍口中對著浦原喜助等一眾死神射出,這正是無限裝填虛閃,可以在瞬間打出一千發。

  第一十刃柯雅泰史塔克,是虛圈為數不多的自行破面的大虛,并且還是最上級瓦史托德大虛自行破面,實力自然極為強大。

  在原著里面之所以死在京樂春水的手中,除了是因為他一個人對戰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兩位隊長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沒有什么戰意,這才被京樂春水鉆了空子偷襲成功,如果讓其提起戰意的話,不說打敗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拖下去還是沒有問題的。

  之所以說打不贏,是因為他的能力被浮竹十四郎的斬魄刀克制,他是可以放無限虛閃,但是浮竹的斬魄刀就像九天鏡谷一樣,可以反射。

  “血霞之盾。”面對第一十刃突如其來的攻擊,浦原喜助反應最快,手中的斬魄刀立即化成一片巨大的紅色盾牌,把夜一,夕四郎,志波空鶴等人擋在身后,至于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那邊,還沒有等兩人有所行動,山本總隊長隨即釋放了斷空,擋在身前。

大神救援貓.CS的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