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29章 巴溫特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五龍轉滅作為九十九號破道,威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戰績嗎,和火影里面的天照燒不死人差不多,究其原因,有好幾個方面,一是使用這一招,需要極為龐大的靈壓,一般的隊長恐怕使用一次,靈壓就見底了。

  二就是這一招主要是針對群體的,真要論單體威力,未必比得上九十號破道黑棺,崩玉藍染在最后對付無月一護的時候,選擇的就是這個破道,而不是五龍轉滅。

  之所以說他雞肋,就是這方面的原因,對付強敵沒有什么大用,但是用來對付雜兵,又太浪費了,當然如果只是為了裝逼顯示實力,就是另一方面了。

  不過五龍轉滅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吸引人的注意力,原著上后面浦原喜助就使用這一招分散了綱彌代時灘的注意力,和道羽根阿烏拉達成了協議。

  對于鬼道里面的破道,沈飛的選擇和藍染差不多,那就是比較中意九十號的破道黑棺,還有就是朽木白哉擅長的六十六號縛道六杖光牢。

  “里破道,零番隊盡是搞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鬼道雖然號稱一共有百號,但是實際上無論是縛道,還是破道都只到九十九號,百號的鬼道是不存在的,或者應該說只存在于零番隊。

  本來沈飛以為里破道是要強于一般的破道的,不過從時灘的記憶中才知道,所謂的里破道嚴格的說并不比一般的破道強,里破道的強大,是其使用人的強大,這其中的區別就好像護庭十三隊和零番隊的區別一樣,名字不一樣是為了顯示零番隊的與眾不同。

  同樣一個鬼道,不同的人使用,威力是完全不一樣了,就像九十號破道黑棺,藍染舍棄詠唱就可以秒殺一名隊長,換一個來用,那怕是完全詠唱也未必可以秒殺一個隊長。

  “接下來就是你了,艷羅鏡典。”

  雖然經過修煉,讓沈飛面對藍染更是多了一份自信,不過如果能夠使用艷羅鏡典,底氣豈不是更足,比如在藍染準備使用鏡花水月的時候,突然也來這么一下,藍染應該會嚇一大跳吧。

  并沒有什么贗品一定勝不過正品的,只看雙方的靈壓是否充足,雖然理論上來說,斬魄刀的威力,主要是靠靈壓,但是如果有一把強大的斬魄刀,意義完全不一樣,就像原著后面時灘一個人就靠著艷羅鏡典對戰以京樂春水這個總隊長為首的,死神,破面,滅卻師聯軍,二十多人一樣,并且還壓制了他們。

  這一切都是來自藍染的鏡花水月的威能,讓時灘換一把斬魄刀,比如說流刃若火,京樂春水恐怕一個人就可以砍死他了。

  “先看來使用艷羅鏡典的情況,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事不煩二主,被沈飛留下性命的時灘,終于得以發揮他的作用了,讓其使用艷羅鏡典來變換不停的斬魄刀始解,沈飛這邊則是在默默的觀察著時灘的靈魂情況。

  “氪金已經不行了,現在流行氪命了啊,之所以氪命是不是因為時灘不夠強大,完全駕馭不住這把斬魄刀呢,如果讓靈王使用的話,應該不會出現氪命的情況吧,話說這把斬魄刀不會是靈王的吧,就算不是,也是來自那個時代。”

  對于艷羅鏡典的來歷,時灘也并不清楚,只知道是綱彌代家代代相傳的斬魄刀,什么來歷,已經無據可考了,不過結合四楓院一族的天賜兵番,倒是可以推斷一下艷羅鏡典的來歷。

  “森羅萬象,皆為灰燼,流刃若火。”

  “散落吧,千本櫻。”

  在分析了一下時灘的靈魂的消耗情況之后,沈飛終于自己握住了艷羅鏡典,試探的使用了幾個始解。

  “原來氪命是這種感覺啊,這個代價倒也不是不能承受,不過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還是不要這么做的好。”

  親自實驗使用了一番艷羅鏡典之后,讓沈飛對于其氪命有了更深的了解,在有賢者之石和卡瑪泰姬的魔法的情況下,只要不是一直不停的使用艷羅鏡典,對他的影響并不是很大。

  卡瑪泰姬的魔法本來就是主攻靈魂方面的,那怕氪命,也可以慢慢的補回來,這也也就是沈飛一直走在正道上,沒有使用一些邪惡的方法,不然他現在的實力,絕對會比現在更強,不過他完全可以學習一些黑奇異博士的行為。

稍后替換  回歸現世的一行人,各自的生活并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一護依舊盡著自己代理死神的職責,討伐危險的虛,這一次沒有石田雨龍在干擾了,尸魂界一戰,石田雖然戰勝了十二番隊的隊長涅繭利,不過代價暫時失去了靈力,和后面的一護有些類似。

  在一護他們進行現世的生活的時候,沈飛這邊,在約定的時間,通過穿界門重新來到了尸魂界。

  穿界門并不只是掌握在護庭十三隊里面,尸魂界一些上等貴族,也是有著屬于自己家族的穿界門的,綱彌代家就更不用多說了。

  “這就是仿造的靈王宮嗎,不過時灘這家伙根本沒有想過對付零番隊,難道以為靠著她那貴族的身份,真的可以讓零番隊的人聽話嗎。”

  來到了尸魂界之后,沈飛隨后就來到了綱彌代時灘很早就準備的地方,一個叫谷,什么是叫谷,就是那些錯過了轉生的時間,又沒有變成虛的靈魂大量的聚集起來,形成的靈子空間就是叫谷。

  時至今日,隱藏在現世和尸魂界,還有虛圈的交界處的叫谷空間,大大小小不知道有多少,這些叫谷空間就好像氣泡一樣,漂浮在現世,尸魂界,虛圈三者的交界處。

護庭十三隊的傷亡,除了和虛戰斗的時候之外,其中也有不少是因為叫谷空間造成的,在穿過穿界門的時候,如果運氣不好,遇到了拘流或者拘突,萬一來不及逃走,就會帶到叫谷空間內去。谷  在密密麻麻叫谷空間,那怕是擅長空間鬼道的死神,也很難從里面走出來。

  不過這種情況只是針對那些普通的死神,如果換成四大家族的成員,就又是一種情況了比如說綱彌代時灘,他在很久之前,就利用鬼道鎖定了一個叫谷空間,然后利用道羽根阿烏拉的能力,在里面制造一個仿造的靈王宮。”

  相比藍染制造王鍵,想要出入靈王宮,時灘這邊計劃要更加的徹底,那就是把叫谷空間變成真正的靈王宮。

  “藍染大概是不知道這種手段,不然應該不會去制造什么王鍵了吧。”

  藍染有沒有用鏡花水月催眠過時灘,這個沈飛真不清楚,畢竟催眠之后,其交談的人,可以是任何人,這是那怕通過搜索記憶,也只能看到那層假象。

  不過就算是真的用了,當時的時灘被關押在蛆蟲之巢,也不可能知道那么多事情,后面的事情,都是時灘慢慢搞出來的,這一切都是道羽根阿烏拉替他做事的時候,才開始的。

  道羽根阿烏拉,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完現術者,那怕沒有她自己獨特的完現術,但是只靠對基礎的靈子控制,可以把身體霧化,免疫物理傷害。

  藍染畢竟不是真正的神,自然不可能一直去關注一個看起來囂張跋扈的貴族弟子,結果反而讓時灘成為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那只黃雀。

  藍染的鏡花水月在道羽根阿烏拉把艷羅鏡典偷給時灘之后,就被解除了,也就是說現在沈飛想的話,完全可以把護庭十三隊的人都解除鏡花水月。

  “你是,時灘大人呢。”就在沈飛好奇的坐在偽造的靈王宮的靈王的寶座上的時候,一個有著一頭藍色短發,內穿白色襯衫,外面是一身黑色緊身外套,戴著白色針織圍巾青年漂亮的女性走了進來。

  在看到沈飛坐在靈王的寶座上的時候,微微楞了一下,才不急不緩開口問道。

  “你說這家伙嗎,在這里。”沈飛說著左手一揮,一顆人頭出現在他掌心上,任何扔到了道羽根阿烏拉的腳下。

  此時的時灘雙目緊閉,沒有一絲意識,這自然是沈飛做的,本來沈飛還想和其交談一下,結果這家伙卻想給沈飛來一個嘴遁,開玩笑,那怕是嘴遁王者鳴人,他都不在意,又何況區區一個時灘。

  至于什么尸魂界歷史的罪惡,那和他有什么關系,他連海賊的拉夫德魯都不怎么感興趣,對于尸魂界那可能是數萬,數十萬,甚至百萬年之前的歷史,沒有一絲興趣。

  靈王的選擇,在沈飛看來不是偶然,而是一個必然,從當時的情況來看,靈王是應運而生的,屬于天生強大的神靈,這樣的人,自然是有著自己的使命的,大概這才是他就算看到了未來,也沒有反抗的原因。

  再說了,誰敢說,靈王是真正的死了呢,到了那個級別,那怕和古一一樣玩個詐死,遠遁實在太正常不過了,以當時和尚,五大始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看穿,當然了這些都只是假設。

  就算是友哈巴赫,千年的戰爭同樣掛了,不還是在千年之后歸來了嗎,而且就算后面被做成靈王,其意識依舊存在,如果給予足夠的時間的話,未必不能重聚,雖然這一次要更加的倒霉,被一護和井上織姬的孩子直接找到,捏碎了,不過就算這樣,也不能保證其徹底死了。

  “你就是我的新主人。”看著腳下的時灘的腦袋,道羽根阿烏拉眼神里閃過一絲驚訝,不過隨后就恢復了平靜,以她在靈子上的造詣,自然是感知到了時灘沒有死,不過就算沒有死,腦袋都成了別人的,結果根本不用多想了。

  “我不是時灘,沒有那么多想法,現在你自由了,你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雖然道羽根阿烏拉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完現術者,不過誰讓沈飛處事有著自己的風格呢,自然不會像時灘一樣,利用道羽根阿烏拉。

  “自由嗎?”沈飛的話,讓道羽根阿烏拉眼神閃過一絲迷茫,這個時候的她還沒有創造出后面的產絹彥彌,感情還十分的淡漠。

  “如果你現在沒有什么事情必須要做的話,我倒是有一個提議,不如去學校當老師如何?”看著道羽根阿烏拉迷茫的神情,沈飛提出了一個建議。

  對方并不是一個壞人,只是因為小時候的遭遇,后面又遇到了時灘,才變成律者合約,如果經常和一護等人接觸的話,感情遲早會回來,就像原著后面對產絹彥彌的愛一樣。

  有他在產絹彥彌是不可能再出現的。

  “現在可以閉關了。”

  安排道羽根阿烏拉當老師非常的容易,不過現在還沒有開學,自然不需要著急,在定下來聯絡的時間之后,沈飛立即準備閉關修煉了。

  利用時灘的名義,從綱彌代家拿出了一些裝備,考慮到時間的因素,沈飛決定利用斷界里面的時間流速的不同來修煉。

  這種可以封閉斷界的裝備,在尸魂界利用率是很低的,除非是遇到像一護對藍染那種緊急情況,不然很少使用。

  “破道之九十九五龍轉滅。”

  偽靈王宮的叫谷內,隨著沈飛的詠唱,前方的山谷內,五條由靈壓形成的黑色巨龍憑空出現,在山谷內肆無忌憚的破壞著。

  斷界內一比兩千的時間比例,沈飛只在里面待了一個月,就完成了空間的溝通,還有就是把所有的鬼道修煉完畢,在達成目的之后,果斷的離開斷界,這個比例太過于強大,沒有人愿意在里面多待。

  “這一招還真是有些雞肋啊,好像無論是藍染還是浦原喜助都把這一招,當做幌子啊。”

  回歸現世的一行人,各自的生活并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一護依舊盡著自己代理死神的職責,討伐危險的虛,這一次沒有石田雨龍在干擾了,尸魂界一戰,石田雖然戰勝了十二番隊的隊長涅繭利,不過代價暫時失去了靈力,和后面的一護有些類似。

  在一護他們進行現世的生活的時候,沈飛這邊,在約定的時間,通過穿界門重新來到了尸魂界。

  穿界門并不只是掌握在護庭十三隊里面,尸魂界一些上等貴族,也是有著屬于自己家族的穿界門的,綱彌代家就更不用多說了。

  “這就是仿造的靈王宮嗎,不過時灘這家伙根本沒有想過對付零番隊,難道以為靠著她那貴族的身份,真的可以讓零番隊的人聽話嗎。”

來到了尸魂界之后,沈飛隨后就來到了綱彌代時灘很早就準備的地方,一個叫谷,什么是叫谷,就是那些錯過了轉生的時間,又沒有變成虛的靈魂大量的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