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27章 叫谷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不會讓你過去的。”

  就在更木劍八向著藍染沖去的時候,東仙要突然出現在其面前攔住了他,那怕之前更木劍八曾經以一人之力對抗東仙要和狛村左陣,也不代表他可以短時間突破東仙要的攔截,更不要說一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市丸銀呢。

  “散布各處的獸骨,尖塔,紅晶,鋼鐵的車輪,動者是風,靜者為天,長槍互擊的聲音響徹虛城,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

  就在更木劍八和東仙要對砍的時候,上空突然傳來了鬼道的詠唱聲,在一行人抬頭看去的時候,只看見一道粗大的金色雷電光柱,向著下方的藍染襲去。

  “他們也來了啊。”

  從上方對藍染發動攻擊的赫然是志波空鶴,完全詠唱的六十三號鬼道,威力確實驚人,不過很可惜,對手是藍染,自然是連他的一根頭發都沒有傷到,不過就在藍染以瞬步躲開了雷吼炮的攻擊的時候,兩道身影一左一右瞬間出現在身側,兩把斬魄刀分別架在了他的脖子兩邊。

  “不想腦袋離體的話,就不要亂動,藍染。”

  挾持了藍染的兩人正是四楓院夜一,還有二番隊的隊長碎蜂,兩人都是隱秘機動部隊出身,在收到虎徹勇音的通信之后,立即就來到了雙殛之丘,不過并沒有露面,而是隱藏在周圍,伺機而動,志波空鶴的攻擊,正好給兩人創造了機會。

  “這下可麻煩了。”

  看著藍染被挾持,市丸銀依舊一臉狐貍般的笑容,同時想要拔出腰間插著的斬魄刀,好像準備出手救藍染,不過就在此時,一個身影悄悄的從其身后靠近了他,抓住了他的右手,來人正是松本亂菊。

  “藍染隊長,真是抱歉啊,我被抓住了。”被松本亂菊把斬魄刀架在脖子上的市丸銀,緩緩開口說道。

  “沒關系,銀。”藍染依舊一臉溫和的笑容,然后看了下身邊的夜一,接著說道:“還真是一個熟悉的面孔啊,多年不見了,四楓院隊長。”

  “住手。”

  就在藍染和市丸銀被抓,東仙要依舊和更木劍八對砍的時候,山本總隊長和京樂春水,浮竹十四郎三人終于趕到了,在總隊長的怒吼之下,那怕是更木劍八,也不得不收手后退。

  “她們也到了,看來差不多到齊了啊,不過浦原喜助呢。”

  看著空中站在肉雫唼上的卯之花烈和虎徹勇音也趕來了,沈飛環顧一圈,發現尸魂界隊長,副隊長絕大部分都來了,甚至就連二番隊的副隊長大前神也來了,不過讓并沒有看到讓其在意的浦原喜助。

  “依舊隱藏在周圍嗎,黑斗篷還真是麻煩的東西啊,藍染都自爆陰謀了,現在還不出來,是為什么呢,原來如此。”

  就在沈飛好奇浦原喜助為什么還不出現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時灘,然后立即就明白為什么浦原喜助不現身了,現在他還是尸魂界的的通緝犯,自然不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護庭十三隊一眾隊長面前。

  雖然夜一也是通緝犯,不過夜一是什么身份,四楓院一族的前任家主,情況自然不一樣了,浦原喜助可沒有這樣的身份。

  當然還有另一個可能,那就是浦原喜助想要隱藏在暗處,起碼沒有徹底扳倒藍染之前,不會主動跳出來。

  “藍染,你的野心到此為止了。”山本總隊長看著被夜一和碎蜂抓住的藍染,冷哼了一聲,

稍后替換  “藍染隊長,市丸銀隊長,東仙隊長。”

  雙殛之丘上,戀次和露琪亞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三個隊長,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平時那么溫和的藍染隊長,竟然會背叛尸魂界。

  “藍染隊長,為什么?”戀次看著緩緩走過來的藍染,一臉不敢置信的叫道。

  “為什么,阿散井戀次,本來我是很看好你的,這才讓你進入了五番隊。”藍染看著擋在露琪亞身前的戀次,說話的同時,右手食指冒出一道白色的雷光,直接貫穿了兩次的身體,破道之四白雷。

  “戀次。”露琪亞剛要扶住要倒下的戀次,藍染突然會出現在其面前,一把抓住其脖子上的項圈,把其拉向雙殛的所在地。

  “不過后來發現,你的性格是那種非常難以控制的人,于是我立即就把你踢到了十一番隊,本來以為你到此為止了,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成為副隊長,說實話,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

  拉著露琪亞的同時,藍染繼續說著有關戀次的事情,正常的情況下,戀次其實是很難成為副隊長的,在鬼道方面,戀次的天賦是一塌糊涂,可以說他非常的適合在十一番隊待著。

  讓藍染沒有想到的是,六番隊的副隊長突然離職,而朽木白哉看上了戀次,畢竟正常的情況下,朽木白哉看上誰都不會看上戀次的才對。

  殊不知的,白哉讓戀次當副隊長,完全是為了露琪亞。

  “藍染,放開露琪亞。”

  在藍染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護那邊突然沖了過來,剛拼命打贏朽木白哉,本來以為已經把露琪亞救出來了,結果情勢直轉而下,一護自然不清楚里面是怎么回事,不過看藍染對待露琪亞的態度,總之砍他是不會錯的。

  “旅禍少年啊。”

  面對一護卍解狀態的下攻擊,藍染輕笑著以左手的食指正面擋住天鎖斬月的刀刃,如此結果,讓一護一臉的不敢置信,就在剛才,他可是憑借這個打贏了六番隊的隊長的,現在竟然被一根手指擋住了。

  “你的成長令人驚訝,不過現在還不夠。”

  說話間,藍染屈指彈在天鎖斬月的刀刃上,直接就把一護震飛了十數米,倒地的一護,剛想爬起來,不過卻因為傷勢太過于嚴重,沒能爬起來。

  和朽木白哉一戰,他雖然贏了,不過自身也是身受重傷,剛才那已經是他最后一擊的力量了。

  “一護。”井上織姬立即來到一護的身邊,使用盾舜六花給一護治療。

  “看來我沒有遲到啊。”

  說話間沈飛從空中趕到了雙殛之丘,在他到來的時候,斑目一角等人也到了,不過面對市丸銀和東仙要聯手擋路,一行人都沒有沖動的直接動手。

  “東仙隊長。”九番隊的副隊長檜佐木修兵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看到東仙要,尤其是東仙要站立的位置,完全是和藍染,市丸銀一伙的,這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檜佐木修兵完全不知道此時該說什么才好。

  “等隊長過來。”斑目一角和綾瀨川弓親看了下周圍的情況,對面有三個隊長,自己這邊完全不是對手,只能等了。

  “露琪亞,知道為什么你在現世的靈壓會越來越少嗎,這一切都是源于浦原喜助的崩玉。”藍染說話的時候,右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試管,隨著試管的破碎,其右手變成變成了綠色好像樹木一樣的狀態。

  “是不是反派都有這種習慣啊,不過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啊。”

  看著藍染一邊用右手貫穿了露琪亞的胸口,拿出了里面的崩玉,同時口中不停的說著他的計劃,讓沈飛有些無語。

  不過沈飛倒是理解他,布置一個那么龐大的局,如果沒有人知道,豈不是拋媚眼給瞎子看,太過于無聊了,而且別的不說,光是看著一群人因為自己的計劃,神情不停的變換,也可以讓自己的心情愉悅不少。

  就算是沈飛出手對付一些人的時候,條件允許的時候,也會把一些事情暴露出來,享受一些心里的愉悅。

  反派死于話多,那是反派的實力不夠,沒有掌握大局,如果掌握了大局,那就不是話多,而是自信了。

  就像是中二,實力足夠就不是中二了,而是夢想,理念了。

  在藍染一邊看著手中的崩玉侃侃而談的時候,沈飛出現在其身邊,把藍染嚇了一大跳,第一時間就展開瞬步,轉移到一邊去了。

  “好了,露琪亞,現在沒事了。”

  沈飛沒有理會藍染的行動,而是把跌坐在地上的露琪亞扶了起來,雖然剛才他可以出其不意的把藍染手中的崩玉用手術果實的力量拿到手,不過那樣一來,他就是眾矢之的了,他自然不會這么傻。

  “抱歉啊,藍染隊長,他的速度太快了。”

  在沈飛帶著露琪亞回到一護等人待的地方之后,市丸銀這才緩緩開口說道,他和東仙要是負責阻攔敵人的,讓敵人過去,也算是一種失職。

  “沒關系。”

  “東仙,為什么,藍染,是你。”

  就在藍染笑著準備說些什么的時候,突然一聲怒吼從天而降,隨著一聲巨響,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藍染的身后,與此同時一把巨大的斬魄刀砍向了面前的藍染。

  來人正是狛村左陣,和更木劍八一起趕到的他,在發現東仙要竟然也背叛了,異常的憤怒,在整個護庭十三隊里面,東仙要可以說狛村左陣最好的朋友了,兩人都是堅持正義的人。

  “破道之九十黑棺。”

  面對來自身后的攻擊,藍染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輕蔑的笑容,隨后右手一揮,無盡的黑影,突然出現在狛村左陣的身體周圍,速度之快,讓狛村左陣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黑影形成的棺木困在其中。

  在無數利刃刺入體內的聲音之下,狛村左陣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雙殛之丘,隨著黑棺的消失,狛村左陣全身是血紅的倒了下去。

  “真不愧是藍染隊長啊,連九十號的破道,竟然也可以舍棄詠唱。”看著倒下的狛村左陣,市丸銀用一貫的笑容說道,在其身邊的東仙要,對于自己的好友狛村左陣的倒下,沒有絲毫的反應。

  “威力不到三分之一,不行啊。”藍染對于市丸銀的恭維,一點都沒有得意,反而失望的搖了搖頭。

  “藍染,看來你很強啊,來打一場。”

  看到藍染一擊秒了狛村左陣,趕過來的更木劍八興奮起來了,說著就揮舞著斬魄刀,準備向藍染沖去。

  “藍染隊長,市丸銀隊長,東仙隊長。”

  雙殛之丘上,戀次和露琪亞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三個隊長,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平時那么溫和的藍染隊長,竟然會背叛尸魂界。

  “藍染隊長,為什么?”戀次看著緩緩走過來的藍染,一臉不敢置信的叫道。

  “為什么,阿散井戀次,本來我是很看好你的,這才讓你進入了五番隊。”藍染看著擋在露琪亞身前的戀次,說話的同時,右手食指冒出一道白色的雷光,直接貫穿了兩次的身體,破道之四白雷。

  “戀次。”露琪亞剛要扶住要倒下的戀次,藍染突然會出現在其面前,一把抓住其脖子上的項圈,把其拉向雙殛的所在地。

  “不過后來發現,你的性格是那種非常難以控制的人,于是我立即就把你踢到了十一番隊,本來以為你到此為止了,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成為副隊長,說實話,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

  拉著露琪亞的同時,藍染繼續說著有關戀次的事情,正常的情況下,戀次其實是很難成為副隊長的,在鬼道方面,戀次的天賦是一塌糊涂,可以說他非常的適合在十一番隊待著。

  讓藍染沒有想到的是,六番隊的副隊長突然離職,而朽木白哉看上了戀次,畢竟正常的情況下,朽木白哉看上誰都不會看上戀次的才對。

  殊不知的,白哉讓戀次當副隊長,完全是為了露琪亞。

  “藍染,放開露琪亞。”

  在藍染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護那邊突然沖了過來,剛拼命打贏朽木白哉,本來以為已經把露琪亞救出來了,結果情勢直轉而下,一護自然不清楚里面是怎么回事,不過看藍染對待露琪亞的態度,總之砍他是不會錯的。

  “旅禍少年啊。”

  面對一護卍解狀態的下攻擊,藍染輕笑著以左手的食指正面擋住天鎖斬月的刀刃,如此結果,讓一護一臉的不敢置信,就在剛才,他可是憑借這個打贏了六番隊的隊長的,現在竟然被一根手指擋住了。

  “你的成長令人驚訝,不過現在還不夠。”

  說話間,藍染屈指彈在天鎖斬月的刀刃上,直接就把一護震飛了十數米,倒地的一護,剛想爬起來,不過卻因為傷勢太過于嚴重,沒能爬起來。

  和朽木白哉一戰,他雖然贏了,不過自身也是身受重傷,剛才那已經是他最后一擊的力量了。

  “一護。”井上織姬立即來到一護的身邊,使用盾舜六花給一護治療。

  “看來我沒有遲到啊。”

  說話間沈飛從空中趕到了雙殛之丘,

大神救援貓.CS的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