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23章 賢者之石和崩玉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看來我們來客人了。”

  就在花太郎那邊在勸說露琪亞離開的時候,沈飛突然轉頭看向懺罪宮前面的那條吊橋上,身披隊長羽織的朽木白哉,正在緩緩的向著這邊走來。

  懺罪宮是一個孤獨的白色高塔,從里面的房間可以看到對面處刑之地雙殛之丘,那里是尸魂界處決罪大惡極的死神的地方,在尸魂界依舊存在死刑,不過一般的情況下,犯罪的死刑是不會被判死刑的,絕大部分都會送到蛆蟲之巢。

  但偶爾也會有那種影響過大的罪犯,需要用死刑來以儆效尤。

  作為關押重犯的地方,懺罪宮只有一條路可以來回,那是一個長長的吊橋,所以這邊那怕沒有什么守衛,一般來說,犯人也沒有機會越獄。

  “朽木隊長。”

  花太郎在聽到沈飛的話之后,立即轉頭看去,在看到來人是朽木白哉之后,立即嚇的跌坐在地上,臉上更是冒出冷汗,看樣子嚇的不輕。

  一直以嚴肅的臉色行走護庭十三隊的朽木白哉,可以說是護庭十三隊里面,除了市丸銀,最受下面的死神害怕的隊長了,更不要說他還有一個四大家族的身份呢。

  “大哥,我不會離開的,請你放沈老師離開。”

  在露琪亞說話的時候,本來距離這邊還有些距離的朽木白哉,此時已經來到三人身前大約十米左右的地方,對方剛才使用了瞬步趕路。

  之前花太郎已經打開了大門,露琪亞已經可以從監獄里面出來了,在看到朽木白哉之后,立即擋在沈飛的面前,看樣子是怕朽木白哉對沈飛出手。

  “你應該知道他們是擅闖尸魂界的罪人。”朽木白哉面無表情的看了下露琪亞,隨后目光就轉向了沈飛。

“總比那個自己的妹妹要被處死了,還能在一邊靜靜的看著的人強。”沈飛這邊倒是理解朽木白哉的苦衷,作為貴族的朽木一族,如果在不遵守規矩,只會稍后替換  夜一這邊是邊戰邊退,不過碎蜂那邊則是怒吼著緊追不舍,手中的斬魄刀出手毫不留情。

  “你知道是我?”夜一在避開碎蜂一擊之后,跳到沈飛的影分身身邊,神情有些吃驚,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從來沒有以這個面貌出現在沈飛,一護等人身邊。

  在一護,井上織姬等人看來,夜一就是一個會說話的奇怪的貓,雖然這十分的古怪,不過既然死神,虛都真實存在,出現一只會說話的貓,很正常。hTtPs://m.6ZW.nET

  “你身上的靈壓沒有絲毫變化。”他又不是一護,現在還不會以靈壓認人,碎蜂不就是靠這個認出夜一的。

  “之前幾天你在那里?”沈飛說話的時候,立即和夜一分別向著身后兩邊躍去,他們這邊在說話,碎蜂那邊的攻擊可還沒有停止。

  “趁著一護和那個什么三番隊隊長戰斗的時候,我溜了進來,還以為你們很快就進來呢,沒想到你們那么慢。”

  “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一護那邊可能遇到了敵人,你先去那里支援他一下,有什么話,等之后再說。”

  “好吧,祝你玩的開心。”

  雖然碎蜂的實力不錯,不過和夜一還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的,夜一這邊如果想要脫離戰斗,恐怕早就離開了,現在依舊和碎蜂戰斗,大概是有些懷念吧。

  “看來分出勝負了,這才多久,就徹底打敗了一位副隊長。”

  等沈飛趕到一護這邊的時候,正好看到他一擊砍到了阿散井戀次,要知道這才的戀次,可不是現世擁有限定的時候,當然了一護也不是毫發無損,戀次的蛇尾丸,還是讓他受了一些傷。

  “沈老師,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一護看到沈飛出現,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沈飛一個人潛入瀞靈庭,之前他可是十分擔心的。

  “你看起來很強啊,和我廝殺一場吧。”就在沈飛準備開口的時候,突然一把傳來一聲巨響,一道身影從一邊的房頂上一躍而下,強大的靈壓直接讓其周圍數米的范圍的地面,全部碎裂。

  只看來人的模樣,沈飛就知道他是誰了,十一番隊的隊長更木劍八,在其背后趴著一頭粉紅色齊肩短發的少女,只看其和更木劍八的關系,就可以知道她就是十一番隊的副隊長,八千流,同時也是更木劍八的斬魄刀的具現化。

  同時她也是尸魂界女性死神協會的會長,是個朽木白哉都拿他沒有辦法的人。

  “沒興趣,你想要戰斗,找他去吧。”

  沈飛自然對于更木劍八的提議,沒有絲毫興趣了,他又不是戰斗狂,再說,和現在的更木劍八戰斗,他也沒有什么興趣,那怕現在的他只是一具影分身,也不是現在的更木劍八可以對抗的。

  別人的實力都是越打越強,只有他的實力是越打越弱,因為實力太強了,戰斗沒有什么快感,所以自己限制了自己的實力。

  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中央四十六室害怕其實力太強,不好控制,所以山本總隊長才教了他一天劍術,就不教了。

  沈飛深知更木劍八的為人,只是拒絕根本不可能打消的他的念頭,所以直接禍水東引,讓他和一護打去。

  那怕一護現在看起來傷勢不輕,不過作為三家血脈的人,他是越打越強的類型,更不要說,萬一有生命危險,他也有代打。

  “他雖然也不錯,不過你看起來更強。”

  更木劍八說著不等沈飛開口,右手的斬魄刀立即舉了起來,凜冽強大的靈壓從其身體內擴散開來,在其靈壓擴散的那一刻,一直在其背上的八千流,立即飛躍而起,落在身后的一處房頂上。

  一擊之下,驚天動地,大量的灰塵煙霧在更木劍八的身前升起,不過更木劍八的神情好像非常不滿意,嘴里低聲嘀咕了幾句,目光隨即向著左邊的墻壁看去,沈飛正靜靜的站在上面。

  面對更木劍八那凝聚了大量靈壓的一擊,沈飛的這個影分身,并沒有硬接,而是以瞬步避開了這一擊,更木劍八這一劍只是在尸魂界的地面上開出了一個方圓近十米的大坑。

  “想要和我打,我給你一個機會,打贏他,我就和你戰斗一次。”沈飛說著目光轉向了一護,然后指著更木劍八繼續說道:“一護,你來到尸魂界,應該有所覺悟了,想要救露琪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尸魂界隊長級別的人物有十三個,他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你連他都打不贏的話,是不可能救出露琪亞的。”

  說罷,沈飛不在理會更木劍八的怒吼,直接以瞬步向著懺罪宮趕去,失去了他這個目標,更木劍八自然會把目標轉移到一護身上。

  一護向著可是藍染和浦原喜助共同的棋子,現在還不是打破棋盤的時候,一畢竟這對一護也是有好處的,他能夠實力進步那么快,主要是源于他經歷的戰斗,沒有這些戰斗,那怕他是三家血脈,也成長不起來。

  就連一護的老爹都沒有意見,他就更不會多事了,就像石田雨龍那邊,石田龍弦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去尸魂界有多危險,還不是同意了。

  “露琪亞。”

  “沈老師,你怎么來了,對了,我聽戀次說,一護也來了。”

  “不錯,不只是一護,茶渡泰虎,石田雨龍,還有井上織姬也一起來了。”

  “你們不應該來這里的,這都是我的罪責,這里非常的危險,沈老師,請你帶一護他們離開吧。”

  作為護庭十三隊的一員,露琪亞自然十分清楚尸魂界的戰力的,僅憑一護等人是絕對不可能把露琪亞就出去的。

  也就是露琪亞現在靈壓幾乎全失,不然她也應該可以感覺到此時瀞靈庭混亂的局面。

  “你認為一護會聽你的嗎,不過不用擔心,他們沒有危險的。”

  有浦原喜助的提前布局,在加上一護等人是來救露琪亞的,護庭十三隊絕大部分的人根本不可能對一護等人下狠手,就算動手也是以活捉為主。

  現在瀞靈庭看起來那么混亂,并不是一護等人造成的,把沈飛,還有夜一去掉,一護他們一共就四個人,并且井上織姬還沒有絲毫戰斗力,茶渡泰虎又是一個十分溫柔的人,怎么可能引起那么大的混亂。

  “露琪亞小姐,啊,旅禍。”

  就在沈飛和露琪亞聊天的時候,一個看起來眉清目秀的少年,拿著一把掃帚從一邊走了過來,來人在看到沈飛之后,立即嚇的身體發抖,差點就要大叫起來,不過隨后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沒有讓自己叫出來。

  “你是來救露琪亞小姐的吧,真是太好了,我一直相信露琪亞小姐是冤枉的,我不會告密的。”

  “山本總隊長那家伙如果聽到這句話,恐怕會氣的夠嗆。”

  看著山田花太郎那一臉慶幸的模樣,沈飛有些無語,不管怎么說,他現在都是瀞靈庭的敵人,結果這位直接倒戈了。

  “那多謝了,放心,我會打暈你的,不會讓你被連累的。”

  “露琪亞小姐,你們快走吧,恐怕很快就有人過來了。”

  這位看起來比沈飛還急著救人,這就迫不及待的催促沈飛帶著露琪亞逃走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對了,我這里有鑰匙。”山田花太郎說著就把懺罪宮的大門鑰匙拿了出來。

  花太郎來到這里是給露琪亞打掃房間的,那怕現在露琪亞是關押在這里的犯人,但畢竟是朽木一族的大小姐,待遇自然一切從優了。

  說起來山田花太郎,在四番隊怎么也是第三席的人物,不過很可惜因為其個性有些太懦弱,然后很多雜活就落在了他的身上,比如說清理懺罪宮,打掃地下水道等等。

  按理說這怎么也輪不到一個番隊的第三席來做,畢竟對于一個番隊來說,除了隊長,副隊長之外,就數第三席最大了,不過誰讓四番隊在護庭十三隊里面不受人待見呢。

  尸魂界不少死神都看不起四番隊,對于一個死神來說,如果有可能的話,是絕對不想去四番隊的,因為那代表著發配,當然了這句話沒有人會在卯之花烈隊長的面前說的。

  這位隊長看起來十分的溫柔,但其實十分的腹黑,如果被她聽到這樣的言語,動手自然是不會動手的,不過接下來的治療,會痛苦百倍,甚至連病床都沒有,直接扔到地下,反正只要不死就行了。

  也就是這些人不知道卯之花烈的真面目,不然恐怕絕對沒有敢小看四番隊。

  花太郎能夠以如此懦弱的個性,成為四番隊的第三席,自然是因為他的斬魄刀十分的神奇,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果不是花太郎本身實力太弱,那也是一把強大的斬魄刀。

  “那真是多謝了。”沈飛說著就接過了鑰匙,準備打開大門,放露琪亞出來,他既然來到這里,自然不會和露琪亞說幾句就走了,

  “不行,我不能這么離開,不然大哥那邊沒辦法交代。”不過就在這時,露琪亞卻拒絕了,讓露琪亞愿意認罪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朽木一族的聲望。

  在尸魂界的所有貴族當中,朽木一族是最清正廉明的,露琪亞不想因為她,讓朽木一族落下以權謀私的名聲。

  說句不好聽的,中央四十六室這次就算沒有藍染的鏡花水月,恐怕也不好輕易放過朽木露琪亞,畢竟這是難得的對付朽木一族的機會,尸魂界的四大貴族,可是有不少人覬覦這個位置的。

  就像曾經的志波一族,為什么那么容易被驅逐出瀞靈庭,就是這個原因。

  夜一這邊是邊戰邊退,不過碎蜂那邊則是怒吼著緊追不舍,手中的斬魄刀出手毫不留情。

  “你知道是我?”夜一在避開碎蜂一擊之后,跳到沈飛的影分身身邊,神情有些吃驚,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從來沒有以這個面貌出現在沈飛,一護等人身邊。

  在一護,井上織姬等人看來,夜一就是一個會說話的奇怪的貓,雖然這十分的古怪,不過既然死神,虛都真實存在,出現一只會說話的貓,很正常。

  “你身上的靈壓沒有絲毫變化。”他又不是一護,現在還不會以靈壓認人,碎蜂不就是靠這個認出夜一的。

  “之前幾天你在那里?”沈飛說話的時候,立即和夜一分別向著身后兩邊躍去,他們這邊在說話,碎蜂那邊的攻擊可還沒有停止。

  “趁著一護和那個什么三番隊隊長戰斗的時候,我溜了進來,還以為你們很快就進來呢,沒想到你們那么慢。”

“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一護那邊可能大神救援貓.CS的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