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99章 君臨天下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終于等到你了,五把刀的家伙。”

  渤海小龍泉的港口,一伙數十人的隊伍,剛從到岸的海船上走下來,為首之人是一個身材英偉,氣質非凡,身后背著五把長短不一的長刀的中年人,不過就在他的腳步剛踏上港口的地面的時候,前方出現一道身影攔住了他的去路,來人正是斷浪。

  “麒麟魔斷浪。”緊隨在五把刀身后的韓朝安在看到斷浪臉色立即就變了,在他說話的時候,五把刀身后的那些手下立即展開身法,飛快的把斷浪包圍在港口上了。

  “斷浪,我們好像沒有什么仇怨?”五把刀蓋蘇文,攔住了想要出手的手下,沉聲問道,說話間,蓋蘇文身上的真氣開始凝聚。

  在雙方開始對峙的時候,港口的其他人看到這一幕之后,立即第一時間開始逃竄,同時有人開始聯系小龍泉的守衛。

  “有沒有仇怨,這個且另說,不過今天我是來清除馬賊和海賊的,誰不知道,你是這邊最大的馬賊和海賊頭子,今天我是來替天行道的。”

  斷浪說著身后的火麟劍瞬間出鞘,漫天的熾熱劍網,一瞬間就把五把刀蓋蘇文,還有他身后的韓朝安等高句麗高手籠罩在其中。

  五把刀蓋蘇文第一時間就拔出了身后的兩把長刀,向著斷浪發出一道十字形刀氣,同時身體急速的向后退去,人的名樹的影,面對斷浪這種可以擊敗寧道奇,畢玄的敵人,蓋蘇文自然不會認為自己是對手,他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走,不得不說不愧是在高麗享有盛名的人物,十分的果決。

  在蓋蘇文后退的時候,其身后的一眾高手,立即凸顯出來,不過有一人做了和蓋蘇文一樣的選擇,那就是韓朝安,兩人一前一后,根本沒有絲毫猶豫,就從港口跳入了海中。

  “不錯的選擇,換成其他人,還真有可能被你們給逃了。”

  看著蓋蘇文和韓朝安跳入了海中,斷浪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判斷十分的果斷,正常的情況下,在這種情況下是很難追蹤到對方的,雙龍就曾經多次依靠這一招逃過敵人的追殺,不過很可惜這次遇到的是他。

  斷浪并沒有急于去追殺蓋蘇文和韓朝安,而是先把港口的蓋蘇文的一眾手下全部解決,這才向著一直被見聞色霸氣鎖定對方蓋蘇文和韓朝安兩人走去。

  “你說不好好在高句麗謀朝篡位,跑到這里來送死又何必呢。”

  五把刀蓋蘇文,在高句麗位高權重,如果不是高麗王有著傅采林的支持,他恐怕早就公開造反了,不過沈飛這邊給了他機會,在梵清惠把傅采林請到中原之后,蓋蘇文在發現傅采林離開之后,就開始準備造反了。

  只要他在傅采林回來之前,讓一切塵埃落定,到時候為了高句麗的穩定,傅采林也只能捏著鼻子認可他的統治了,這次他之所以來到小龍泉,就是為了突厥的戰馬,還有韓朝安這邊儲存的兵器。

  韓朝安是塞外草原上有名的馬賊,其實是蓋蘇文的暗子,通過他來斂財以及購買足夠的戰馬,要論戰馬的質量和數量,毫無疑問,突厥這邊是最多的。

  除了物資之外,蓋蘇文過來還有請天竺狂僧伏難陀過去幫忙的原因,這兩人早就勾結起來了,蓋蘇文的野心是很大的,那怕高句麗他還沒成為王呢,就已經盯上了拜紫亭的小長安城了,如果讓他成功的話,或許還真有可能挽救現在高句麗的頹勢。

  “話說佛門的洗腦還真是厲害啊,這家伙竟然成為了伏難陀的信徒,不知道傅采林知道之后會不會宰了他。”

  韓朝安表面的可是一表人才,風流倜儻,氣度非凡,甚至還在追求傅采林的最小的女弟子傅君嬙,當然這只是表面上,暗地里這位和伏難陀學習什么所謂的愛經,也就是所謂的歡喜禪,嗯,嚴格的說這個是密宗的。

  “不好意思啊,你們的財富我就笑納了,或許可以考慮一下普及一下教育了。”

  這次蓋蘇文帶來的不少財務,在加上韓朝安這么多年儲存的兵器,財富,完全可以用來重建中原。

  “宗湘花,說起來這家伙好像和陰顯鶴關系不錯啊。”

  在斷浪干掉蓋蘇文還有韓朝安的之后,回到港口,此時港口已經被守衛包圍了,為首的正是拜紫亭麾下的禁衛長。

  “你來的正好,我要見一下拜紫亭,我這里有一個交易,相信他一定很感興趣。”

  本來宗湘花是不想帶斷浪去見拜紫亭的,怕給拜紫亭帶來危險,不過在斷浪提起了陰顯鶴的名字之后,其立即就同意了。

  “閣下,不知道想要和我做什么交易。”

  面對斷浪,拜紫亭沒有擺任何架子,很快就在小長安的大廳見了斷浪,和他一起的就是天竺狂僧伏難陀。

  “一個能夠讓你達成建國愿望的交易,在此之前,先來一個見面禮吧。”斷浪說著不等拜紫亭有所反應,人已經瞬間出現在天竺狂僧伏難陀的身邊,在其驚駭的目光之中,一把按住了他的光頭,然后狠狠的砸在了皇宮大廳的大理石上。

  “這個就是見面禮,我已經廢了他的武功。”隨后斷浪就把天竺狂僧伏難陀扔到了一邊,拜紫亭立即攔住了那邊想要有所行動的侍衛,然后讓人把天竺狂僧伏難陀押走了。

  拜紫亭本身對佛教并沒有什么感覺,作為有志于皇帝當一個開國皇帝的人,對于宗教大多數都是無信的,看看李淵,李世民,宇文化及,竇建德,還有頡利,突利那一一個信奉宗教。

  不過為了借助天竺狂僧伏難陀的力量建國,拜紫亭才和對方合作,合作之后,事情進行的很順利,不過也讓天竺狂僧伏難陀尾大不掉,這些都是斷浪從韓朝安那里得到的情報。

  “我的交易很簡單,接下來我會去殺了頡利和突利,你需要做的就是讓草原混亂起來。”斷浪說完之后,沒有等拜紫亭回答,就離開了。

  他根本不怕拜紫亭不答應,他想要建國,第一個威脅就是東突厥,只有草原亂起來,他的建國才會順利,有拜紫亭這邊帶頭,再加上失去了首領,東突厥這邊的草原相信很快就會亂起來,一旦這邊亂起來,西突厥那邊或許會動心。

  “看來之后的戰爭形勢要改變了。”

  站在長安東邊的潼關破碎的城墻上,宋缺語氣充滿了感慨,潼關為是長安四關之首,為戰國時秦人所建。北臨黃河,甫靠大山,東西百余里,開路于斷裂的山石縫中,有著車不容方軌,馬不得并騎說法,這里是真正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在戰國的時代,這里其實并不叫潼關,而是叫函谷關,就是秦多次依靠這里獨擋六國合縱聯軍的關卡。

  這樣的堅固的關卡,在多種機關獸的配合之下,僅僅只用了一天,就被攻破了,并且傷亡堪稱歷史上最低了。

  歷代以來,攻城戰都是最慘烈的,畢竟基本上都是用士兵的生命堆出來的勝利,不過這樣的勝利,沈飛是不想要的,戰爭死人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也沒有必要讓士兵故意送死。

  在他的大力支持下,如今沈唐麾下機關獸部隊已經建立了,地面的機關白虎,破土三郎,機關蛇,空中的機關朱雀,機關蝙蝠,氫氣球等等。

  海軍機關玄武,沈飛沒有建立,這個時代的海戰,只要幾架機關玄武就足夠了,還不用成建制。

  “這就是機關術,物理,格物的力量,獨尊儒術,實在是可笑至極。”

  封建社會的所謂洗腦教育,天子尊貴無比,沈飛是非常不屑的,在他這邊開辦的學校的歷史課里面的開篇,直接用的就是陳勝吳廣起義,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誰讓百姓活不下去,百姓就讓誰活不下去。

  海賊世界那邊如果有這樣的文化傳承,世界政府恐怕早就倒下了。

  李唐這邊那怕集中了李世民,李靖,李世績等名將又如何,面對絕對的實力,也只能不甘的敗退回到了長安。

  在機關朱雀之下,城墻的高度是沒有意義的,沙家那邊研究出了適合空投的火藥炸彈,還有黑火油,雖然造成的傷害不大,但是造成的恐慌卻是根本沒有辦法平息下來的。

  “沒想到,最后還是要利用到楊公寶藏。”

  取下潼關之后,大軍直奔長安,在正面攻擊的時候,同時也挑選出意志五千人的精銳部隊,準備從楊公寶藏的密道進入長安,里應外合。

  “走吧,這差不多是最后一戰了。”

  雖然李世民,李靖等人也對長安的地下進行了監聽,不過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地道是現成的,在加上正面戰斗的機關朱雀不時的把人送到長安城內,讓李唐的軍隊疲于奔命,已經顧不上地道了。

  楊公寶藏的秘密,是傅君婥在刺殺楊廣的時候,無意間得知了,除了告訴了雙龍,其他人都不清楚具體的情況。

  “終于到了這一步了。”

  五千精兵在離開了地道之后,第一時間就沖向長安城內的皇宮,相比洛陽的皇宮,這里的皇宮無疑要奢華太多了,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這才是隋朝真正的皇宮,洛陽的那個皇宮嚴格的說只不過是一座行宮而已。

  在皇宮被包圍的時候,長安城內其他地方變的十分的靜寂,位于長安的各大世家基本上都在按兵不動,等待最后結果的出現。

  隨著沈唐的勢力越來越強,李唐那邊暗中投靠過來的世家不知道有多少,就連宇文閥都在和沈唐暗通曲款,在宇文化及的引見之下,宇文閥其實早就暗中投降了。

  有宇文閥和獨孤鳳兩大門閥的聯絡串通,其他世家自然知道如何選擇了,那怕沈唐對于世家比較嚴格,更是有著推恩令的政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比較總比滅亡要好吧。

  可以說如果李閥不是李唐的皇族,選擇肯定也會和他們一樣。

  什么是推恩令,很簡單,就是家族的財產,只要是嫡系親人,無論是兒子和女兒都有資格繼承,不再只是長子繼承制了。

  這個政策一出,世家門閥自然就會分散,那怕他們兄弟姐妹彼此之間關系再好,牽扯到自己的利益,也不可能讓出去,這種事情不要說世家了,那怕是平民百姓也會經常遇到。

  “跑的倒是很快,還以為他會殉國呢。”

  站在皇宮大門前,沈飛都不用見聞色霸氣感知,就已經知道李淵已經帶著家族的嫡系成員逃走了,在李淵的身邊一直有著他的間諜,那就是陰葵派的韋公公,這位本來是楊廣身邊的太監頭子,現在則是成為了李淵身邊的太監頭子。

  事實上李閥這邊能夠安然退走,自然是沈飛故意的,不然就算沒有韋公公的通風報信,他也可以把李閥的人全部留下來。

  在李閥的人都大規模撤走的現在,皇宮的戰斗,結束的很快,留下的都是李閥的死士。

  “宋缺,可敢決一死戰。”

  在沈飛剛進入皇宮沒有多久,一邊突然響起了一道聽起來有些悅耳,但是卻覆蓋了半個長安的聲音,正是奕劍大師傅采林。

  “傅采林,你的對手是我。”宋缺那邊還沒有開口,石之軒立即迎了上去。

  “邪王石之軒,你。”傅采林那邊本來是不想和石之軒交手的,他公開叫戰宋缺,其實是想要在最后的時候帶走宋缺。

  斷浪的出現打破了平衡,傅采林如果不想后面被斷浪找上門,死的和寧道奇和畢玄一樣沒有價值的話,那么在其之前,和人決一死戰,是最好的辦法。

  誠然宋缺的刀法,在某些方面是克制傅采林的弈劍術,但是反過來也可以說傅采林的弈劍術克制天刀,就像水和火一樣,誰克誰,看的是彼此的實力。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一方心存死志,是可以同歸于盡的,唯一的差別大概就是一個現場就死,另一個身受重傷,多活一段時間而已,就像原著的宋缺和寧道奇決斗,繼續下去,就是這個結果。

  不過這一次事情不會這么發生了,那怕之后石之軒受傷在重,他都可以治療好他。

  “九五至尊的寶座,多少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這個而喪命,沒想到我竟然有機會坐上去啊。”在其他地方還在廝殺的時候,沈飛獨自一人進入了皇宮大殿,來到了最高位置的龍椅前。

  “和氏璧果然和一統天下有關,不知道是只在這個世界是這樣,還是在其他世界也依舊有效果。”

  坐在龍椅上,沈飛立即拿出了和氏璧,此時的和氏璧看起來外觀沒有絲毫變化,不過內在的能量,卻比之前多了很多,隨著沈唐的地盤的擴張,和氏璧里面的能量就開始增加了。

  “是傳說度嗎。”想起了神格面具的情況,沈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