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97章 君臨天下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算了,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本體操心吧。”

  很快斷浪就把突厥入侵的事情拋在了腦后,他這個影分身根本沒有必要考慮那么多,隨后斷浪轉而研究起畢玄記憶中的沙漠神殿了。

  “和驚雁宮里面的戰神殿還真是相似啊,記得十絕關好像也和戰神殿非常的像,不會都是出自某一個人的手筆吧,一個模式,這人有些偷懶啊。”

  畢玄對于沙漠神殿的記憶并不多,其對沙漠神殿最深的印象,就是大,高達數十丈,普通人在進入里面第一感覺就是非常的渺小,這個特點,不由的讓斷浪想起了他知道的驚雁宮里面的戰神殿。

  畢玄并沒有在沙漠神殿待多久,只是在一個墻壁上的石刻上學習到炎陽奇功,之后就離開了沙漠神殿,倒不是畢玄不想繼續探索沙漠神殿的情況,而是當時沙漠神殿好像要關閉了,不想困死在里面,只能離開了。

  那個時候的畢玄還年輕,自然不會有后面破碎虛空里面的血手厲工那樣的覺悟,在沙漠神殿里面閉死關。

  閉死關,那都是在實在沒有其他辦法,只能采用這種破釜沉舟的手段了,實際上,歷代一來的那些大宗師,沒有破碎虛空的,在大限到來之前,差不多都會閉死關,比如說雙龍原著里的寧道奇,畢玄,傅采林,還有宋缺,甚至后面的雙龍,跋鋒寒,在大限將至的情況下,差不多都會這么選擇。

  所謂搏一搏,單車變摩托,那怕最后失敗了,也不過只是大限到來而已。

  只不過閉死關能夠破碎虛空的成功率,這個就不好說了,除了可以確認的無上宗師令東來最后破碎虛空之外,其他人都是沒有結果的。

稍后替換  “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出招吧。”

  面對這個殺死了自己大弟子,又干掉了自己培養的多年的眾多騎士,畢玄的雙眼充滿了殺機,當初如果不是跋鋒寒跑得快,又逃到了中原,畢玄沒有辦法觸及的地方,不然恐怕他早就被干掉了。

  “哼。”

  跋鋒寒沒有厲害畢玄的話語,冷哼一聲,目光緊盯著畢玄,全身的氣勢不斷地凝聚,對方是武尊畢玄,大草原最強大的人,跋鋒寒自然不會小覷,同時也知道自己只有一擊的機會。

  跋鋒寒能夠活到現在自然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和畢玄的差距,換成其他時候,他還真未必會跳出來,但是這一次,不出手是不行的。

  斷浪干掉寧道奇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畢玄的實力在強,最多也和寧道奇差不多,這樣的實力根本不會是斷浪的對手,一旦斷浪干掉了畢玄,沒有能夠和畢玄交手的跋鋒寒,恐怕心里會留下關于畢玄的心魔。

  “不錯。”

  看著跋鋒寒身上不斷凝聚的氣勢,畢玄難得的贊賞式的點了點天天,隨后就把手手中的月狼矛插在了身側,緩緩的向著跋鋒寒走去。

  以畢玄武尊的身份,對付跋鋒寒一個小輩,自然是不會用武器了,隨著畢玄的一步一步靠近跋鋒寒,盡管看上去畢玄沒有做什么,但是從其周圍空氣的扭曲,就可以知道其對跋鋒寒并沒有大意。

  “這就是炎陽奇功嗎,倒是一門不錯的武功,說起來畢玄的運氣倒是比寧道奇和傅采林強很多啊,沙漠神殿,還真是有意思啊。”

  畢玄成為大宗師,和寧道奇,傅采林因為自己修煉達到的不一樣,他是因為一次在沙漠里迷失了方向,無意間遇到了一個沙漠神殿,從里面學到了炎陽奇功,之后才成為大草原的第一高手的。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畢玄在離開沙漠神殿之后,想要再次前往的時候,卻發現沙漠神殿消失了,這也算一個千古之謎了。

  當年在畢玄當成為大宗師的時候,沙漠神殿,可是吸引了大草原大量的高手前往搜尋的,有畢玄這個前車之鑒,很多人都想找到沙漠神殿,練就神功。

  “啊。”

  隨著畢玄一步一步接近,跋鋒寒的神情也變的越來越凝重,在畢玄靠近其身前兩米左右的時候,跋鋒寒終于忍不住出手了,斬玄劍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斬向畢玄。

  面對跋鋒寒凝聚了全部功力的一擊,畢玄神色不變,左拳直接迎向了斬玄劍的劍尖,看起來平平淡淡,不帶半點拳風的拳頭在和斬玄劍接觸之后,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熾熱的能量,這力量之大,讓跋鋒寒的身體忍不住劇烈顫抖起來,其手中的斬玄劍的劍尖,更是有著溶化的跡象。

  身體顫抖的跋鋒寒,在看到畢玄右拳揮出之后,立即暴喝一聲,手中的斬玄劍突然碎裂成十幾段,碎裂的劍刃,帶著一股強大的呼嘯聲,射向畢玄,讓畢玄不得不把轟向跋鋒寒胸口的那一拳,偏轉方向,轟向了那些射過來的碎裂的劍刃上去。

  不過跋鋒寒雖然靠著碎裂的劍刃,讓畢玄的拳頭偏轉了方向,但是其拳頭上的力量,還是讓跋鋒寒向后飛出了十數米,重重的跌倒在地面上,其手中的斬玄劍只剩下一個劍柄了。

  “該我們了。”

  畢玄并沒有繼續追上去給跋鋒寒致命一擊,反而是快速的回到原位,拔出之前插在地上的月狼矛,一矛橫貫長空刺向了斷浪。

  “這是想要利用之前的勝利的氣勢嗎,那就陪你玩玩吧。”斷浪看著攻過來的畢玄,感受著周圍空氣的熱浪,輕笑一聲,就拔出了身后的火麟劍。

  “就讓我來領教一些武尊的炎陽奇功是否名副其實。”

  說起來炎陽奇功和火麟劍倒是有著異曲同工之處,那就是都是利用炎火屬性來對敵,同樣的屬性,那就只能看誰的實力強大了。

  轟轟轟。

  山海縣的北面的城門前,斷浪和畢玄的每一次劍矛相碰,比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熱浪沖擊波,把整個城門前的大地變的坑坑洼洼的同時,也因為火焰的關系,變的焦黑一片。

  “真是狂暴的武功啊,雖然屬性和適合徐子陵,不過好像氣質不太合適啊。”

  徐子陵動手的風格和寧道奇十分的像,飄逸柔和,但是炎陽奇功這邊都是大開大合,以招式來說,倒是適合寇仲,不過屬性不合啊。

  “說起來沒有聽說畢玄的徒弟會這門武功,這家伙不會是沒有教吧,不過已經見識過了,該結束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斷浪的劍勢立即一變,本來看起來戰的勢均力敵的雙方,強弱一下子就顯現出來了。

  “遇到我是你運氣不好。”

  斷浪并沒有直接殺死畢玄,一來自然是他的炎陽奇功了,再來就是關于沙漠神殿的情況,不過在此之前,要先看下跋鋒寒的情況。

  “運氣不錯嗎,還沒有死。”在查探了一下跋鋒寒的傷勢之后,斷浪立即把他和畢玄一起拎走了。

  此時山海縣內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部都是一臉的呆滯,相比寧道奇被這些人帶來的震撼,是遠不如畢玄的,誰讓這里接近大草原呢。

  “這下麻煩了,頡利和突利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很快就有人反應過來,畢玄戰敗之后,會發生什么情況了,畢玄可不比寧道奇,出事了,無論是佛門還是道門都沒有絲毫表示,畢竟對于道門來說,他是叛徒,至于對于佛門來說嗎,一個將死之人自然就沒有什么用處了。

  “倒是給了他們一個出兵的理由啊。”

  頡利和突利那邊反應非常的快,在這邊必須戰敗之后,那邊兩人第一時間就結盟,同時召集大軍,向著山海縣進發,對于這種事情,斷浪也是早有預料。

  畢竟只是一個大宗師而已,那怕失去了,也不可能讓東突厥直接投降,真要這么簡單,直接來一個武林大會,就可以決定國家的歸屬了。

  “果然惡人還需惡人磨啊,換成一個善良的人的話,恐怕已經有很多人指責對方,把突厥人引進來了。”

  自然這種想法的人并不少,但是沒有一個敢在斷浪面前這么說,一開始是有,甚至還有人說要把畢玄送回去,然后被斷浪給宰了,之后就沒有一個人說話了。

  斷浪這個影分身的角色,可沒有本體那么多顧忌,需要名聲之類的,至于把畢玄給放回去,根本不可能,那怕他不在意對方也是一樣。

  本來突厥就對中原虎視眈眈,就算現在不出兵,之后也會出兵,斷浪自然不會有什么顧忌了。

  “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出招吧。”

  面對這個殺死了自己大弟子,又干掉了自己培養的多年的眾多騎士,畢玄的雙眼充滿了殺機,當初如果不是跋鋒寒跑得快,又逃到了中原,畢玄沒有辦法觸及的地方,不然恐怕他早就被干掉了。

  “哼。”

  跋鋒寒沒有厲害畢玄的話語,冷哼一聲,目光緊盯著畢玄,全身的氣勢不斷地凝聚,對方是武尊畢玄,大草原最強大的人,跋鋒寒自然不會小覷,同時也知道自己只有一擊的機會。

  跋鋒寒能夠活到現在自然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和畢玄的差距,換成其他時候,他還真未必會跳出來,但是這一次,不出手是不行的。

  斷浪干掉寧道奇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畢玄的實力在強,最多也和寧道奇差不多,這樣的實力根本不會是斷浪的對手,一旦斷浪干掉了畢玄,沒有能夠和畢玄交手的跋鋒寒,恐怕心里會留下關于畢玄的心魔。

  “不錯。”

  看著跋鋒寒身上不斷凝聚的氣勢,畢玄難得的贊賞式的點了點天天,隨后就把手手中的月狼矛插在了身側,緩緩的向著跋鋒寒走去。

  以畢玄武尊的身份,對付跋鋒寒一個小輩,自然是不會用武器了,隨著畢玄的一步一步靠近跋鋒寒,盡管看上去畢玄沒有做什么,但是從其周圍空氣的扭曲,就可以知道其對跋鋒寒并沒有大意。

  “這就是炎陽奇功嗎,倒是一門不錯的武功,說起來畢玄的運氣倒是比寧道奇和傅采林強很多啊,沙漠神殿,還真是有意思啊。”

  畢玄成為大宗師,和寧道奇,傅采林因為自己修煉達到的不一樣,他是因為一次在沙漠里迷失了方向,無意間遇到了一個沙漠神殿,從里面學到了炎陽奇功,之后才成為大草原的第一高手的。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畢玄在離開沙漠神殿之后,想要再次前往的時候,卻發現沙漠神殿消失了,這也算一個千古之謎了。

  當年在畢玄當成為大宗師的時候,沙漠神殿,可是吸引了大草原大量的高手前往搜尋的,有畢玄這個前車之鑒,很多人都想找到沙漠神殿,練就神功。

  “啊。”

  隨著畢玄一步一步接近,跋鋒寒的神情也變的越來越凝重,在畢玄靠近其身前兩米左右的時候,跋鋒寒終于忍不住出手了,斬玄劍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斬向畢玄。

  面對跋鋒寒凝聚了全部功力的一擊,畢玄神色不變,左拳直接迎向了斬玄劍的劍尖,看起來平平淡淡,不帶半點拳風的拳頭在和斬玄劍接觸之后,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熾熱的能量,這力量之大,讓跋鋒寒的身體忍不住劇烈顫抖起來,其手中的斬玄劍的劍尖,更是有著溶化的跡象。

  身體顫抖的跋鋒寒,在看到畢玄右拳揮出之后,立即暴喝一聲,手中的斬玄劍突然碎裂成十幾段,碎裂的劍刃,帶著一股強大的呼嘯聲,射向畢玄,讓畢玄不得不把轟向跋鋒寒胸口的那一拳,偏轉方向,轟向了那些射過來的碎裂的劍刃上去。

  不過跋鋒寒雖然靠著碎裂的劍刃,讓畢玄的拳頭偏轉了方向,但是其拳頭上的力量,還是讓跋鋒寒向后飛出了十數米,重重的跌倒在地面上,其手中的斬玄劍只剩下一個劍柄了。

  “該我們了。”

  畢玄并沒有繼續追上去給跋鋒寒致命一擊,反而是快速的回到原位,拔出之前插在地上的月狼矛,一矛橫貫長空刺向了斷浪。

  “這是想要利用之前的勝利的氣勢嗎,那就陪你玩玩吧。”斷浪看著攻過來的畢玄,感受著周圍空氣的熱浪,輕笑一聲,就拔出了身后的火麟劍。

  “就讓我來領教一些武尊的炎陽奇功是否名副其實。”

  說起來炎陽奇功和火麟劍倒是有著異曲同工之處,那就是都是利用炎火屬性來對敵,同樣的屬性,那就只能看誰的實力強大了。

  轟轟轟。

  山海縣的北面的城門前,斷浪和畢玄的每一次劍矛相碰,比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熱浪沖擊波,把整個城門前的大地變的坑坑洼洼的同時,也因為火焰的關系,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