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74章 洛陽之戰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慈航靜齋,慈航劍典,哎。”使用風神腿來到洛水岸邊的徐子陵,突然輕輕嘆了口氣,如果不是從沈飛那里知道慈航靜齋的本質,徐子陵敢確定,自己一定會對師妃暄動心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不想在繼續和師妃暄待在一起。

  倒不是怕繼續待在師妃暄的身邊,會對她動心,而是因為,慈航靜齋的行事作風,徐子陵非常的不喜歡,尤其是那所謂的以身飼魔,更是讓徐子陵心里感覺到膈應。

  雖然徐子陵心里對愛情也是有著美好的想法的,不過他畢竟不是什么圣人,對于某些事情,比如說聯姻之類的,也不是不能接受,慈航靜齋如果和什么聯姻也就算了,但是明明是聯姻,卻用以身飼魔什么的來標榜自己的正義,就有些令人惡心了。

  也就是因為有石青璇在,讓沈飛不好說一些更難聽的話語,也不好在這方面大做文章,不然他早就利用報紙在這方面做些文章了。

  經過沈飛的一些現代理念的熏陶,徐子陵完全拋棄了原著的天真,如果是原來的徐子陵,只會感慨慈航靜齋不愧是名門正派,為了天下太平,竟然會做出這么大的犧牲。

  “阿彌陀佛,真信已經出家贖罪,出家人四大皆空,前世重重,已成過往。”

  凈念禪宗的那八百八十八干凈整潔的石階最高處大門前,在大量的信徒圍觀之下,十位六扇門的捕快與從凈念禪宗里面出來的十幾位和尚在激烈的對峙著。

  “少說廢話,殺害田家村一家三口的殺人犯真信,證據確鑿,你們凈念禪宗是不準備把人交出來,一定要包庇這個殺人犯了是吧,給我進去抓人”

  在看到面前的和尚根本沒有讓路的行動之后,帶隊的張捕頭立即一揮手,讓手下和他一起進去抓人,不過很可惜的是,面前的和尚組成了人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動手。”看到這一幕之后,張捕頭立即命令手下動手,同時,在話落之后,張捕頭第一時間就揮出了腰間攜帶的鐵鏈。

  看到捕頭動手,其他捕快,也紛紛開始出手。

  “放肆,凈念禪宗豈是你們可以撒野的地方。”

  看到捕快們動手,沒等面前的和尚們出手,隨著一聲怒吼,一邊突然沖出一個拿著長棍的青年僧人,長棍揮舞,三下五除二,就把捕快們,包括張捕頭全部打翻在地。

  “快住手,真明。”

  就在這名青年僧人要下重手的時候,突然一個中年和尚出現在其面前,接住了其準備下重手的一棍。

  “各位施主,真明莽撞了。”

  “凈念禪宗好大的膽子,不但包庇殺人犯,還敢拒捕,走,回去稟報總捕頭。”張捕頭捂住之前被一棍打折的左臂,冷冷的看著最后出現的僧人,明白依靠自己等人今天是沒有辦法把犯人帶回去了,立即帶著身上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勢的捕快們離開了。

  “真明你,哎,阿彌陀佛。”中年僧人看著離開的捕快們,看著出手的僧人,想要說什么,不過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低聲念著佛號。

  “竟然全部都動手了,還真是出乎意料啊,看來是囂張慣了啊,虧我還以為他們會先忍著,為此準備了不少呢,現在看來可以開始下一步行動了。”

  “不癡,不嗔,不貪,不懼,四大護法金剛嗎?”

  看著手里的關于凈念禪宗的四大護法金剛的資料,沈飛的嘴角立即出現浮現出一絲冷笑,對于佛門的一些法號,他還是知道一些的,比如說需要戒掉什么,就取什么法號,比如說什么不可不戒。

  從四大護法金剛的法號,就可以大概猜測一些他們本身的問題,為此沈飛讓佛門的人開始身挖他們的曾經的身份。

  那怕這里不是現代社會,沒有現代的網絡,想要調查一個人幾十年前的事情,非常的困難,不過誰讓四大護法金剛并不是么什么無名之輩,能夠成為凈念禪宗的護衛,他們一身實力自然不會太弱。

  一般人的資料在這個時代大概非常的難以查到,但是如果是高手,就不一樣了,更不要說在知道沈飛的用途之后,陰葵派的祝玉妍那邊可以說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讓下面的情報人員在查探相關的消息。

  果然不出沈飛所料,四人當年都不是好人,后面好像不知道是被感化之類的,就出家了,直到成為凈念禪宗的四大護法金剛。

  在這個時代,一般來說,一個人如果出家,基本上不會追究其之前的責任,就好比石之軒最后出家了,四大圣僧也沒有一個人追究什么。

  不過這個所謂的規則,對他可沒有絲毫用處,所謂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既然連王子都逃不脫一個法字,區區佛門有什么資格憑借所謂的出價,逃脫罪責,這里是中原,可不是天竺。

  “號外,號外。”

  新的一期大唐日報又新鮮出爐,然后這期的報紙又賣的脫銷了,佛門的聲望在這期報紙過后,其他的地方,不好說,但是在洛陽可以說是跌倒了谷底。

  尤其是報紙上刊登的,那些由佛門造成的凄慘事件,引起了不少江湖人士的憤慨,因為報紙上的內容,讓他們明白了,為什么佛門會占有那么多的土地,全部都是不擇手段得到的,其中最重要的手段,自然就是所謂的典當了。

  在加上之前發生在成都的事件,以及稅收的真相等等等,佛門在洛陽的信徒直線下降,底層百姓,根本不在乎誰當皇帝,只要能夠讓他們活下去就行了,之前限于本身的見識,他們當然不會明白其中的情況。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尤其是里面關于稅收的地方,原來自家交那么多稅的原因,不只是朝廷的原因,還有就是佛門的原因,在報紙上沈飛可是清清楚楚的以洛陽的稅收為例,說明了如果洛陽的佛門也交稅的話,那邊洛陽的百姓稅收就會只有原來的三成左右。

  “爹,你來這里不是為了見唐王殿下呢,為什么一直待在這里?”董家酒樓的一個雅院內的涼亭的石桌邊,宋玉致一臉好奇的看著站在坐在石凳上的一位面容俊秀,英偉不凡正在看著報紙的的中年人。

  從其稱呼,就可以知道這位中年人是誰了,除了天刀宋缺之外,沒有其他人會被她叫爹。

  “很簡單,因為我想要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此時宋缺的面前,不只是有著全部的大唐日報,同時市面上販賣的一些書籍,也全部堆在一邊,這些書籍上有不少宋缺甚至還做了標注。

  在看完今天的報紙之后,宋缺就從一邊的書堆里面抽出了一本書,這是一本叫做母豬的產后與護理的書。

  這是一本很多自認為是讀書人非常不屑一顧的書,不過難得的是宋缺竟然看的津津有味,事實上那一堆書里面,沒有一本是所謂的四書五經,全部都是類似現在宋缺手中的那本母豬的產后與護理的書籍。

  什么家禽飼養大全,豬肉怎么做才好吃,怎么建立一個牧場,以及活字印刷術是什么等等等。

  可以說這些書籍在這個時代,全部都是價值連城的書籍,只要按照書籍的內容去實驗,假以時日絕對會成為一方大富豪。

  沈飛本來可以完全把這些方面的書籍以高價販賣給某些人的,不過后來沈飛一想,這樣的話,推廣就太慢了,未來整個天下都是他的,他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去賺這個錢,于是就發行出來了,至于未來誰會按照書的內容去做,成為富豪,他根本不在意,反正都是這個國家的。

  比如說活字印刷術,正常的情況下,自然是需要極度保密的,不過這樣一來,只靠他這邊來傳播文化太慢了,不如傳播出去。

  沒有傳播出去的,也就是煉鋼,煉制鹽,玻璃之類的技術,倒不是他不想傳,而是現階段傳出去,很容易被外族學去,他還指望利用這個來賺大錢呢。

稍后替換,抱歉,本來以為可以不用這樣的,結果拉肚子,沒趕上  “五家七姓來了不少人啊,博陵崔氏,太原王氏都是大人物啊,梵清惠的鬼谷絕學縱橫之術倒是用的出神入化啊。”

  在沈落雁忙著接手她的事物的時候,沈飛這邊則是通過視頻監視著這段時間潛入洛陽的人,這些人或許自認為隱藏的非常的隱秘,利用各種渠道潛入洛陽,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殊不知,整個洛陽現在完全是在沈飛的監視之下,尤其是寺廟,以及那些對他不滿的世家,更是重點監控對象。

  所謂五家七姓,就是位于四大門閥之下的第一流的世家,其中博陵崔氏好處門閥之下的第一世家,也是最推崇九品中正制,人物士族之下只配被統治,是最反對平民,寒門擁有知識的人。

  只可惜大勢不是一個博陵崔家可以違逆的,事實上博陵崔家不只是看不起普通百姓,就連對家主的旁支也是一樣,然后結果就是崔家分裂了,然后形成了一個清河崔氏,直接把當時的博陵崔氏的家主活活氣死。

  之后博陵崔氏那怕再不爽,也不得不承認清河崔氏的地位,因為對方擁有和他等同的力量了。

  沈飛在洛陽的所做作為,觸動的可不只是佛門,世家那邊更甚,尤其是大量便宜整潔的書籍的出現,更甚讓不少世家如坐針氈。

  沈飛在洛陽這邊,可不只是創立了大唐日報,更是印刷了大量的書籍,連環畫,漫畫,以低廉的價格販賣,這更是觸碰了世家們的逆鱗。

  之前書籍價格昂貴,對于普通的百姓來說,除了極少數人,大部分人那怕是閑著也不會有人想要買書,畢竟太浪費錢了,但是現在不同了,更不要說還有更加簡單的學習識字的連環畫,漫畫了。

  就連不能正大光明流傳的無字書,沈飛這邊也讓人插了一手,什么是無字書,沒有字,自然就是畫了,只不過這個畫,和一般的畫不一樣就是,按照現代的說法,無字書就是寫真集。

  如果按照正常的情況的話,那怕不少世家對沈飛不爽,也那他沒轍,畢竟現在可不是和平時期,而是亂世,在加上沈飛更是其中的一大諸侯,以及世家彼此之間不少也是有著深仇大恨的,比如說博陵崔氏和清河崔氏,正常的情況下,是不可能聯合的。

  但是在梵清惠的串聯之下,這些世家暫時放下了彼此恩怨,派遣了不少高手,反正對于那些世家來說,就算最后失敗,也不過只是損失了一些高手而已,不得不說梵清惠真的一個公關高手。

  “徐兄,不知道對當今天下的形勢如何看?”洛水的河面上,一艘前往洛陽的船只上,從埋葬了傅君婥的幽谷里回來的徐子陵,靜靜的欣賞兩岸的風景的時候,一個身穿一襲淡青長衫,隨風拂揚,神情看起來說不盡的飄逸,身后背著一把古樸的寶劍,英氣逼人的青年出現在徐子陵的身邊。

  “秦兄,我用雙眼看。”徐子陵掃了一邊的青年,輕聲說道。

  “呃。”本來想要繼續說什么的青年,在聽到徐子陵這句話之后,神情不由楞了下,這個答案,是他之前怎么也想到的。

  “沒想到徐兄說話如此有禪理。”

  “沒想到我一個小混混出身的人說話也變的有禪理起來了,可惜這話當年我在揚州做小混混的時候,沒有人和我說過。”徐子陵看著身邊的青年,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徐兄的話里聽起來對我有意見。”青年立即再次沉默起來,過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

  “怎么會,八百里秦川,這么大氣的名字,我這個小混混可沒有資格有意見。”

  “看來徐兄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

  “慈航靜齋當代行走,佛門代天選帝計劃的執行人,那怕我這個小混混,也是聽說過的。”徐子陵說著就不在看身邊的青年,準確的說應該一身男裝的師妃暄。

  因為沈飛的一連串操作,讓本該早已經入世的師妃暄,直到現在才正式出現。

  “徐兄看來對佛門有著很多誤會啊。”被人揭破身份,師妃暄的神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好像之前已經知道了一樣。

  “是不是誤會,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徐子陵說著目光突然轉頭過來,目光再次落在了是非下的身上,然后說道:“你處心積慮的接近我,不好說準備利用我來對付沈大哥吧。”ぷ999小説首發ωωω.999χs.cΘмм.999χs.cΘм

  “看來無論我說什么,徐兄已經不會相信了,不過就算如此,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