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72章 洛陽之戰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嗯。”看著沈落雁面對自己的攻擊,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讓老人不由面色一變,本來攻向沈落雁腦袋的齊眉棍,立即收力,改變方向砸向沈落雁的左肩,沈落雁是李密指名要抓活的,如果死在他的手上,李密那邊就不好交代了。

  不過就在這時,沈落雁的身上突然冒出一道金光,隨后其身影立即迎著齊眉棍沖向了老人,這突然的變化,讓老人不由的加強了一下手中齊眉棍的力量,隨后就聽到一聲砰了一聲巨響,老人立即發現手中的齊眉棍上好像砸到了什么堅不可摧的硬物上,之后棍上傳來的反震之力,讓老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不過就在這時,老人的視線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銳利的劍氣,沒等他有所反應,就感覺左眼劇痛,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梅老。”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周圍包圍沈落雁的那些人,不由全部愣住了,片刻之后,清醒過來的眾人,其中有人失聲吼道。

  這個老人可不是什么無名之輩,而是南海派有名的老一輩宗師級別高手齊眉棍梅天,是曾經和宋閥廝殺下都活下來的人物,結果一個不小心,在沈落雁這里陰溝里翻船了。

  “攔住她。”

  周圍的那些人愣住了,沈落雁可沒有愣住,身影立即化成一道金色的光芒沖向了前方的王伯當,王伯當看著倒下的梅天,立即一臉驚慌的向后退去,同時命令身邊的四名親衛攔住沈落雁。

  論武功,王伯當其實和沈落雁是半斤八兩,沈落雁的武功劍法是名列奇功絕藝榜,他的軟矛也是一樣,正常的情況下,兩人如果打起來,短時間是很難分出勝負的。

  不過剛才齊眉棍梅天因為身在局中,直到死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王伯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梅天的齊眉棍砸在沈落雁身上的金光之后,第一時間就被反彈而起。

  王伯當雖然不知道沈落雁身上的金光是什么,不過一項以自己性命為主的他,自然是不會讓自己身陷險地的。

  當當當。

  沖向王伯當的沈落雁,看著攔在她和王伯當中間的那四名王伯當的親衛,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任由他們的武器落在她身上的金光上,直接撞飛了四人,繼續向著王伯當沖去。

  王伯當看著直接撞飛了自己的親衛,面無表情的沈落雁,心里不由的一寒,不過此時已經退無可退,在這無比危機的時刻,王伯當反而冷靜下來了,雙手緊握特制的精鋼軟矛,當胸就向著前方沖過來的沈落雁刺去。

  王伯當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不過也是久經戰陣,眼力還是有一些的,從之前的看到情況,已經大概推斷出沈落雁身邊金光的特性了,正好他用的是軟矛,只要利用好軟矛的特性,完全可以借此避開沈落雁的攻擊,之后就可以把沈落雁來對付了。

  只不過王伯當的想法雖然很好,不過很可惜的是,沈落雁好像看穿了一眼,就在他的軟矛要刺中沈落雁身上的金光的時候,沈落雁的速度好像突然間變快了,以毫厘之差避開了王伯當的軟矛。

  “等,呃。”

  看到沈落雁避開了自己的軟矛,王伯當亡魂大冒,剛想開口說些什么,不過很可惜在其剛吐出一個字,沈落雁的短劍已經貫穿了他的脖子。

  脖子的劇痛,讓王伯當第一時間松開了手里的軟矛,雙手捂著脖子,雙眼充滿了恐懼,看著沈落雁想要說什么,不過大概因為脖子被刺穿,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一劍刺穿了王伯當的脖子,抽出了短劍的沈落雁,看都沒有在繼續看王伯當一眼,而是展開身法,就向著最近的西城門逃去。

  “沈落雁。”

  在沈落雁這邊剛展開身法的時候,那邊南海派的掌門金槍梅詢,就大吼著沖了過來,如果死的是南海派的其他人,梅洵或許不會如此憤怒,但是齊眉棍梅天可是他的爺爺,此時的梅洵心中已經忘了李密的命令,要直接干掉沈落雁替爺爺報仇。

  不過可惜的時候,梅洵的武功雖然比沈落雁強了不少,但是在速度上要遠遠的落后沈落雁,在其大吼的時候,沈落雁已經沖出了這條街。

  現在的沈落雁已經使用了神行符,在速度上,不要說梅洵了,那怕是以速度擅長的宗師,短時間都很難追上她。

  “沈落雁。”沈落雁真的突然爆發,讓李密臉色一瞬間就陰沉下來的,下一刻立即拿起一邊的一張大弓,張弓搭箭,貫穿了強大的真氣的箭矢,如同流星一般在空中劃過一道長長的痕跡。

  箭矢撞在了沈落雁身體上的金光上,一瞬間炸成粉碎,不過讓李密震驚的是,這攜帶了他全身真氣的一箭,竟然對沈落雁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密公,從今日起,我們恩斷義絕。”

  在留下這句話之后,沈落雁的身影就直接從西城門闖了出去,李密大概是因為太自負,認為沈落雁怎么也不可能逃走,在動手的時候,竟然連城門都沒有關閉。

  “晁老,那是什么?”沈落雁的逃走,盡管大大超出了李密的預料,不過他畢竟是一代梟雄,很快就恢復了冷靜,轉而問起身邊的晁公錯,剛才的情況。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某種秘法,應該不會長久,她可是你的軍師,你都不清楚嗎?”晁公錯是老一輩的高手,雖然沒有見過符箓,不過還是猜到了部分真相。

  “哼。”

  晁公錯的話,讓李密剛恢復平靜的神情,又陰沉下來了,

稍后替換  “宋家的公子,竟然是一個癡情之人,還真是令人想不到啊。”婠婠在一邊看著宋玉致,輕輕嘆了口氣。

  “人各有志。”

  徐子陵和宋師道不在這里,是因為兩人去了當初雙龍葬傅君婥的山谷去了,徐子陵這邊在吸收了聚仙丹和血菩提之后,在發現最近沒有什么事情之后,就準備回山谷祭拜一下傅君婥,宋師道在知道之后,立即迫不及待的要求一同前往。

  本來寇仲也要去的,不過最后還是被徐子陵和宋師道勸住了,讓寇仲留下來幫助沈飛,現在的寇仲沒有了爭霸天下的想法。

  在加上楊公寶藏的情況,沈飛也告訴雙龍了,雙龍一時間反而沒有什么事情做了,至于素素那邊,在之前他們幫助翟嬌從李密那邊逃走之后,被翟嬌帶著投靠竇建德去了。

  “還真是趕巧,都來了。”

  這天魯妙子,石青璇等人終于帶著飛馬牧場的人以及戰馬來到了洛陽,同時到達洛陽的還有從水路到來的東溟派,隨船一起運來的,還是數量不菲東溟派打造的兵器,當然對外東溟派公布的是沈飛和東溟派買的武器,而不是東溟派投靠了他。

  飛馬牧場的這些人,在到來之后,沈飛立即把其交給了寇仲來統領,另外在從原來的洛陽的軍隊中撥了一千人交給寇仲統治。

  倒不是他不愿意給寇仲更大的權利,而是寇仲自己想要訓練一支強大的軍隊出來,那怕自己不想打天下了,寇仲對于爭霸天下,準確的說他十分的向往戰場爭雄,從很早的時候,寇仲就經常和徐子陵說,將來他當大將軍,徐子陵當丞相。

  現在徐子陵是看不出有沒有當丞相的天賦,不過寇仲完全是有大將軍的天賦的,魯妙子交給他的兵法,已經融會貫通了,就連傲寒六訣那邊和血戰十式也有融合的跡象,假以時日,井中八法大概還有機會問世。

  “寧道奇,你要攔我。”

  在沈飛在洛陽進行相關的改革的時候,獨自離開宋家山城要去洛陽見一下沈飛的宋缺,在接近洛陽的時候,在一處偏僻的山林中意外的遇到了攔截,道家第一人,有著中原第一人之稱的寧道奇,出現在他面前了。

“受人之托,給道友帶封信。”寧道奇說著就從身上拿出一封信,之后不見他如何動作,信緩緩的從其手中飄起,向著宋缺的方向飄去。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過就在信來到宋缺的面前的時候,突然刀光一閃,下一刻,就看見信變成了漫天碎片,在空中飄散著。

  “現在,讓還是不讓。”右手握著水仙刀的宋缺,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的寧道奇,語氣沒有一絲波動。

  “看來只能領教一下道友的天刀了。”看著隨風飄散的碎紙片,寧道奇不由輕輕嘆了口氣,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實在不想和宋缺交手,不過誰讓現在他已經沒有選擇了呢。

  “如果是之前的你的話,或許還能攔住我,但是現在的你配嗎?”

  宋缺話音一落,水仙刀一橫,之后宋缺身影瞬間跨過十數米的距離,出現在寧道奇的身前,水仙刀裹著霞光云影,斬向了寧道奇。

  面對宋缺這一刀,寧道奇面色凝重,雙手不停的變幻著,猛然間周圍好像了響起了無數奇異的鳥叫聲,對手是宋缺,寧道奇自然不會托大,出手就是他冠絕中原的武功,散手八撲。

  宋缺的刀撞上了寧道奇的雙手,兩人的身體身不由己的同時一震,兩人的腳步同時一沉,在地面留下了兩對深深的腳印。

  隨后兩人幾乎同時開始后退,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腳印,不過讓人驚訝的是,宋缺這邊只腿了三步,而寧道奇這邊足足退了七步。

  宋缺沒有說話,就再次揮起水仙刀,瞬間整個天空布滿了無窮的刀光,向著寧道奇斬去,而寧道奇那邊則是雙手揮動,一時間好像多了無數的手臂,或拍,或抓,或拳迎上了宋缺的刀光。

  宋缺的刀猶如天馬行動,羚羊掛角,每一刀角度都是非常的神奇,至于寧道奇那邊散手八撲,不愧是他冠絕中原的絕技,每一次都恰到好處的擊潰了宋缺的刀光,一時間山林間好像是百鳥齊鳴,不過令人意外的話,本來應該是十分悅耳的鳥叫聲,如果仔細聽起來,卻能夠聽出一絲異常的雜音,其本來應該充滿嬉戲笑容的面孔,此時更是面無表情。

  “你的道心亂了,真是可惜,你走吧,這次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就不殺你呢。”

  隨著刀光和手影的消失,宋缺這邊神情氣息,甚至就連衣服都沒有絲毫變化,而寧道奇這邊不但臉色蒼白無比,身上的錦袍更是多處受損。

  看著這樣的寧道奇,宋缺失望的搖了搖頭。

  宋缺的搖頭,以及失望的語氣,讓寧道奇的臉色更加蒼白起來,嘴角更是忍不住泛出一絲血跡,在盯著宋缺看了好一會,這才帶著一臉不甘,甚至怨恨的神情離開了。

  在來之前,寧道奇本來是十分有自信可以攔住宋缺的,畢竟就算宋缺進階了大宗師,也肯定進階不久,他自己則是在大宗師的境界沉浸了多年。

  不過在真正交手之后,寧道奇這才發現,他想多了,宋缺的實力之強,不要說是現在道心混亂的他了,那怕是道心沒有混亂的他,都沒有必勝的把握,甚至真要生死決戰,死的一定是寧道奇。

  對于大宗師來說,道心是非常重要的,無論是正道,還是魔道,寧道奇能夠境界大宗師,毫無疑問道心本來應該是十分穩固的,那怕是和慈航靜齋合作進行代天選帝計劃,被不容于道門也是一樣。

  不過很可惜的是,他遇到了沈飛,被他以一種極其蠻橫不講理的方式,硬生生的破了寧道奇的道心。

  沈飛如果是用其他的說法,寧道奇根本不在乎,但是國賊二字,那怕是寧道奇也承受不起,尤其是對比傅采林和畢玄的情況下,在加上算計石之軒,碧秀心等事情,如果寧道奇的道心不亂的話,那他也就不會是正道中人,而是比石之軒更加邪惡的魔門中人了。

  從其散手八撲的狀態,就可以知道,本來應該是和諧和自然融為一體的散手八撲,完全沒有自然的味道。

  在這種情況下,寧道奇對戰本來實力就比他強的宋缺,根本就是自找苦吃,如果是原著里宋缺想要干掉寧道奇,自己也肯定要付出不可扭轉的傷勢為代價,那么現在的寧道奇,甚至不用重傷,最多輕傷都足以干掉寧道奇了。

  慈航靜齋還有凈念禪宗在天僧地尼之后,沒有出現一個大宗師,不是他們的修煉的功法不行,而是他們的心出問題了,看看道門,還有魔門,雖然破碎虛空的人很少出現,但是大宗師,基本上每一代最少會出現一個。

  祝玉妍那邊如果不是因為石之軒失去了進階天魔大法第十八重境界的機會,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