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67章 和氏璧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在大石寺不斷的響起,盡管大石寺這邊對斷浪這個大敵早有準備,提前召集了不少宗師級別的高手,這里面有佛門的人,也有那些非佛門,但是和佛門關系不錯的世家,江湖人士。

  不過很可惜是,這一次他們面對的是殺意沸騰,想要發泄一番的斷浪,之所以沒有使用火麟劍,而是換成了狼牙棒,也是這個原因。

  有些事情聽說和親眼所見完全是兩個概念,邊境一行,讓斷浪見識到戰爭的殘酷,甚至就算是易子而食,也親眼見證了,這完全不是從電視,網絡等方面看到相關的新聞圖片可以比擬的。

  這邊普通百姓過的如此凄慘,那邊你佛門肆無忌憚的斂財,大占土地,這怎么不讓斷浪憤怒。

  “我讓你們代天選帝。”

  “我讓你們從不交稅。”

  “我讓你們欺壓百姓。”

  此時的斷浪揮著狼牙棒,就像是虎入羊群,無人是他一合之敵,一開始佛門還是盡力阻攔他,很快在如此殺戮之下,都驚恐的準備四散而逃了。

  “佛門凈地皆貧僧,四大皆空佛法真,時逢盛世身價貴,古剎翻新供財神。逍遙窩里謀己事,魚肉林中渡眾生,念念有詞心不在,再無古佛伴青燈。”

  隨著最后一句詩句的結束,大石寺的戰斗結束了,大石寺的廣場橫七豎八的倒在近百位尸體,現場無一活口。

  看著眾多的尸體,斷浪深深呼出一口氣,神情平靜了很多,殺意同樣也降低了不少,對于那些逃走的僧人,以及來助拳的那些人,也就沒有了追殺的欲望。

  大石寺在成都雖然名望不低,但是終究不能和凈念禪宗相比,不說寺廟的奢華程度,光是武僧的數量就完全不能比,大石寺這邊最多也就近百武僧而已。

  “這個魔頭的名號看來是坐實了。”

  看到一邊窺視的人,被他掃了一眼之后,立即慌張的離開,斷浪不由的輕輕搖了搖頭,他這個麒麟魔來到川蜀。

  這次大石寺之戰,周圍窺視的人可不少,畢竟他昨天才搞出那么大的事情,也就是他主要針對的是佛門,在加上昨天獨尊堡的事件,才讓成都的掌權者巴盟沒有出面。

  對于巴盟來說,只要你們的事情不波及到成都的平民,一般是不管的,就像原著里的天君席應找大石寺的麻煩,巴盟也只是盯著天君席應,沒有攔著他。

  川蜀這邊是以宋閥為尊,如果是在和平的時期,多多少少會給官方一些面子,但是現在已經進入群雄爭霸的時期了,自然不會給隋朝官方的面子了。

  “可惜那個真言好像沒有出現啊。”

  大石寺這邊是覆滅了,不過斷浪的目標卻沒有達成,對此,斷浪只能表示多等待幾天了,如果對方依舊不出面,那他暫時只能放棄了。

  “羅漢堂,看來我是沒有徐子陵的悟性啊。”

  空無一人的大石寺,斷浪扛著狼牙棒,來到了羅漢堂,所謂的羅漢堂是一個獨立的宮殿,其面積之大堪比揚州皇宮的宮殿了,畢竟這可是能夠容納五百尊羅漢佛像的殿堂。

  本來斷浪好像看看自己能不能通過這些羅漢佛像領悟一下九字真言手印呢,結果看了半天什么都沒有領悟出來。

  嚴格的說此時羅漢堂內并沒有五百尊羅漢佛像,有不少已經損壞了,也并沒有維修或者重修雕刻,就這么任由損壞的雕像在那里。

  “是因為沒有辦法恢復成原樣嗎?”

  看著那些損壞的羅漢佛像,斷浪心里這么猜測著,畢竟這可不是普通的佛像,而是蘊含了武道真意的雕像,這五百尊佛像,據說是當年一位來自天竺的高僧,親自雕刻出來的,如果讓工匠來雕刻,是不可能把武道真意留在雕像上的。

  就像宋缺對著石頭上砍一刀,和普通人對著石頭上砍一刀,那怕他們造成的傷痕一模一樣,但在有心人的眼里,那就是天壤之別。

  既然領悟不出,斷浪也就不浪費時間了,狼牙棒一揮,強大的氣勁一瞬間就把其前方數十尊雕像全部摧毀。

  對于佛門的武功,沈飛那邊是不排斥的,閑著的時候他也修煉了兩門其中的武功,其中自然就是大慈大悲肖自在,肖哥修煉的大慈大悲掌了。

  “糧食不少啊,記得原來王世充和李世民戰斗的時候,最后洛陽城好像沒有糧食了,真是不會想辦法啊。”

  以洛陽內寺廟的儲藏的糧食,最少可以讓王世充堅持一年以上,當然了這也就是斷浪敢這么想,王世充那邊可不敢有這樣的想法,他可沒有和佛門翻臉的底氣。

  “可惜沒有找到武器,鎧甲,弓弩,不然就更有意思了。”對于這個,斷浪倒是沒有太失望,相反如果真的找到了,那事情才大了。

  對于佛門斂財,當然不只是沈飛才知道,這個時代的人可不是傻子,相反他們非常的聰明,沈飛比他們強的也就是知識和信息而已。

  對于某些人來說,斂財并不算什么大事,造反才是最大的事情,以佛門龐大的勢力,如果在擁有足夠的武器裝備的話,是任何上位者都不能容忍的。

  歷史上的滅佛運動,不只是中原,還有其他少數民族同樣發起過這樣的事情,比如說吐蕃,其中不少就有佛門因為勢力太大,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斷浪這邊雖然可以栽贓一下,不過考慮了一番,還是算了,畢竟這里不少洛陽,現在就算拿出武器,不過只是加大大石寺的罪名而已,真要做這方面的事情,在洛陽做,效果才是最好的。

  “還是老規矩吧。”在逛了一圈大石寺,把里面的物資全部拿到手之后,斷浪沒有客氣,直接一把火把這個宏偉壯麗的寺廟給點燃了。

  “都給我排好隊,每個人都有份,不準多領,拿到糧食了趕快離開。”

  被大火燒成灰燼的大石寺的山門前,此時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物資,糧食,珠寶,地契等等等,在等真言和尚的時候,斷浪也沒有閑著,直接把大石寺里面得到的物資,送給成都的貧困百姓了。

  糧食,財富,地契,全部都準備送出去,一點都不留。

  免費的物資,吸引了大量百姓前來,趁機斷浪把佛門交稅和沒有交稅的區別宣傳出去了,其中重點就是,因為佛門沒有交稅,所以百姓的稅收才那么重,斷浪一股腦的把朝廷之對普通百姓收那么重的稅,是因為把佛門的稅,轉嫁到百姓的頭上了。

  雖然稅收的問題,不只是佛門,世家門閥那邊才是大頭,不過現階段,斷浪只能先把這個名頭按在佛門身上了,事情要一點點做。

  對于普通的老百姓來說,和他們說再多,都很難聽進去,但是如果是牽扯到自己利益方面的事情,那就不一樣了。

  在加上貨真價實的數量巨大的地契,財富和各種物資,這可是親眼所見,有些東西只知道數字和看到實物堆在自己的面前,完全是兩種概念,可以說這一次佛門在成都這邊的名望完了。

  稅收這一問題,對于佛門來說根本就是釜底抽薪的一擊,無論他在怎么包裝掩飾,都沒有辦法回避這一點,只不過之前沒有足夠分量的人對這方面的提出質疑而已,畢竟這個問題一提出,牽扯的問題實在太多了。

  在這個時代搞出這樣的事情,對于一般人來說,簡直就是螳臂當車,就像在日心說鼎盛的時期,宣揚地心說一樣。

  “終于來了嗎?”三天后,感應到大石寺廢墟出現的莫名氣息,斷浪立即把一邊的宋閥之人叫了過來。

  開倉放糧這種事情,可是非常麻煩的,如果在沒有其他人的情況,斷浪自然可以自己處理,不過在宋閥的人出現之后,他立即留把這件事交給了宋閥。

  獨尊堡的事件,宋閥可是非常重視的,畢竟宋缺可是宋閥的根基,有人想要算計宋缺,宋閥當然不會善罷甘休。

  在得到消息之后,宋閥的二把手宋智就親自趕了過來,面前的宋閥的人,是從成都附近派遣過來的,也就是宋缺現在不在宋家山城,不然他都有可能親自來成都。

  之后雙方一拍即合,斷浪這邊想要消減佛門的威望,宋閥無論是是處于報復,還是整頓自己的地盤,都必須削弱佛門的實力。

  “沒想到佛門還真是隱藏了一位大宗師啊,不知道寧道奇那個廢物如果知道這件事會如何想?”

  在把一些事情給宋閥的那位交代好之后,斷浪就來到了已經成為了廢墟的羅漢堂,在廢墟之中,一位須眉俱白,臉相莊嚴中透出祥和之氣老和尚佇立在已經被徹底毀滅的羅漢堂眾多的佛像之中,此時正閉著眼睛,在念叨著什么。

  斷浪雖然沒有真正見過這個時代的大宗師,不過他已經見過魯妙子,祝玉妍,還有石之軒,在加上和婠婠也聊過大宗師的情況,對于大宗師的一些情況還是知道的。

  “施主,不覺得做的太過了嗎?”

  “太過,我可不這么覺得,不是我太過,而是你們太貪了。”斷浪說著就拔出了身后背著的火麟劍。

  “佛門的情況究竟如何,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所以那些廢話就不用說了,反正最后終究是要看實力說話。”

  那怕佛門可以舌燦蓮花,有些事情也是沒有辦法顛倒黑白的,無論是梵清惠,還是了空,四大圣僧等,都非常明白佛門的情況,但是他們的身份,地位決定他們只能站在佛門這一邊。

  如果佛門失去了大量的財富,那么眾多的弟子如何養活,更不要說一個武僧的花費是平常僧人的數倍了,窮文富武。

  這就像三國時期開始的九品中正制一樣,同樣有人看出來其中的問題,但問題看出問題的都是屬于世家貴族,這些人自然不愿意削弱自己的權利和地位。

  更別說,絕大部分世家貴族,都是認為普通百姓是卑賤的芻狗,是必須被他們統治的,必須供養他們的,讓他們生殺予奪的,簡單的說就是弱化版的天龍人。

  “斷施主,你可知,你已經入魔,臨。”真言說著雙手結著外獅子印、內獅子印,同時口中低喝道。

  “這就是佛門的九字真言嗎,不過如此,你們佛門難道只會這一套嗎,遇到理念不合,損害你們利益的人,只會把人叫成魔,不過很可惜,這一次你們沒法如愿,而且我可以肯定我沒有入魔。”

  如雷貫耳的厲喝之聲對于斷浪沒有絲毫作用,佛門的九字真言,是震懾對方精神的功法,如果被對方震懾,自然就會覺得對方說的就是對的。

  換成其他人,那怕是宗師,只憑剛才這個臨字,就足以讓其懷疑自身。

  “對了,忘了正式介紹一下了,昆侖瓊華仙劍派大弟子斷浪奉天帝之命,討伐代天選帝之逆賊,所有參與人等,全部打下畜生道,永世不得超生。”

  隨著斷浪的話語,其手中的火麟劍立即脫手而出,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其上空,之后在真言和尚一臉驚愕無比的神情中,火麟劍紅色光芒一閃,化成十數道劍影,下一刻十數道劍芒直接刺中了真言和尚的身體各處。

  “代天選帝,真是好大的膽子,你們把天帝置于何處。”隨著斷浪的手指一動,真言和尚身上的其他劍影立即緩緩消失,火麟劍化成一道紅色的光芒飛入他身后的劍鞘當中。

  “說我是魔,你們可真是太有意思了,你們見過真正的魔嗎,對了,既然說我是魔,那么我在告訴你一件事吧,天帝的命令是讓我和師兄視情況做出判決,也就是說,對于佛門的處理可以是從輕發落,也可以是徹底覆滅,你認為如果是魔,會怎么處理你。”

  “本來我不準備徹底覆滅佛門的,不過你既然說我是魔了,我又怎么好意思辜負你的意思呢,放心吧,佛門會因為你今天這句話而徹底覆滅。”

  看著一臉不甘,想要說什么,但是生命氣息卻越來越弱的真言,斷浪的臉色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隨后真言和尚的整個身軀一瞬間化為灰燼,之前火麟劍的力量在其體內爆發了。

  “扯虎皮拉大旗,可不只是你會,逗弄一個大宗師,挺有意思的啊,這難道就是所謂偷稅嗎。”斷浪最討厭的就是那種嘴里說著什么大義凜然的話語,但是實際上自己一肚子男盜女娼。ぷ999小説首發ωωω.999χs.cΘмм.999χs.cΘм

  本來大宗師修為的人,心境都遠比一般人強,平常是不會有什么波動的,不過這也只是相對而言的,面對御劍術,又怎么可能保持心里平靜呢。

  “這就是和氏璧嗎,本來只是想要看看慈航靜齋到底怎么主持這一次代天選帝呢,不過現在看來,不能把和氏璧留給他們,不然萬一損壞了,豈不是太可惜了。”

  凈念禪宗空無一人的小銅殿內,沈飛拿起了那個名傳千古的傳國玉璽。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