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66章 和氏璧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準備的東西倒是不少啊,不知道梵清惠知道這里的事情會不會吐血啊。”

  在解暉死后,斷浪立即去了獨尊堡的倉庫,把其準備的武器裝備,糧食藥材等相關的物資,全部拿走了,當然其庫存的黃金珠寶也同樣沒有忘記,對于現在的沈飛來說,這些可都是必不可少的物品。

  無論是救濟難民,還是訓練新的軍隊,都是需要大量的物資和財富的,洛陽現在的軍隊用來守護洛陽是足夠了,但是如果用來爭霸天下,就顯得太少了,相比動則數十萬李閥的軍隊,數量少的太多了。

  “仙法,天崩地裂。”

  在把所有的物資都到手之后,斷浪來到了獨尊堡后方的山壁處,左手按在山壁上,直接發動了土系仙術。

  獨尊堡依山而建的地形,在地形上確實是易守難攻,只有大門前石橋那一條路可以進攻,不過對于斷浪來說,這個地形,讓他有一種更加簡單的方式覆滅獨尊堡,那就是讓獨尊堡后方的山壁崩裂。

  “都快逃命吧,解暉引爆了炸藥,炸毀了后方的山壁,再不走,你們都死在這里吧。”在整座山峰因為土系仙術晃動的時候,斷浪在沉默了一會,再次拿出擴音器,把情況說了出來。

  一開始是沒有人相信,不過隨后在發現地面開始晃動,以及有碎石落下之后,一時間獨尊堡的絕大多數人也顧不上追殺斷浪,慌忙的向外逃去,不過同樣有根本不顧這一切,依舊向著斷浪沖去的人。

  “還真是忠心啊。”

  對這些忠心解暉的人,斷浪自然不會客氣,在解決他們之后,立即向著大門的方向沖去。

  等斷浪來到大橋上,那些看熱鬧的人,已經快速的離開了大橋,來到了獨尊堡的對岸,其中宋玉華也在里面,是被巴盟的人帶離開的,宋閥在川蜀的名望可是非常大的,這些人自然不會讓宋玉華在這里出事。

  “怎么回事?”在看到斷浪過來之,安隆立即開口問道。

  “差點中了解暉給宋缺準備的陷阱,出不來了。”

稍后替換  “沒想到你竟然還真有這些書信啊,也對,留著來懷念嗎。”

  看著書信上的字跡,斷浪突然笑了起來,解暉真不愧是終極舔狗,正常的情況下,這樣的書信應該是看完之后被銷毀的,不過可能解暉想要留著,聞上面梵清惠留下的香味,想著解暉一個人在這個地下洞穴密室,做出聞著書信的舉動,斷浪不由的感覺一陣惡寒。

  “你果然追來了,那就一起死吧。”雙手皆失的解暉,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在其笑聲剛起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陣轟轟的響聲,斷浪回頭一看,只見身后的那個地下通道被上面落下的一塊巨石給擋住了。

  “哦,斷龍石嗎。”回頭看了下擋住通道的巨石,斷浪剛想說什么,不過就在這時,從四周墻壁的氣孔內開始冒出黑色的煙霧,與此同時上方也傳來劇烈的爆炸之聲,伴隨著強烈的爆炸,上方的石壁開始崩裂,隨時都有可能墜落下來。

  “毒氣,炸藥,還真是有一手,倒是有些低估你了啊,難道這里是你為宋缺準備的陷阱。”

  雖然上方的巨石好像隨時要落下,不過斷浪的神情沒有一點兒慌張,不提者只不過只是一個影分身,就算不是影分身,只憑如此陷阱,想要干掉他,也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不過也這僅僅是針對他,如果是宋缺落入如此陷阱,結果還真不好說,那怕宋缺實力強大,身后的那塊斷龍石,短時間肯定很難破開,在加上毒氣,以及上方最致命的落石,還真有可能干掉宋缺。

  這也就是宋缺,才是有可能,如果換成是畢玄或者傅采林,是絕對死定了,以攻擊力來論,天刀宋缺毫無疑問是所有大宗師里面最強的,如果是他們彼此交手,都是肉體凡胎,倒是沒有太大的區別,你砍我一刀致命,我打你一拳同樣致命,但是面對斷龍石就不一樣了。

  “可惜炸藥的威力好像不足啊。”

  這個時代已經有炸藥了,不過威力有限,除非是密閉的環境,就像現在斷浪所處的環境,不然很難發揮出其效果,再加上高手擁有強大的實力,火藥也就是在戰爭中才能發揮出現一些效果。

  這個時代的炸藥,主要是利用其效果達成火攻的效果,或者使用類似毒氣彈武器,洛陽的沙家對這方面有些研究。

  “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死定了,這是我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可恨。”失去雙臂的解暉,好像知道是必死,身體癱坐在地面上,依靠著著石壁,雙眼怒視著斷浪,因為他,自己那么多年的苦心經營毀于一旦不說,最重要的是還沒有達成既定的目的。

  “能夠讓你不惜一切的想要和宋缺同歸于盡,梵清惠還真是厲害啊,話說你到底上過她沒有。”

  這一刻斷浪對這個是真的非常好奇,從正常的情況來看,宋缺中這個陷阱的幾率還不小,試想正常的情況下,作為宋閥的姻親,在宋閥征伐天下的時候,突然背叛,在加上獨尊堡的易守難攻,無論是于公于私,宋缺都有可能走一趟,畢竟如果宋缺不出手,讓獨尊堡做好準備,真的很不好攻打。

  如果宋缺出手,解暉在想辦法把宋缺引到這里,如果落石陷阱沒有因為炸藥威力不足出問題,而是在斷龍石落下,和毒氣一起發動的話,宋缺真有可能兇多吉少。

  大宗師是非常的厲害,并且有著類似趨吉避兇的靈覺,不過這都是有限制的,不然徐子陵也不會多次遇到危險了,論靈覺,徐子陵可是比大宗師都強。

  “閉嘴,不許你侮辱她。”聽到斷浪出口污蔑梵清惠,本來已經靜靜等死的解暉,突然眼中兇光大冒,如果不是此時他受了重傷,并且也中了劇毒的的話,說不定就要和斷浪拼命了。

  “侮辱,一個青樓女子都不如的表字,值得我侮辱嗎。”提前梵清惠,斷浪心里的怒火就上來了,如果不是考慮到全局的話,他都要恨不得直接殺入慈航靜齋,把其全滅了。

  “你這一臉舔狗的模樣,真是讓人惡心,你不會以為憑借這個簡陋的陷阱真能夠殺死我吧,你還真是有些小家子氣啊,真要做陷阱,為什么不把這里全部炸了呢。”

  看著好像陷入回光返照,笑的非常猥瑣,好像想起了什么幸福的事情的解暉,斷浪一臉的無語。

  真要夠狠,直接把后面的通道也炸了,這樣一來,那怕劈開了斷龍石,也沒有機會逃出去。

  “別以為可以那么容易的死去。”看著上方的巨石裂痕越來越大了,斷浪也就不在廢話了,雖然這是一個影分身,損失也不心疼,但是他身上可是還帶著一些東西的,比如說火麟劍,以及不菲的財富。

  隨后只見斷浪左手一揮,下一刻兩人的身影立即從密室內消失,與此同時,上方的巨石終于落下,只聽轟轟轟的巨響,不只是密室,連鎖反應之下,通道也受到了影響。

  “是不是很意外啊,我活著出來了,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我在告訴你一件事吧,這一次誰都救不了慈航靜齋,因為他們得罪了天帝,代天選帝,好大的口氣,可惜她們不知道,這個世界是真正的存在天帝的,我是奉天帝之命來處理她的,天帝對梵清惠的處罰是賣入青樓,而且之后世世代代為娼。”說話的時候,斷浪順便探查了一下解暉的記憶。

  “氣死了,真是的,你氣量也太小了吧,我不過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看著因為自己一番話,直接被氣的斷氣,但是雙眼依舊充滿了不敢置信的解暉,斷浪不由的輕輕搖了搖頭。

  雖然他心里確實想過這么做,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不可能真的這么做的。

  “還真是一個舔狗啊,不過我的猜測有些地方倒是并沒有錯,嫉妒還真是原罪啊。”

  通過解暉的記憶,斷浪知道了當年的一些事情,首先就是梵清惠和解暉沒有人們想的特別的關系,不過他卻是是梵清惠安排在川蜀的棋子,或者應該說是棄子才對,不過對此解暉倒是甘之如飴。

  一切都是源于對宋缺的嫉妒,宋缺可以說是一個十全十美的人,出生尊貴,武功高強,二十歲左右出道就擊敗了當時的刀道第一高手霸刀岳山,當然這些不是最關鍵的,關鍵是宋缺是一個遠近聞名的美男子。

  顏值是非常重要的一樣東西,無論是女人還是男人,都是一樣,慈航靜齋如果選一群丑女出來,那怕她們是真的為天下和平著想,也只會被人當成不自量力,神經病,但是如果是一群美女,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當年是解暉先認識梵清惠的,不過梵清惠對他一項不假辭色,但是遇到宋缺之后,態度就完全不同了。

  當年宋缺和石之軒,可是一正一邪兩大美男子,這兩人分別虜獲了慈航靜齋兩大美女,在當時可以說是一段佳話。

  嚴格的說起來,當年的宋缺如果想的話,是可以和梵清惠在一起的,兩人無論出生,才華,武功都相若,可以說絕配。

  最后宋缺之所以沒有和梵清惠在一起,是因為兩人的理念有著巨大的分歧,當時正直南北朝十六國的末期,說起來整個天下比現在還亂,梵清惠的理念是由北統南,但是宋缺這邊堅持漢人正統,那怕民族是大勢,也應該是由漢族為主體,堅持以南統北。

  兩人都是心志堅定之輩,這么巨大的分歧,自然不可能在一起了,要知道這個分歧,可不只是他們兩個人的分歧,和寇仲與徐子陵的分歧不一樣。

  兩人的身后可都是有著自己的勢力的,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就分道揚鑣了,宋缺回去之后據說娶了一個丑女,專注于刀道和宋閥的勢力,直到隋文帝楊堅大勢已成,才投靠了隋朝。

  對于宋缺娶一個丑女,嚴格的說是錯誤的,這個丑,其實相對于梵清惠等頂尖人物而言的,真正嚴格的說起來,宋缺的夫人容貌是七十分左右,在普通人的眼中已經算是漂亮了。相對于梵清惠等最起碼九十分的容貌,七十分自然算是丑了。

  解暉的嫉妒就是源于此,他拼命追求連一個笑容都得不到,你這邊竟然在對方送上門,還拒絕了,這讓解暉情何以堪。

  后面的情況就簡單了,在宋缺拒絕了梵清惠之后,解暉那邊就想著乘虛而入,結果被梵清惠利用了。

  “政治性女人還真是可怕啊,果然是和碧秀心完全不同的性格啊。”

  碧秀心在喜歡上石之軒之后,能夠放心一切和他在一起,梵清惠這邊就做不到了。

  “沒想到你竟然還真有這些書信啊,也對,留著來懷念嗎。”

  看著書信上的字跡,斷浪突然笑了起來,解暉真不愧是終極舔狗,正常的情況下,這樣的書信應該是看完之后被銷毀的,不過可能解暉想要留著,聞上面梵清惠留下的香味,想著解暉一個人在這個地下洞穴密室,做出聞著書信的舉動,斷浪不由的感覺一陣惡寒。

  “你果然追來了,那就一起死吧。”雙手皆失的解暉,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在其笑聲剛起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陣轟轟的響聲,斷浪回頭一看,只見身后的那個地下通道被上面落下的一塊巨石給擋住了。

  “哦,斷龍石嗎。”回頭看了下擋住通道的巨石,斷浪剛想說什么,不過就在這時,從四周墻壁的氣孔內開始冒出黑色的煙霧,與此同時上方也傳來劇烈的爆炸之聲,伴隨著強烈的爆炸,上方的石壁開始崩裂,隨時都有可能墜落下來。

  “毒氣,炸藥,還真是有一手,倒是有些低估你了啊,難道這里是你為宋缺準備的陷阱。”

雖然上方的巨石好像隨時要落下,不過斷浪的神情沒有一點兒慌張,不提者只不過只是一個影分身,就算不是影分身,只憑如此陷阱,想要干掉他,也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過也這僅僅是針對他,如果是宋缺落入如此陷阱,結果還真不好說,那怕宋缺實力強大,身后的那塊斷龍石,短時間肯定很難破開,在加上毒氣,以及上方最致命的落石,還真有可能干掉宋缺。

  這也就是宋缺,才是有可能,如果換成是畢玄或者傅采林,是絕對死定了,以攻擊力來論,天刀宋缺毫無疑問是所有大宗師里面最強的,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