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61章 獨尊堡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他竟然真的敢動手。”

  圍觀的眾人當中,在看到禁衛軍真的敢動手把整個院落的突厥人,不少人都嚇了一大跳,暗中罵這個唐王根本就是一個瘋子,肆無忌憚。

  當然其中也有為沈飛,為禁衛軍喝彩,大聲痛罵突厥人的,突厥等外族人的囂張,早就讓洛陽很多百姓不滿了,不過因為種種原因,在這些外族人并沒有鬧的太過分的時候,上層大多數都是在和稀泥。

  就像之前的儒家人對沈飛說的一樣,要顯示泱泱大國的氣度,小國寡民不知道禮儀,難道我泱泱大國也不知道禮儀嗎,畢竟對方是異國人。

  對外友善,對內兇狠,正是儒家的一大特點,那怕這個友善有時候會達到諂媚的地步,反正是只要損失的不是他的利益,死傷一些百姓,無所謂的事情。

  “過剛易折,不過如此。”人群中也有一些自負才智的人,失望的搖了搖頭,所謂國之大,好戰必亡,治理一個國家,是不可能太過于強硬的,有些看似軟弱的舉動,未必不是良策。

  如此對付突厥人,其他外族人如果因為唇亡齒寒離開洛陽的話,對于洛陽可不是什么好事,洛陽的繁榮,商業是必不可少的,雖然外族人在洛陽有些囂張,但是也不能否認他們為洛陽的繁榮做出了貢獻,帶來了帶來的異域的貨物。

  所謂的閉關鎖國,在這個時代根本不會有人會提起這個,也就是后世某些白癡才會有想出這么白癡到可笑的辦法來維持自己的統治。

  沈飛這邊自然就更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了,這次如果不是這些突厥人鬧的太過分,他也不會這么處理。

  考慮到整個國家的情況,沈飛是不可能把那些異國來到中原的人都干掉的,比如說突厥的突利,還有吐谷渾的伏騫,還有鐵勒的曲傲,以及畢玄派來追殺跋鋒寒的弟子們。

  那怕曲傲有派遣兒子化名任少名來了中原搗亂,他也不好光明正大的出手,畢竟曲傲是鐵勒王的重臣,一旦他出手,影響會很大的,甚至有可能鐵勒和中原開戰都很正常。

  他倒是不怕開戰,而是站在國家的立場和個人的立場是相差非常大的,那怕他實力很強,但是畢竟不能分身萬千,更何況他的計劃是讓華夏整體崛起,而不是依靠他個人崛起。

  作為一方勢力的首領,一代君王,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他親自來處理的話,可以說是最失敗的君王了。

  就像海軍基本上不會派遣大將去對付實力弱小的海賊,國家領導人不可能去處理街道,學習打架斗毆一樣。

  “法的存在,是為了定國安邦,天地之法,執行不怠,那怕沒有國家的依存,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紀必嚴,違法必究。”

  看著新的大唐日報的主題,沈飛滿意的點了點頭,干掉那些鬧事的突厥人,雖然按照婠婠,獨孤鳳等人的說法有些沖動,不過沈飛并不后悔,沒有力量的話,就算了,既然有力量,他自然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

  而且正好借助這次機會宣傳一下法治的觀念,說明,他并不是針對突厥人,而是針對違法的人,在不違反大唐法律的前提下,大唐歡迎任何國度來的客人。

  這篇文章,沈飛并沒有借助其他人,而是把曾經韓非發表在大秦日報上的內容,拿過來用的,

稍后替換  “大權在握,在加上后宮佳麗三千,難怪那么多人拼命都想坐一坐那個位置了。”

  人們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來形容某人的權勢,但是皇帝呢,那是只有萬人之上,沒有一人之下啊。

  至于所謂后宮,嚴格的說指的是皇宮里面,皇帝生活的地方,因為有著眾多的嬪妃生活在這里,久而久之,等到了現代后宮一詞的意思就變了。

  所幸之前楊廣一直待在揚州,洛陽皇宮的后宮,只有侍女,沒有任何嬪妃在,楊廣不喜歡的妃子,也只會待在長安,不會來到洛陽。

  “紅后,開始掃描整個洛陽。”

  御書房內,沈飛開始命令紅后開始工作,此時這個御書房,已經被他改造成了一個研究室,中間的部分是全息影像系統的桌面,通過上空的隱形昆式戰斗機,以及大量的無人飛機,完全可以監控整個洛陽的情況。

  手里有著如此先進的科技,那怕是考慮到這個時代的因素,不能推廣,不代表沈飛自己不能使用。

  “醫家學院,教育學院,造紙廠,水泥廠,還有賑災救民,以及推行法治,報紙,難怪鳴人在成為七代火影之后,會那么勞累,事情還真是多啊。”

  那不是體力方面的勞動會造成的疲憊,而是精神心力的勞動造成的疲憊。

  “沒有足夠信任的人手啊,看來只能先看看飛馬牧場來到那些人里面有沒有不錯的人物了。”

  “接下來是接見洛陽的各大勢力的首領,這個沙家倒是還挺厲害的嗎,難怪陰葵派會在其家里安排間諜,嗯,擅長制造火器,倒是要好好拉攏一下。”

  洛陽的沙家,是有名的軍工世家,這是一個以礦藏起家,以五金工藝名聞天下的大商賈,只是分設全國的兵器廠就超過百家,是之前的隋朝重要的武器供應商之一。

  東溟派在這方面根本不能和沙家相比,之所以李閥等世家從東溟派購買武器,主要是因為那些武器都是屬于走私之物,如果是從沙家購買這樣的武器,很容易就會被匯報上去。

  對于這么一個大商賈,原著的王世充最后竟然把其放走,讓他們投靠了李閥,可以說他輸給李閥輸的不冤。

  “先一步一步來吧。”

  “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好大的魄力啊。”

  洛陽城內的董家酒樓,某個雅間內,宋閥的宋魯還有宋師道以及宋玉致,在聽聞了沈飛在皇宮大殿的話語之后,忍不住大聲贊嘆起來。

  宋閥在宋缺的帶領下,一直以振興漢族為己任,所有一項看不起有主胡族血脈的李閥,更不用說李淵竟然直接對突厥稱臣了。

  “難怪閥主會想要親自見他一面。”

  “父親要親自見他,那玉致她。”

  宋魯的話,讓宋師道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對面的自己的妹妹,盡管宋魯的話沒有說完,但是里面的意思,他已經知道了。

  一旦宋缺和沈飛見面,雙方如果能夠達成合作的話,毫無疑問,宋玉致就是用來聯姻的對象。

  看著宋師道的目光,宋魯暗中無奈的搖了搖頭,宋師道毫無疑問是宋閥年輕一輩難得的人才,無論是人才武功,甚至在偵探方面都有著不小的天賦,但是無奈本身對于爭奪天下沒有絲毫不說,偏偏還鐘情一個高麗女子,那怕那個女子已經死了。

  這個結果,讓宋閥的宋缺和宋智都非常的無奈,如果宋師道有李閥李建成,李世民任何一個人的野心,宋閥這個時候恐怕已經起兵了。

  什么自古只有以北統南,沒有以南統北,宋缺才不會在意這個。

  宋閥都是多情的人,從這方面來說,宋師道這邊是毫無疑問繼承了宋缺的基因,當年如果梵清惠放心心中的野心,她和宋缺不是沒有機會在一起的,不過誰讓梵清惠是事業型的女性呢。

  如果不是因為梵清惠是慈航靜齋,佛門那邊的,沈飛還真有興趣招攬她,就像祝玉妍一樣,對于現在的沈飛來說,他不怕手下的人有野心,就怕他們沒有能力。

  “哥,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擔心,倒是這位唐王殿下雖然有魄力,不過得罪的人好像有些多,不說慈航靜齋,佛門,只是寧道奇那邊恐怕都不會簡單的放過他。”

  說起慈航靜齋,佛門宋玉致的語氣充滿了不屑,完全不復之前的尊敬,在沈飛和楊廣揭露佛門的真面目之前,宋玉致對于佛門的態度是非常不錯的,但是在知道了其真面目之后,觀感直線下降。

  作為宋閥的嫡女,宋玉致依舊保持一份天真,那就是對戰爭的厭惡,相比李秀寧和獨孤鳳,宋玉致的這個門閥嫡女有些不合格。

  原著里面寇仲最后放棄天下的原因有很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宋玉致的態度,也占了不輕的分量,如果換成是李秀寧或者獨孤鳳,絕對是支持寇仲一統天下的,而不是為了所謂的和平,把手中的勢力送出去。

  “他既然敢如此做,肯定是有所依仗的,現在陰葵派好像站在他那邊,就算是慈航靜齋他們想要做什么,也需要考慮一下的。”

  “和魔門合作,慈航靜齋那邊或許會以這個為借口發難。”宋師道這邊緩緩開口說道。

  “問題是現在不只是他們,他的這番宣言,那兩位未必愿意讓中原出現這么一位皇帝。”宋師道的話,讓宋魯立即沉默起來。

  作為宋家的下一代繼承人,宋師道并不比李世民差多少,世家的教育,該知道的宋師道都知道。

  “這位唐王是一個瘋子,竟然敢這么說。”

  在第二天皇宮的門前就立上了沈飛之前說的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這句話的石碑,瞬間引爆了整個洛陽城,基本上江湖人,仙俠下來的人都在討論這方面的事情。

  其中有人贊同沈飛的魄力勇氣,當然也有人在嘲笑他是一個白癡,一下子把不少勢力推到了對立面,這些勢力自然就是指那些向突厥稱臣的人了。

  其中在洛陽城內的不少外族勢力,在聽到這句話之后,臉色立即就冷了下來,其中突厥人更是直接叫囂起來。

  這個時期的突厥人異常的囂張,頂層人物對這方面或許沒有什么感覺,但是最底層的感覺是最深的,雙方如果起了沖突,就算是出了人命,只要是鬧的不少太大,基本上不會怎么處理突厥人。

  一方面是因為突厥確實強大,沒看到李淵都稱臣了,另一方面則是受到了儒家思想的影響,畢竟對方是異國人,要顯示泱泱大國的氣度等等。

  洛陽,還有長安,甚至都有專門的街道,用來安頓這些異國人。

  “幸虧有著秦時的前例啊,不然恐怕更麻煩,現在終于差不多了。”看著面前新鮮出爐的大唐日報,沈飛滿意的點了點頭。

  在文才上,沈飛并沒有什么天賦,不過這點不需要擔心,洛陽有的是這方面的人才,比如說那個什么洛陽八士,這些人才華倒是不錯,不過很可惜的是深受儒家思想影響。

  在第二天就找上沈飛,質疑沈飛,原因很簡單,因為沈飛之前沒有按照規矩做事,什么規矩,自然就是禪讓的規矩了。

  按照正常的套路,沈飛應該是把越王楊侗捧上皇位,在一段時間之后,在找理由進行禪讓。

  不要小看這其中的差別,這可是代表儒家的影響力的,然后沈飛直接一巴掌把叫囂的最厲害的,洛陽八士之首的家伙,拍成了一團血霧。

  之后在把第二個叫囂著沈飛是暴君,楊廣第二也拍成血霧之后,剩下的六人立即老實了,不過就算這樣沈飛也沒有放過他,直接用雙全手改變了他們的記憶,然后把他們全部留了下來,準備用來寫報紙上的文章。

  等到報紙進入正規,記者,編輯什么的都在位之后,在解決他們。

  “殿下,出事了。”在沈飛考慮第一份問世的報紙,該用什么內容的時候,那邊獨孤鳳進來匯報道。

  “怎么了?”沈飛面色平靜的問道。

  “是突厥人在鬧事。”獨孤鳳立即把事情大概說了一下。

  “這么說這是沖著我來的,膽子還真是不小啊,正好我卻一個殺雞儆猴的目標,就他們吧。”

  “殺,一個不留。”

  洛陽東大街的一個宅邸前,面對聚眾鬧事,并且打傷打死不少洛陽本地人的突厥人,沈飛根本沒有廢話,直接就動手了。

  在禁衛軍的一輪弓箭和弩箭的射擊之下,幸存下來的人,都是高手,不過很可惜他們面對的是婠婠和獨孤鳳。

  “看來第一份報紙的素材有了。”看著一地的突厥人的尸體,沈飛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洛陽東大街的一個宅邸前,面對聚眾鬧事,并且打傷打死不少洛陽本地人的突厥人,沈飛根本沒有廢話,直接就動手了。

  在禁衛軍的一輪弓箭和弩箭的射擊之下,幸存下來的人,都是高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