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43章 楊廣之死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在這次宇文化及帶著隋軍對寺院行動的時候,沈飛就一直在一邊觀看,一方面是為了壓制宇文化及,讓他按照他的計劃行動,另一方面就是觀看一下這個世界軍隊和江湖高手的戰斗情況。

  就結果而言,讓沈飛有些失望,要知道宇文化及現在帶領的軍隊,可是楊廣的禁衛軍,但是就裝備而言,完全不能和秦時的大秦軍隊相比,甚至都不需要和龍虎騎兵相比較,地方的一些軍隊,比如說平陽重甲兵,都比不上。

  當然考慮到兩個世界的不同,用大秦的軍備來要求隋朝的軍備,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畢竟這個世界是獨尊儒術,罷黜百家的時代,沒有那些令人震驚不已的機關術,軍備的發展自然會慢很多了,更不要說現在的大秦就連百戰神機弩這種黑科技都快出來了。

  “接下來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新的戰爭方式吧,打不過突厥人,他們不過只是笑話而已。”想到將來機關部隊,對戰突厥讓人聞風喪膽的騎兵,沈飛突然笑了起來。

  “公子的手段,真是讓婠婠衷心的佩服。”說話間,婠婠赤裸著雙足緩緩走到沈飛的身側,看著前方廣場的情況,神情十分的感慨。

  魔門和以慈航靜齋為首的正道,爭斗了數百年了,屢次處于下風,結果轉眼間,這個曾經的大敵,墜下了神壇,那怕是魔門中人,此時也有一種夢幻的既視感。

  “這不過只是開始而已。”

  慈航靜齋,佛門畢竟經營了那么久,在加上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時代,在加上其他人不可能有沈飛這樣的想法,想要絆倒佛門,還是任重道遠。

  佛門的勢力和勢力非常的強大,在原著里面,因為寇仲和徐子陵兩人,佛門根本沒有展露出多少實力,就達到了他們的戰略目的。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沈飛之外,其他人可沒有沈飛的眼光,看出佛門的根源問題是什么,沒看到那怕是宋缺,最后也還是因為梵清惠的一封信,改變了曾經的主意了嗎。

  “對了,我要見你的師父祝玉妍。”在短暫的沉默之后,沈飛接著說道。

  “看來公子早就知道婠婠的身份了啊。”聽到沈飛口中說出了祝玉妍的名字,還知道是她的師父,讓婠婠的目光不自覺的瞇了一下。

  如果沈飛僅僅是知道她的身份話,婠婠并不會太意外,但是準確的知道她的師父是誰,這就不一樣了。

  “你隱藏過自己的身份嗎。”沈飛笑著看了婠婠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他又不是那個什么瞎眼的莊主,被迷得暈頭轉向,就連死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婠婠的一路的舉止,早就把她暴露了。

  別的不說,在他一路前來揚州的時候,如果是普通的弱女子,可是根本經受不起那個趕路的速度的,而婠婠卻很輕松的跟了上來。

  同樣婠婠這邊也知道沈飛看穿了她有問題,只不過兩人都默契的繼續裝下去沒有說出來而已,不過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就算是沈飛不準備揭穿婠婠,婠婠那邊也準備和沈飛合作了。

  只從沈飛這一手釜底抽薪的舉動,把佛門的名聲打落深淵,雙方就有合作的基礎,只不過婠婠沒有想到的是,沈飛想要的可不是合作,而是讓魔門替自己效力。

  “魔門這一代最出色的傳人,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同時還是未來女帝的師父,就成就上來說,婠婠的成就絕對超過了絕大部分魔門的先輩。

  “公子客氣了,婠婠不過只是圣門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弟子而已,倒是公子是想圣門合作,取下洛陽嗎?”婠婠笑著說道。

  “你是這樣的想法,也對。”婠婠的話里的意思,讓沈飛微微楞了一下,不過隨后就明白其話里的意思了。

  對于魔門來說,那怕沈飛手中有楊廣的圣旨,可以名正言順的獲得洛陽的統治權,但這不過只是想當然而已,首先就是王世充那邊肯定不會放棄洛陽的統治權,他固然不敢公開違逆楊廣的圣旨,但是只要拖下去,等楊廣死就可以了,甚至還可以架空沈飛。

  更不要說洛陽還有一個獨孤閥在了,四大門閥里面,獨孤閥和楊廣的關系最為密切,雙方可以說是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關系,那怕是現在這種局面,獨孤閥的第二號人物獨孤盛現在就在楊廣身邊當護衛,統領五千禁衛軍。

  這兩方勢力都不會與沈飛合作,而沈飛想要獲得洛陽城的控制權,只有擊潰他們,如果與魔門合作,這點倒是不難做到。

  “你的想法倒是不錯,不過很可惜,魔門是沒有資格和我合作,魔門只能臣服我,不然魔門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了。”說話間,沈飛突然左手一揮,下一刻兩人的身影瞬間從酒店的陽臺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從空中掉落在陽臺上。

  “這里是,怎么可能?”突如其來的環境變化,把婠婠嚇了一大跳,在發現自己所處的位置之后,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沈飛。

  此時兩人所在的位置是揚州城外的一處不大山峰上,可以眺望到前方揚州的高大的城墻。

  “事實擺在眼前,婠婠姑娘。”沈飛說著右手一動,頓時他和婠婠周圍的環境立即從彩色變成了黑白色,道家天宗天地失色。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婠婠臉色一變,不過就在她剛想有所反應的時候,卻發現身體動不了了了,這個變故,讓婠婠臉色更是難看。

稍后替換  “來人,立即整理那些地契。”隨后宇文化及立即命令手下人開始整理地契,并且在整理的時候,一邊有人大聲的把那些地契的內容全部說了出來。

  “楊廣,你好狠毒啊。”

  在地契的內容被念出來之后,本來就重傷的空性,突然噴出一大口血跡,只來及說出一句話,就直接倒地身亡了,被怒火攻心氣死了。

  “楊廣,還真是夠狠啊。”

  不只是空性,周圍那些看到這里發生的一切人,其中有少數聰明人臉色一變,都在內心忍不住低聲嘀咕了一句。

  一般人可能不明白這句話的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對于那些聰明人,他們已經看到了后面會發生什么事情了。

  這是楊廣的絕戶計,這一幕如果傳出去,佛門的名聲可以說是徹底毀了,而對于佛門來說,名聲毀了,基本上未來就沒有了,畢竟他們和魔門這種幾乎完全不在乎名聲的門派不同,佛門可是需要信徒的。

  “沒想到佛門那么有錢,倒還真是出乎意料啊。”

  人群中一個偏僻的角落,臉容古拙,有點死板板味道的杜伏威,在看到這一幕之后,不由的在心里打起了某個主意。

  江淮軍即將攻打揚州,為了能夠搶在李子通,沈法興他們之前占領揚州,杜伏威親來到揚州調查隋軍內部的情報。

  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時候,卻親眼看到了這一幕,佛門的財富,讓杜伏威這邊忍不住心動起來,畢竟江淮軍相比其他造反的軍隊,差的就是物資財富,如今有這么大的一筆在,怎么可能不動心。

  如果是在此之前,杜伏威是絕對不會想到這一點的,任他在聰明,也沒可能想到,佛門那么有錢,在加上佛門的勢力和實力都非常的強大,杜伏威自然不會自找麻煩了。

  不過現在不同了,一來是佛門的財富讓他心動了,二來嗎,楊廣開了一個頭,接下來佛門很快就會迎來下一輪打擊了。

  天下的義軍,就沒有不缺錢的,就算是李閥那邊也同樣如此,只不過相比其他人他要好很多就是了。

  以前不知道也就是算了,現在既然知道了,還有楊廣給出來的光明正大的借口,恐怕沒有多少人會不動心,更不要說,就算怕得罪佛門,不敢明著動手,難道還不敢暗中動手嗎。

  你說是我干的,有證據嗎,你佛門那么有錢,為什么就不能是某些眼紅的江湖人動的手呢,天下江湖人那么多,還有不少塞外的人,就不能是他們動的手嗎。

  “沈大哥,這也太狠了吧。”

  在杜伏威的對面,寇仲和徐子陵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同時心有余悸的說道,兩人本來就是天賦決定,聰慧異常的人,在加上沈飛之前對他們的教育,開拓了他們的眼界,所以兩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后,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沈飛。

  “佛門,可是有不少無辜的人啊。”徐子陵畢竟是悲天憫人的性格,在想到這件事后續造成的后果之后,神情不由的低落起來。

  “陵少,你這話說的不錯,但是在這亂世里面,無辜而枉死的可太多了,死在高麗的那些隋軍不無辜嗎,他們不過只是聽命行事而已。還有我們來的時候看到的那些逃難的人們,他們最終又有多少能夠活下來呢,他們不無辜嗎。

  還有這里馬上又要發生一場大戰,這里可是我們的家鄉,陵少,你認為到時候會有多少無辜的人會死去呢,佛門或許有很多人無辜,有不少得道高僧,剛才那個空性,我記得可是揚州城有數的得道高僧,但是結果呢。

  陵少,其他的事情可能是假的,是沈大哥故意騙我們的,但是那些財富,地契可是現在就擺在我們面前,那些可不是假的。

  陵少,你應該還記得沈大哥說過為什么農民會有那么重的賦稅吧,因為只有最窮的他們在交稅,而那些有錢的人可是從來不交稅的,看看那些財富,如果拿出去可以救多少人,但是他們寧愿放在倉庫里發霉,腐爛,也不會拿出來救濟一下平民的。

  沈大哥之前說過,如果天下所有人,不分貴族,世家,佛門,道門全部交稅的,農民的稅收完全可以非常的低,甚至無稅也可以。”

  “這個我當然記得,不過我記得你可是想要當皇帝的,難道你放棄了這個夢想。”

  “這個到時候再說吧,不過現在看來我們是沒有機會殺死宇文化骨那家伙了,要不要去找一下沈大哥,他應該在這里。”

  雙龍出現在揚州,自然是為了找機會給傅君婥報仇了,雖然因為沈飛提前干掉了香玉山等人,讓雙龍沒有和他們接觸,不過雙龍還是想著看看能不能利用賬簿,干掉宇文化及。

  他們本來是想要利用揚州的竹花幫看能不能潛入皇宮,見一下楊廣,把賬簿交上去,結果卻遇到了現在的事情。

  “你想讓沈大哥幫忙報仇,我不同意,娘的仇必須我們親手報才行,而且沈大哥現在未必會在揚州,不是說他成為了洛陽總管了嗎,現在應該去洛陽了吧,難怪他之前會說洛陽見呢。”

  “也是啊,不過那樣一來,我們現在只能放棄報仇了,還有就是希望爹不要干掉宇文化骨,不然我們恐怕就沒有機會給娘報仇了。”

  寇仲說道這里,兩人都沉默起來,兵兇戰危,那怕兩人如今的實力非常的不錯了,但是對于戰爭來說,依舊是無能為力。

  “那就看這個宇文化骨的運氣了,好了,陵少,我們也該離開了,如果在這里遇到了爹他們的人可就不好了。”寇仲說著用力的拍了一下徐子陵的肩膀。

  “接下來的洛陽城想必非常的熱鬧,不過按照大哥的說法,能夠參與進去的都是頂尖的人物,我們的實力還是太弱小了,連風濕寒都不是對手,到時候恐怕幫不上沈大哥多少忙啊。”

  “那就努力吧,大哥可是說了,我們可是擁有最頂尖的天賦,假以時日,就連天下的三大宗師面對我們都得靠邊站,這次去洛陽正好是一個修行之旅,希望那些人,還有風濕寒不要讓我失望啊。”

  說著兩人再次看了一眼在廣場上監督清點財富的宇文化及一眼,然后直接悄悄的離開了。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還真是太謙虛了啊。”

  站在距離寺廟最近的一家酒樓的二樓的陽臺上,看著前方的廣場,沈飛不由輕輕搖了搖頭,這個時代不愧是佛門勢力鼎盛的時期,寺廟之多,遠超他的想象。

  僅僅只是一個揚州,就有近百座大大小小的寺廟,雖然這也與揚州的繁榮有關,但就算這樣,也可以大概猜測整個中原一共有多少寺廟,多少不事生產的僧人了。

  這些僧人里面又有多少宗師高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