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26章 賭場風云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杜總管說笑了。”面對杜伏威挑釁一般的語言,沈落雁低聲回道,人的名樹的影,雖然杜伏威的江淮軍不被很多大勢力看好,但是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杜伏威聲勢盛大,最主要的是他一身的高絕的武功,讓現在身邊沒有什么高手的沈落雁非常的忌憚。

  “這可不是笑話,我可是記得李密已經對翟讓出手了,我之前好像已經告訴你了啊,我的沈軍師,怎么,你沒有把李密那自以為無人可知的陰謀已經暴露的事情通知李密,讓他提前對翟讓動手嗎。”

  就在杜伏威剛想開口說什么的時候,二樓上突然傳出了一個聲音,打斷了杜伏威即將開口的話語,這突然出現的人自然是沈飛了,香玉山,還有他的父親香貴在這里,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

  “沈大哥。”寇仲和徐子陵看著送二樓順著樓梯緩緩走下來的沈飛,彼此對視了一眼之后,立即面帶驚喜的面容叫道。

  “叫的這么親熱,不會是想要我救你們吧。”

  對于寇仲和徐子陵來說,無論是沈落雁,還是杜伏威,甚至還有彭梁會,巴陵幫都對他們不懷好意,唯有之前見過的沈飛是不會對他們有著多大的惡意的,畢竟他們最大的依仗,楊公寶藏已經是對方的了。

  “沈大哥說笑了,這不是一日不見,如隔那個什么三個冬天嗎。”寇仲一臉笑容的對沈飛打著招呼。

  “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邊的徐子陵立即低聲糾正著寇仲的話語,兩人在揚州當混混的那段時間,曾經去偷聽過學塾的夫子的教學,不過在學習方面,寇仲明顯不如徐子陵。

  “三個秋天和三個冬天不是一樣的意思嗎,既然這樣為什么不可以叫做一日不見如隔三冬呢。”

  寇仲的這話,讓在場知道這句話意思的人,都不由的怔了下,有人有心想要反駁,但是一時之間,還真是找不到反駁的借口。

  “看看,他們不都是沒話可說嗎,可見前人的話語也不一定的對的。”寇仲這話雖然有些強詞奪理,不過也不能說他說錯了。

  “行,既然你都叫我大哥了,這點小忙,我還是可以幫助的,我的沈軍師,可否把我的這兩個小兄弟給放了。”

  現在的局勢是沈落雁那邊的人圍住了寇仲和徐子陵兩人,兩人想要離開,必須經過沈落雁同意才行。

  “我可不是你的。”沈落雁口中雖然這么說,不過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還是揮手,示意手下讓寇仲和徐子陵兩人離開。

  看到沈落雁這邊的人讓開,寇仲兩人飛快的向著沈飛那邊走去,因為忌憚杜伏威,兩人不得不從遠離杜伏威的另一邊繞了過去。

  杜伏威這邊看著向著沈飛走過去的寇仲,徐子陵兩人,之后在疑惑的看了沈落雁一眼之后,目光隨即放在了沈飛身上。

  杜伏威非常非常清楚沈落雁是什么人的,他相信沈落雁已經知道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身上有著楊公寶藏的秘密了,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沈飛的一句話就把人放了,這就非常值得深思了。

  沈飛這邊其實弄錯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認為寇仲和徐子陵知道有關楊公寶藏的情況,已經天下皆知了,但實際上,那是后期才是這樣,現在這個時候,知道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身上有關楊公寶藏秘密的人,寥寥無幾。

  沈落雁在此之前是不清楚的,不然之前用捕仙網抓住兩人的時候,就不會那么輕易的把兩人放了,也就是說沈飛腦補錯了,其他人可沒有他的上帝視角。

  直到后面通過調查才知道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身上的秘密的,這才急沖沖的趕過來,之前沈落雁想要招攬寇仲兩人,不過因為看到兩人年輕,又武功不錯的份上,順便替李密招攬一下手下而已。

  “這不過只是遲早的事情,就李密那個廢物,你在他的手下根本不可能盡情的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比如說這次他聯合突厥人用翟讓的女兒引誘翟讓中伏,重傷了翟讓的事情,李密那個廢物肯定沒有告訴過你吧。

  不只是李密,整個天下,不管你投靠任何人,都不可能給你全力發揮的機會,但是我不同,只要你投靠我,我會給你最大的權利,我可不像某個廢物會嫉賢妒能。”

  不怪沈飛這邊給沈落雁開出這么優厚的條件,實在是現在他這邊沒有什么可用之人,有名有姓的人物,基本上都有主了,更不要說沈落雁還是一個美女呢。

  這個世界的美女很多,但是真正能夠在爭奪天下上摻一腳的人卻并不多,在這方面沈落雁可謂是一枝獨秀。

  沈飛的話語,讓整個賭場大廳立即如死寂一般的沉默,那怕是杜伏威也沒有開口說話,畢竟敢光明正大的叫現在在瓦崗軍中如日中天的李密為廢物的人,在這個天下幾乎沒有,在現在李閥還沒有下場逐鹿的時候,瓦崗軍的聲望可謂是如日中天。

  沈落雁這邊的神情是復雜至極,一方面是因為沈飛竟然在這個場所把李密暗算翟讓的事情公然說了出來,無論是杜伏威,還是彭梁會,以及巴陵幫都顯然不會隱瞞這個秘密,反而會盡快的把這個秘密公之于眾,來分裂現在的瓦崗寨。

  本來李密暗算翟讓,這個問題雖然嚴重,但還不至于讓沈落雁如此,畢竟現在李密在瓦崗寨里面確實聲望很高,讓他取翟讓而代之的呼聲一直都有,但是關鍵是李密這邊聯合的突厥人。

  這在一些人眼里,就代表李密投靠了突厥人,這對于現在的李密的打擊是致命的,因為這里面牽扯到宋閥。

  原著里宋閥就曾經和李密的瓦崗軍定下過約定,那就是宋玉致和李密的兒子李天凡的婚約,以攻陷洛陽為前提,如果李密真的做到這一步,得到宋閥的支持,李密未必沒有一統天下的機會。

  李閥雖然有佛門支持,還有道門第一人寧道奇,但是不要忘了還有一個魔門在一邊虎視眈眈,李密可不是寇仲,會放棄大好河山。

  不過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宋閥和李密結盟了,現在李密那邊正在接觸宋閥,這也是為什么李密會冒那么大的險親自伏擊翟讓的原因。

  以宋閥的實力,李密只有成為瓦崗軍的首領才有平等交談的資格。

  這就是這個時代,門閥的實力,對于一般人來說,都認為瓦崗軍大有前提,但是在某些人眼里,這個天下,真正有資格一統天下的,只有四大門閥,李密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的。

  事實上那些有才華的人,基本上都知道這個道理,不然李靖等人也不好投靠李閥的李世民了。

  瓦崗軍現在的聲勢是大,但是一旦四大門閥下場,想要超越太簡單了。

  但是問題是宋缺是什么人,這是一個堅持漢族正統的人,宋缺并不討厭民族融合,但是民族融合的主題必須是漢族正統。

  在這種情況下,暴露了李密投靠了突厥人,李密在想和宋閥合作就難了,一旦沒有了宋閥,瓦崗軍聲勢在濃又如何。

  “竟然投靠突厥人,李密還真是一個廢物啊。”杜伏威看了下沈飛之后,目光掃向了一邊的沈落雁,臉色浮現出嘲諷意味十足的笑容。

  不要怪為什么杜伏威覺得是李密投靠突厥人,而不是和突厥人合作,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時代,突厥人勢力十分的強大,現在起事的那些義軍當中,有不少都是投靠了突厥人的。

  比如說梁師都,劉武周,更是被突厥人封為可汗,一直以來都是中原封外族,比如說后世的李世民就喜歡這種分封,他自己更有一個天可汗的稱號,但是在這個混亂的時代,卻是突厥人給中原的造反派分封,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諷刺。

  不過誰讓突厥人勢大呢,畢竟這可是就連李閥在起兵的時候,也對突厥人稱臣的,李世民后面更是有一個渭水之盟。

  以中原的整體實力,自然是強于塞外突厥人的,比如說在楊廣還沒有征伐高麗的時候,突厥人是不敢挑釁中原的,不過誰讓現在中原天下大亂,各自為政呢。

  事實上,突厥的始畢可汗,還真是有拉攏過翟讓,不過被翟讓拒絕了,現在一對比李密,就顯得李密有些窩囊了。

  本來李密的計劃是不錯的,畢竟這些事情都是暗地里做的,只要不暴露出來,就沒有問題,就像李世民有渭水之盟,后面不還是照樣把頡利給抓住給他跳舞了。

  但是現在被暴露出來了,可以想見之后的李密恐怕要焦頭爛額了。

  “杜總管這話說的真是太對了,所以說沈軍師,不如投靠我吧。”沈飛在一邊接著杜伏威的話說道。

  “你,很好,我們走。”沈落雁用一種復雜的目光看著沈飛,事情已經暴露了,在加上沈飛的武功,還有杜伏威也在,明顯想要抓住寇仲和徐子陵已經不可能了。72文學網m.72wxa

  “等一下,沈軍師,何必那么著急走呢,我這里話還沒有說完呢,現在就走,說不定你之后會后悔哦。”

  本來想要離開的沈落雁,在聽到沈飛的話語之后,猶豫了一下之后,又重新坐在了牌桌上了。

  “不要那么生氣嗎,我承認我在使用離間計,不過所謂兵不厭詐,而且問題的關鍵不在于我怎么說,而是李密會怎么想,沈軍師,你認為李密會中了我的這個簡單的離間計嗎。”

  沈落雁并沒有接沈飛的話語,李密會怎么想,大概可以想象一下,表面上當然十分的大度,表示這是敵人的陰謀,但是內心嗎,就不好說了,嚴格的說起來,沈飛這個離間計,是陽謀。

  想要破解十分的簡單,只要李密真的信任沈落雁就行了,但是問題李密會真的信任沈落雁嗎。

  “想要我投靠你,你有什么資格讓我投靠呢。”沈落雁在沉默了一會之后,突然神情恢復了平靜,俏軍師,不愧是俏軍師。

  恢復了冷靜的沈落雁,立即開始試探沈飛的身份了。

  “說的也是啊,那么正式介紹一下吧。”沈飛說著放下了手中的牌九,臉色一整,鄭重的說道:“道家天宗沈飛,見過沈軍師,杜總管,還有兩位小兄弟。”

  沈飛只和沈落雁和杜伏威,還有寇仲,徐子陵四人兩人打了招呼,至于其他的彭梁會的任媚媚,巴陵幫的香玉山父子,連理睬他們的興趣都沒有。

  對此,他們自然也沒有什么不滿了,雖然沈飛這個名字,但是只看沈落雁,還有杜伏威對他的態度,就知道這人不是什么易于之輩。

  彭梁會,巴陵幫位列八幫十會,在一般人的眼里是龐然大物,惹不起的存在,但是對于沈落雁,杜伏威這種級別的人物,就是他們惹不起對方了,當然了一般的情況,雙方彼此并不會撕破臉,畢竟對誰都沒有好處。

  “道家天宗,沒有聽說過道家有這個門派啊。”香玉山在那邊突然開口說道,自從沈落雁,杜伏威,沈飛三人出現之后,氣場的壓制,讓他都沒有辦法說話,現在抓住機會,終于可以開口了。

  “那只是你孤陋寡聞,坐井觀天而已,這個世界可是很大很大的,八幫十會算什么東西,四大門閥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是魔門,慈航靜齋,凈念禪宗,不過也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沈飛一副不把天下人看在眼里的神情,讓賭場大廳再次陷入了死寂,在場都是消息靈通之輩,對于沈飛口中的那些勢力,自然是十分清楚的,畢竟他們又不是寇仲和徐子陵兩人,突然從最底層殺入進來的。

  正是因為清楚,所以才更加的震驚,這些勢力,尤其是四大門閥,魔門,慈航靜齋,凈念禪宗,那可是真正的頂層勢力,不要說八幫十會了,就算是現在的瓦崗寨也沒有辦法比擬。

  “閉嘴,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出手的自然是沈飛了,反正他今天主要的目的就是他們父子,現在他跳出來,倒是正好了。

  “你,放肆,杜總管,沈軍師,現在抱歉了。”看到自己的兒子右眼不斷的冒出血紅色的血液,香貴忍不住跳了起來,再怎么說他也巴陵幫有數的高手之一,在加上暗地里的身份,有人上門欺負他兒子,這還了得,更不要說現在一行人所在的翠碧樓可是巴陵幫的地盤,周圍有著巴陵幫的大量手下在內。

  不過就在香貴下令周圍的手下對沈飛動手的時候,突然臉色變的一片慘白,因為周圍的巴陵幫成員,包括香貴身后的四大貼身護衛,額頭上都出現了一塊碎裂的牌九。

  僅僅只是一瞬間,整個賭場大廳近二十多人,全部被一擊斃命。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