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85章 幻暝界驚變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沒想到酆都這里還挺熱鬧。”

  對于一個時不時有鬼出現的地方,在沈飛看來一般的情況下,除了原住民之外,一般人是不會有人住在這里的,不過真正來到了酆都,沈飛才發現,他想錯了。

  雖然酆都比不上那些繁榮的大城市,但是一般的小城,還真比不上這里,在打聽了一番之后,沈飛終于明白為什么會這樣了,因為這里每年會有大量的人來這里祭祀祖先。

稍后替換  “哎,丫頭,你不是很好奇我為什么在這里劃船嗎,事實上,不只是我,幾乎所有的韓家人,死后都會在鬼界做苦役,我便是負責在冥河擺渡這青竹船,必要時往來人鬼兩界的。”

  “苦役?那是為什么,為什么會讓你做這種事情,還有其他的韓家人是什么意思。”聽到自己的伯父的話語之后,韓菱紗的心里立即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哎,韓家世代盜墓,總以為人已入土,墓中器皿財務可以拿來救助活人,但如今你來了鬼界,應該知曉,鬼也如活人一般,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種種思念,我們一族驚擾死者,不僅生死薄上陽壽短暫,很多都只活到二三十歲,即便死后,也一樣要做苦役來贖罪,待到罪孽償清,才可以再次轉世輪回。”

  “什么,怎么會這樣,也就是說族人之所以短命,原因是這個,也就是說,我一直在找的長生之法根本沒有用處,根本不可能讓族人活得更久一點。”

  自己一直以來為之努力的事情,竟然是無用功,根本救不了自己的族人,讓韓菱紗的此時的神情有些絕望。

  “丫頭,我知道你很努力了,但是有些東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不是你一個人能夠爭得過,本來這些事情我是不想告訴你的,你六叔已經把你這些年做的事情都告訴我了,你沒有把一族的責任壓在你自己身上。”

  “那爹和娘呢,他們也在這里。”

  “他們在鬼界的其他的地方贖罪,丫頭,我知道你一直恨自己的爹娘,覺得他們對你不好,討厭你,其實那里會有討厭自己孩子的爹娘啊,他們當年之所以那么對待你,不過是因為自知命不久矣,怕你在他們去世之后傷心,這才疏遠你的。”

  “這話我可不承認,虐待自己的孩子的父母可不少。”韓菱紗的伯父的話語,讓沈飛差點忍不住想要反駁起來,在漫威世界的米國,虐待,性清自己的孩子,事情不要太多,都是親生的。

  那些事情如果拿到這個時代,絕對會驚掉很多人的三觀。

  “伯父,你說的是真的嗎?”聽到自己的父母其實并不討厭自己,韓菱紗這邊立激動起來了。

  “當然是真的,我還記得你還小的時候,你爹每天晚上非要在床邊看你睡著了,他才肯睡,他就是有股傻勁,總覺得不多看幾眼,多喚你幾聲名字,以后就沒機會了,本來他們當年是不想你走這條路的,結果你最后還是,哎。”

  嚴格的說起來,韓菱紗繼承了韓家的祖業,完全是當年的逆反心理,其實就本身而言,韓菱紗并不喜歡盜墓,不過因為父母不喜歡她,討厭她,于是韓菱紗就決定和父母對著干,偏偏去盜墓,結果隨后才發現,韓菱紗在這一行上天賦還挺高。

  “真是夠傻的,人活一輩子,本來就夠短暫了,他們還要在意這在意那,害我傷心了好多年。”韓菱紗說著幽幽一嘆,解開了和父母的誤會,也算是是解開了她的一個心結。

  “丫頭,你真是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也結識了自己的朋友,本來我還十分擔心你,長的這么漂亮,偏偏是做這一行的,以后很難找到如意郎君,如今看來是不需要擔心了,你身邊這三人,都非常不錯,丫頭,你喜歡的是那一個。”

  “伯父,不要胡說八道,我們只是朋友。”被伯父調戲的韓菱紗,臉色不自覺的紅暈了起來。

  “對,我和菱紗是很好的朋友,呵呵。”云天河這邊說著干笑的撓了撓頭。

  “你呵呵個鬼啊。”韓菱紗有些不爽的暗自瞪了云天河一眼。

  “晚輩慕容紫英,見過前輩,剛才多有失禮。”慕容紫英隨即抱歉,自我介紹了一番。

  “慕容,燕國的遺族?”

  “前輩怎么知道的?”慕容紫英一臉驚訝的看著韓菱紗的伯父,雖然慕容這個姓氏并不多見,但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被人猜到和燕國有關,畢竟燕國已經滅亡不斷的時間了。

  “我也是腦中靈光一閃而過,看到你的模樣,想到很久以前有一對夫婦,前去輪回井投胎,他們的眉目間和你很有幾分神似,你爹是不是叫慕容承。”

  “正是。”慕容紫英急忙說道。

  “那就沒錯了,當年他們在轉世之前,說心里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見到自己的小兒子一面,說是因為那孩子年幼時體弱,家里不但請來道士替他批命取名,更是將他送去了仙山上修行,但愿他能活得長命百歲。”

  “爹娘。”聽到自己的爹娘在轉世的時候還惦記著自己,慕容紫英的神情一下子就低落起來了。

  “鬼界有種說法,叫作生前種種隔世拋,與其一直掛念,不如在心里希望過世的親人朋友,投胎以后能夠一生順遂,你也太傷心了。”

  “多謝前輩指點。”

  “好了,地方已經到了,你們還是趕快離開鬼界吧,生人在鬼界待的時間太久并不是什么好事。”說話間青竹船已經來到了冥河的岸邊。

  “伯父,我會回去告訴族人,讓他們別再去驚擾死者了,不過有機會的話,我還是要去找長生之法的。”

  那怕已經知道了韓家短命的真相,韓菱紗也并不準備放棄,這是她多年的執念,不把這件事解決,韓菱紗根本不會考慮自己的事情。

  “鬼界這么松散,看來幫助韓菱紗延長她族人的生命,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只可惜是沒有辦法避免他們在鬼界做苦役,這樣的話,不如讓韓菱紗一直活著。”

  云天河畢竟不是什么大人物,那怕是得到了燭龍的青睞,也只是針對他自己,并不能庇護韓菱紗,所以原著的韓菱紗死后,肯定是不可避免的會在鬼界做苦役,一想到云天河在人間和柳夢璃在一起,韓菱紗則是在鬼界做苦役,這種結果總覺得有些凄涼。

  沈飛這邊沒有辦法改變生死簿,那么讓韓菱紗一直活著,就可以了,這種結果差不多和燭龍一樣,和閻王開個玩笑。

  至于生死簿記錄一切,還是那句話,沈飛是不相信的,那只是生死簿,不是命運之書,別人如果有奇遇的話,生死簿難道還能干涉不成。

  這可是仙俠的世界,延長壽命的藥物并不少,在有就是,萬一生死簿上記載的人成仙了怎么辦。

  韓菱紗身為望舒劍的宿體,也就是說她的天資是很高的,不是沒有機會成仙。

  “丫頭,不要一直讓自己這么辛苦,你也該為自己多想想。”作為韓菱紗的伯父,自然是很明白韓菱紗的性格了,一旦下定決心,很難改變,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云天河三人的身上了。

  “丫頭有些任性,麻煩三位多照顧一二。”

  “菱紗,有時候是有些任性,不講道理。”云天河這邊贊同的點了點頭。

  “云天河,你在說什么?”云天河的話語,讓韓菱紗這邊立即就忍不住發飆了。

  “沒說什么,菱紗是一個好人。”云天河這一刻求生意識上來了。

  “伯父,我走了。”

  “走吧,不要擔心我們。”

  “前輩,告辭。”

  “這里應該就是人間了,酆都鬼城。”

  “先去準備一些紙錢吧。”

  回到了人間,韓菱紗的眼睛看起來有些紅紅的,告別了自己的伯父,讓韓菱紗十分的難過,一路上抽泣了很久,才平靜下來。

  隨后四人立即在酆都買了大量的紙錢,燒給鬼界的一行人,這一次燒的紙錢數量真的非常驚人,因為不只是鬼差還有風雅頌那三只鳥,還有韓菱紗記起的韓家人,包括她的伯父,還有父母。

  之前韓菱紗對這方面不太清楚,也就沒有在意,現在知道了,自然會小心對待了。

  “哎,丫頭,你不是很好奇我為什么在這里劃船嗎,事實上,不只是我,幾乎所有的韓家人,死后都會在鬼界做苦役,我便是負責在冥河擺渡這青竹船,必要時往來人鬼兩界的。”

  “苦役?那是為什么,為什么會讓你做這種事情,還有其他的韓家人是什么意思。”聽到自己的伯父的話語之后,韓菱紗的心里立即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哎,韓家世代盜墓,總以為人已入土,墓中器皿財務可以拿來救助活人,但如今你來了鬼界,應該知曉,鬼也如活人一般,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種種思念,我們一族驚擾死者,不僅生死薄上陽壽短暫,很多都只活到二三十歲,即便死后,也一樣要做苦役來贖罪,待到罪孽償清,才可以再次轉世輪回。”

  “什么,怎么會這樣,也就是說族人之所以短命,原因是這個,也就是說,我一直在找的長生之法根本沒有用處,根本不可能讓族人活得更久一點。”

  自己一直以來為之努力的事情,竟然是無用功,根本救不了自己的族人,讓韓菱紗的此時的神情有些絕望。

  “丫頭,我知道你很努力了,但是有些東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不是你一個人能夠爭得過,本來這些事情我是不想告訴你的,你六叔已經把你這些年做的事情都告訴我了,你沒有把一族的責任壓在你自己身上。”

  “那爹和娘呢,他們也在這里。”

  “他們在鬼界的其他的地方贖罪,丫頭,我知道你一直恨自己的爹娘,覺得他們對你不好,討厭你,其實那里會有討厭自己孩子的爹娘啊,他們當年之所以那么對待你,不過是因為自知命不久矣,怕你在他們去世之后傷心,這才疏遠你的。”

  “這話我可不承認,虐待自己的孩子的父母可不少。”韓菱紗的伯父的話語,讓沈飛差點忍不住想要反駁起來,在漫威世界的米國,虐待,性清自己的孩子,事情不要太多,都是親生的。

  那些事情如果拿到這個時代,絕對會驚掉很多人的三觀。

  “伯父,你說的是真的嗎?”聽到自己的父母其實并不討厭自己,韓菱紗這邊立激動起來了。

  “當然是真的,我還記得你還小的時候,你爹每天晚上非要在床邊看你睡著了,他才肯睡,他就是有股傻勁,總覺得不多看幾眼,多喚你幾聲名字,以后就沒機會了,本來他們當年是不想你走這條路的,結果你最后還是,哎。”ωωω.九九九)xs(

  嚴格的說起來,韓菱紗繼承了韓家的祖業,完全是當年的逆反心理,其實就本身而言,韓菱紗并不喜歡盜墓,不過因為父母不喜歡她,討厭她,于是韓菱紗就決定和父母對著干,偏偏去盜墓,結果隨后才發現,韓菱紗在這一行上天賦還挺高。

  “真是夠傻的,人活一輩子,本來就夠短暫了,他們還要在意這在意那,害我傷心了好多年。”韓菱紗說著幽幽一嘆,解開了和父母的誤會,也算是是解開了她的一個心結。

  “丫頭,你真是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也結識了自己的朋友,本來我還十分擔心你,長的這么漂亮,偏偏是做這一行的,以后很難找到如意郎君,如今看來是不需要擔心了,你身邊這三人,都非常不錯,丫頭,你喜歡的是那一個。”

  “伯父,不要胡說八道,我們只是朋友。”被伯父調戲的韓菱紗,臉色不自覺的紅暈了起來。

  “對,我和菱紗是很好的朋友,呵呵。”云天河這邊說著干笑的撓了撓頭。

  “你呵呵個鬼啊。”韓菱紗有些不爽的暗自瞪了云天河一眼。

  “晚輩慕容紫英,見過前輩,剛才多有失禮。”慕容紫英隨即抱歉,自我介紹了一番。

  “慕容,燕國的遺族?”

  “前輩怎么知道的?”慕容紫英一臉驚訝的看著韓菱紗的伯父,雖然慕容這個姓氏并不多見,但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被人猜到和燕國有關,畢竟燕國已經滅亡不斷的時間了。

  “我也是腦中靈光一閃而過,看到你的模樣,想到很久以前有一對夫婦,前去輪回井投胎,他們的眉目間和你很有幾分神似,你爹是不是叫慕容承。”

  “正是。”慕容紫英急忙說道。

“那就沒錯了,當年他們在轉世之前,說心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