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65章 即墨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紫英,等一下。”看到慕容紫英準備離開,韓菱紗立即叫住了他,慕容紫英隨即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韓菱紗開口說道:“還有什么事情?”

  “沒想到紫英你意外是個好人啊。”韓菱紗盯著慕容紫英看了好一會,才笑著開口說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雖然慕容紫英一直冷著張臉,不過其性格如何,韓菱紗四人已經有所了解了,換成其他人,面對韓菱紗四人的這么放肆,絕對不只是言語教訓那么簡單,更不要說現在慕容紫英對于韓菱紗叫他名字,不叫他師叔,已經免疫了。

  “休要顧左右而言他。”韓菱紗的夸獎,讓慕容紫英的神情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立即變為了一貫的模樣。

  “聽其他弟子說,小紫英你喜歡寶劍,還有和寶劍相關的東西,這個我一直帶在身上,我也用不上,一直這么放著挺可惜的,不如送給你了。”韓菱紗說著拿出了一個金黃色的物品。

  “這是,九龍縛絲劍穗。”本來面無表情的慕容紫英,在看到韓菱紗手中的物品之后,臉色難得動容起來。

  “哇,小紫英果然識貨,這確實是選了萬年冰蠶絲,再用“九龍縛絲”的特殊手法結成的劍穗。”可能是難得看到慕容紫英有這樣的神情,韓菱紗的表情顯得非常的高興。

  “這是皇族才能持有的東西,你是如何得來。”看著韓菱紗遞過來的九龍縛絲劍穗,慕容紫英并沒有伸手去接。

  九龍縛絲劍穗,換成一般人,比如說沈飛,云天河,包括柳夢璃都對這個東西的價值沒有多大的認識,不過慕容紫英不一樣,作為大燕國的遺族,他十分清楚九龍縛絲劍穗的價值。

稍后替換  那就是云天河的水不侵,也就是寒冷不侵,那怕冰系號稱最強的絕對零度空間,都未必都他有多大的作用,也就是說如果想要用冰的寒冷力量,對付云天河,是不會有多大效果的。

  云天河后面可是能夠手拿冬神遺落在人間的物品,光紀寒圖,都感覺不到寒冷的,既然做了水不侵方面的實驗,同樣火不侵的實驗也做了一些,比如說讓云天河把手伸進火里,讓他說出感覺,結果是暖暖的。

  通過一系列的實驗觀察,沈飛發現,云天河完全可以去巖漿里面的洗澡,以沈飛現在的實力,如果使用實力的話,也完全去巖漿里面走一圈的,但是云天河這邊是不使用任何力量,只是普通人的身體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了。

  如果讓這樣的云天河去對付赤犬的話,恐怕赤犬會十分的郁悶吧。

  也就是現在的云天河如果玄霄可以舍棄義和劍的話,他完全可以無視義和劍的副作用修煉義和劍,這就是天賦。

  如果從整個仙劍世界的世界觀來看,在后面故事發生的時候,云天河和柳夢璃應該都還活著,至于慕容紫英很大可能已經去世了,他應該沒有成仙,不然后面魔劍不會被封印在蜀山的鎖妖塔里面,被重樓從里面帶出來。

  云天河雖然同樣沒有成仙,但是架不住他運氣好,有燭龍的幫忙啊,至于柳夢璃,妖本來壽命就很長。

  “又有人進來了,今天可真是熱鬧啊。”玄霄的話剛落,還沒有等一行人轉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在四人的身后響起。

  “云天河,你們好大的膽子,連禁地都敢擅闖。”來人正是慕容紫英,人剛出現,就厲聲呵斥著四人。

  “可是師叔,你不是也進來了嗎?”云天河一臉疑惑的看著憤怒的慕容紫英,這突如其來的反駁,讓慕容紫英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楞了下,然后大聲叫道:“豈有此理。”

  不得不說云天河有時候特別的厲害,尤其是其完全一臉無辜的說著讓人憤怒,郁悶的話語的時候,而且偏偏你還不能說云天河錯了。

  “既然來了,又何必大呼小叫,這禁地并無見不得人之物。”就在慕容紫英想要繼續說什么的時候,玄霄突然開口了。

  這句話玄霄倒是沒有說錯,瓊華派的這個所謂的禁地,本來就是當年為了讓玄霄和夙玉專心修煉的地方,說是禁地只不過是為了怕其他人來打擾兩人的修煉而已。

  “你是?”慕容紫英這才把目光轉移到冰封的玄霄身上,神情看起來有些遲疑。

  “這是玄霄,說是天河的爹娘的師兄,真是想不到啊。”韓菱紗在一邊開口說道。

  “玄霄師叔,師叔在上,請受弟子一拜。”慕容紫英急忙對玄霄行禮道。

  “你是何人弟子,竟然身負寒月冰魄所鑄造的劍匣。”玄霄輕聲開口問道。

  “弟子慕容紫英。曾蒙宗煉長老傳授武功心法、以及鑄劍之術。”慕容紫英急忙說道。

  “宗煉,他如今可好。”

  “師公,前些年已經去世了。”

  “這還真是可惜啊。”

  宗煉是瓊華派的鑄劍師,望舒劍和義和劍就是出自他之手,可以說在鑄劍這一方面,他的瓊華派的第一。

  “師公曾經交代,若有生之年得見玄霄師叔,必要恭敬相待。師叔有任何差遣,不問原由,弟子縱然粉身碎骨也要達成。”慕容紫英說著就把當年宗煉的遺言說了出來。

  “他倒是有心了,正好我有兩件事吩咐你。”玄霄道。

  “弟子聽令。”慕容紫英躬身說道。

  “第一此地發生的事情,不必通知掌門了。第二他們幾人擅闖禁地之事,不可追究。”玄霄道。

  “是。”

  慕容紫英在遲疑了一下之后,立即就點頭同意了,本來他還想這一次要重重處罰四人,讓四人下次不敢在觸發門規。

  “擅闖,還不是你故意引來的。”沈飛在心里對玄霄的發出一聲冷笑,也就是現在不是揭玄霄老底的時候,不然他還想糊他一臉。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被處罰了,哈哈。”聽完兩人對話的云天河,非常興奮的揮了揮手。

  “好了,你們在這里待的時間有些久了,都會去吧。”玄霄說道。

  “那還能在來嗎?”云天河立即開口問道。

  “云天河,你把本門禁地當成了什么?”慕容紫英立即大聲呵斥道。

  “若想來此,改日再說吧,都去吧。”玄霄說著立即就閉上了眼睛。ぷ999小説首發ωωω.999χs.cΘмм.999χs.cΘм

  一行人于是在慕容紫英的帶領下,立即離開了禁地,在離開之前,沈飛回頭看了一下插在冰上的義和劍。

  事實上對于沈飛來說,想要解決韓菱紗的問題很簡單,那就是把望舒劍帶離仙劍世界,望舒劍在厲害,也不可能跨越一個世界把問題反饋到韓菱紗的身上。

  就連無限寶石在離開了漫威世界,威能都大打折扣,更何況望舒劍呢,不過這雖然解決了韓菱紗的問題,卻并沒有解決最終的問題,那就是瓊華派的飛升計劃。

  只要瓊華派一直想著飛升計劃,就會一直向著這方面努力,那怕沈飛帶走了望舒劍和義和劍,大不了在花費瓊華派數代之力,在打造一對就是了,還有雙劍的劍主,那怕到時候玄霄等人已經去世,完全可以找新的劍主。

  夙玉之后有韓菱紗,真要有心去找,找到替代玄霄的人很正常,就像游戲里面,韓菱紗曾經想過自殺來解決問題,不過最后被慕容紫英等人給阻止了,因為玄霄完全可以花費十九年找望舒劍的宿主,如果一個十九年不夠,那就兩個,三個。

  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問題,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柳夢璃的問題了,瓊華派和幻暝界已經結下死仇了,不從根源上解決問題的話,那怕瓊華派沒有了雙劍,每十九年恐怕也要廝殺一次。

  最后的結果肯定是以幻暝界的覆滅為結局,妖族和人族相比,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成長太慢,可能需要數百年才能出現一個實力不弱的大妖,而人類的呢,十九年的時間,足以培養另一批劍仙了。

  看看十九年前,幻暝界對瓊華派,雖然幻暝界損失慘重,但是瓊華派這邊更嚴重,但是十九年的現在呢,幻暝界面對瓊華派,連反手之力都沒有了。

  如果換成其他的妖族,還可以搬家避開瓊華派,但是幻暝界呢,根本沒有辦法避開,沈飛的實力也到可以改變幻暝界移動軌跡的地步。

  換成其他妖族,沈飛倒是無所謂,畢竟他不是圣人,不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不過誰讓幻暝界是柳夢璃的故鄉呢,那么只有想辦法徹底解決問題了。

  “紫英,你之前說沒有聽過天河的爹娘的事情,是不是騙我們,他們可是玄霄的同門,按照輩分,你也應該叫他們師叔的。”

  離開了禁地之后,韓菱紗突然開口質問著慕容紫英,這倒不是韓菱紗瞎猜,畢竟慕容紫英知道玄霄,沒有理由不知道云天青和夙玉的。

  “我確實不知,何必欺瞞。”慕容紫英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這可就太奇怪了。”看著慕容紫英的神情,韓菱紗低聲自言自語道。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們快些回去,之后還要做早課呢。”慕容紫英說著就轉身準備離開。

  那就是云天河的水不侵,也就是寒冷不侵,那怕冰系號稱最強的絕對零度空間,都未必都他有多大的作用,也就是說如果想要用冰的寒冷力量,對付云天河,是不會有多大效果的。

  云天河后面可是能夠手拿冬神遺落在人間的物品,光紀寒圖,都感覺不到寒冷的,既然做了水不侵方面的實驗,同樣火不侵的實驗也做了一些,比如說讓云天河把手伸進火里,讓他說出感覺,結果是暖暖的。

  通過一系列的實驗觀察,沈飛發現,云天河完全可以去巖漿里面的洗澡,以沈飛現在的實力,如果使用實力的話,也完全去巖漿里面走一圈的,但是云天河這邊是不使用任何力量,只是普通人的身體就可以做到這一點了。

  如果讓這樣的云天河去對付赤犬的話,恐怕赤犬會十分的郁悶吧。

  也就是現在的云天河如果玄霄可以舍棄義和劍的話,他完全可以無視義和劍的副作用修煉義和劍,這就是天賦。

  如果從整個仙劍世界的世界觀來看,在后面故事發生的時候,云天河和柳夢璃應該都還活著,至于慕容紫英很大可能已經去世了,他應該沒有成仙,不然后面魔劍不會被封印在蜀山的鎖妖塔里面,被重樓從里面帶出來。

  云天河雖然同樣沒有成仙,但是架不住他運氣好,有燭龍的幫忙啊,至于柳夢璃,妖本來壽命就很長。

  “又有人進來了,今天可真是熱鬧啊。”玄霄的話剛落,還沒有等一行人轉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在四人的身后響起。

  “云天河,你們好大的膽子,連禁地都敢擅闖。”來人正是慕容紫英,人剛出現,就厲聲呵斥著四人。

  “可是師叔,你不是也進來了嗎?”云天河一臉疑惑的看著憤怒的慕容紫英,這突如其來的反駁,讓慕容紫英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楞了下,然后大聲叫道:“豈有此理。”

  不得不說云天河有時候特別的厲害,尤其是其完全一臉無辜的說著讓人憤怒,郁悶的話語的時候,而且偏偏你還不能說云天河錯了。

  “既然來了,又何必大呼小叫,這禁地并無見不得人之物。”就在慕容紫英想要繼續說什么的時候,玄霄突然開口了。

  這句話玄霄倒是沒有說錯,瓊華派的這個所謂的禁地,本來就是當年為了讓玄霄和夙玉專心修煉的地方,說是禁地只不過是為了怕其他人來打擾兩人的修煉而已。

  “你是?”慕容紫英這才把目光轉移到冰封的玄霄身上,神情看起來有些遲疑。

  “這是玄霄,說是天河的爹娘的師兄,真是想不到啊。”韓菱紗在一邊開口說道。

  “玄霄師叔,師叔在上,請受弟子一拜。”慕容紫英急忙對玄霄行禮道。

  “你是何人弟子,竟然身負寒月冰魄所鑄造的劍匣。”玄霄輕聲開口問道。

  “弟子慕容紫英。曾蒙宗煉長老傳授武功心法、以及鑄劍之術。”慕容紫英急忙說道。

  “宗煉,他如今可好。”

  “師公,前些年已經去世了。”

  “這還真是可惜啊。”

  宗煉是瓊華派的鑄劍師,望舒劍和義和劍就是出自他之手,可以說在鑄劍這一方面,他的瓊華派的第一。

  “師公曾經交代,若有生之年得見玄霄師叔,必要恭敬相待。師叔有任何差遣,不問原由,弟子縱然粉身碎骨也要達成。”慕容紫英說著就把當年宗煉的遺言說了出來。

  “他倒是有心了,正好我有兩件事吩咐你。”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