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02章 結束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靈魂和肉體,到底誰更重要,從卡瑪泰姬的角度來看,自然是靈魂更重要了,可以通過靈魂治療自己的肉體的傷勢,到了古一的那個境界,甚至更是可以舍棄肉體,以靈魂的形勢長生久視。

  這邊掌握了無為轉變的真人,更是信奉靈魂先于肉體,肉體的形狀是受靈魂影響的,所以真人這邊可以隨意改變肉體的形態,甚至用術式維護自己的靈魂不變,那怕他的肉體受到再大的傷勢,都可以在靈魂的牽引下恢復原樣。

  不過這并不是說肉體就不值得一提,可以隨意的舍棄,從沈飛的角度來看,肉體是同樣重要的,不只是靈魂可以擁有記憶,肉體其實也是一樣,比如說現在出現的伏黑甚爾,就是純粹以肉體的記憶壓倒了叁拜婆的孫子的靈魂,完全掌控了身體。

  還有就是假夏油杰,他控制的只是夏油杰的身體,但是同樣獲得了夏油杰的記憶,甚至還有夏油杰的術式。

  按照咒術界的說法,術式是天生的,在出生的時候,就刻在體內的,從這方面來說,假夏油杰獲得真夏油杰的術式倒是不奇怪,不過如果在加上兩面宿儺的情況,就有些不對勁了,兩面宿儺現在是真正的以靈魂的形態出現了,但是他還是一樣擁有自身攜帶的術式,并且會遺留在虎杖悠仁的身上。

  從科學的角度來看,組成每一個人的細胞,dna等成分其實并沒有多大的差別,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九是一樣的,但是為什么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的,那怕是看起來完全一樣的雙胞胎,如果細分的,也是可以從容貌上區分出來的。

  從科學的角度來講,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那還不是十分了解的百分之一,但是實際的情況是靈魂才是造成這個結果的重要原因,真人說的那句肉體形狀會受靈魂影響,這一點倒是沒有多大的問題。

  當然這點也不是絕對的,世界這么大,總是不缺乏奇跡的。

  不過對于沈飛來說,深究靈魂和肉體那個重要,那就像追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這種涉及到生命起源,宇宙起源的問題,沈飛是從來不會多想的,他又不是什么哲學家。

  說句不好聽的,與其思考這個問題,還不如直接去問生命法庭,五大神明呢,這樣或許會更加的簡單一些。

  不過對于沈飛來說,靈魂和肉體是同等重要的,這也是他為什么沒有把得到的輪回眼,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給自己直接換上的原因,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現在的實力,那怕不使用瞳術也是無所謂,才能無視這兩個瞳術。

  靈魂和肉體,其他方面不提,想想封神榜上的待遇,就可以明白了,還有奪舍,為什么大都是從嬰兒開始,還不是因為嬰兒剛誕生,肉體并沒有攜帶任何肉體情報,容易徹底融合。

  卡瑪泰姬這邊雖然是修煉靈魂,但是也并不說靈魂高于肉體,古一那邊舍棄肉體,并不是她不在意肉體,而是不得不舍棄,和沈飛這邊一直按部就班的修煉不一樣,當年古一為了對抗多瑪姆,不得不從黑暗維度吸收能量,這些能量一直在侵蝕她的身體,這才是她舍棄身體的真正原因。

  而且憑借古一現在的實力,有沒有肉體對她來說,區別并不是太大,再者說了,只要她想的話,轉世重生也完全不是問題。

  “擋住他,我立即驅散他。”

  在發現自己的孫子的身體完全被伏黑甚爾占據,并且對面有一個叫伏黑惠的人,還有就是伏黑甚爾一臉不善的看著他們的時候,叁拜婆一邊急速的念動這念珠,一邊讓身邊的那個老頭擋住對方。

  “伏黑甚爾,早就想要領教一下了。”

稍后替換  “厲害啊,詛咒師里面竟然有這樣的人物。”

  在雙方四人落在地面上之后,立即形成了二對二的單挑局面,不過讓沈飛意外的是虎杖悠仁和伏黑惠都是被壓著打的一方,如果說伏黑惠是被壓制,還情有可原,畢竟對方雖然一個實力不弱,并且經驗豐富的詛咒師。

  那么虎杖悠仁被壓制,就有些意外了,可能在對付特級咒靈上,現在的虎杖悠仁單對單還打不過,但是如果對手是人,并且是肉搏的,可以說很少有人是他的對手,要知道虎杖悠仁可是在不會使用咒力的時候,就可以用拳頭打碎墻壁的。

  就算是東堂葵在肉搏上,對上現在的虎杖悠仁,想要打成現在的局面,也是非常困難的,真要以身體素質來判斷的話,那怕是天與咒縛的禪院真希和虎杖悠仁也是有些差距,主角就算主角。

  “嘿嘿嘿,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了不得啊。”在沈飛這邊驚訝于虎杖悠仁和伏黑惠兩人被壓著打的時候,殊不知對方的那兩個老家伙,此時也是非常的驚訝于虎杖悠仁和伏黑惠的表現。

  在地面上四人戰斗的時候,那個老太婆通過電梯也來到下面了,不過她好像沒有加入戰局的意思,一直在一邊旁觀著。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很清楚的看到了虎杖悠仁和伏黑惠的表現,然后眼神中涌出了強烈的殺機。

  一個五條悟就讓他們不得不躲藏多年,不敢公開露面,如果再讓面前的兩個年輕人成長起來的話,他們恐怕只能一直躲藏到死了。

  沈飛這邊驚訝于虎杖悠仁被壓制,殊不知老太婆那邊更震驚虎杖悠仁雖然一直被壓制,身上也帶著不輕的傷勢,但是并沒有被徹底擊敗,殺死。

  和虎杖悠仁動手的人,可不是其他人,而是當年據說差點殺了五條悟的伏黑甚爾,在五條悟成為最強之后,伏黑甚爾那邊也被神化了,甚至據說禪院家族咒專高層,都有人后悔了,如果伏黑甚爾沒有死的,完全可以牽制一下五條悟的。

  殊不知,這是他們想多了,伏黑甚爾當初能夠殺死五條悟是因為當時的五條悟還沒有覺醒,等他覺醒之后,去殺伏黑甚爾根本沒有用多少時間。

  不過這不是伏黑甚爾弱,而是五條悟太強了,伏黑甚爾的實力,可是能夠在對方的領域當中,強殺對方的,特級咒靈陀艮,這個來自人類對于大海恐懼的特級咒靈,就是在自己的領域中被甚爾干掉的。

  “果然身為主角,免不了挨揍啊。”

  在看到虎杖悠仁兩人暫時沒有什么生命危險,沈飛也就沒有出手的意思,看著兩人的戰斗。

  “老家伙,這樣太浪費時間了,先干掉你那個吧。”一直觀戰的詛咒師老太婆,在看到自己的孫子依舊拿不下虎杖悠仁之后,立即對著伏黑惠的對手,那個老頭說道。

  對于這兩個詛咒師來說,五條悟的存在擋住了他們的自由,同樣兩面宿儺也是一樣,能夠有機會殺了兩面宿儺,他們自然不會客氣。

  “好,叁拜婆,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難纏啊。”老頭在聽到老太婆的話之后,立即點頭同意了。

  “看來不出手不行了。”看到對方要交換對手,沈飛這邊立即就準備出手了,對于伏黑惠來說,和虎杖悠仁戰斗的那個人,可以說是他的克星。

  作為主要以式神為戰斗力的伏黑惠來說,最怕的就是那種速度快,力量強的對手,恰好虎杖悠仁的對手,就是這樣的敵人。

  “乖孫兒,先去殺了他。”得到叁拜婆命令的青年,在一腳踢飛了虎杖悠仁之后,身影立即快速的向著伏黑惠沖去,右拳在空中掀起一股強大的呼嘯之聲,就攻向伏黑惠的腦袋。

  “伏黑小心。”被擊飛的虎杖悠仁的看到這一幕之后,立即大聲叫道。

  與此同時,沈飛這邊也準備出手了,以對方拳頭上的力量,虎杖悠仁挨上可能只是輕傷,但是伏黑惠嗎,絕對是重傷。

  “伏黑。”不過就在這是,青年的前沖的身影,突然硬生生的停下了,并且口中低吟著伏黑兩字,神情看起來有些迷惑。

  “叁拜婆這是怎么回事。”青年的突然停止,讓一邊的那個老頭,臉色立即一變,立即看向了一邊的叁拜婆。ωωω.九九九)xs(

  “我也不知道,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事情才對。”叁拜婆這邊的臉色比起老頭更加的難看,同時雙手不停的捏著手中的念珠。

  “你叫什么名字?”就在這時,之前看起來神情迷惑的青年,突然神情變的平靜起來,看著前方的伏黑惠,開口問道。

  “伏黑惠。”伏黑惠一邊把自己的名字說了出來,一邊從腳下的陰影當中,取出了特級咒具游云,之前的特訓,伏黑惠最后找到了攜帶武器的辦法,那就是把咒具放在自己的陰影當中。

  “虎杖你沒事吧。”

  與此同時,伏黑惠也向著虎杖悠仁那邊移動,同時把游云扔給了虎杖悠仁,特級咒具游云是一個三節棍,本身并不像其他咒具那些攜帶術式,不過卻有一樣特性,那就是力量越大的人,游云的威力就越強,這個武器他本身就是為了隊友攜帶的。

  在把游云扔給了虎杖之后,伏黑同時對虎杖使了一個眼色,之后雙手結印,準備發動領域了。

  在之前的一次生死之戰中,伏黑學會了領域的使用方法,雖然這個領域還沒有徹底的成型,不過也已經擁有不小的威力了。

  如果有可能的話,伏黑并不想這么快使用領域,因為敵人可不只是面前的這三個人,現在使用領域,后面他的咒力可就不多了,不過誰讓敵人太強,他已經顧不上節省咒力了。

  “伏黑,不是禪院啊,哈哈哈,這可真是太好了。”就在伏黑惠這邊要展開領域的時候,那個青年突然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是伏黑甚爾,這不可能,我并沒有降下你的靈魂情報,為什么你會出現。”隨著青年的開口,叁拜婆和那個老頭,臉色變的異常的難看,同時叁拜婆手中念珠的轉動更快了。

  “大概是我的肉體太強了吧,所以壓制了這個肉體的靈魂。”被稱為伏黑甚爾的青年,說著就轉動一臉笑容的看著叁拜婆和那個老頭,雖然是看起來有些溫和的笑容,不過在這兩個詛咒師看來,那根本就是惡魔的微笑。

  “怎么可能?”在知道面前的人竟然是伏黑甚爾之后,伏黑惠準備展開領域的結印隨即停了下來。

  雖然對于自己的老爸的面容完全不記得了,但是對方的名字,伏黑惠可是十分清楚的,伏黑甚爾正是他的父親。

  “怎么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伏黑甚爾的花園,讓叁拜婆不由的尖叫起來。

  原來叁拜婆的術式能力是通過呼喚死者來附身生者,讓生者擁有死者的能力,這是一種類似神打的能力,也可以算作神格面具的弱化版。

  某種條件下,這也是一個非常強大的能力,比如說在五條悟死后,把五條悟請出來,不過其中的也是有風險,那就是被附身的人如果實力太弱的話,很容易被附身的人所控制,有著失控的風險。

  比如說現在的伏黑甚爾就是如此,對此叁拜婆自然也是有著對策的,比如說這次讓伏黑甚爾來附身她的孫子,只是降下了他的肉體,這樣就基本上不會被控制了,正常的情況下是肉體和靈魂一同降下的,這樣才能更好的發揮實力。

  不過很可惜的是,她根本不知道是那就是人的肉體,可并不是靈魂的載體那么簡單,然后就悲劇了。

  “厲害啊,詛咒師里面竟然有這樣的人物。”

  在雙方四人落在地面上之后,立即形成了二對二的單挑局面,不過讓沈飛意外的是虎杖悠仁和伏黑惠都是被壓著打的一方,如果說伏黑惠是被壓制,還情有可原,畢竟對方雖然一個實力不弱,并且經驗豐富的詛咒師。

  那么虎杖悠仁被壓制,就有些意外了,可能在對付特級咒靈上,現在的虎杖悠仁單對單還打不過,但是如果對手是人,并且是肉搏的,可以說很少有人是他的對手,要知道虎杖悠仁可是在不會使用咒力的時候,就可以用拳頭打碎墻壁的。

  就算是東堂葵在肉搏上,對上現在的虎杖悠仁,想要打成現在的局面,也是非常困難的,真要以身體素質來判斷的話,那怕是天與咒縛的禪院真希和虎杖悠仁也是有些差距,主角就算主角。

  “嘿嘿嘿,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了不得啊。”在沈飛這邊驚訝于虎杖悠仁和伏黑惠兩人被壓著打的時候,殊不知對方的那兩個老家伙,此時也是非常的驚訝于虎杖悠仁和伏黑惠的表現。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