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86章 陰陽術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多謝國師大人,日后國師要有吩咐,公輸家族必當盡其所能。”在大概看了一下書冊上的內容之后,公輸仇一臉恭敬的鞠躬對沈飛行了一禮。

  作為機關術世家,公輸仇太清楚那書冊上的煉鋼之法,對于公輸家族來說有多么重要了,甚至不只是公輸家族,對秦國同樣非常的重要。

  可以說一旦完成鋼的量產,大秦的軍隊實力最少會上升三成,這還只是保守的數字,就拿公輸家族來說,其霸道機關術中的號稱無堅不摧的破土三郎,其產量之所以受到限制,就是因為精鋼的產量數量稀少。

  一旦精鋼可以量產,信不信公輸家族可以打造一支破土三郎的機關獸隊伍,到時候攻城拔寨,絕對是無往不利。

  “既然公輸先生這么說,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希望公輸先生能夠派一批精通機關術的人來幫我,我有些事情需要做,對了,我不要那些精通霸道機關術的。”對于公輸仇的話語,沈飛輕輕點了點頭,隨后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謹遵國師大人之命。”

  “這個事情倒不是很著急,現階段,你們還是做好眼前的事情嗎,對了,這個配方是絕密,最好不要泄露出去了,到時候我是無所謂,不過王上那邊可就不好交差了。”

  對于造紙術的技術,沈飛是根本不在意的,現代造紙術,只要有人想查,很容易就可以查到,沈飛之所以有造紙術,也是從紅后那里找到的。

  造紙術,水泥的制造方法,鋼煉冶煉,都在紅后里面。

  “請國師大人放心,蒙恬一定誓死保護這里的一切的。”、

  “這個就不用了,相比造紙術,蒙將軍你的價值要高多了。”沈飛說著就站了起來,“好了,現在該做什么你們都知道了,接下來就看你們了,我就不插手了。”

  造紙術,還有煉鋼術,雖然有沈飛參與進展會更加的快一些,不過沈飛卻并不想在這上面多浪費時間,有著完整的配方,公輸家族遲早會制造出來,雖然會耽誤一些時間,不過對于現在的秦國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反正現在秦國因為韓非的疲秦計,暫時也沒有多少精力去攻打六國,鄭國渠如今已經開始修建了,在鄭國的主持下,這是一個需要耗費時久的工程。

  不過這個工程雖然現在拖住了秦國的絕大部分精力,但是一旦完成的話,對于秦國可是有著非常大的好處的。

  韓非的疲秦計,最后還是讓秦國占了很大的便宜,因為這一點,沈飛也就沒有拆穿疲秦計的真相。

  鄭國渠這邊是由呂不韋帶走主持修建的,雖然現在呂不韋和嬴政對立十分的嚴重,但是也不得不說,嬴政能夠坐穩秦王的位置,呂不韋居功甚偉,如果不是呂不韋的支持,以嬴政之前一個趙國質子的身份,那里那么容易坐上秦王的位置。

  這么多年以來,也是呂不韋在打擊贏氏一族其他覬覦王位的人,這是呂不韋對嬴政的功勞,對秦國,呂不韋也是有很大的功勞的,其大量的引進他國人才,雖然其本意可能是加強自己的勢力,但是對于秦國的發展也是功不可沒的。

  在看看這一次鄭國渠,也是呂不韋的功勞,還有其讓主持編撰的呂氏春秋,也是一部流傳到后世的著作啊。

  不過其有太多的功勞,也掩蓋不了一件事,那就是和嬴政爭權,光憑這一點,呂不韋就注定了其結局。

  至于市面上流傳的什么嬴政是呂不韋的孩子,這根本是無稽之談,這可是有著各種神奇的術武的世界,鑒別血脈這種事情對于普通人來說,可能很困難,但是對于王室,卻并不是什么難事。

  真以為異人這個能夠當上秦王的人是傻子啊。

  戰國七雄的時代,凡是能夠上位的王,那怕看起來再不堪,都是有著其獨到之處的,就像現在的韓王安,他當年也是從太子的手中搶到王位的。

  就算是現在的楚王,其當年也是把昌平君趕走的人,當年的昌平君和現在的韓非的情況有些類似。

  對于最上面位置的那個人,無論你有多大的功勞,但是如果你妨礙了他的權利,那么不好意思了,只能除掉你了。

  現在嬴政有兩大問題需要處理,一個就是呂不韋了,另一個就是太后了,準確的說是嫪毐,不得不說,有些人根本就是石樂志,以一介面首的身份,竟然還敢要封侯,以大秦非軍功不可封侯的制度,這根本就是找死。

  對于太后那邊,嬴政對于她找多少面首,甚至還和呂不韋有一腿,根本絲毫不在意,畢竟上一任秦王死了,太后也寂寞啊。

  可是這個面首竟然敢仗著太后的寵愛,對嬴政齜牙咧嘴,那就是找死。

  對于呂不韋,還有嫪毐的事情,沈飛這邊根本不想參與,這是嬴政自己的事情,一嬴政此時的潛勢力,無論是呂不韋還是嫪毐,不過只是螳臂當車而已。

  呂不韋這邊看似權利滔天,但是他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沒有軍權,從商鞅變法開始,秦國對于軍隊的控制力,比起山東六國強太多了,只看沒有大將軍之位就可以知道了。

  拱衛咸陽安全的龍虎騎兵,一直都是牢牢掌握在王族的手中的,那里像韓國,一國的所有兵馬都掌握在姬無夜這個大將軍手中,甚至就連禁軍也是一樣。

  禁軍掌握在一個外臣手中,真虧韓王可以天天睡的那么安穩。

  這種事情在秦國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參加國師大人。”秦國咸陽城外,一處一望無際的田野邊上,一眾官員在看到沈飛從馬車上下來之后,立即躬身行禮道。

  “司農大人到了嗎?”

  “見過國師大人。”隨著沈飛的話語,一個有著一把白胡子的老人從官員的最前方,上前走了兩步。

  “來的正好,今天叫眾人過來,是因為這里有些事情需要勞煩各位大人,這里有一些我從四極之地帶來的作物,一旦培育出來,可讓整個天下再無餓死之民。”沈飛說著就帶著一眾管理農業的官員,來到了他提前拿出來的農作物的前面。

  在每一個農作物的前面都放有一個大大的木板,上面寫著這個作物的特性。

  農業官員在這個時代,是屬于那種非常重要,但是又沒有什么實權的,在這個時代春耕是大事,那怕后面大秦帝國統一了中原,同樣每年都會舉行春祭大典。

  一旦莊稼受災了,那怕是韓王安,也會下令賑災,因為農業是根本,在韓非的五蠹里面也強調了農業的重要性,商鞅變法里面更不用說了。

  “國師大人,這些記錄都是真的嗎?”老司農拿著兩個馬鈴薯,雙眼冒光的直接沖到了沈飛的身前,嚇得一邊的兩個守衛,差點拔出了武器。

  因為嬴政在朝堂上的表態,現在整個咸陽誰不知道,秦國多了一個權勢滔天的國師,比起月神這個國師,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事實上不只是秦國,山東六國那邊同樣也知道了沈飛這個新晉國師,不少人都紛紛猜測這個國師的來歷。

  “是不是真的,接下來就要看你們的驗證了。”

  那怕嬴政很相信沈飛,那怕沈飛自己也非常的有自信,但是牽扯到糧食,這個國家的根本,在重視都不為過,在沒有驗證的情況下,當然是不可能大規模推廣的。

  “所有的東西就在這些卷軸里面,后面就是你們的事情了,沒事不要來找我。”沈飛說著登上了馬車走了,這一次是來到了嬴政賜給他的土地前,一座曾經屬于王室的莊園,現在是沈飛的了。

  “我不能保證你們的奴隸身份可以解除,但是我可以保證,一旦你們立下功勞,你們的孩子,將不再是奴隸的身份。”

  奴隸制,沈飛是沒有辦法徹底改的,因為這里面有很多是犯了律法,或者敵國的俘虜,很多人都是不能赦免的,不過沈飛還是從嬴政那里拿到了一些特權,甚至嬴政自己這邊也在實施。

  給奴隸們一些希望,那怕這些希望很渺茫,只要是有希望,其態度也會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司農那邊是實驗對于整個中原來說很重要的農作物,沈飛這邊的莊園則是有著自己的目的,那就是菜,溫室大棚技術,甚至還有養豬,養羊的技術。

  這個時代的肉類,是真正的少,普通的平民,也就看運氣,能否打些野味了。

  “奇物堂該重新開業了。”在把一些必要的事情安排人去處理之后,沈飛就不怎么管了,而是再次在咸陽城開起了奇物堂,在自己使用煉金術煉制玻璃的時候,沈飛也把玻璃的配方拿了出來,和嬴政分享了。

  無論任何時代錢都是必要的。

  如果是一些小錢,嬴政可能不在乎,但是這可不是什么小錢。

  國師大人開的店鋪,在加上賣的又都是奇異的琉璃,現在是玻璃,店鋪當然是顧客盈門了。

  深夜,嬴政賜予的莊園,如今被沈飛改為日月山莊的書房外,一個黑影悄悄的從月門那里穿過,左右觀察了一番,在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后,立即從一邊打開的窗戶躍進了書房內。

  “你在找什么?”就在黑衣人在輕手輕腳的翻著書架上的書簡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在書房內響起,突如其來的聲音,讓黑衣人的身體不由的一怔,不過下一個,其身上就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真氣,徑直向著門所在的方向撞去,因為聲音的方向來自窗戶邊。

  不過就在黑衣人剛準備有所動作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上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鎖鏈緊緊的纏住了,其爆發出來的真氣,并沒有讓他移動一步。

  “我倒是誰呢,原來是羅網啊。”把黑衣人拉到身邊,借助月光看見這個黑衣人的脖子上的黑色的蜘蛛。

  “咦,服毒自盡了,還真有在牙齒里藏毒這一招啊。”剛準備審問這個黑衣人的沈飛,突然看到其臉色不對,隨后立即扯開其臉上的黑色面巾,發現其嘴角流出一絲黑色的血跡。

  “見血封喉,真不愧是羅網啊。”既然人死了,自然就不能審問了,至于拿這個尸體去找羅網的麻煩,更是無稽之談,一個黑色的蜘蛛紋身并不能代表什么,有的是借口。

  “呂不韋這家伙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把精力放在我這里。”輕輕搖了搖頭,沈飛就把尸體交給護衛去處理了。

  “我走過時,百花盛開。”日月山莊的后山,是一片十分僻靜的竹林,這里十分的清幽,同時也是沈飛修煉陰陽術的地方,隨著萬葉飛花流的進步,如今的沈飛可以做到,其向前走的同時,身后不斷的綻放著美麗的花朵。

  “血衣侯的術,倒是可以做一個參考啊。”看著面前緩緩浮現的冰玫瑰,沈飛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是陰陽術中的白露欺霜。

  有了這個,他再也不需要使用拍立得然后才能喝到冰凍飲料了,冰系的制冷,火系的加熱,陰陽家如果看到他把陰陽術這么用,恐怕會大跌眼鏡。

  “國師大人。”

  “是李大人啊,今天來我這里,想必是已經完成了。”

  “托國師大人的福,已經完成了。”

  李斯說著就把一份文件恭敬的遞給了沈飛,雖然紙很粗糙,但確實是紙,有著所有的流程,公輸家族很快就把紙的樣品制造出來了,雖然一開始非常的粗糙,只能當草紙,但是隨著不斷的改進,現在已經可以書寫了。

  沈飛這邊把造紙術拿出來,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這個時代上廁所,對于普通人來說,簡直就是災難,用石頭,竹篾等等。

  只有有錢人,貴族等才能夠用得起布帛,王室用絲綢。

  “真是辛苦李大人了。”接過文件,沈飛一邊翻看,一邊對李斯這么說道,對于李斯他還是有些尊敬的,畢竟這位雖然后世下場不怎么好,但也是大秦帝國第一任丞相啊。

  “國師大人客氣了,一切都是秦國,為了王上。”李斯說著雙手抱拳,一臉恭敬的說道。

  “接下來恐怕要接著辛苦李大人了,把這個雛形先建立起來了。”

  “這是李斯應該做的。”李斯一臉恭敬的說道。

  沈飛讓李斯做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為了秦國新增的捕快這個部門做一個計劃,司法的獨立性,沈飛已經和嬴政說過了,對于捕快,嬴政也是同意的。

  不過一個新部門的成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其中牽扯到了方方面面,十分的勞心費神,于是最后這個任務就交給了李斯了。

  對于李斯來說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同樣也是一個表現的機會,在其殫精竭慮之下,在加上沈飛的一些提點,其做的計劃,雖然不能和后世的警察部門相比,但也已經像模像樣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