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02章 楚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披甲功,魏武卒的必修功法,在魏武卒凋零之后,絕大部分魏武卒都流落到江湖中去了,披甲功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功法,修煉的數量雖然不多,但也有不少。

  尤其是對于那些世家來說,都會或多或少的培養一批披甲功的手下,披甲功是看家護院,護衛的最好人選。

  雖然這些人很難達到梅三娘,典慶那樣的境界,但是只要能夠防住一般的刀劍就已經很厲害了。

  可惜魏武卒如果不成建制,很難在戰爭中發揮出重大的作用,沈飛這邊一開始本來是準備在秦國建立一支魏武卒的。

  不過在經過一番計算之后,最后還是放棄了,倒不是秦國養不起一支魏武卒,而是沒有這個必要,有養魏武卒的資源,完全可以養更多的軍隊。

  魏國的魏武卒之所以沒落,其主要的原因,就是當時的魏王把養魏武卒的錢財,用來自己享受了,蓋行宮,做壽開宴會,這些花銷可都是非常大的。

  面子問題,有時候可是比一地百姓的生死存亡更加重要啊,就好比韓國的南陽災難的時候,韓國王室沒有錢去賑災,卻有錢給韓王做壽。

  “著火了,著火了,快救火啊。”隨著莊園內部烈焰升起,驚動了遠處的人們,在嘈雜聲之中,有人四處呼救,有人則是拿著木桶去打水準備救火。

  “滅人滿門的事情,還是做不出來啊。”空中,沈飛坐在飛行掃帚上,看著下方的混亂,輕輕嘆了口氣。

  他只是滅殺了張家的幾個主要人物,其他人都沒有動,如果換成這個世界的人動手的話,那絕對是莊園內的一切都是滅殺的對象,真正的雞犬不留。

  “這算是劫富濟貧了吧。”在離開燕國的時候,沈飛把從張家里收繳的錢財,糧食,絕大部分都送給燕國的普通平民了。

  作為存在時間最長的諸侯國,燕國的官僚作風是最嚴重的,所以其平民可以說是戰國七雄內最困苦的,比楚國更甚。

  當然沈飛也沒有把過多的錢財分給這些窮人,懷璧其罪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雖然他是好意,但是未必可以換到好的結果。

  “名家,其倒是很適合宣傳工作,不過這個時候,他們未必愿意其秦國啊。”在返回了齊國之后,沈飛在考慮了一番之后,放棄了去名家的打算。

  名家,此時雖然沒落了,不過靠著其詭辯之才,在齊國還是有那么一些地位的,更別說名家可是有一位被伏念評價為長的非同凡響的人啊,公孫玲瓏。

  在這遍地差不多都是美女的世界,公孫玲瓏確實是非同凡響,不過這只是她的長相,如果論才華的話,公孫玲瓏也是很厲害了,能夠成為諸子百家之一的名家,可不只是詭辯而已。

  楚國,濮陽城,也就是日后大秦的東郡。

  “真沒有想到醉夢樓竟然是在這里啊,我還以為是在楚國的首都壽春呢。”看著面前絲毫不必妃雪閣差的醉夢樓,沈飛心里不由的微微搖了搖頭。

  三大風月之地,到頭來,紫蘭軒是最差的。

  “農家的弟子還真是不少啊。”大街上隨時都可以看到數個農家弟子結伴而行,這里可以說是農家的大本營了,在城市的一邊就是赫赫有名的大澤山,農家的總部炎帝六賢冢就在里面。

  這可是由神農開創的諸子百家,四季,二十四節氣,可以說都是從農家傳出來的,當然不是現在的農家,而是曾經的農家。

  神農嘗百草,種植五谷,所開創的諸子百家,如今有些微微變質了,不再是那個一心為民眾謀福利的農家了。

  醉夢樓,四岳賭場,這些可都是農家獲取錢財的途徑,也正是因為有這些錢財,農家的弟子才有時間練武,練習農家的至尊陣法,地澤二十四。

  窮文富武,在任何時代都是通用的,沒有足夠的錢財是沒有辦法練武的,畢竟武功必須堅持不懈的修煉下去,不可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修煉,如果沒有生活來源的話,又怎么會精神練武了。

  托沈飛之前在函谷關干掉了朱家還有勝七的福,如今的農家差不多全部落入了田氏一族的手中了,可以說沈飛幫了田氏一族很大的一個忙。

  不過田氏一族給予的回報則是,誓要殺死沈飛,替朱家報仇,勝七因為之前已經被農家除名了,不算農家弟子了。

  如今的農家除了四岳堂的司徒萬里不姓田之外,其他的堂主都姓田了。

  “吳曠這家伙難道現在就潛入了羅網當中去了嗎,說起來昌平君還真是厲害了,這么久就布下了這樣的棋子,可惜現在這個棋子廢了。”

  農家當初勝七被逐出,現在那怕沈飛也弄不清楚是苦肉計,還是真的,只不過后來被昌平君將計就計利用了。

  隨著夕陽西下,陽光消散,黑暗籠罩大地,濮陽城大街上的行人開始陸續減少,不過卻有兩個地方燈火通明,大量的人們匯聚在這兩地,這兩個地方一個就是醉夢樓,另一個自然就是四岳賭場了。

  四岳賭場的后堂,兩個身影正在對賭著。

  “押大,還是押小。”

  “大。”

  “很抱歉,是小,拿錢來。”

  “我說司徒老兄,你這運氣也太好了吧,你不會動什么手腳了吧。”說話的青年,一臉十分不甘愿的表情,拿出了四枚金幣。

  “劉季老弟,這可不怪我,是你每一次都想撈一把大的,你有些貪心了。”司徒萬里說著繼續搖著骰子,然后接著問道:“大,還是小。”

  “不冒點險又怎么能夠有收獲呢,我只要勝一把,不但可以把之前輸的都撈回來,還可以趁機大賺一筆,所以當然是大了。”

  “哈哈,小,抱歉了。”司徒萬里說著就向著劉季伸出了手。

  “還繼續嗎?”

  “真是晦氣,竟然聯系六把小,這次就算了,下次吧。”劉季說著把金幣給了司徒萬里之后,拿起一邊的酒壺,就離開了房間。

  “看來你最近過的很不錯嗎,司徒堂主。”

  “誰?”

  突如其來的陌生生意,讓司徒萬里的臉色一變,立即抓住放在一邊的武器,就準備大聲喊叫,不過在看清楚說話的身影是誰之后,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一臉恭敬的說道,“見過國師大人。”

  “我還以為你會叫人呢。”沈飛說著就順勢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不愧是農家,速度夠快的,椅子這東西這就有了。

  “國師大人說笑了,能夠為國師大人做事,是在下的福氣。”

  “不得不說你是一個聰明人,難怪可以成為四岳堂的堂主呢。”在由田家掌控的農家里面,成為唯一的外姓堂主,并且武功又不怎么樣,司徒萬里雖然人沒有什么氣節,但也不得不說,其還是有些能力的。

  “不知道國師大人來此,有什么需要效勞的。”

  “沒什么,我只是周游一下列國,順路過來看看農家而已,真是可惜,沒想到由神農開創的農家,竟然變成了這樣,讓人失望啊。”沈飛說著,不等司徒萬里開口繼續說道,“本來是這樣的,不過既然你提到了,還真有一事,需要你去處理。”

  “國師大人請吩咐。”盡管心里在暗暗叫苦,不過司徒萬里的表情則是一副義不容辭的模樣。

  “剛才出去的那位,想辦法殺了他。”

  “額。”司徒萬里怎么也沒有想到沈飛讓他做的事情竟然是這個。

  “怎么,做不到嗎?”

  “不,既然是國師大人吩咐,沒問題。”司徒萬里看到沈飛的臉色變了之后,立即忙不迭地的點頭。

  “放心,不會讓你暴露的,這件事不需要你親自動手,你只需要想辦法做到就行了,而且這事情我也不急,就算是三五年內做到也無所謂。”沈飛此時的表情就好像再說這只不過是一件臨時想出來的事情。

  “明白了,請國師靜候佳音。”

  “好了,這件事就這樣了,農家最近有什么事情發生嗎?”沈飛誰會立即轉變了話題。

  “農家最近。”司徒萬里立即把農家的一些情況說了出來。

  “這樣啊,好了,好好做你的四岳堂堂主吧。”沈飛說著身影就直接沖司徒萬里的身前消失了。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呢。”浮在空中的沈飛,看著下方兩個燈火通明的地方,不由的想起了之前劉季說的話語。

  這位的性格從剛才其和司徒萬里的對話就可以知道了,想要一次收獲,一勞永逸,不得不說,最后他還成功了,不過這個成功的前提是在沈飛沒有出現的情況下,現在其根本沒有絲毫成功的機會。

  讓司徒萬里去對付他,只不過是沈飛一個無聊的想法而已,至于親自動手殺他,在考慮一下之后,沈飛就放棄了。

  倒不是怕殺不死他,就連至尊法師就可以換人,還有什么是不能變的,而是沒有這個必要,真要他出手話,現在他也可以殺死昌平君,燕丹等人。

  “季公子,你來了,漣衣姑娘在樓上。”醉夢樓的大門前,隨著一輛裝飾十分豪華的馬車出現,醉夢樓的老板花影立即迎了出來,之后一個俊秀貌美的少年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在此少年前進的時候,前方的人紛紛躲避,低著頭給他讓出了道路,隨后在花影的陪同下,上樓去了。

  “這就是后面那個風火林山的之一的季布,這完全就是一個紈绔子弟嗎。”混在人群里的沈飛,看到這一幕,輕輕搖了搖頭。

  “所以最后還是因為雪女沒有后臺嗎?”這些人為什么給季布讓路,原因很簡單,他是楚國三大軍團影虎軍團的軍團長的兒子,同時也是影虎軍團的繼承人。

  楚國是軍隊私人化最嚴重的的國家,三大軍團分別掌握在三大家族的手里,代代相傳。這是戰國的所有國家都面臨的問題。

  那怕秦國自從商鞅變法之后,一直在改善這個問題,不還是有蒙氏的黃金火騎兵,王家的百戰穿甲兵的說法嗎。

  就連中央集權那么強的秦國都是這副模樣了,其他國家更不用多說了,就算是韓國也是一樣,血衣侯白亦非,可是韓國的世襲侯爵,姬無夜這邊如果發展個幾代,結果也是一樣。

  還好這個時代對王權非常的尊重,所以很少出現大將造反的情況,在看看后世,手握軍權造反的將軍,可不這個時代多多了。

  漣衣雖然這邊待在醉夢樓,不過因為季布對他的瘋狂追逐,其他人根本不敢對漣衣有絲毫不敬,在加上花影這個只是漣衣真正身份的人在暗中照顧,可以說是穩如泰山。

  “七國的密道圖,昌平君到底是從什么地方弄到這個東西的呢。”對于這個傳說中的地圖,沈飛可是很好奇的,如果只是楚國或者再加上秦國也無所謂,但是卻是七國的,這就有些意思了。

  “現在就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啊,真是無趣啊。”在墻角聽了一會季布和漣衣的談話之后,沈飛就一臉無聊的離開了。

  季布對漣衣十分的恭敬,畢竟身份有別,那怕漣衣現在在醉夢樓里,漣衣也是王族,季布只是臣子的后代。

  沈飛對這個時代的上下尊卑不在意,但是其他人可不會和他一樣,那怕是紫女,其和韓非也有這層障礙。

  “從季布的話里可以推測,影虎軍團這邊應該效力于昌平君了,這么說來,騰龍軍團,雷豹軍團那邊也應該差不多了,這還真是有意思了,身為大秦右丞相的昌平君,他憑什么得到楚國三大軍團的效忠。”

  “話說現在的楚王也太廢了吧,手下三大軍團都投靠別人了,他還茫然無知呢,不過要不要去給他提個醒呢。”

  本來對于沈飛來說,還有一個更簡單的方法,那就是把漣衣的身份暴露出來,不過在想到其也算是無辜的之后,沈飛就放棄了這個想法,絕對不是因為其漂亮,不忍心這么做。

  “可惜沒有見到小時候的田言啊,據說可是很可愛的。”從司徒萬里那里得到的消息,田言因為體弱多病,身體虛弱,如今去找楚國的名醫治病,順便療養去了,聽到這個消息,沈飛只能呵呵笑了兩聲。

  體弱多病的田大小姐,那可是日后敢正面硬懟鬼谷縱橫的,羅網的天字一等刺客驚鯢,一直對這位大小姐冷嘲熱諷的田蜜,在知道這個真相之后,可是嚇的夠嗆啊。

  “不會是以這個借口修煉去了吧。”無論田言的天賦多好,也不可能憑空變成高手,更別說其戰斗經驗也十分的豐富,想也知道其出手的次數肯定不少。

  “看來還要去壽春走一趟啊。”為了給昌平君,順便給楚國的三大軍團找些麻煩,沈飛決定去給楚王提個醒,然后就可以在一邊看好戲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