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69章登基大典(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諸子百家倒是來了不少嗎,也對,畢竟以后可就沒有戰國時代,只有一個大秦帝國了。”過去諸子百家的人才,在這個國家干的不爽了,可以跳槽到其他國家,但是現在其他國家沒有了,也就是已經沒有跳槽的條件了,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來秦國這邊了。

  畢竟現在大秦帝國剛建立,正是缺乏人才的時候,這個時候,諸子百家差不多集體失憶了,什么秦國是虎狼之國,沒有禮儀的問題,全部都被遺忘了。

  “儒家的伏念,張良,名家的公孫玲瓏,竟然聯袂一起來了,這可真是有意思啊,記得伏念好像對她的評價是非同凡響,不得不說這四個字用的好啊。”

  雖然儒家有著很多的問題,不過也不是沒有全部都是糟粕,不然也不會擁有那么大的勢力了,儒家七系其他幾系所作所為不好評價,但是小圣賢莊要好的多,荀子的理念本來就是性本惡,這個理念和儒家的性善論可以是完全相背而馳。

  如果說如今其他幾系還有合作交流的話,那么荀子這一系,是絕對不可能和他們合作的,根本的理念就是相反的,怎么可能合作,說句不好聽的,那怕是孔圣人在世,荀子和他也是對立的。

  其他幾系雖然彼此理念也有不同,但都是從性善論里演繹出來的。

  伏念這邊之所以來到秦國咸陽,自然不是出自伏念的本意,而是來自帝國的官方邀請,對于這個邀請,那怕伏念再不想,也只能過來。

  不過可憐的伏念根本不知道,在他來之前,儒家的名聲已經有些臭了,尤其是在奢侈浪費這點上,接下來就看伏念怎么辯解了。

  對于伏念,沈飛的印象是非常不錯的,這位堪稱是儒家道德的典范,是真正的典范,不像某些人,表里不如一,不過誰讓他是儒家小圣賢莊的掌門人呢,那怕印象在不錯,也沒有辦法。

  “楚南公可真是聰明啊,扶蘇啊。”

  沈飛一直想要從楚南公的身上得到黃石天書,不過因為一直沒有找到他,結果他這邊光明正大的找過來,并且還暫時住在了扶蘇的府上,讓沈飛反而不好出手了,畢竟楚南公的名頭可是很大的,楚地第一賢者啊。

  在這個時代,聲望是非常重要的,那些聲望高的人,那怕是隨意跳槽,一般的情況下,也不會受到太大的為難。

  尤其又是在這秦國剛一統天下的時機,所幸沈飛也并不是太著急,他只是為扶蘇感到可惜,本來就因為昌平君受到了連累,結果竟然還和楚國的人有聯系。

  當然扶蘇本身是沒有什么特別想法的,畢竟楚南公的名頭很大,在加上扶蘇府上的那些儒家的慫恿,以及扶蘇從小就是受到了儒家的教育,邀請楚南公很正常。

  不得不說扶蘇是一個好人,但是作為嬴政的長子,好人可是沒有辦法勝任的了,不過現在嬴政差不多可以活個千多年了,扶蘇這個長子也根本沒有繼位的可能了。

  世上豈有千多年的太子。

  “真是沒有想到,這里竟然這么繁華啊。”

  來到咸陽之后,無論是伏念,還是張良都是非常的震驚,因為咸陽城的繁榮大大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兩人并不是沒有見識的人,伏念在成為小圣賢莊的掌門人的時候,是游歷過各國的。

  其中張良更甚,新鄭城本來就是非常繁榮的,桑海城那邊的繁榮又是跟上一籌,齊國的桑海城,在戰國時代可是異常的有名的,不只是小圣賢莊坐落在那里,同時那里也是重要的商業中心。

  獨特的地理條件,在加上齊國的特產,讓戰國時代,凡是有所成就的商人,都基本上會前往桑海城。

  不過無論是新鄭,還是桑海,或者大梁,和現在的咸陽相比,都相差太遠了,沈飛雖然不是什么商業的天才,但是在這個時代,隨便一個主意,就足以開創一個產業,更不用說他身后有著嬴政的支持呢。

  咸陽城最大的改變就是關于衣食住行的改變,也是平民百姓最為關系的事情,俗話說飽暖思,連肚子都吃不飽,談論其他的不過只是妄想而已,溫飽是基礎。

  來自現代的種子,讓秦國這邊的平民不在為食物所困,然后就是大量的便宜的布匹,讓平民可以置辦新衣服,當然這種事情,沈飛只是說出了他的想法和提供相關的資料,剩下的就是帝國自己搞定了。

  如今咸陽城最大的服裝供應商就是紫女,走的不是平民路線,而是奢侈品的路線,沈飛這邊在咸陽城的產業也是一樣。

  住行方面,咸陽城也有了很大的改變,水泥的存在,讓道路更加的平整,同時橡膠輪胎的出現,也讓馬車變的更加的舒適,不過因為產量的問題,現在的橡膠輪胎那是真正的奢侈品,有了這個,誰還想做那么顛簸的舊式馬車啊。

  “賣報啊,賣報啊,新鮮出爐的大秦日報。”在道路上走著的伏念和張良很快就被報童給吸引了,在秦國覆滅六國之后,準備已久的大秦日報,也正式上線了。

  賣報的工作自然是交給一些孤兒來做了,如果在現代社會,這根本就是雇傭童工,不過在這個時代,這可是在做善事。

  帶著好奇的心理,伏念和張良叫住了報童,買了兩份大秦日報,其中頭版頭條,自然是由李斯撰寫的關于嬴政德兼三皇功過五帝的錦繡團簇的文章了。

  隨著大秦的一統天下,李斯的地位自然是水漲船高了,從一介寒門子弟,成長到如今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份成就,已經超過了韓非,有鑒于此,李斯已經對于韓非沒有什么嫉妒之情了。

  縱觀秦時里的一眾人,李斯雖然家庭富裕,但卻是真正的平民出身,其他人那怕是蓋聶,本身也有著衛國貴族的身份。

  “天下或許真的太平了。”把大秦日報上的內容大概看了一遍,伏念看了一眼身邊的張良,突然輕聲說道。

  大秦日報上對嬴政的歌功頌德,自然不是虛無縹緲的拍馬屁,而是列舉了一番數字,那就是戰國七雄的數百年來各國彼此征戰,死傷的數字。

  其他就是各項政策,以及農業,工業的發展等等,不得不說嬴政在這個時代,威望真的無人能敵,換在其他時代,想要做這些事情,絕對是非常困難的,但是在嬴政的命令下,全部都推動起來了。

  “你應該有事要辦吧,去吧,我去那里看看。”伏念在看到張良盯著手中的大秦日報,目光深邃,暗暗搖了搖頭之后,然后開口說道。

  對于伏念來說,既然來到了咸陽城,自然要去見識一下,咸陽城最大的圖書館了。如今儒家小圣賢莊的藏書樓已經不再是獨家了,紙張書籍的出現,在加上秦國對于價格把控的十分的嚴格,某些世家在想把控知識已經不可能了。

  “師兄,請。”在目送伏念離開之后,張良就轉身向著咸陽城西邊走去,那里有著咸陽城最大的娛樂消費場所,日月小筑。

  歌舞表演,豪華餐廳,物品拍賣等等應有盡有,當然僅僅只是表演而已,日月小筑不是青樓,盡管在這個時代經營青樓,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紫蘭軒,醉夢樓等都是,但是沈飛在這方面還是有著原則的。

  說起來青樓這種東西,還是管仲搞出來的呢。

  “九公子,還真是享受啊。”日月小筑內,最高的一層專屬于韓非的包間里面,張良在進來的之后,正好看到韓非坐在陽臺邊,一邊喝著美酒,一邊欣賞下面庭院的美景,在一邊有一位美女在屏風后面給韓非撫琴呢。

  “子房來了啊,真是好久不見啊。”看到張良,韓非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想當年他們一起意氣風發的組建了流沙,天地之法,執行不怠,想要在這個世界建立一個新秩序,結果現在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張良盯著韓非看了良久,剛想要說什么,然后像想起了什么,看了一下屏風的方向。

  “弄玉見過張公子。”此時屏風后面的美女走了出來。

  “你。”弄玉的出現,讓張良十分的驚訝。

  “今天的客人可真是不少啊。”就在張良驚訝于弄玉出現的時候,紫女從外面走了進來,并且帶來了兩個人,衛莊和赤煉。

  “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能夠再次見面,當飲一杯。”一眾流沙的成員聚集,韓非顯得非常的高興,看到韓非如此高興,紫女心中的一點不快,也就消失了。

  憑心而論,紫女并不想衛莊,張良等人找到韓非,畢竟現在他們的生活十分的平靜,至于韓國,在秦國生活的越久,越能明白韓國復國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雄才大略的嬴政和深不可測的國師,這兩者的組合,注定了六國只能消失。

  “你們就這么出現了。”衛莊這么公開出現,讓張良十分的疑惑,要知道日月小筑可是大秦國師的地盤,雖然負責人是紫女和焰靈姬等人,但是就算有紫女的掩護,衛莊等人的出現也不可能瞞過對方的。

  如果不是知道衛莊不可能背叛的話,他恐怕都要以為衛莊投靠了秦國了。

  對于衛莊等人的出現,沈飛自然是知道了,不過他也沒有想到做什么,流沙的一行人,衛莊是蓋聶的師弟,赤煉是韓非的妹妹,白鳳是墨鴉的小弟,這些身份加在一起,實在是不好對他們出手。

  事實上對于他們的到來,沈飛是樂見其成的,或許可以借機讓他們打消直接不切實際的念頭。

  如果衛莊,張良還是堅持要復國的話,沈飛不介意把他們送到更北邊,或者東邊某個島嶼國家上,去那里復國吧,反正中原是沒有他們的發揮的機會了。

  現在大秦帝國剛統一,百廢待興,最少需要發展個一二十年才行,到時候衛莊等人經營了一二十年的地方,正好適合統治,還省卻了前期的麻煩。

  “放心,某人可是有著絕對的自信,完全不在意我們的。”想起沈飛的態度,衛莊心里就涌出一股無名之火,他可是一怒而諸侯懼,安居則天下息的鬼谷弟子,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流沙之主,結果在這里完全不被當回事。

  如果不是知道實在是打不過,他肯定要用鯊齒劍給沈飛梳梳頭不可。

  “還真是自信啊。”聽到衛莊這么說,張良心里也冒出火了,他們為之畢生奮斗的目標,結果在其他人眼里好像是鬧家家一樣,沒有火才怪。

  “你們來的正好,我這邊正好有一批新到的上好布料。”紫女說著就把赤煉和弄玉拉走了,紫女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那怕她心里不想韓非再次冒險,也明白復興韓國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是不可能,但是也沒有主動說出來。

  同樣張良和衛莊心里也明白現在的形勢,只不過心中的理念是他們的堅持,可不是那么容易改變的,這種理念,那怕是鳴人的嘴遁也沒有多大的用處,這也是沈飛不在勸說他們的原因,只有事實才會讓他們放棄。

  就好像七代目的鳴人,不得不屈服于現實一樣。

  事實上赤煉和弄玉此時已經不在乎復興韓國了,她們不過是在跟隨衛莊而已。

  “你們這些人還真是不怕死啊。”

  深夜,國師府大門外,沈飛面對二十二個黑衣人,露出了一絲冷笑,國師府的周圍數公里的范圍,早就被他布置了警戒結界,在這些人闖入之后,他就知道了。

  換成其他人,這個時候肯定讓手下對敵了,不過沈飛這邊為了避免傷亡,自己直接出手了,國師府可是有著不少侍女的,他可不會認為這些黑衣人會對這些人手下留情。

  “想要在咸陽造成混亂嗎,可惜現在的咸陽城可是龍潭虎穴啊。”抬頭看著遠處燃燒的火光,以及時不時傳來細微的廝殺聲,沈飛輕輕搖了搖頭。

  換成曾經的秦國,諸子百家,六國的反秦勢力確實可以在咸陽造成不小的混亂,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在沈飛提供了數量不菲的真人丹之后,咸陽城的六扇門,影密衛如今真正可以說是高手如云。

  固然和絕頂高手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但是架不住數量夠多了,一個人打不過,十個人圍攻呢,這里可是大秦的主場。

  “動手。”

  “死士嗎,看來我得罪的人挺多的啊。”在沈飛目光看向遠處的時候,黑衣人立即趁機發起了攻擊,完全是不顧性命的死士的做派,死士是非常可怕的,比刺客還要恐怖,他們就好像人體炸彈一樣,完全是同歸于盡的攻擊,這是世家的底牌。

  沈飛這邊自嘲得罪的人有些多,殊不知,這都是說少了,殊不知在那些世家的眼里,他已經比嬴政更可恨了,因為這個大秦國師完全就是在挖世家的根基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