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61章 六庫仙賊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四張狂里的夏禾雖然表面上經常挑逗別人,但是事實上她心里最喜歡的還是一念之差的張靈玉,如今看到張靈玉一直在挨揍,自然心里非常不爽了。

  當初夏禾固然拿了張靈玉的一血,不過同樣張靈玉也拿了夏禾的一血,恐怕任誰都想不到,表面上看起來有些放蕩的夏禾,骨子里其實是一個非常純情的人,這點那怕是四張狂的其他三人也不清楚。

  “好了到處為止了。”在看到張靈玉再次堅強的站起來,沈飛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對于張靈玉他一直都有手下留情,不過看起來張靈玉顯然不想領這個人情,不得已,沈飛只好選擇出暈了他。

  “結束了。”看著張靈玉倒在腳底下,沈飛看向一邊有些呆滯的裁判,面色平靜的開口說道。

  “啊,蓋聶勝利。”緩過神之后的裁判,在看了一邊的老天師一眼之后,立即宣布了最后的結果。

  “小兄弟真是年少有為啊。”盡管結果大出不少人的預料,但是既然冠軍已經出來了,老天師和陸瑾這邊也不得不站出來了。

  “我是不會加入龍虎山的,所以天師度我是不會要的,把通天箓給我就行了。”不等陸瑾開口,沈飛直接開口說道。

  “給你。”陸瑾這邊沒有絲毫遲疑的把手里的通天箓遞給了沈飛。

  “多謝陸老爺子。”

  隨著最后冠軍的出現,羅天大醮開始落幕了,來觀戰的人,絕大部分都開始三三兩兩的下山了,少數人的目光在掃了下沈飛手中的通天箓,若有所思的離開了。

  如果通天箓落在張靈玉手上的話,絕大多數人都是不敢有什么動作的,但是落在一個沒有什么后臺的散人手里,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那怕有公司在一邊威懾異人界,但是只要做的的手腳干凈,公司這邊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臨時工的設置,就是為了處理這方面的事物了。

  如果是普通人犯罪,還會講究一個人證物證俱全,但是異人犯罪,很多情況下,都是沒有辦法找到人證,物證的。

  對于普通人來說,如果殺人,想要掩蓋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但是對于異人來說,就不算什么太麻煩的事情了。

  當然有人離開,也有人沒有離開,畢竟比試雖然結束了,羅天大醮還沒有真正結束,羅天大醮可是道家的儀式活動之一。

  “小兄弟還是在這里繼續待在兩天吧,到時候我送你離開。”就在沈飛準備離開的時候,陸瑾這邊攔住了他。

  “既然陸老爺子這么說,那就打擾了。”本來沈飛是準備離開之后,在秘密潛回來,不過既然陸瑾開口了,他正好趁勢留下來,陸瑾話里的意思,沈飛很清楚原因是什么,是擔心他在外面遇到十佬之一王靄的人。

  沈飛把王并打的那么慘,可以肯定王靄是絕對不會放過他,更何況現在他手里還有八奇技之一的通天箓呢,在這種情況下,王靄更不可能放過他了,正好一舉兩得。

  “陸瑾真不愧是被人稱為一生無暇。”深夜,仰躺在床上的身邊一邊看著手中的通天箓,一邊心里這么想著。

  “這是開始了。”隨后不久,沈飛立即從床上坐了起來,在他見聞色之下,此時的龍虎山后山的道觀多處起火,大量的身影突入了龍虎山,全性開始動手了。

  “都是炮灰啊。”身影瞬間出現在房頂上的沈飛,看著遠處已經和龍虎山的道士展開戰斗的全性成員,輕輕搖了搖頭。

  這次全性襲擊龍虎山,有著三層目的,第一層自然就是襲擊龍虎山天師府了,一旦傳出這里被攻擊,全性絕對會名聲大振的,可以更好的吸收新人加入全性。

  并不是每一個異人都愿意被公司約束的,明明我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為什么對上安心普通人還要顧忌那么多。

  全性,全性,什么是全性,那就是保存自己出生之時的一絲天性,不為外界條件所約束,也就是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取一毫而損天下,亦不為也,這才是全性開創的時候最根本的理念。

  說實話這個理念并不算錯誤,不過很可惜后來之人,錯誤了理解這個理念把全性當成了肆無忌憚,換一個說法,就是西方的絕對自由主義,我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趕尸一族的柳妍妍就是因為這個理念加入進去的,憑什么我辛苦修煉了近十年的符箓術,竟然不能隨意使用。

  全性的高層就是以這樣的借口,忽悠全性的那些人來龍虎山天師府搗亂了,想一想能夠在異人界堪稱圣地的龍虎山天師府搗亂,這對于全性里面不少人吸引力還是非常大的。

  全性的第二個目的自然就是為了馮寶寶了,通過呂良的明魂術,全性的人知道了馮寶寶的異常,想知道其中的隱秘,更何況馮寶寶可能還牽扯到炁體源流這個八奇技呢。

  至于第三個目的,就是田晉中的記憶了,甲申之亂的真相,無根生的消失,這些都是全性高層想要知道的秘密。

  全性因為理念的關系,彼此誰都不服誰,已經百余年沒有掌門之位了,而無根生在這種情況下成為全性的掌門,這里面有著很大不為人知的事情。

  不要看全性里面都不算什么好人,但是其傳承也是很悠久了,其當年也是諸子百家之一,秦時明月里也是有這個學派的,當然了,限于理念,這個學派在秦時明月里面并不算多么出名,弟子也只有那么幾位。

  其理念雖然不錯,但是真正能夠做到的根本沒有幾個人,而且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都可以堪稱圣人了,就如同儒家一樣,為什么后面會出現那么多問題,原因很簡單,用圣人的理念來約束普通人,當然會出問題了。

  那怕是一生無暇的陸瑾,其距離圣人也有很大的距離。

  正在看著遠處的混戰的沈飛,突然身影一動,向著左邊跨了也一步,此時一把飛刀直接沖其原來的位置貫穿過去。

  “這是要引我去追嗎?”看著那個向自己扔了一個飛刀,立即轉身逃走的身影,沈飛在沉默了一會之后,立即追了過去。

  “果然是引蛇出洞啊。”沈飛看著因為自己的追逐,開始加速奔跑的身影,在感知著前方遠處埋伏的身影,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是想要我的通天箓嗎,也對,畢竟是八奇技之一嗎。”既然對方想要引蛇出洞,沈飛也沒有立即就追上對方,因為他感知到后面又有人來了。

  “一個想要引蛇出洞,一個想要來一個甕中捉鱉,真是很有意思啊。”跟在后面的人是誰,沈飛立即就感知到,是陸瑾陸老爺子和陸玲瓏一行人,其中陸瑾距離他最近,陸玲瓏等人則是遠遠跟在陸瑾的身后。

  “龔慶啊,龔慶,抱歉坑了你啊。”對于身后跟著的陸瑾一行人,沈飛并沒有在意,此時的他見聞色已經覆蓋了整個龍虎山后山的大部分區域,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老天師此時在后山的一個很偏僻的房間內,那里是什么地方,沈飛當然知道了,是田晉中的住所,因為身體的原因,田晉中住的地方畢竟偏僻。

  因為沈飛的劇透,讓這位老天師親自守在田晉中的身邊,有他在,龔慶可以算是自投羅網,羊入虎口。

  如果在加上公司在龍虎山的布置,以及沈飛為了自己的目的可能造成的結果,這一次全性絕對是近百年損失最慘重的一次,比起當年戰爭時期還要嚴重,在想恢復到現在的規模,最起碼需要數十年的發展。

  “怎么不逃了。”看著前方的身影突然停住步伐,轉身面對他,沈飛這邊也緩緩停止了腳步。

  “因為沒有這個必要了,都出來吧。”隨著這人的話語,從周圍的樹林內涌出了十數人,這些人都用一種看獵物的眼神,看著沈飛。

  “你們是什么人,知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在這里胡來。”出現在周圍的人,沈飛絕大部分都不認識,只有極個別的有些眼熟。

  “我們當然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龍虎山天師府嗎,不過我們可是全性。”沈飛的話語,在周圍引起一陣嘲笑。

  “蓋聶,我知道你實力不錯,不過面對我們這么多人,你是沒有機會的,交出通天箓,我們就放過你。”一個身材矮小,身穿藍色上衣,面容有些猥瑣的老頭,上前兩步,張口說道。

  隨著他的話語,圍在周圍的那些人,緩緩上前了兩步,進一步威逼沈飛。

  “你們當我是白癡啊,想要通天箓,做夢,今天我就是毀了他,也不會把通天箓給你們全性的。”沈飛說著就左手就拿出了通天箓,同時左手上泛出氣,緊握著通天箓。

  “你敢。”沈飛動作,立即讓周圍的全性的人楞了一下,他們真沒有想到,沈飛竟然上來就這么橫,有人就想要直接動手,不過立即被那個面容猥瑣的老頭攔下來了。

  “你確實可以毀了通天箓,不過這對于我們來說無所謂,反正我們本來就沒有,倒是你辛辛苦苦得到的八奇技就沒有了。”不得不說面容猥瑣的老頭,還是很厲害了,并沒有被沈飛的動作嚇住。

  “放心,我們并不是要完全拿走通天箓,我們只要副本就可以了。”通天箓是秘籍,原本和副本是沒有任何區別。

  “全性的話,我可信不過。”

  “竟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們了,動手,殺了他。”因為忌憚沈飛毀了通天箓,從而讓沈飛離開,這個選項在全性的這些人當中是根本不存在的。

  “哈哈,苑陶,你還正是不知羞恥,對付一個小輩,竟然帶了這么多人。”就在全性多人準備動手的時候,空中突然傳出一陣大笑之聲,隨后一個身影出現在沈飛的身前,正是陸瑾。

  隨著陸瑾出現,在周圍全性那些人的外圍,陸玲瓏一行人也出現了,來了一個反包圍,把全性的人圍起來了。

  “陸瑾,你算計我。”被陸瑾稱為苑陶的老人,在看到陸瑾之后,臉色立即變的十分的難看,在看著出現在周圍的陸玲瓏一行人,其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小兄弟,抱歉利用了你,我欠你一個人情。”陸瑾這邊則是開始和沈飛道歉。

  “原來是這樣啊。”苑陶的話,加上陸瑾的話語,讓沈飛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陸瑾留他在龍虎山,固然有著擔心王靄等人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應該是利用他手中的通天箓把全性的高手釣出來。

  “陸老爺子客氣了,就算沒有這個原因,他們也肯定會盯上我的,倒不如我要感謝陸老爺子你才是,替我解決了一個麻煩。”

  “不管如何,都是我利用了你,放心,王靄那邊我會找他好好談一談的。”陸瑾是獲得這里,就沒有多說什么了,而是轉身一臉殺意的看著前方的苑陶。

  同時苑陶這邊也是一臉怨恨的看著陸瑾。

  這兩位可以說是仇深似海了,陸瑾當年是三一門的弟子,不過三一門被苑陶還有苑陶的父親帶著全性的人給滅門了。

  后面陸瑾為了報仇,就一直追殺全性的人,其中苑陶的父親就是死在陸瑾手中的,如今正可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苑陶,這一次不會讓你在逃走了。”陸瑾說著右手立即在虛空畫其符來,是正一門的五雷符,而且還是一連畫出四張。

  “四重雷符。”四張五雷符的力量同時釋放出來,形成了一道粗大一米的巨大雷電束,就向著前方的苑陶攻去。

  巨大的雷電直接命中了苑陶,爆發出來的電流向著周圍四處擴散著,讓一邊的全性成員立即向著一邊躲去。

  等到煙霧散去,只看見地面被雷電轟出一個三米左右的大坑,不過出人意料的是苑陶卻是毫發無損,在其身體出現了一個炁凝聚出來的防護罩,其手掌之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珠子。

  “幸虧我九龍子完成了,不然這一次恐怕還真是麻煩了。”站在防護罩中的苑陶,說著就對周圍大吼一聲,“你們還看著做什么,還不動手。”

  隨著苑陶的話語,周圍的全性成員,第一時間就攻向圍在他們周圍的陸玲瓏一行人,之后拔路而逃。

  全性可沒有什么同伴精神,能夠聚集這么多人是因為同一個目的,通天箓,如今陸瑾出現,明顯通天箓不可能到手了。

  既然這樣當然是第一時間脫身了,這些人可和前山那些被忽悠的炮灰不一樣,他們才是全性真正的中堅力量。

  不只是這些人,就連苑陶本人也是一樣,在其大吼一聲之后,立即收起手上的珠子,轉身逃走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