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7章 荊軻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荊軻,這還真是。”墨家來人沈飛不意外,但是來的是荊軻,就讓他有些意外了,對于荊軻,沈飛雖然之前沒有見過他,但是其大名,卻是早已經知曉,荊軻刺秦,這可是被千古傳誦的大事,雖然失敗了,荊軻還是進入了后世的刺客列傳里面。

  春秋戰國五大刺客,荊軻就是其中之一。

  這里的刺客和現在的羅網,流沙這樣的組織里面的稱呼是完全不同的,嚴格的說羅網,流沙這樣的組織里面的人是不應該被稱為刺客的,其稱呼應該是殺手才是。

  刺客這個稱呼,在此之前可不是隨便能使用的,在荊軻之前的四大刺客,每一個都是忠義的代表,荊軻當然也是了。

  有句話叫做,大人時代不同了,之前在春秋戰國遵守的禮樂,在這個時代已經崩壞了,稱呼當然也免不了了。

  比如說公子這兩個字,在之前可是只有像韓非,扶蘇這樣身份的人可以使用,現在看看,雖然不算爛大街,但是紫蘭軒里面稱呼公子的一大堆。

  當然了因為人不同,那怕稱呼相同,其中也有很大的區別的。

  所謂禮樂崩壞,在儒家的人眼里,就是上下尊卑不分,這并不是從戰國時代開始了,而是從春秋時期的五霸那時候就開始了。

  儒家是最重上下尊卑的,認為只有這樣人們才能各司其職,不會去覬覦自己不應該得到的東西,才能讓天下太平,不會有戰事。

  簡單的說,農民就是一輩子是農民,不要整天想著去當官發財,那樣會荒廢農事,雖然這樣的說法有一種非常片面的說法,但是總體來說并不算錯。

  春秋時期的各個諸侯國士大夫的權利大增,這造成的結果,就是像什么八佾之禮,這是專屬于天子的禮節,但是在那個時代已經有士大夫自己在演繹八佾之禮了,這對于孔子來說是最不能容忍的。

  所謂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得不說,事情非常的有趣,孔子是出身于魯國的,當時有句話叫做周禮盡在魯矣,然而最先破壞八佾之禮的人也是魯國人,其他諸侯國破壞的最多也就是六佾之禮而已。

  這是禮樂崩壞的其中一點,禮樂崩壞的另一個,那就是戰爭的變遷了,在禮樂還沒有崩壞的時候,戰爭都是雙方擺開陣型,然后統一開始攻擊,根本不會出現偷襲的情況。

  那時候的戰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貴族一般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死的,因為戰爭中不允許普通的士兵打貴族,就算戰爭失敗,貴族也最多只是被俘虜,之后只要付贖金就可以回去了。

  不肯半渡而擊的宋襄公,可是在儒家的經典里面被吹噓成了仁義之師,只不過這個仁義之名,是以自己國家絕大部分的士兵陣亡,自身重傷而死為結局。

  當時的戰爭,就算有滅國之戰,也只是滅社稷不絕宗廟,那怕周朝滅了商朝,還是把殘余的商朝貴族分封了為諸侯。

  但是禮樂崩壞的時候,一切就不一樣了,打仗,都是恨不得刀架在對方的脖子上,對方才知道,至于什么擺開陣型在開始戰斗,不要開玩笑了,難道不知道兵不厭詐嗎。

  兵家就是從那個時代發源起來,諸子百家里面兵家也是唯一一個沒有統一組織諸子百家,都是各為其主。

  儒家為什么會大力的批判兵家,就是因為兵家改變了戰爭中的禮儀,這個改變,讓貴族在戰爭中根本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了,別說什么貴族了,那怕是王族,天子,殺了也就是殺了。

  幸虧孔子沒有活到呂不韋滅絕周朝的時候,不然絕對會被氣吐血的。

  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在后世有人針對這句話,做了很多解釋,說古代的很多人理解是錯的,事實上這不過是在現代社會賦予他們的含義而已,在這個時代,這句話并沒有那么多的解釋。

  “原來你就是荊軻啊,我聽蓋聶提起過你。”

  “蓋聶。”

  聽到蓋聶這個名字之后,荊軻的神色立即變的很復雜,蓋聶和荊軻本來是一對好朋友,畢竟他們都是衛國人,只不過在蓋聶成為大秦的劍術首席教師之后,荊軻和蓋聶的關系就淡了很多。

  對于山東六國來說,都會自覺不自覺的把秦國當成敵人,蓋聶投靠秦國,那就是六國之敵,在暗地里蓋聶可是也上了六國的通緝名單的。

  不得不說,衛國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地方,戰國時代,不少厲害的人物,都是從這個如今只有一座小小的城池的衛國里面走出來的。

  商鞅,呂不韋,蓋聶,荊軻,甚至傳說中的鬼谷子都是衛國之人,不愧是當初商朝的遺族所在地。

  滅社稷,不絕宗廟,當時商朝被滅了之后,魯國,衛國等小諸侯,就是當時周朝封的商朝的遺族的所在地。

  同時衛國,也是一直存在到最后的諸侯,嬴政并沒有滅掉衛國,畢竟商鞅對于秦國的功績實在太大了。

  “沒事吧。”就在這時,從上方的機關朱雀上跳下來一道身影,來人看面容和白鳳年齡差不多,手里拿著的一對奇異武器,瞬飛輪,只看其裝束,身法,以及武器,就可以知道其就是盜跖。

  這是一種可以近戰,也可以當做暗器發射出去的武器,上面有著墨家機關術的痕跡。

  “你怎么下來了,小跖。”盜跖的聲音立即打斷了荊軻的沉思,其神色立即變的平靜下來。

  “都說了不要叫我這個名字,我只是好奇大秦國師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而已,今日一見,原來只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劊子手啊。”

  “嘴皮子挺厲害,難道墨家非攻的理念,就是別人要殺你,不能反手,而是不反抗讓別人殺死嗎。”沈飛看著荊軻和盜跖,面色平靜的說道。

  “額。”

  沈飛的話語,讓盜跖一下子就啞口無言了,墨家的非攻可不是這么解釋的。

  “大秦國師,你到底你想要做什么?”荊軻立即站了出來,此時的盜跖比起秦時的那個油嘴滑舌的盜跖,還要差了一籌。

  “我想要做什么,真是有意思的問題,我只不過是在游歷天下而已,這些人竟然在這里埋伏我,我覺得你應該問他們想要做什么,啊,抱歉,現在想問也沒有辦法問了。”

  “游歷天下。”

  “不錯,有句話叫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還是說墨家連別人游歷天下都要管,不覺得太霸道了嗎。”

  “游歷天下,不需要殺死那么多人吧。”盜跖再次開口說道。

  “對于敵人,我從來不會手下留情。”避開這些人很簡單,不過他為什么要避開。

  “好了,廢話就不用多說了,既然你們來了,這次埋伏我,你們墨家也參與了。”沈飛說著就舉起了左手的黑劍,指著荊軻和盜跖兩人。

  “我剛才說了,對于敵人我從來不會手下留情,既然你們墨家敢參與進來,我想你們也做好死在這里的準備了吧。”

  隨著沈飛的話落,場中的局勢立即變的緊張起來,荊軻和盜跖可不會認為沈飛在說笑,地上躺著的這些尸體就是明證。

  “小跖,等下你立即離開。”荊軻突然向著左邊走了幾步,把盜跖擋在自己的身后,低聲叮囑著盜跖。

  之前的交手,讓荊軻明白,他不是沈飛這個大秦國師的對手,盜跖更只是一個添頭,為了不至于全軍覆沒,只能由他擋住沈飛,讓盜跖逃走。

  “我可不會這么不講義氣。”

  “運氣真是不錯啊,機關朱雀和機關白虎自己出現了,倒是省的我在燕國里四處搜尋了。”沈飛這一趟游歷天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機關白虎和機關朱雀。

  至于荊軻和盜跖,沈飛之前的話語只是嚇嚇他們的,如果換成墨家的其他人,殺了也就殺了,但是這兩位,他并沒有什么殺意,畢竟是有名有姓,又不是像姬無夜那樣的人物。

  不過雖然不會殺了荊軻,但是也不會讓荊軻完整的離開,可以說荊軻在出現在沈飛的面前的時候,已經失去了刺秦的機會。

  荊軻刺秦,說是為了忠,但是其實不過只是被燕丹給利用了而已,這才拋棄了妻兒去刺殺嬴政。

  嬴政是那么好殺的嗎,且不說有多少成功的機會,就算真正的成功了,荊軻也是絕對死定了,不可能活著從咸陽宮離開的。

  在這個時代,為了義,忠,拋妻棄子是很正常的情況,戰國的四大刺客里面,其中就有一個為了能夠接近目標,連自己的家人都全部犧牲了。

  “我先上了。”盜跖說著對荊軻使了一個眼色,隨后雙手轉起瞬飛輪,身影頓時一分為二向著沈飛的方向沖去,電光神行步。

  “這個時候就會這一招了嗎。”看著分成兩道身影沖過來的盜跖,沈飛輕輕一笑,左手黑劍劍刃一轉,由劍刃變成劍面拍向左邊,電光神行步,或許可以瞞過其他人,不過想要瞞過沈飛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盜跖的身體在劍面的拍擊之下,直接就飛了出去。

  “小聰明對我是沒有用的。”拍飛了盜跖的黑劍,隨后一轉,就把從周圍旋轉飛過來的瞬飛輪直接擊碎了。

  瞬飛輪是一種可以組合的武器,盜跖在動手之前,就把武器分解了,然后以弧形手法扔了出去,之后以自己本身為誘餌吸引沈飛的注意力,不得不說,很有一套,但是無奈雙方實力差太遠了。

  并且這還不是盜跖的計劃的全部,事實上就連瞬飛輪也是誘餌,用來掩護緊隨其后攻擊的荊軻。

  不過很可惜,這一切都沒有瞞過沈飛,其右手的白劍,一直就在等待著荊軻,荊軻的驚天十八劍,是一種不輸于鬼谷的橫貫八方的絕技。

  其劍勢一旦展開,就會遭遇到暴風驟雨般的連續打擊,極少有人可以從荊軻的驚天十八劍的劍勢下完好無損的走出來。

  同樣驚天十八劍也和橫貫八方一樣,擁有兩種使用方法,一種就是一劍接著一劍,劍勢連綿不絕,另一種就是瞬間把所有的劍氣爆發出去,讓自己的攻擊一瞬間增強數倍。

  只不過驚天十八劍和橫貫八方,在爆發上,有著很大的區別,那就是橫貫八方爆發是對四面八方展開大規模的劍氣攻擊。

  原著里衛莊為了對付墨鴉和白鳳,以及其他百鳥的刺客聯手,就使用了一招,不但破解了百鳥的圍殺,還重創了墨鴉和白鳳。

  而驚天十八劍則是只是加大單體攻擊,據說驚天十八劍的十八式合一,擁有不弱于鬼谷一派的一刃斷喉,百步飛劍的威力。

  鬼谷縱橫兩大劍法,其一是單體攻擊強大,其二是大范圍攻擊。

  不過很可惜,今天荊軻的驚天十八劍今天要無功而返了,其聚集了全身真氣的驚天十八劍,直接被沈飛一擊就再次把其打飛了。

  和之前天空的那一次打飛不同,這一次沈飛也加大了不小的力量,直接把荊軻手中的名劍打的粉碎,之后直接把荊軻的右臂給切了下來,這還是沈飛最后關頭及時收手,這才沒有把荊軻給直接打死。

  “荊統領。”那邊剛爬起來的盜跖,立即飛快的向著荊軻落地的地方沖去,盜跖這邊受傷并不重,他的實力太弱,沈飛很容易留手。

  相比之下荊軻這邊就不行了。

  墨家的六大統領,此時荊軻正是其中之一,這個時候的墨家六大統領,除了班大師和徐夫子兩人實力不行之外,其他四人都是絕頂高手,荊軻是,秦舞陽也是。

  那里像秦時里面的墨家,除了一個燕丹之外,堂堂墨家竟然沒有一個絕頂高手,只有一個高漸離靠著水寒劍來撐場面。

  高漸離的武功雖然不弱,與絕頂高手只有一線之差,但是就是這個一線之差,讓高漸離的武功只能處于二線的巔峰。

  這個一線之差對于他來說,猶如天塹,如果沒有外力的幫助的話,其一輩子大概也就是這個水準了,這個外力自然就是聚仙丹之類的頂尖丹藥了。

  “下去。”沈飛并沒有在意盜跖和荊軻那邊,而是一個飛躍,跳到了上空中的機關朱雀上面去了,手中的黑劍指著那個駕駛著機關朱雀的墨家弟子,讓他把機關朱雀降下去。

  面對脖子上的森寒劍刃,這個墨家弟子立即老老實實的把機關朱雀降落下去了。

  “還以為會是墨家的班大師呢。”看著這個墨家弟子,沈飛的心里有些失望,如果是班大師駕駛機關朱雀的話,那可就是大豐收了,他就可以把其抓到咸陽去了。

  那怕公輸仇一直不愿意承認,但是事實就是墨家的這位班大師在機關術的造詣上確實比他厲害。

  公輸家族能夠壓墨家一頭,靠的身后強秦的支持,這是資源的壓制,不是機關術的壓制。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