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74章 尚公子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神農嘗百草,沒想到這事情倒是傳了下來。”農家的百毒不侵,是靠著不斷嘗百草,讓自己的身體積累抗性,在加上農家的內功心法的祛毒作用,才達到的百毒不侵,真是當年神農的事跡。

  人如果長時間服用一種藥物,體內自然就會產生抗藥性,同樣毒也是一樣,當然了,這事情說起來簡單,但是想要做到的話,是非常困難的,在農家也就只有少數人才能真正的達到百毒不侵。

  嘗百草說起來簡單,但是這可不是簡單的拿著藥物毒物吃下去那么簡單,是需要非常精確的控制分量的,一般人如果想要這么做的話,只有一個結果,那還不如找一個山崖直接跳下去的好,起碼死的不那么痛苦。

  除了少數幾種毒物,可以見血封喉之外,大部分毒王都是讓人痛苦的死去的。

  當然這里面農家的內功心法也是功不可沒的,一般來說內力都是有祛毒的效果的,不過根據內功心法的不同,祛毒的效果差別很大的。

  普通的內功心法,祛毒的效果最一般,頂層的內功心法,祛毒上面有著非常神奇的效果,就像鬼谷吐納術,對于毒素的作用就很大。

  農家的內功心法在這方面要更進一步,在這種情況下,農家就很少有人去真正的修煉百毒不侵了,最多也就是提高自己的毒抗性而已。

  毒物的味道可不好,在加上毒物造成的痛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承受的,所以就算是在農家,真正能夠百毒不侵的人也是不多。

  雖然農家的武功心法到手了,甚至司徒萬里還送來不少其他的內功心法,不過沈飛并沒有急著修煉,內功的修煉和體術的鍛煉,念的修煉有著很大的不同,在沒弄清楚之前,他是不會魯莽修煉的。

  再說了沈飛的第一目標是陰陽術,農家的百毒不侵雖然厲害,但是對他來說并沒有多大的用處,蓋聶和衛莊沒有百毒不侵,也沒有看誰用毒把兩人放翻。

  “話說你這么裝逼,果然是活不到秦時的家伙啊。”新鄭城郊外,一處密林中,沈飛隱藏在一顆大樹上,看著血衣侯白衣服騎著白馬,緩緩的順著寒冰制造的道路前進著,不由的輕輕搖了搖頭。

  蓋聶作為未來的天下第一劍客,更是有著劍圣之稱,其出場和白亦非相比也是差了不少。

  今天本來沈飛是在繼續研究內功心法,在發現士卒在調動,以及衛莊也出動了之后,就帶著好奇之心過來了,沒想到卻是看到了一出好戲。

  血衣侯那邊纏住了天澤,讓衛莊終于有機會救出了韓國的太子殿下,衛莊以一人之力壓制了焰靈姬三人,這一次因為沒有紅蓮的拖累,衛莊更是連傷都沒有受。

  至于天澤那邊,雖然其解毒了蠱毒之后,實力可以全部發揮,但是距離血衣侯還有一段距離,這大概和他被關押了那么多年才被放出來有關。

  當然讓沈飛在意的并不是血衣侯或者天澤的武功,他在意的是白亦非的親衛白甲兵,可以投擲冰長矛,制造出完全是寒冰的環境,這種環境之下,血衣侯的武功至少要平增三分威力。

  投擲距離在兩百米左右,這樣的軍隊如果不是數量太少的話,恐怕這個世界又要增加一個強大的兵種了。

  這樣的兵種在秦時世界卻消失了,實在有些太可惜了,如果能夠把這支軍隊擴大到五百,一千人的話,簡直就是所向無敵。

  到時候絕對是對付那個馬其頓方陣的最佳部隊,可以把對方打的滿地找牙。

  如果能夠有五千,一萬這樣的軍隊的話,絕對是所向無敵,什么魏武卒,黃金火騎兵,騰龍軍團都不是對手。

  “還真是神奇啊。”雖然沈飛不太在意血衣侯的武功,不過也不得不說其非常的厲害,尤其是其冰系能力,那猶如冰藤蔓一樣的能力,讓其在和天澤的戰斗中占盡了優勢。

  從其出手可以知道,血衣侯是武,術雙修。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在天澤陷入劣勢的時候,衛莊這邊把焰靈姬幾人給放開了,百越天團的出現,對于韓非等人是好事,可以幫助他們極大的程度上牽扯夜幕的一部分勢力。

  在這種情況下,流沙當然不會任由天澤被血衣侯殺死或者抓住。

  不過很可惜戰斗的雙方實力差距非常的明顯,天澤這邊那怕是得到了焰靈姬三人的幫助,也不是血衣侯的對手。

  焰靈姬的火本來是克制冰的,無奈焰靈姬的實力和白亦非差距很大,其火焰對于血衣侯的威脅并不大。

  同樣百毒王的毒在面對血衣侯的寒冰真氣也沒有什么大用。

  “你們慢慢打吧。”在看著血衣侯白亦非使用雙劍,還有操控周圍的冰藤蔓壓制了百越天團之后,沈飛腳下一動,就飛了起來,向著血衣侯的親衛隊白甲兵趕去。

  有了懸浮斗篷,沈飛如今飛起來根本不用月步了,這件魔法道具隨著沈飛不斷的掌控,使用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了,可以說現在的沈飛那怕不出手,光靠懸浮斗篷都可以把血衣侯白亦非抓住。

  這可是以滅霸的力量,都能夠困住他一段時間的。

  目前為止懸浮斗篷,展示出現的能力是快速飛行。超強防御,懸浮斗篷是可以當做盾牌使用的,而且防御力極強,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人能夠打破其防御,還有就是變形。

  “就讓我來看看白甲兵的秘密吧。”出現在五十多位白甲兵的附近的沈飛,很快就被發現了,不敢此時已經晚了,隨著沈飛雙手一合,拍在地面上,頓時白甲兵所在的地面開始蹦碎。

  一時間白甲兵人仰馬翻,損失慘重。

  白甲兵的實力不弱,如果是在江湖中大約可以算是一個好手了,不過面對沈飛根本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很快連人帶馬被沈飛解決大半,剩下的沒有解決的,都被沈飛抓走了。

  不可思議的便利大裹巾。

  剛解決了全部的白甲兵,沈飛就聽到一邊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后大地都不由的動蕩起來,沈飛轉頭一看,只見百越天團和血衣侯的戰場此時上空冒出大量的火焰。

  “這是出事了。”沈飛收起已經縮小的小包裹,右手隨手一拉,三個箭筒和兩把弩弓從地面飛到了其手上。

  在沒有使用手術果實的情況下,沈飛是沒有隔空取物能力的,不過如果使用念絲的話,就可以營造出一種隔空取物的情況。

  戰國七雄韓國的土地面積最小,卻能夠名列戰國七雄之中,而那些曾經比韓國的土地大的諸侯都已經在消亡了,這不是那些諸侯太無能,而是韓國也是有可取之處的。

  歷史上的韓國可是有著勁韓之稱的,其強弓勁弩在整個中原都是很有名氣的,可惜如今強弓勁弩猶在,勁韓的稱號卻沒有了。

  被秦國的打的士氣全無,士兵沒有士氣,再強的裝備也發揮不出其應有的威力,韓非曾經分析過,秦國如果滅亡韓國會有多少弊端,可惜他卻忘了,秦國滅韓國有多少好處。

  而且就算不說這些好處,光憑韓國擋在秦國東進的必經要道上,秦國也會第一個滅韓國,不滅韓國,怎么打其他國家。

  再說韓國的鐵礦,糧食也是秦國需要的,韓國的國土面積那么小,裝備卻不比其他國家差,主要是因為韓國內有豐富的鐵礦。

  “竟然留下焰靈姬斷后,自己跑了,這個天澤,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啊。”空中,看清楚下面的情況之后,沈飛輕輕搖了搖頭。

  此時下面,之前把天澤困住的四面冰墻,其中一面已經被破開,無雙鬼抓住好像內力耗盡的天澤和驅尸魔,百毒王在地面上飛快的逃跑著。

  焰靈姬這邊爆發出強大的火焰,堵住被破裂的冰墻,讓血衣侯一時間也沒有辦法去追天澤等人。

  看到這種情況,沈飛大概明白為什么是焰靈姬斷后了,天澤的四個手下,以焰靈姬的武功最高,如果換成其他人斷后,根本攔不住血衣侯,到時候說不定還會犧牲更多的人,那么不如一開始就是焰靈姬斷后呢。

  天澤的理想很好,但問題是自身實力嚴重不足,更重要的是其武功不行也就算了,智慧也不行,手下也沒有智謀型的人物。

  在看看流沙,韓非,張良,衛莊都是智謀型的人物啊,鬼谷縱橫的弟子是文可安邦,武能定國的存在,一怒而諸侯懼,安居則天下息,這句話可不是吹出來的。

  蓋聶是自愿成為嬴政的護衛的,不然無論他是從軍,還是從文,一樣可以獲得很高的地位。

  說起來蓋聶曾經是反秦派的,和衛莊聯手對付過羅網的黑白玄翦,救下了一個魏國的貴族,不過后面其在入秦之后,在秦國的見聞,以及和嬴政暢談一番之后,其立即就投到了秦國的麾下。

  以現代的人眼光,秦國的制度當然是不怎么樣的,但是在這個戰國七雄的時代,秦國卻是最好的。

  說起來,鬼谷出世的弟子當中,蓋聶和衛莊這一代是混的最差的一屆,雖然兩人在江湖上的地位都很高,一個是天下第一劍客,劍圣,一個是流沙之主。

  但是相比他們的那些師兄,兩人要差的不少,龐涓孫臏都曾經是大將軍,蘇秦張儀都是丞相,衛莊倒是有機會當韓國的大將軍的,可惜還沒有等他當上,韓國就沒有了。

  “可不能讓你把焰靈姬給抓走了。”空中的沈飛掃了一眼一邊在山頂上觀戰的韓非,衛莊兩人,然后看到焰靈姬被血衣侯的冰藤蔓給纏住了手腳,于是立即落到另一邊的地面上,之后躍到冰墻上,在血衣侯一臉笑容的走向焰靈姬的時候,兩把弩弓先后向著血衣侯射去。

  “還有幫手。”停住腳步的血衣侯在冰藤蔓擋住那兩支弩箭之后,冷冷的看向了冰墻上面的一身黑衣帶著面具的沈飛。

  也不見血衣侯有什么動作,一邊的冰藤蔓就向著沈飛纏去。

  “弩弓還是弱了不少啊。”這么想著的沈飛,把手里的兩個弩弓向著血衣侯扔去,隨后從一邊的箭筒里拿出五支箭。

  “讓你在裝。”沈飛心中這么想著手里的降支,就猶如閃電一般的從其手中射出,空氣中隨后傳出一聲呼嘯之聲,在擊中血衣侯身前的冰藤蔓的時候,就好像擊穿了一層薄紗一樣,沒有什么阻礙的就直接穿透過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血衣侯那如冰雪一般冷冷的表情,一下子就變了,眼看箭支就要射中血衣侯的腦袋的時候,千鈞一發之際血衣侯把腦袋一偏,這才躲過了箭支的爆頭,不過就算這樣,其也沒有完全避開這才攻擊,箭支在其左邊的臉頰上留下了一道修長的傷口,絲絲血跡順著這個傷口流了出來。

  不過下一刻這傷口立即被冰凍起來,再看此時的血衣侯,眼神變的無比冰冷,充滿殺意,其手中的紅白雙劍輕輕一震,大量的寒冰真氣在上面凝聚起來。

  就連之前對付百越天團的所有人,其也只是使用紅色的血劍,另一只手的白劍都沒有動用,這一刻其雙劍其出,可想他是如何的惱怒。

  砰砰砰砰。

  與此同時,一邊傳來四道清脆的破碎之聲,焰靈姬被冰藤蔓束縛的四肢被解放出來了,這是沈飛后面射出去的四支箭造成的效果。

  和之前用弩弓射出去的箭支不同,這次出手,沈飛用了念能力的周。

  “還不走。”看著焰靈姬在解放了之后,安靜的戰爭那里盯著自己看,沈飛只能無奈的低聲喝道。

  “多謝了。”焰靈姬這才發現過來,說著就準備離開。

  “誰都不要想走。”殺意沸騰的血衣侯,此時出手沒有絲毫留情,其身影一動,就出現在焰靈姬的不遠處,白劍帶著強大的殺意刺向焰靈姬。

  換成之前,血衣侯是不會殺焰靈姬的,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

  沈飛曾經看過有人組焰靈姬和血衣侯的cp,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什么都有,血衣侯毫無疑問是一個沒有絲毫感情的人,他唯一的感情大概就是對權勢的向往吧。

  其抓住焰靈姬不殺,不殺其對焰靈姬有什么感情,而是為了百越寶藏,血衣侯的房間內的地道深處,那遍地的枯骨,每一個可都是一個貌美如花的少女啊。

  翡翠虎四處收集美女,其中質量最高的那一批,都被潮女妖選走了,其不是為了替韓王選,而是為了血衣侯在選。

  可憐的姬無夜還以為這些美女都被送入了王宮,卻根本想不到她們很快就死在了血衣侯的手中。

  沒等血衣侯的劍刺中焰靈姬,空氣中呼嘯之聲再次響起,感覺到危險的血衣侯不得不收劍擋住了攻向他的箭支。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