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00章 羅格鎮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僵持的兩股強大恐怖的劍氣,直接爆發開來,其恐怖的力量,直接把之前被艾斯德斯冰凍的千米方圓的海面,全部震碎,一時間空中閃爍著無數的藍色冰晶,只不過伴隨著這藍色冰晶的是恐怖的數十米之高的巨浪。

  在看沈飛和鷹眼兩人的腳下,兩人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深不見底的裂縫,站在僅存的大約只有兩米左右冰面上的兩人,開始急速的向著下方墜去。

  不過此時兩人都沒有理會身體的下墜,而是目光緊盯著對方,對于兩側洶涌的往著裂縫內倒卷的海水,也是置若罔聞。

  不過下一刻,兩人幾乎同時開始出手,一道道恐怖的劍氣從兩人手中斬出,然后在空中碰撞爆發,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巨浪。

  對于一般的劍士需要竭盡全力可能才能放出一次的劍氣斬擊,此時對于沈飛和鷹眼來說,就仿佛不要錢一樣,不停的釋放著。

  時不時泄露出去的劍氣,更是在海面上斬出一道又一道龐大的裂縫。

  “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他們真的是人類嗎。”遠處的海上餐廳巴拉蒂號和黃金梅麗號上的身影,一臉不敢置信。

  此時就算之前一直堅持說索隆最強的那兩個鐵粉,也沒有繼續多說什么了,如果不是有艾斯德斯在,其利用冰凍能力把那些迎面撲過來的巨浪,一次次凍結,恐怕黃金梅麗號這個路飛剛到手沒有多久的船只,就要提前報廢了。

  “快開船離開這里,你們還在看什么,留下來找死嗎。”娜美最先反應過來,立即大聲吼著讓人去開船,不過很可惜,索隆和路飛一臉的不為所動,兩人一直緊盯著遠處的戰斗。

  不過幸好烏索普,還有那兩個賞金獵人,強尼,約瑟夫十分的聽話,掌舵的掌舵,升帆的升帆。

  艾斯德斯的實力此時還是有些弱了,其固然可以冰凍海浪,不過面對一波又一波的巨浪,其冰凍的海浪,并不能堅持多久。

  如果換成青雉的話,其直接一道冰墻擋在前方,就足以把那些巨浪擋住了。

  “快走。”娜美這邊的動作,立即讓海上餐廳巴拉蒂號上的眾人也反應過來了,一眾海賊廚師,飛快的啟動了變的有些殘破的船只。

  小船在大海上也是有著好處的,比如說現在,黃金梅麗號就沒有多大的損傷,但是巴拉蒂號就不同了,作為海上餐廳,其面積可是不小的,比克里克的海賊團還要大的多。

  當然最倒霉的無疑就是鷹眼來時乘坐的小船,或者應該叫木筏,因為木筏很小,一直隨浪漂流,倒是沒有被海浪打碎,不過卻被一道劍氣無意間擊中了。

  倒是沈飛乘坐的船只,沒有什么問題,在切爾茜的控制下,安全無恙的離開了戰場。

  “快看,海面裂開了。”在把船只開到五公里以外的地方,黃金梅麗號和巴拉蒂號,以及沈飛來時乘坐的船只,終于停了下來,雖然娜美那邊覺得再遠一點更好,不過在索隆和路飛的堅持下,娜美最后也只能妥協了。

  此時海面上之前那個巨大的裂縫已經隨著海水倒卷消失不見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卻是,海面下仿佛有一個無底的裂縫一樣,把海面分成了兩部分。

  轟,轟。

  隨著兩道身影從海面下沖出,直沖數十米的高空,正是沈飛和鷹眼兩人,出現在半空中的兩人,雙方的武器不斷的碰撞著,強大的力量,讓周圍的空氣都不由的顫動起來,在兩人就要落到海面上的時候,兩人已經在空中連續對拼了數十招。

  最后在雙方的武器相撞的時候,兩人同時向后退去,隨后只見鷹眼的腳步在海面上連點了數次,隨后就踩在依靠不長的木頭上,隨著海浪上下起伏著。

  沈飛這邊,也是同樣在海面上找了一塊木頭,站在了上面,這木頭的來源,自然就是之前鷹眼的木筏了。

  “不愧是世界第一大劍豪啊。”站在木頭上的沈飛,抹了下最近的血跡,有些感慨的看著不遠處的鷹眼米霍克。

  其劍術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地步,已經不拘泥與有形的招式了。

  也就是其自從得到了六庫仙賊之后,實力有了不小的進步,不然單純的以劍術和其戰斗,恐怕就要吃虧了。

  不過現在,雙方是半斤八兩,他這邊固然是受傷了,不過鷹眼那邊也不是毫發無損。

  “鷹眼的實力果然超過七武海的平均水平啊。”這么想著的沈飛,立即就息了繼續戰斗的想法。

  “到此為止吧。”

  以他和鷹眼的實力,如果想要完全分出勝負,短時間是不可能的,沈飛可沒有和鷹眼打上幾個小時,或者幾天幾夜的想法。

  這次他和鷹眼戰斗,主要目的是為了確認自己的實力,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測試自己的力量,只能去找三大將,或者四皇,不過無論是去找三大將還是四皇,代表的意義都是不同的。

  相比之下,和鷹眼戰斗就單純的多了。

  當然了這次戰斗,其也有另一個目的,那就是展露其一部分實力,給海軍,世界政府,海賊們看。

  看著沈飛沒有繼續戰斗的想法,鷹眼也沒有逼迫其繼續戰斗的想法,隨即就把黑刀夜背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看了一下海平面,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那怕其有四皇的實力,在大海上航行,也是需要船只的。

  不得不說鷹眼本身確實非常的厲害,其不只是世界第一大劍豪,同時也是一個優秀的航海士,不然其也不可能隨便做一個木筏就到處浪。

  同時其本身還是一個不錯的農業家,其在自己的島上,可是自己種地,種菜的,自耕自足,因為其強大的實力,鷹眼這位七武海和其他七武海是不同的,其根本不需要每年給世界政府交相關的稅收。

  甚至就連作為七武海的義務,抓一定份額的海賊,其也不用做,而不用擔心世界政府找他的麻煩。

  月光莫利亞的一次失敗,其那怕在頂上戰爭出力不菲,但是事后,多弗朗明哥就帶著數量不菲的和平主義者去抹殺他,換成鷹眼,你看世界政府敢隨便對他動手嗎。

  這就是強者的特權。

  “我的船在那邊。”看到鷹眼的反應之后,沈飛立即開口邀請道,鷹眼沒有拒絕,之后兩人就同時向著船只的方向趕去。

  如果換成其他人,在這里等著船只開來,才是大佬的做派,不過很可惜,沈飛一向沒有什么大佬的做派。

  “打了一場,有些餓了,餐廳應該還營業吧。”來到海上餐廳巴拉蒂號上之后,沈飛立即向著餐廳走去。

  鷹眼在看到沈飛詢問的目光之后,立即輕輕點了點頭。

  “話說鷹眼一個人坐著木筏在海面上四處浪,每天吃什么啊,燒烤,還是生魚片啊。”進入餐廳之后,沈飛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來自這么一個念頭,當然這個問題,其是不會主動詢問鷹眼的。

  如果按照前世那些對鷹眼追殺克里克海賊團的猜測,這個問題可能會讓鷹眼覺得有些尷尬。

  鷹眼可不想他有著空間物品,皮姆粒子,可以帶著大量的物資,表面看起來鷹眼獨自一人,一船,隨處可去,十分的瀟灑,但是如果考慮到現實的情況之后,就會發現,這和瀟灑完全沒有關系。

  就如同草帽海賊團一樣,其成員看起來大都是十分的歡樂,但是那是在動畫里,如果在真正的世界,赫然就會發現草帽海賊團其實很苦逼的。

  在大海上航行一兩天可能十分的興奮,但是如果一直在船上,那可是非常枯燥乏味的,尤其是草帽海賊團成員又那么少,光是每天的排班執勤表,就足以讓他們累的夠嗆。

  索隆為什么一有機會就睡覺,還不是因為晚上睡眠不足。

  海賊世界的主要船只是風帆船,是必須一直注意航向的,在加上他們又掛著海賊旗,為了預防人偷襲,每天晚上都必須有人看著航線,以免偏離航線,以及注意可能出現的敵人。

  偉大航路因為氣候多變,海流多變,一不注意,船只就有可能偏離航線。

  在草帽海賊團,只有兩個人可以自由的安排時間休息,其一就是船寵兼船醫的喬巴了,其每天的作息時間最有規律,第二個自然就是身為船長的路飛了,作為船長,其是不需要執勤的。

  草帽海賊團內部是沒有什么高低之分,連副船長都沒有正式任命,但是作為一個正規的海賊團,有些事情是屬于鐵律的,那就是船長的命令的是絕對的。

  在平時草帽海賊團的人,無論怎么打鬧,都無所謂,但是只要是路飛的命令,船員就必須遵守,看看娜美,無論路飛有什么奇思妙想,包括異想天開的想要去空島,其雖然一臉的不滿,但是都把命令執行下去了。

  能不能做到無所謂,關鍵是去不去做。

  后面烏索普無視路飛的命令,和路飛鬧翻,索隆就一直堅持烏索普不正式道歉,是不會讓他回來的。

  這也就是草帽海賊團能夠讓烏索普再次回來,換成其他的海賊團,不第一時間處死違抗船長命令的人已經非常不錯了,還想回來,做夢吧。

  某種情況下來說,海賊船上的規矩,比起海軍還要嚴格。

  “你們好厲害啊。”在沈飛和鷹眼這邊等哲普,山治等人做的食物的時候,路飛一臉毫不在意的走了過來。

  “我叫路飛,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來到兩人身邊的路飛,一手捂著頭上的帽子,露出其一口大白牙,一臉燦爛的笑容自我介紹著。

  “這家伙。”路飛如此舉動,把其他人嚇了一大跳,這可是兩個怪物啊。

  “海賊王嗎,這可是一條十分艱辛的道路啊。”鷹眼看著路飛,緩緩的開口說道。

  對于路飛,鷹眼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但是這并不代表其不知道路飛是誰,作為常年和紅發切磋的人來說,紅發的帽子,他自然是不可能認錯,同樣紅發斷臂的原因,他也是知道的,不然原著里也不會在和索隆切磋了一番之后,就立即去找紅發了。

  “為什么你想成為的是海賊王的男人,而不是海賊王呢。”本來餐廳的內的其他人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路飛,畢竟是敢在兩個怪物面前,說出自己夢想的人。

  有些人在說出自己的夢想的時候,只會讓人嘲笑,但是路飛不一樣,更不要說其實在沈飛和鷹眼面前說出來的。

  但是隨著沈飛的這句話一出,周圍的其他人臉色一瞬間變的十分古怪,對于海賊世界的人來說,路飛的這句話不存在任何誤解,但是對于沈飛來的那個世界來說,任何話語,都是能夠曲解的。

  就好比菊花,本來是花中四君子之一,梅蘭竹菊,同時也可以作為一種中藥,可以話說古代君子的最愛之一,結果被現代一解讀,立馬不忍直視。

  如果古代的那些愛菊的君子們在知道自己喜愛的東西,遭到如此解讀,恐怕會忍不住一腳踹開棺材板,跳出來吧。

  “哈哈哈。”沈飛的話語,立即讓坐在了另一桌的切爾茜突然大笑起來,其他人也是面色古怪的看著路飛,只有路飛一臉疑惑不解的看著眾人,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在下次對決之前,我不會再敗了。”索隆隨后也走了過來,直盯著鷹眼,一臉堅定的說道。

  “我等著你。”

  “你這是要前往羅格鎮。”在海上餐廳吃過飯之后,鷹眼就登上了沈飛的船只,看著船只的方向,其立即就猜出了目的地是那里了。

  “我這次是出來旅游的,當然要去看看海賊王被處死的地方了,你接下來要去那里,我送你。”

  “羅格鎮啊,就去那里吧。”提到羅格鎮,鷹眼露出了一絲懷念的神色,當年羅杰處死的時刻,他也是見證者之一。

  事實上當時見證了羅杰死亡的人,不少人都成為了日后的一方強者,如今的七武海基本上都是見證者。

  “滑滑果實,竟然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性格,真是難以置信,或者應該說是因為人變美了,所以性格才會不一樣,果然顏值才是正義啊。”

  不得不說東海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地方,四海最弱,偏偏卻出現了不少大人物,還有就是惡魔果實,燒燒果實和滑滑果實,都是在東海被人撿去的。

  說起來亞爾麗塔真要感謝路飛,沒有他把其打飛,其可就錯過這顆惡魔果實了。

  作為超人系惡魔果實,滑滑果實的力量無疑是非常強大的,只可惜這顆惡魔果實同樣因為其主人沒落了,如果其落在一個擅長物理的人手里,絕對會開發的異常強大的。

  這是一顆與切爾茜十分相配的惡魔果實。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