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73章 尚公子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對于蠱術,沈飛心中是有些好奇的,不過也只是好奇而已,并不會去主動研究什么,有著手術果實的他,真要控制敵人,太簡單了,把其心臟拿出來,比什么都簡單,沒有必要去研究蠱術,起碼現在沒有必要。

  幫助天澤取出身上的蠱,不是為了別的,而是為了給血衣侯白亦非找一些麻煩。

  “你到底是什么人?”天澤在發現自己的身體上確實沒有任何傷害,運氣的時候也發現體內在沒有阻礙之后,立即明白蠱是真的被拿出來了,這樣的手段,簡直是聞所未聞。

  “我是什么人,無所謂,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是你們的敵人就行了,好了夜深了,我要休息了,你們也該離開了。”沈飛看了一下天澤和焰靈姬之后,立即抬手示意兩人可以離開了。

  沈飛幫助天澤的主要原因一是因為血衣侯,第二個原因就是焰靈姬,當然他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想法,焰靈姬漂亮歸漂亮,他也只是帶著欣賞的想法而已,事實上天行,秦時世界的美女多了,紫女,弄玉,紅蓮,雪女等等都很漂亮,如果看到漂亮的就有想法,那他其他事情都不用做了。

  “走。”天澤在猶豫了一下之后,立即帶著焰靈姬離開了,沈飛無論是展露出來的實力和手段都是深不可測,天澤并不傻,在這個時候得罪這樣的人物,可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天,新鄭城的氣氛明顯和平時不一樣了,太子被劫這件事韓國官方當然不會泄露出去,不過這并不妨礙,有人在心里猜測啊,畢竟大街上巡邏的士兵比平時多了不少,在加上有人在挨家挨戶的搜查。

  種種情況顯示新鄭城內出了大事,在這種情況下,絕大多數的人,雖然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但都是盡量的躲在家里,大街上的人流明顯比前幾天少了很多。

  “沖著我來的嗎,倒是找了一個不錯的借口啊。”奇物堂內,通過見聞色感知到周圍的情況,那些韓國士兵的動作,讓沈飛立即猜到他們的目的了。

  這是赤裸裸的陽謀了,身為韓國大將軍的姬無夜指使手下的士兵做事實在太簡單了,一旦沈飛這邊有什么過激的地方,姬無夜就可以光明正大調集軍隊來動手了。

  在戰國新鄭,除了少數幾個人,姬無夜可謂是一手遮天,想要對誰動手就對誰動手。

  “還真是有些麻煩啊。”想要對付姬無夜的計劃,沈飛不是沒有辦法,比如說把韓非邀請過來,九公子的身份,足以讓姬無夜投鼠忌器。

  姬無夜敢殺韓非,但是這個敢,是建立在暗處動手的情況下,光明正大的對韓非動手,姬無夜還沒有那么傻。

  沈飛倒不是怕姬無夜想利用軍隊對付他,以他的實力,想要用軍隊圍攻殺了他,根本就是笑話,但是如果這么和韓國軍隊對上的話,豈不是正好落入了姬無夜的陷阱中去了。

  換成一般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恐怕只有避讓這一條路可以走了,不過對于沈飛來說,解決現在的問題并不是什么難事。

  “走。”一行八人的韓國士兵,在為首的隊長的帶領下,離開了正在搜查的房子,就向著沈飛的奇物堂走去。

  帶著面甲的士兵,看不清他們的表情,不過從這些人的手勢和動作,接下來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不會讓人意外。

  不過就在這時,為首的隊長突然悶哼一聲,眼眶凸出,之后就重重的倒在地上了,這一幕把其他七人嚇了一大跳,立即握緊手中的武器,緊張的向著四周望去。

  過了好一會,看到沒有敵人出現的七人,立即檢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隊長的情況,發現其已經沒有了氣息之后,彼此對望了一眼之后,立即帶著隊長的尸體離開了。

  出現了這種情況,當然不能繼續搜查了,只能回去請示之后才能在行動。

  “姬無夜啊,姬無夜,我本來暫時不想理你,看來不給你一個教訓是不行了。”在這些士兵撤退之后,沈飛立即換成一身黑衣,帶著一個木制面具,就向著將軍府趕去了。

  “姬無夜的親衛隊,數量倒是不少嗎。”將軍府內右側有著一個小型的軍營,這是姬無夜親衛隊用來駐扎和訓練的地方,其數量有兩百多人,主要是負責姬無夜的安全,還有將軍府的安全,在加上隱藏在暗處的百鳥,將軍府的防御可謂是銅墻鐵壁。

  “讓我給你來一個大禮吧。”左手上帶著發火布手套的沈飛,心中這么想著,就對著軍營以及正在訓練的那些親衛隊發動了焰之煉金術。

  雖然沈飛如今那怕不使用發火布,也可以弄出火焰,不過既然有簡單實用的裝備,當然要用了,發火布手套上面的煉金陣,也可以避免他每一次使用煉金術都要來一下拍立得。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親衛隊損失慘重,彌漫的大火,立即驚動了將軍府的其他人,數道身影快速的向著這邊趕來,看其身法應該是百鳥的人。

  “白鳳啊。”其中一個后發先至的白色身影,引起了沈飛注意,這人正是年輕帥氣的白鳳,在看了他一眼之后,沈飛就開始了他的放火大業。

  轉瞬間,整個將軍府的三分之一的建筑都陷入了火海,如此大火,讓姬無夜暴跳如雷,因為大廳也被燒著了,姬無夜握著自己的八尺戰刀,站在院子里不停的大吼著。

  可是不管他如何的大吼救火,火焰還在不停的蔓延,焰之煉金術的火焰可不是那么容易撲滅的,這個時代可沒有消防車。

  嗯,血衣侯白亦非勉強可以算是一個人工消防車。

  “雀閣沒有人了,那就燒了吧。”上一次被沈飛放過的雀閣,此時因為火焰的問題,里面的人都跑出來了,沈飛在發現之后,立即給這里加了一把火。

  “一群廢物,還不快把敵人找出來。”火焰滅不了,放火的敵人找不到,讓姬無夜的臉黑的和鍋底一樣。

  “天澤。”憤怒的姬無夜低聲吼出了一個名字,如此迅猛的火焰,當然不可能是正常的火災了,而以現在新鄭城的形勢,唯有百越天團一行人有能力,有原因做這種事情。

  眼看著偌大的將軍府三分之二的建筑在大火中被徹底摧毀,姬無夜的雙目中閃過了濃厚的殺機。

  雖然沈飛想要把整個將軍府都燒了,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想要不暴露身份是不可能做到這種事情的,所以只好給姬無夜留下了三分之一的建筑。

  “將軍府著火了。”如此大火,在加上姬無夜的將軍府本來就惹人注意,很多人立即發現了這個情況,包括在紫蘭軒的韓非和張良等人。

  現在新鄭城的局勢,對于韓非十分的不友好,姬無夜和韓宇甩鍋,在加上沈飛替天澤解除了蠱毒,讓天澤也不會在找流沙合作。

  “火勢看起來很大嗎,是誰會在這個時候對將軍府出手。”韓非低聲說出了一個疑問。

  “會是天澤他們嗎。”紫女說出了一個答案。

  “這不太可能吧。”張良的語氣有些遲疑。

  “如果真是天澤等人動的手,可就麻煩了。”韓非一臉凝重的說道。

  “天澤敢對姬無夜等人動手,也就是說天澤他們可能掙脫了他們的控制。”天澤等人的情況,之前韓非,張良,衛莊等人已經推測出幕后是夜幕在搞鬼,同樣夜幕也肯定有著限制天澤等的手段。

  但是現在天澤等人敢動手,說明他們已經脫離了控制。

  一個脫離了控制,并且手里有著韓國太子的天澤,可是非常危險的,那怕韓國太子是爛泥一團,也是韓國太子。

  一旦消息泄露出去,會引起本國的人心惶惶不說,還會引起別國的恥笑,李斯就曾經在韓國王宮大殿上以這個借口嘲笑韓國。

  “必須盡快救出太子。”事情的突然變化,讓韓非在也不能悠哉的在紫蘭軒喝酒了。

  韓非一貫的表現,讓很多人都輕視了他,那怕其前面已經展現出了三姬分金這樣的謀略,在姬無夜那邊看來,不過只是一時取巧而已,這才有了后面的翡翠虎倒下。

  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明白韓非實力的人,除了流沙的幾人之外,就數嬴政了,不然嬴政也不會親自來韓國新鄭就為了見韓非一面。

  “血衣侯要回來了,這個情報倒是不錯。”聽完七絕堂的人匯報的情報之后,沈飛立即拿出了幾個金幣,遞給了來人。

  沈飛在韓國可沒有什么情報網絡,那么只有借助當地的情報網絡了,現在韓國地下勢力最強的就是七絕堂了。

  七絕堂是屬于衛莊麾下的勢力,衛莊不但可以從他那里得到免費的情報,還有就是得到每個月的上供,這是衛莊提供保護的保護費。

  沈飛這邊只能用錢買情報了,那怕紫女,衛莊那邊可以從七絕堂那里知道他獲得了什么情報,沈飛也不在意。

  一來被他們知道也無所謂,二來就是他獲取的情報很雜,不清楚具體情況的話,根本不了解他獲得的情報對他有什么用。

  畢竟情報這東西,對于有些人來說,可能價值千金,對于有些人來說,可能一文不值。

  “司徒萬里這個棋子,倒是下對了。”諸子百家當中,鬼谷的弟子是最少的,每一代只有兩個人,農家的弟子是最多的,有十萬以上,在情報方面,農家也是很厲害的。

  醉夢樓可不只是為了賺錢,就像紫蘭軒一樣,其另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情報,無論是獲取情報,或者散布情報,都是非常厲害的。

  韓非和翡翠虎的對賭當中,其中紫蘭軒的那些女人就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把韓國缺少糧食的情報散布出去,這才有了七國的很多糧商來韓國賣糧,讓翡翠虎輸的傾家蕩產。

  溫柔鄉是英雄冢,在美人溫言如玉的情況下,絕大多數人都是保持不了秘密的,有這樣的人物,也不會去紫蘭軒,醉夢樓這樣的地方了。

  這樣一來,司徒萬里對于沈飛來說就有些重要了,起碼可以通過他獲取不少情報。

  “血衣侯白亦非,這個家伙終于出現了啊,記得曾經好像有人懷疑過血衣侯是隱蝠,難道歲月真的是一把殺豬刀。”提起血衣侯,沈飛不由的想起了穿越之前,看到的一個腦洞了。

  不得不說當時看到這個,讓他完全不知道說什么好,不過在看完其內容之后,沈飛也不得不承認,血衣侯還真有那么一點可能是隱蝠。

  兩人都是吸血的武功,這種武功在整個天行,秦時里面,好像只有這兩個人在使用,至于為什么帥氣俊朗的血衣侯變成了猥瑣無比的隱蝠,并且武功也大幅度下降。

  原因很簡單,血衣侯走火入魔了。

  當然了,沈飛肯定是不相信血衣侯是隱蝠的,那怕他對血衣侯非常的不爽,準備干掉他,也不認為其是隱蝠,兩人差的太遠了。

  “哼,這就是你的萬無一失。”將軍府的臨時別院,搬到這里的姬無夜,在看到血衣侯出現之后,立即憤怒的一腳踢飛了身前的案幾。

  將軍府被大火焚燒了三分之二,在徹底重建之前,姬無夜只能暫時待在這個只有六進的院落里面了,其面積倒是不小,關鍵是建筑沒有將軍府的奢華啊。

  面對憤怒的姬無夜,血衣侯沒有開口說話,事情的變化也出乎他的預料,按照計劃,天澤受制于蠱毒,只要不想死的話,那怕他對于姬無夜等人在不爽,也只能聽命。

  現在發生這種事情,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天澤脫離了蠱毒的控制,雖然很難讓人相信,但卻是目前唯一合理的解釋。

  天澤之前就放火燒過新鄭城的不少建筑,先入為主的情況下,根本沒有人懷疑是沈飛做的。

  “不聽話的棋子,不能留了,盡快解決他們。”

  “將軍請靜候佳音。”

  姬無夜開口了,在加上自己也對天澤怎么擺脫蠱毒的事情十分好奇,血衣侯這就準備親自出手了。

  因為這事,此時血衣侯也暫時把沈飛的事情排在腦后了,對于蠱毒一道,血衣侯可是非常自信的,那怕是百越的百毒王,血衣侯也不會認為他有能耐接除蠱毒,那么是誰解除蠱毒的,血衣侯就有必要知道了。

  有這樣的人存在,豈不是說他以后的蠱術都沒有用了嗎。

  “這就是農家的百毒不侵嗎?”司徒萬里那邊的行動還是很迅速的,很快就把農家的武功心法送給了沈飛。

  “武功結合抗毒性嗎,我還以為純粹是靠內功心法呢。”對于農家的百毒不侵,沈飛是很好奇的,這可是連鬼谷,道家,陰陽家都做不到的事情,但是農家就可以,直到他看了司徒萬里送來的竹簡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