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7章 四張狂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咦,真人丹被他吃了嗎。”一邊觀眾臺的沈飛看著王也僅靠太極拳就壓制了諸葛青,心里不由的這么想道。

  原著里的王也后面之所以使用風后奇門對付諸葛青,是因為太極拳拿不下諸葛青,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在王也的太極拳之下,諸葛青是節節后退,披在其身后的外套,也直接被王也的太極拳震碎,不過此時諸葛青也借助外套,來了一次金蟬脫殼,脫離了王也太極拳的氣場的覆蓋范圍。

  太極拳的強大,不只是剛柔并濟,還有就是一旦陷入太極拳的氣場之中,就只能身不由己的被氣場牽著走了,與太極拳高持久戰是最糟糕的一個注意了,覆蓋在周圍的氣場讓你不能脫離戰場,借力打力以最小的代價消耗敵人的實力。

  “沒想到武當這個小輩竟然有如此實力,老夫之前竟然都走眼了。”王也展露出來的實力,讓圍觀的人十分的震驚,其中陸瑾一臉感慨的搖著頭。

  陸瑾雖然對王也不太熟,但是他認識武當的掌門周蒙啊,其甚至還和周蒙在一個群里,現代社會,除了少數老古董之外,絕大多數人都是與時俱進的,畢竟手機和網絡極大的縮短了人們交流的時間和距離。

  換做以前,羅天大醮這邊如果有什么變動,龍虎山天師府這邊必須派出大量的弟子,通知各門各派的人,那里像現在,一個電話過去,事情就交代清楚了。

  武當的掌門周蒙曾經是不用的網絡的,但是在其他人都用的情況下,他也開始學習如何使用了,老天師,陸瑾等老一輩的人就有一個群。

  事實上陸瑾有好幾個群,比如說年輕一輩弟子的群,以及十佬所在的群,當然像老天師,周蒙等人建立的群,就是他們幾個秉性相投的老一輩人在里面,王靄,呂慈是不在里面的。

  “王道長,難道你打算就依靠太極拳拿下我嗎。”脫身的諸葛青大口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如果不是其當機立斷借外套脫身,可能真要陷入太極拳的氣場里面了。

  “不然你還想怎么樣。”王也面色平靜的說道。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王道長應該也是一名術士吧,并且還是一個水平極高的術士。”諸葛青盯著王也,如此說道。

  雖然王也從開始到現在,只是用太極拳解決敵人,不過這并不妨礙諸葛青看出他是術士,因為他也是術士。

  王也在戰斗的時候,盡管沒有使用術士的力量,不過其步法卻是完全按照奇門八卦來走的,在一般看來,可能是八卦步,但是在諸葛青這個術士看來,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你可真是麻煩啊。”王也說著,立即腳步一動,就向著諸葛青沖去,難得通過真人丹實力大增,不用暴露風后奇門,王也當然不會主動暴露了,八奇技代表著什么,王也非常的清楚,麻煩,大麻煩。

  “艮字土瀑。”在王也即將沖到自己身前的時候,諸葛青立即右手一揮,身前立即出現了一道土墻,擋住了王也的拳頭,不過下一刻,這道土墻就被王也手掌給擊碎了,但是此時諸葛青卻從王也的身前消失了,其再次出現的時候在王也右后方的數米之外。

  “八門搬運啊。”王也在看到諸葛青出現的位置之后,輕輕嘆了口氣。

  術士雖然修煉非常困難,但是一旦修煉成功,同級別的術士面對同級別的異人,可以說占據非常大的優勢,因為術士是使用法術攻擊的,其甚至還能進行空間轉移,雖然這個轉移只能在其八陣圖的覆蓋范圍之內,但也非常的厲害了。

  武侯家族的術士修煉的四盤之術,所謂四盤,就是天地人神四盤,其中天,指的是天盤九星,天蓬星、天任星、天沖星、天輔星、天英星、天芮星、天柱星、天心星、天禽星。

  地盤指的是地盤八卦,乾、震、坎、艮、坤、巽、離、兌。

  人盤指的是人盤八門,休、生、傷、杜、景、死、驚、開。

  神盤講的神盤八神,直符、騰蛇、太陰、六合、勾陳(白虎)、朱雀(玄武)、九地、九天。

  在了解術士修煉的方法之后,沈飛這邊雖然還想得到風后奇門,但是已經暫時沒有修煉的想法,實在是太復雜了,倒不是他弄不懂,而是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才行,從這方面來講,那個趙念靠著自己入門術士的內景,不得不說其非常的厲害。

  并且這些還只是基礎,其中神盤八神,還分為陽遁八神和陰遁八神,還有就是五行相生相克等等。

  使用法術,必須要講究站位,這樣才能加強法術的威力。

  “坤字土河車”

  “坤字流石。

  “巽字風繩。”

  “離字赤煉。”

  “坎字水彈。”

  在沈飛這邊想著一些術士的內容的時候,比賽場上諸葛青和王也的戰斗開始,這一次諸葛青完全展示出一個強大的術士的實力,各種法術隨手拈來,頓時比賽場上是亂石橫飛,火焰橫空,水彈鋪天蓋地。

  隨后土龍,火龍,水龍等都陸續冒了出來。

  諸葛青的手段把旁觀的絕大部分人都嚇了一大跳,其中張楚嵐更是不停的嘀咕著這樣的對手要如何戰勝。

  這次諸葛青和王也的戰斗,和原著有很大的不同,原著里因為王也展露出風后奇門,讓諸葛青不得不主動認輸,其根本沒有把術士的實力完全發揮出來,其之前和小火神等人的戰斗,根本沒有把他的真正實力展現出來。

  不過這一次因為王也沒有使用風后奇門,諸葛青得以完全展示出其強大的術士修為,這樣的實力根本不是現在的張楚嵐可以對付的,那怕是張靈玉和此刻的諸葛青戰斗,也未必一定可以獲得勝利。

  不過雖然諸葛青的術士實力讓人意外,但是更讓人吃驚的則是王也,太極拳在其手中發揮的可以說是爐火純青,無論諸葛青使用什么樣的屬性的法術攻擊,最終都被其手中的太極拳化解了。

  火龍被其搓成了一個火球,扔到了空中,放了一個盛大的煙花,水龍則是變成了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土龍則是被其揉成了土塊。

  “你是怎么做到的?”一連串的術法攻擊,根本沒有傷到王也,讓諸葛青的臉色非常的難看,在其他不懂術士的人看來,王也這完全是實力的展現,但是諸葛青這邊不一樣,因為王也站立的方位,完全就是針對諸葛青的術法的,全部站在其相克的位置上了。

  術士的方法站對了,可以極大的增強其法術的威力,但是一旦站錯了,其威力就會被削弱,就像曾經諸葛青和小火神的比試,用火擊敗了小火神。

  這并不是諸葛青在火的修為上超過了小火神,如果其領悟了武侯家的三昧真火的話,倒是可以做到,但是那個時候的諸葛青可是沒有領悟的,其之所以可以火克火,靠的削弱了小火神的火的威力。

  “諸葛青,現在可以認輸了吧。”看到諸葛青停手,王也這邊也停手了,之前的戰斗,諸葛青消耗是不小,同樣王也這邊消耗也很大,如果不是服用過真人丹的話,諸葛青根本做不到這一步。

  “你果然是一個術士。”諸葛青此時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作為武侯世家下一任的家主,竟然在比賽場上連讓對手使用其真正的力量都做不到,這對于諸葛青來說,可以說是一個莫大的侮辱。

  更別說對方還是一個術士,一旦傳出去,說武侯世家的傳人在面對一個術士,連對方的術士實力都沒有逼出來,就敗了,這可就太丟人了。

  “我說時間不早了,其他人都等著呢,我們這邊差不多可以了吧。”此時王也心里也是十分的郁悶,如果換成其他人,憑借王也現在的真氣修為,早就勝利了,但是誰讓諸葛青是一個術士呢。

  “奇門顯像心法。”諸葛青這邊根本理會王也,而是直接開啟了武侯奇門的奇門顯像心法,此時一邊的諸葛白在大聲的哭泣著。

  在奇門顯像心法的作用之下,諸葛青瞇著的雙眼終于睜開了,此時他的雙眼明亮的嚇人。

  “和察言觀色類似的武功嗎。”對于奇門顯像心法,沈飛這邊也知道一些,這是一個輔助類型的武功,其作用是用來觀察術士的奇門陣法的。

  術士腳下的奇門陣法,一般來說,是看不到的,只有特殊的手段才能觀察到,如果是對上普通的異人,這個武功并沒有什么大用,但是如果用來對付術士,這是一個奇技,一旦可以觀察到術士的奇門陣法,術士的威脅也就去掉一大半了。

  就像朱家的千人千面,在沒有察言觀色的情況下,根本不知道誰是真,誰是假,但是有察言觀色,一下子就找到了其本體。

  一邊的諸葛白之所以在哭泣,是因為諸葛青這一次輸了,而且輸的很慘,他替哥哥擔心而已。

  “王道長,我可以輸,但是不能輸的這么不明不白。”在奇門顯像心法之下,諸葛青盯著王也看了一會,做出了一個決定。

  如果王也不是術士,此時的諸葛青會非常干脆的認輸,但是誰讓王也是術士呢,作為術士家族,這是諸葛青不能容忍的。

  “哥哥不要啊。”一邊的諸葛白,在聽到諸葛青的話之后,哭的更大聲了,同時大聲的叫著讓諸葛青放棄,不過諸葛青此時聽不都外人的聲音,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王也身上。

  隨著諸葛青身上的炁越來越濃烈,一道強大的光芒從其身上發出,射向天空之中,看到這一幕的王也,立即出現在諸葛青的身前,一拳擊在其胸前,諸葛的口中立即吐出一道淤血。

  “諸葛青你這個王。”作為術士,王也此時也當然知道諸葛青想要做什么了,郁悶的王也不由的開始口吐芬芳,隨后王也立即雙手合十,開始對祖師爺請罪。

  “還以為可以搞定呢,我真是不該來啊。”請罪過后,王也的神情恢復了平靜,緩緩開口說道,“看清楚了,我只做一次。”

  “王也還是心太軟啊。”一邊的沈飛看到王也開始給諸葛青展示和講解風后奇門,不由的輕輕搖了搖頭。

  以王也現在的實力,不使用風后奇門,戰勝諸葛青不是問題,但是這樣一來,不甘心的諸葛青,生命就有危險了。

  術士是可以占卜的,王也正是因為使用風后奇門占卜了一下羅天大醮,才會冒著暴露風后奇門的可能來的龍虎山。

  之前諸葛青最后的手段,就是在占卜,其想要通過占卜知道自己王也的能力,從而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輸。

  王也最后的一拳是阻止他的,那一拳把諸葛青體內的淤血打了出來,中斷了其占卜,不然一個占卜下來,諸葛青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就如之前王也占卜羅天大醮身受重傷一樣。

  術士的占卜對于自身越困難的問題,代價越大,而八奇技對于諸葛青來說,是其現在不能觸碰的。

  術士界有一句話叫做命格,而命格是有高低的,雖然王也看起來十分懶散,他也不認為自己是什么高貴的人物,但是事實上能夠學會風后奇門,王也的命格是高貴的,也就比張楚嵐,馮寶寶低。

  命格的高貴,在術士界代表事情的成功率,就如馬仙洪的新截教,王也就算出了馬仙洪命格輕賤,所以不會成事。

  其他人可以不信命,但是術士不能不信,不過這并不代表術士必須按照命運既定的軌跡而行。

  諸葛武侯為什么這么受人尊敬,就是因為其身為術士,卻逆天而行,同樣王也這邊也是一樣,這次羅天大醮,王也可以不來的,這樣的話,他還是武當山的一個閑散弟子,過著之前無憂無慮的機會。

  原著里諸葛青說了兩次輸了,一是其輸給了風后奇門,二則是武侯一門輸給了王也,逆天而行說起來簡單,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對于普通異人來說,可以隨便說,但是術士不行。

  “這不可能。”在奇門顯像心法之下,諸葛青看著王也的奇門陣法,一臉的不敢置信,對于普通異人來說,術士的各種法術,是非常神奇不講道理的,但是對于術士來說,他們卻是最講道理的,因為其講述的天地至理。

  但是現在王也的奇門陣法,完全顛覆了諸葛青對于術士的印象,隨意的撥動四盤,這對于術士來說,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這就好比,一加一等于二,沒有人說不對,但是在王也那里卻是可以出現一加一等于三,等于四等情況,這完全顛覆了數學規則。

  此刻的諸葛青就是這種情況。

  “我即方位,我即吉兇。”面對諸葛青一臉的不敢置信,王也只是說出了這八個字。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