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3章 新的帝國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西方之國的煉金術,是帝具的基礎,這樣一來,多特雅就顯得十分重要了,席拉如果不是掌握著帝具香格里拉的話,沈飛都懶得理他,不過多特雅不同。

  這位的煉金術水平,那怕是在西方之國,也是屬于頂尖水平的,地位等同于之前的時尚博士,其甚至可以對至高帝具進行改造。

  “room,屠宰場。”在尚普因為自己的帝具處于凍僵的狀態的時候,沈飛直接展開了手術果實的空間,以劇場內的一個桌子,把撞破了一邊窗戶,想要逃走的多特雅和科斯米婭直接置換回來了。

  突如其來的空間變化,讓多特雅和科斯米婭不由自主的楞了片刻,就是在這片刻,沈飛直接一腳踢到科斯米婭的右臂上,在其右臂斷裂的時候,其右手中的話筒,也隨著脫手而出。

  大地嗚動,就是科斯米婭手中的帝具的名字,其形狀是一個話筒,是一個聲波型武器,可以說和科斯米婭本身的歌姬職業十分的相配。

  大地嗚動可以把聲音變成超聲波,把其聲音覆蓋的范圍的物體全部破壞,就好像獅子吼一樣,當然了其并不是只有這個能力,使用的好的話,是可以把這個帝具當成一個聲音調制器的,科斯米婭的歌聲很美麗,其實有不少的原因都是因為這個帝具在。

  啊,右手臂的斷裂,讓科斯米婭不由的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作為享有盛名的歌姬,其那里受到過這種傷害。

  慘叫的科斯米婭,聲音突然戛然而止,因為沈飛一腳踢在其胸口上,把其踢飛了十數米,一路上,撞翻了劇場的很多桌椅,在其身體停下來的時候,其已經暈倒了。

  無論是炎心,還是科斯米婭,沈飛都沒有直接下殺手,只是重傷他們,倒不是沈飛想要收服他們,想要做他的手下,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資格的,就像羅剎四鬼,他也只是留下了三個人。

  之所以沒有直接下殺手,是為了對狂野獵犬公開審判,沈飛的目標是這個帝國,那么當然要找一些能夠讓民眾發泄怒火的人了,公開處刑和私下殺手是兩個概念。

  就像海賊里面的海軍堅持要公開處死艾斯一樣,如果海軍一開始直接把艾斯殺死在推進城,完全不會后面的頂上戰爭,那怕白胡子十分的傷心,也不會帶著船隊去襲擊海軍本部。

  像奧內斯特大臣,以及大臣麾下的四大走狗,掌握帝國的軍政財諜四人,對于他們的處置結果,最好是數落罪狀,公開處刑。

  踢飛了科斯米婭之后,沈飛右手一動,直接抓住了多特雅的嘴巴,把其嘴巴里的兩個尖牙拔了出來。

  血液收集,極速吸取,是多特雅的帝具,這是一對宛如吸血鬼牙齒的帝具,其能力通過吸血提升其主人的實力,以及快速恢復能力。

  不得不說,這是一件非常不錯的帝具,多特雅就是仗著這件帝具,在西方之國橫行的,因為其本身也是一個不錯的美女,使用這件帝具更是令人防不勝防。

  從效果上來,血液收集這件帝具,差不多就是蝙蝠果實的弱化版。

  多特雅雖然看起來是一個和科斯米婭年齡差不多,都是年輕美麗,事實上其年齡遠超過科斯米婭,其之所以能夠保持現在的容貌,一方面是其煉金術的效果,另一方面就是血液收集這件帝具的效果了。

  其西方魔女的名號,就是因為這件帝具得到的。

  “還給我。“帝具被奪,讓多特雅立即瘋狂了,這可是她維持容貌必不可少的道具啊,青春永駐是任何女性都不能抗拒的結果。

  就連那些效果不大的化妝品,都因為這個情況,每年的利益大的驚人,這還只是虛假的青春永駐,更不要說真正的青春永駐了。

  沈飛在漫威世界的產業,其中絕大一部分收入,也都是來自這個。

  “安靜一點。”面對瘋狂的多特雅,沈飛直接打暈了她。

  “滾。”就在沈飛打暈多特雅的時候,另一邊傳來了艾斯德斯的一聲冷哼,隨著其冷哼,以藏就好像滾地葫蘆一樣,被其直接打飛出去,在地面上行翻滾了十幾個跟頭,才停了下來。

  以藏能夠被席拉寄望于其挑戰艾斯德斯,實力自然是不弱的,原著里赤瞳殺他,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其本來是可以和艾斯德斯好好打一場的。

  可惜現在的艾斯德斯已經不是以前的艾斯德斯了,學會了水之呼吸的艾斯德斯,其實力比之前起碼強了二倍以上,這樣的實力,以藏對上她,直接就是被碾壓的局面。

  一記斬擊,直接就把以藏打成了重傷,其愛刀,直接被這一擊,打的上面裂出了好幾道細長的裂縫,相信如果在一擊的話,這把刀恐怕就直接廢了。

  “這就是帝國最強的實力嗎。”自己蓄勢已久的一擊,竟然被艾斯德斯隨手一擊就破壞了,這個結果,讓以藏雙眼變的迷茫起來。

  在此之前,以藏可是自信自己就算不是艾斯德斯的對手,差距也不會太大,然而現實卻狠狠給他上了一課,此刻的以藏,就好像被凱多打的信心全無的月光莫利亞,還有那些那些從偉大航路前半段樂園的海賊,剛進入新世界的情況。

  “你也躺下吧。“看了一眼以藏之后,沈飛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尚普的身后,連續兩腳踢斷了其雙臂,把其手上的帝具給收繳過來了。

  雙臂的斷裂,讓尚普立即嚎叫起來。

  “安靜一點。”

  “副隊長,能不能把他交給我處理。”

  就在沈飛準備踢暈尚普的時候,蘭突然從一邊走了出來,其用一種非常奇怪的平靜表情,看著尚普。

  “你和他有仇,那就交給你了。。”蘭的表情,讓沈飛立即明白了,隨后其一腳就把面前嚎叫的尚普,踢給了蘭。

  “謝謝。”蘭說著就提著尚普,展開帝具萬里飛翔飛走了。

  “艾斯德斯,我父親,還有布德大將軍不會放過你的。“此時被艾斯德斯不停的折磨的席拉,終于忍不住祭出了他最大的底牌,我是有后臺的。

  “不放過我,就憑他們。”面對席拉的叫囂,艾斯德斯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

  “你。”艾斯德斯的表情,讓席拉好像明白了什么,不過此時已經晚了。

  “皇宮那邊我等下過去。”沈飛說著就以便利大裹巾,把炎心等人收起來了,隨后其對艾斯德斯點了點頭,身影一轉,就從艾斯德斯的面前消失了,幻影移形。

  “我們也該開始了。”艾斯德斯說著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冰長矛,之后直接刺穿了席拉的肩膀,把其挑起來,就邁出了馬虎劇場,向著皇宮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看到這一幕的人,不少人立即臉色大變,慌張的離開了,警備隊的臉色更是變的更加的難看,艾斯德斯將軍對奧內斯特大臣的兒子出手了,這里面代表的含義,讓很多人感覺帝都要完了。

  沈飛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是在帝都東邊的軍營的訓練廣場中間,盡管革命軍即將來到帝都,這里的士兵依然軍紀渙散,因為掌握這里的奧內斯特大臣的四位心腹中掌握軍的高啟。

  所謂上有對策,下有對策,帝都那怕有布德大將軍親自坐鎮,但是長久的安逸,以及高高在上,讓布德大將軍忽視了很多問題。

  如今帝都的中央軍團,除了布德大將軍親自統帥的那部分士兵,還有戰斗力之外,其他的士兵,可以說戰斗力基本等于零,里面除了最底層的士兵之外,所有的軍官,隊長,基本上都是賄賂上去的。

  “開始了。”環顧了一圈的沈飛,立即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秘法之門,在秘法之門打開的瞬間,可以看到另外一邊嚴陣以待的北方軍團。

  “大人。”秘法之門打開之后,在艾斯德斯的直屬手下三獸士的帶領下,北方軍團開始整齊有序的穿越秘法之門。

  “艾斯德斯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你們按照計劃行動,立即控制三個城門,不允許任何離開。”

  “是。”

  三獸士,說著就立即分開了,同時北方軍團也被整齊的分成三個部分,跟隨者三獸士前進。

  帝都只有三個城門,因為最后一個城門所在的方向,是皇宮的所在。

  “什么人呢?”如此大的動靜,雖然這里的軍紀松懈,但還是很快被駐扎這里的軍隊發現了,之后雙方就開始交戰了。

  一邊是措不及防,根本想不到會有人能夠直接殺入帝都,另一邊則是已經演練了一段時間,在加上北方軍團本來就是五大軍團里實力最強的,所以戰斗發生的很快,同樣結束的也很快,甚至在戰斗結束的時候,帝都的軍人根本沒有來得及把消息傳遞出去。

  “可惜香格里拉剛到手,不然說不定可以直接利用這件帝具了。“香格里拉的傳送,嚴格的說比秘法之門還要快,畢竟其是直接挪移人的,而不像秘法之門,還需要人穿過傳送門。

  這件帝具,也是帝都上層大人物的信心所在,狂野獵犬能夠那么快被承認,以及布德大將軍也看好席拉,其實嚴格的說是看好這件帝具。

  正是因為這件帝具,布德大將軍這邊才沒有主動出擊,而是準備讓革命軍兵臨帝都,到時候一鼓作氣,把革命軍全部解決,可以說其打的主意和沈飛是一樣的。

  不要看革命軍兵力遠超帝國軍隊,只要到時候使用香格里拉,傳送個幾次,就可以把革命軍的兵力分散,以及把帝國軍傳送到革命軍的腹地。

  至于把革命軍直接傳送到邊界,這點席拉是做不到的,香格里拉傳送的距離越遠,目標越多,體力消耗就越大,這點比起秘法之門差多了。

  事實上席拉的想法,也是沈飛的想法,不管對方有多少人,到時候把秘法之門直接開在這些人的腳下,完全可以把他們傳送走。

  不得不說秘法之門的戰斗方式太過于無賴了,難怪奧丁對古一十分不爽了,這些手段,沈飛自己都覺得有些無賴了。

  香格里拉傳送越遠,消耗越大,想要把人傳送到外星上,那怕是沈飛來使用也是不可能的,不過使用秘法之門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對于沈飛來說,如果真要使用秘法之門戰斗,那怕是海軍的三大將,卡普,戰國也無所謂,直接在月亮上做個標記,之后在海軍的地面上開門,把他們扔到月球上,就太簡單了。

  就像某視頻里的用秘法之門的光圈,把那個宇宙計生辦主任的頭割掉一樣,雖然這個不現實,但是也是一個利用秘法之門的思路。

  滅霸的一個手下,不就是被這一招切斷了其手臂的嗎。

  秘法之門的這些手段,沈飛從來沒有在戰斗中使用過,就是留著當底牌的,在關鍵的時候在使用。

  滅霸的實力那么強大,但是在面對由秘法之門組合出來的戰斗配合,一開始不也是被打的有些懵逼嗎。

  “你們北方軍團想要造反嗎,艾斯德斯呢。”就在沈飛維持秘法之門的時候,一隊北方軍團的士兵,押著一個犯人走了過來,北方軍團有四十萬人,這么多人穿越秘法之門是需要時間的。

  “這不是高啟將軍嗎。”盡管需要維持秘法之門,沈飛還是有些意外被帶過來的那個犯人,正是高啟。

  “是你,艾斯德斯她要造反。”看到了沈飛,高啟立即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了,更別說他面前還有巨大的秘法之門呢。

  “造反,不,我們是為了清除你們這些帝國的禍害。”沈飛一臉微笑的看著高啟。

  “布德大將軍不會放過你們的。”高啟在沉默了一會立即叫囂道。

  “真是有意思,你竟然還會指望布德大將軍,打斷的他的四肢,把他吊起來,之后在處置。”

  “是。”

  “你們不能這么對我,我投降,我可以幫助你們。”被拖走的高啟立即大聲吼道,可惜無論是沈飛,還是一邊的士兵,都沒有理會他的意思,伴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高啟的四肢直接被打斷了。

  奧內斯特大臣的四個心腹,其罪行可以說罄竹難書,每一個人可以說是死一百次都不夠,對于這樣的人物,讓其痛快的死去,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

  在這方面來說,赤瞳其實是最溫柔的,其殺人從來都只是一擊必殺,不會折磨人。

  “艾斯德斯,你想要做什么?”帝都皇宮的大門外,在艾斯德斯挑著席拉來到這里的時候,布德大將軍已經站在皇宮的大門外等著了,此時皇宮的城墻上站滿了禁衛軍。

  在這些禁衛軍后面,奧內斯特大臣,還有其他不少的文官和武官也站在城墻上看著下面,艾斯德斯一路上如此高調,情報又怎么可能傳不到皇宮去呢。

  沈飛并沒有一直控制大臣,在詢問了情報之后,就把其放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