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2章 狂野獵犬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還真是肆無忌憚,無所顧忌啊,相比之下,艾斯德斯都算是好人了。“這邊沈飛和艾斯德斯剛準備開始正式出手,那邊蘭和威爾兩人帶著傷勢,和十分憤怒的神情從外面走了回來。

  艾斯德斯是以喜歡折磨人出名的,其庭院里種植的花朵,都是那種可以加大人痛覺的藥物,但是就算是艾斯德斯也不會隨意的在大街上隨意的對人出手,其出手的對象,必定是敵人,或者是帝國認定的犯人,至于普通人,艾斯德斯從來沒有傷害過。

  在平時沒事的時候,艾斯德斯也會去逛街的,其府邸前方的那一條街上的商店,可以說都認識艾斯德斯。

  不過狂野獵犬不同,蘭和威爾之所以那么憤怒,就是因為在路上遇到了狂野獵犬的人在街道上肆無忌憚的殘殺普通人。

  因為有著奧內斯特大臣的兒子席拉在,在加上有小皇帝正式任命的狂野獵犬在,那怕威爾和蘭十分的憤怒,最終也僅僅是救下了幾個平民而已。

  這還是因為威爾和蘭是屬于狩人部隊的,是艾斯德斯的手下,不然說不定兩人就不是受傷那么簡單,而是沒有可能活著回來了。

  至于帝都的警備軍,當然不可能和奧內斯特大臣的兒子作對了,甚至那些被狂野獵犬虐殺的人,都被冠以革命軍的奸細,間諜等罪名。

  “隊長,副隊長,帝國難道。”威爾說道這里就沒有再說下去了,出身小漁村的他,雖然得到了帝國的海軍將軍的培養,其實在見識上和塔茲米是一樣的,塔茲米可以義無反顧的加入夜襲,威爾這邊不行,因為其來到帝都之前,答應了他的恩人,要報效帝國的,但是帝國的現狀,讓威爾迷茫了。

  至于蘭,從回來之后,其神情就十分的奇怪,一點都不像平時那個冷靜的蘭,換做平時,一般都是由蘭匯報情報,威爾在一邊聽著,今天則是由威爾在一邊匯報情報,蘭在一邊聽著。

  “這件事我們知道了,正要去處理,你們先在這里好好休息。“沈飛說著就和艾斯德斯向著外面走去了。

  艾斯德斯并沒有現在就去找布德大將軍的意思,在和布德大將軍戰斗之前,其要先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怒火的源頭自然就是狂野獵犬的席拉,還有其手下炎心了。

  席拉當年曾經意圖對艾斯德斯不軌,至于炎心,則是之前在皇宮里見到他的時候,用一種十分萎縮的目光看著艾斯德斯。

  曾經的艾斯德斯會因為奧內斯特大臣有所忍耐,不過這一次不會了。

  “艾斯德斯大人。”隨著沈飛和艾斯德斯來到了之前威爾說的事情發生的大街上,街道上正在清理街道上血跡的警備隊的人員,臉色立即就變了。

  “狂野獵犬的人去那里了?“艾斯德斯冷冷的掃視了一下現場的情況,一臉淡漠的開口問道。

  “他們去了馬虎劇場。”面對艾斯德斯,警備隊的人立即開口回答了。

  馬虎劇場,是帝都最大的劇場,斬妹世界雖然有著槍械,導彈等武器,但是在娛樂方面非常的落后,就連無線電之類的都沒有,更不要說什么電器之類的,這個世界的科技樹傾斜的十分嚴重。

  因此劇院之類的娛樂場所,十分受到有錢人,上層貴族的喜愛,同樣也有名聲極大的歌星,而馬虎劇場就有一位不但歌聲十分美麗,同時也十分漂亮的女歌星。

  對于席拉這個好色如命的人來說,這個地方可以說非常適合他,更不要說,狂野獵犬里面可不只是一個好色如命的人,炎心和席拉也是一樣的貨色。

  “艾斯德斯不愧是帝國最美麗的女人。“馬虎劇場里面此時已經是血腥一片,血跡,殘肢散落的到處都是,在加上幸存者的嚎叫聲,此時這里宛如一片地獄。

  在這片地獄里,炎心一邊折磨著面前的女人,一邊口中說著艾斯德斯,說話的時候,其神情顯得十分的激動。

  好色如命的炎心,自然對于艾斯德斯十分動心了,只可惜艾斯德斯實力太強大,讓炎心也只能把那份欲望強壓下去。

  “她可不是你能夠招惹的女人。”席拉聽到炎心的話語之后,低垂的雙眼里閃過一絲殺機,炎心是什么人,席拉當然十分清楚了,不過其他的女人,席拉無所謂,但是艾斯德斯嗎,那就不一樣了。

  這一次回來,席拉可是對艾斯德斯志在必得的。

  “帝國最強者,真想和他較量一番啊。”劇場的大廳的另一邊,以藏獨自占據了這個方向,在其身體周圍,倒著的全部都是被一刀兩斷的尸體。

  “你會有機會的。”席拉輕輕笑著說道,狂野獵犬里面,以藏是被席拉最器重的,他也是席拉敢于回到帝都的底牌,其實力之強大,在席拉看來足以和艾斯德斯戰斗。

  狂野獵犬的六人當中,以藏是怪癖最少的,其最想的就是和強者戰斗,席拉也是允諾可以讓其和艾斯德斯或者布德大將軍較量,這才得到他的加入的,不像其他幾人,都是席拉許以重利才拉攏的。

  同時以藏也是狂野獵犬里面唯一一個沒有帝具的人。

  “艾斯德斯,哼。“席拉,炎心,以藏三人一直在談論艾斯德斯,讓狂野獵犬里面的兩位女士心里立即有所不滿了,尤其是科斯米婭,其在西方之國可是有名的歌姬和魔女,可以說其是西方的第一美人,一直以來,科斯米婭對于自己的容貌都是非常的自信的。

  但是在見到了艾斯德斯之后,那怕是科斯米婭心里十分不想承認,也不得不說,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實力,艾斯德斯都遠遠強于他,這讓其心中更加不爽了。

  狂野獵犬里面唯有尚普對于艾斯德斯一點興趣都沒有,其正在一邊虐待馬虎劇場的兒童呢。

  “大家放心,只要擊敗了叛軍,你們想要的一切都會有的,那個時候帝國就是我們的了。”

  相比奧內斯特大臣,席拉的野心要更加的巨大,在席拉看來,自己的父親奧內斯特是一個膽小鬼,擁有如此權利,竟然甘心做一個大臣,換成是他,早把上面的小皇帝干掉,自己坐上去了。

  可憐的席拉,根本不知道在,在奧內斯特大臣的心中,他也不過只是一個不成熟的家伙,是一個死了也無所謂的兒子,對于奧內斯特來說,席拉就算死了,也只不過值得他滴下一滴淚水而已,再多就沒有必要了。

  “區區叛黨,正好可以讓我的那些孩子活動一下。”說這話的是多特雅,狂野獵犬的第二名女性,同時其也是一個強大的煉金術師,并且也是一個帝具使。

  就在狂野獵犬的人繼續在馬虎劇場里繼續施虐的時候,緊閉的馬虎劇場的大門,突然轟然爆開了,伴隨著爆開的大門,是絲絲寒氣從大門外侵入進來。

  “艾斯德斯將軍,真是稀客啊,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你。”看到從大門外走進來的是艾斯德斯,席拉立即把其懷里的女人推到一邊,站了起來,一臉笑容的看向艾斯德斯,在這笑容的背后,是其背在身后的右手,已經把帝具次元方陣香格里拉拿到手了。

  對于艾斯德斯,席拉可是心中十分忌憚的,不要看他是奧內斯特大臣的兒子,帝國上下包括小皇帝都會給他幾分面子,但是對于艾斯德斯來說,這點并不能一定保護他的性命,當年他就差點被艾斯德斯干掉了。

  也就是時尚博士的技術十分的厲害,這才把其救了回來。

  “就是你們打傷了我的手下。”艾斯德斯面對馬虎劇場的慘狀,臉色沒有一絲變化,只是冷冷的盯著席拉。

  “那只是一個誤會,我們在抓捕叛黨的間諜,這才有了沖突。”席拉連忙開口解釋道。

  不要看之前狂野獵犬的人談論其艾斯德斯有些肆無忌憚,此刻艾斯德斯真人站在這里,在其氣場和寒氣的壓制之下,在場的狂野獵犬,那怕是以藏也被壓制了。

  “誤會,我可不覺得是。”就在席拉剛想開口解釋什么的時候,沈飛的聲音突然從其身后響起,來自身后的聲音把席拉嚇了一大跳,剛準備發動帝具香格里拉,隨后就感覺右臂一痛,其立即轉頭一看,自己的右臂直接齊肩而斷,飛到了半空中,至于其掌心上的帝具香格里拉,已經消失不見了。

  “終于到手了。”香格里拉到手,沈飛立即出現在艾斯德斯的身邊,和其并肩而立,雙眼冷冷的看著在場的狂野獵犬。

  “艾斯德斯,你竟然敢對我動手。”右臂的斷裂,以及帝具的易主,讓席拉的臉色變的十分的難看,其也是一個狠人,立即拿出一個便攜針筒,對著右臂就是一針。

  席拉和時尚博士很熟,時尚博士一些發明創造,席拉都是擁有的,比如那可以快速的提高體力的藥物,席拉就一直在使用這東西。

  席拉的話語剛落,艾斯德斯的身影就出現在其身邊,其右手瞬間出現一把冰劍,直接斬斷了西嵐的雙腿,同時一腳踹在其胸口,把其踹飛了十幾米之外的舞臺邊上。

  這一次席拉并沒有流出多少血,因為艾斯德斯在切斷其雙腿的時候,同時用冰封住了其雙腿,幫其把血止住了。

  “你們還看著干什么?”躺在地上的席拉大聲的吼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艾斯德斯敢對他下狠手,不過此時席拉根本不是追究這事的時機,首先從艾斯德斯手里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艾斯德斯既然敢出手了,就不介意殺了他。

  “沒想到這么快就有機會和帝國最強者較量一下了。”以藏立即拔出了其腰間的太刀,一臉凝重的看著艾斯德斯,這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對手。

  在以藏準備出手的同時,炎心,多特雅,科斯米婭和尚普也同時拿出了自己的帝具,準備出手了。

  啊啊啊。

  就在狂野獵犬一行人準備出手的瞬間,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把目光一直注視在艾斯德斯身上的狂野獵犬一行人的注意力引了過來。

  在以藏等人的視線中,只見炎心這個同伴,被人吊在了劇院的天花板之下,其身上纏繞著大量的絲線,這并不是念絲,而是帝具千變萬化交叉之尾。

  隨著那些絲線勒入炎心的身體內,這位在南海猖獗無比的海盜頭目,發出了凄厲無比的嚎叫之聲。

  隨著沈飛右手的擺動,下一刻,束縛了四肢的絲線,立即開始收緊,瞬間把其四肢切成了數十段。

  炎心喜歡把女人吊起來,既然這樣,沈飛不介意讓其嘗嘗自己被吊的滋味,并且為了怕炎心過早的失血而亡,隨后沈飛操控帝具,用絲線鉆入了其斷裂的傷口,暫時替其止了血。

  帝具千變萬化,和念絲一樣,擁有縫合傷口的能力,雷歐奈的傷口,一直都是拉伯克縫合的,只不過此時的炎心可沒有帝具百獸王化。

  “動手。”炎心的遭遇,讓多特雅和科斯米婭這兩個女人臉色立即一變,隨后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叫了起來,在其話語落下之后,尚普立即對沈飛發動了其帝具,只不過叫著動手的多特雅和科斯米婭兩人卻是轉身就逃了。

  盡管在人數上面,狂野獵犬占據優勢,不過對方可是帝國的最強者艾斯德斯,還有一個實力深淺不知,卻可以秒殺炎心的人,在加上席拉已經被廢了,這樣的情況下,在繼續戰斗的才是傻子。

  以多特雅和科斯米婭的實力,只要逃離了帝都,那怕艾斯德斯再厲害,難道還能滿世界的追殺她們不成。

  “想走,沒有那么容易。”看著兩個女人逃跑,沈飛輕笑一聲,雙手立即結印,在尚普的帝具攻擊路線上,開了一個不大的秘法之門,之后尚普的帝具立即沖入秘法之門,然后出現在尚普的身后,帝具直接撞擊到了其后背上,瞬間尚普身體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其頭發和眉毛上開始泛著冰雪。

  冰雪之玉,這是尚普的帝具的其中一個,具有寒冰屬性的攻擊,只不過比起艾斯德斯的冰之帝具,其威力要弱的多。

  快投亂麻,大投手,又名六球之帝具,就是尚普手中的帝具,其實就是六個擁有不同屬性的球,風暴之玉、爆破之玉、火焰之玉、冰雪之玉、雷擊之玉、腐蝕之玉。

  這個帝具擁有投擲后飛回來的能力,在眾多帝具當中,也是屬于威力不弱的帝具,尤其是配合的好的話,可以發揮出意料不到的效果。

  可惜的是尚普智力不算高,并不能完全發揮這套帝具的威力。

  “礙事。”對于尚普,沈飛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那個叫多特雅的人,其可是西方之國的煉金術士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