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3章 上弦六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雷之呼吸一型,一閃。“隨著雷之呼吸的發動,沈飛的身影立即瞬間出現在一邊的十數米之外的地方。

  雷之呼吸是五種基本呼吸法,專注于速度的呼吸法,因為專注,所以雷之呼吸法的劍型只有一式,也就是一型,其他的所有型都是以一型為基礎延伸出來的。

  不像其他呼吸,基本型有好幾種,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天下武功,無所不怕,唯快不破吧,只要速度夠快,就不需要什么劍型,完全可以一劍斬了鬼的腦袋。

  也正是因為如此,學習雷之呼吸的要求非常高,在鬼殺隊當中,選擇雷之呼吸的人非常的少。

  不少鬼殺隊的成員,在學習之后,里面絕大多數都換成了其他呼吸法,一瞬間的爆發力,無論是對于呼吸法的要求,還是身體素質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如果達不到要求,強行使用,不要說殺鬼了,自己能夠不受傷都是厲害的了。

  在鬼殺隊當中,能夠一直堅持使用雷之呼吸的,也只有雷柱那一脈的傳人了,也正是因為如此,鬼殺隊的九柱,已經好幾代沒有雷柱出現了。

  鬼殺隊的九柱,稱呼并不像十二鬼月那樣是固定的,而是以柱們自己的呼吸法命名的,沒有會雷之呼吸的人,就沒有雷柱。

  誰讓九柱的傷亡太大了,絕大多數都是沒有留下傳承的時候,就死了,在這樣的情況下,繼任者,只能慢慢摸索呼吸法的劍型了。

  目前在鬼殺隊的雷之呼吸的使用者成就最高的就是我妻善逸的師兄了,在鬼殺隊也是屬于殺鬼比較多的成員,不過因為太過于狂傲,在鬼殺隊的人員并不好。

  并且其對雷之呼吸的基礎型不屑一顧,專門攻雷之呼吸的更高型的劍技,盡管其老師一直勸他在一型上多下苦功,可惜其都不屑一顧,在其看來,一型不過只是基礎,掌握了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繼續練習,而是應該練習更高級的劍型,從而成為柱。

  更高型的劍型,代表更高的攻擊類,鬼的身體可是很強大的,只有高級的劍技才可以斬掉其腦袋。

  富崗義勇殺死下弦五的累,看似很簡單,直接秒殺,但那可是義勇使用了十一型的劍技才秒殺的。

  如果我妻善逸的師兄學習的是其他呼吸法,這種選擇倒是不錯,可惜他根本不知道雷之呼吸和其他呼吸是不同的,所以之后才會在和他非常看不起的善逸戰斗的時候,以他變成鬼的身體素質,也被我妻善逸秒殺。

  “倒是不錯的呼吸法,配合剃的話,可以加快一些速度。”沈飛對雷之呼吸感興趣,是因為其瞬間的爆發力,如果把這個呼吸法修煉到高深的地步,更是可以爆發一種被稱為神速的力量。

  相比其他的呼吸法,雷之呼吸,是鬼殺隊總部最完整的呼吸法了。

  沈飛這邊也只是修煉了雷之呼吸,對于其他幾種呼吸法,只是收錄了修煉方法,并沒有學習。

  “這么說起來,找炭治郎要日之呼吸或許沒有這個必要啊。”隨著對呼吸法的了解,讓沈飛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個呼吸法強不強,不是呼吸法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

  就像惡魔果實的能力者一樣。

  日之呼吸作為初始呼吸法,當然很厲害了,但是正是因為太厲害了,所以后面沒有人能夠學會,這才延伸出月之呼吸,水之呼吸等等呼吸法。

  以繼國緣一的為人,在傳授他人的時候,肯定是不遺余力的,更別說其中還有一個他哥哥呢,可惜就連他哥哥最好修煉的都是日之呼吸的改版月之呼吸,就可以知道這其中的難度了。

  大概只有像繼國緣一那種天生能夠看到通透世界的人才能完全發揮日之呼吸的力量吧,通透世界某種程度來說,差不多可以算是簡易版的見聞色了。

  真要說論實力,那怕是繼國緣一復活,沈飛可以說單手完虐他,但是真要說資質話,十個沈飛也比不上繼國緣一,不要說繼國緣一了,就連炭治郎,我妻善逸,豬突猛進,香奈乎都比不了。

  “完全沒有任何上弦鬼的蹤跡,這個無慘,看來不得不等炭治郎出山了。“在蝶屋,沈飛也關注了一下鬼殺隊的情報,下弦鬼的行蹤偶爾有發現,但是上弦鬼,好像自從蝴蝶忍的姐姐犧牲的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沒有露面了。

  “無慘這家伙應該是看到了炭治郎的花牌,喚起了其心魔,所以才決定不茍了,那么是不是我也要準備一副花牌呢,不過好像沒有什么用啊。”

  最主要的是他不認識無慘啊,也沒有炭治郎的嗅覺,直接在大街上上就聞到了無慘的味道,這種情況下,那怕他帶著花牌,見不到無慘,也沒有絲毫用處。

  “這些天多謝你了。”又是漫天星空的夜晚,蝶屋的房頂上,沈飛剛躺下來沒有多久,蝴蝶忍就出現了。

  “我也是鬼殺隊的一員,幫忙是應該的。“在蝶屋的這段時間,沈飛算是見到了鬼殺隊的犧牲了,缺胳膊短腿的人,實在太多了,不少都是比他還年輕的人。

  鬼的實力比起絕大部分人強太多了,這是那怕擁有呼吸法的鬼殺隊也沒有辦法改變的現狀。

  這些人在傷勢好了之后,當然不能在繼續做鬼殺隊的成員了,幸好產屋敷一族有很多產業,可以安置他們。

  一是保障他們的生活,二則是把他們安插在各地,收集鬼的相關情報,三就是為鬼殺隊賺取行動的資金了。

  “對了,如果殺死了無慘,你后面準備做什么?”沈飛突然開口問道。

  “如果那個時候我還活著的話,或許會找個安靜的地方住下來吧。”陪著姐姐,這是蝴蝶忍心里沒有說出來的話。

  事實上在蝴蝶忍的心里,從來不認為自己可以活到無慘被殺死那個時候,能夠干掉一個上弦鬼,對于蝴蝶忍來說,已經心滿意足了,尤其是對方如果是那個殺死姐姐的上弦鬼就更好了。

  為了這個目的,蝴蝶忍一直在努力,把自己變成毒人。

  以原著的蝴蝶忍體內的毒素累積,就算沒有遇到童磨,其實也是活不久的,因為其毒已經深入五臟六腑了。

  “你呢。”在沉默了一會之后,蝴蝶忍開口反問道。

  “我,世界這么大,應該會四處看看吧。”如果不是因為鬼的關系,他或許已經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沈飛的話語,好像引起了蝴蝶忍的興趣。

  “對了,最近看你一直在找那些地方的資料,怎么,想去那里?“蝴蝶忍說著立即轉變了話題,雙眼帶著一絲說不出的意味看著沈飛。

  “你說那里,你誤會了。”看著蝴蝶忍微妙的眼神,沈飛立即明白他誤會了。

  “誤會?”蝴蝶忍不置可否的說道。

  “不錯,我查那地方的資料,是想看看那里有沒有隱藏鬼的蹤跡,如果鬼足夠聰明的話,潛藏在那里,可是很難被發現的。“沈飛一臉正色的說道。

  可不能讓蝴蝶忍誤會他是喜歡去那種地方的人,所謂的那種地方,自然就是花街了,在這個世界,花街是合法的存在。

  自古以來黃賭毒,是三種屢禁不止的事業,那怕經歷再大的打擊,都可以死灰復燃,最多不過是轉為更為隱秘的地方而已。

  花街在這個世界是合法的,自然就是異常的繁榮了,就連鬼殺隊的人也有不少人經常去那里,比如說我妻善逸的那個師兄,雖然年輕,已經算是熟手了。

  沈飛查花街,自然是為了那對同為上弦六的兄妹了,其妹妹好像就是花魁,好像百余年來一直隱藏在里面。

  不過因為里面花街里面的情況異常的錯綜復雜,死人,有人失蹤是家常便飯,很難確定是不是鬼所為。

  “你這種想法,當主早就想到了,也有派人在哪里調查,不過根本沒有得到有用情報。”產屋敷一族智慧可是很高的,沈飛想到的問題,他們當然也想到了。

  鬼殺隊只殺鬼,對于人與人之間的糾紛,社會制度帶來的弊端,沒有心情,也沒有精力去管。

  “我知道,不過我之前做了一下設想,假如我變成鬼的話,如果要選擇隱藏的地方的話,第一個應該就是選擇這樣的地方,鬼并不是傻子,尤其是上弦鬼。”

  “上弦鬼,他們可不好對付。”聽到上弦鬼,蝴蝶忍的臉色立即就變了,說起來其姐姐犧牲的那次,還是算運氣好的,因為天快亮了,在加上蝴蝶忍的出現,對方才退卻的,不然的話,蝴蝶忍根本不可能聽到其姐姐的遺言的,不要說遺言了,或許連尸體都找不到。

  鬼殺隊半年一次的柱合會議,除了是為了商議一下鬼殺隊的一些事情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確認柱的生存情況。

  鬼并不是傻子,一直在等鬼殺隊去殺,他們也在獵殺鬼殺隊,尤其是上弦的那些鬼。

  “放心,不要說上弦鬼了,就算是無慘,他敢出現,我也敢殺給你看。“沈飛說著就站了起來,”我該去休息了,明天還要趕路呢。“

  對于蝴蝶忍,沈飛并沒有更多的想法,只是不想他像原著那樣死的那么凄慘而已。

  “小心一點。”第二天沈飛離開的時候,蝴蝶忍小心的提醒了他一句,對此沈飛只是擺擺手,對于自己的安全,他一點都不擔心,在這個世界他可以說是無敵的,哪怕無慘糾集所有的上弦鬼來襲擊他,他都不在乎。

  “我記得炭治郎對付上弦六的花街,好像是叫吉什么,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應該就是這里了吧,吉原花街。“

  因為花街的合法性,花街當然數量眾多了,其中有非常繁榮的,也有那種不怎么繁榮的,任何職業,只要有人參與,都會有著三六九之分,那怕是藝伎也是一樣,有著站在最頂端的花魁,也有著切現世那種最低級的藝伎。

  因為隱約還記得名字,所以沈飛一開始就來對了地方。

  “難怪男人都喜歡來這里,果然很有吸引力啊。”這種地方,沈飛無論前世今生,沈飛從來沒有來過。

  迄今為止,他也去過不少世界了,但是從來沒有冒出這樣的想法,那怕他在海賊世界的地盤,雨地就有這種地方,他也從來沒有去過。

  “音柱宇髄天元竟然有三個老婆,真是羨慕,厲害啊。”在蝶屋,沈飛也對鬼殺隊的現狀有了一些了解,除了音柱這家伙,其他的所有柱都是單身。

  這位柱,可是我妻善逸最羨慕的對象。

  “最好的藝伎所在的地方是時任屋,荻本屋,京極屋這三個嗎。”通過探查,沈飛很快就發現了吉原花街的情況,同時也知道了這三個地方花魁的名字,織里,貴子,蕨姬。

  “應該就是這個京極屋的蕨姬了吧。”腦海中的印象,在加上探查出來的情報,讓沈飛很快就確定了那個上弦鬼的身份。

  “運氣之后真是不錯啊,幸虧沒有其他叫姬的名字人。“

  不過雖然確定了,沈飛還是親自去京極屋確認了一下,以免弄錯了,“果然是她啊,這下省的我用見聞色來監視了。”

  本來如果不能直接確定身份的話,沈飛會使用見聞色監視這里的動靜,在確認的。

  “織里的運氣真是不錯啊,明天就要離開這里了。”京極屋的不少藝伎在談論時任屋的花魁的時候一臉的羨慕。

  對于這些藝伎來說,成為花魁,在被人贖身,已經是最好的解決了,雖然成不了正妻,但怎么也比花街要好的多。

  并且如果足夠幸運的話,也不是做不到正妻的位置。

  突然一聲巴掌聲,打斷了這些議論,是蕨姬在打一個服飾她的丫鬟,作為京極屋的花魁,蕨姬性格非常的惡劣,但誰讓她是花魁呢,那怕是京極屋的老板娘,也不想得罪這么一個財源。

  “花錢找女鬼,不知道那些男人事后會是什么反應,或許他們沒有事后了吧。”

  晚上,在京極屋人流逐漸散去之后,蕨姬剛一回到房間,就脫去了身上的衣服,之后化成了一條布帶,穿梭于屋檐之中。

  “血鬼術嗎,速度不慢,這個方向是時任屋。“一直在一邊盯著的沈飛,本來想出手抓住對方的,但是出于好奇,并沒有第一時間出手,而是跟過去,打算看看蕨姬想要做什么。

  “織里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就是你的大好日子了。”此時時任屋里,幾名藝伎一臉羨慕的看著織里,隨后就離開了房間。

  “大好日子,哼。”M.3Qdu最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