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三章 老子就是這么剛

夢想島中文    軍工科技

  “什么,給我的,這不合適吧?”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沈寧還是下意識的接過了禮盒。

  “打開看看。”吳浩沖著她笑道。

  “現在嗎?”問了一句,沈寧猶豫了一下,然后一臉好奇的拆開了包裝,然后打開了禮盒。

  只見在禮盒里面是一枚翠綠色的翡翠吊墜,樣式非常的漂亮。沈寧一見到這個吊墜,目光就再也挪不開了。含笑著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她這才反應過來,然后拿著禮盒沖著吳浩笑道:“這真的是給我的嗎,太貴重了吧。”

  吳浩笑了笑道:“這個吊墜一會兒出去后你就馬上戴上,在擔任我秘書期間不許摘下來。不管在什么情況下,干什么事情,都不許摘下來。”

  看到沈寧那疑惑的目光,吳浩沖著她解釋道:“在這個吊墜里面安裝了一個微型的報警裝置,當你遇到危險或者緊急情況的時候,就使勁拽斷它。

  拽斷后,這里面的化學電池就會立馬產生反應發電,然后啟動整個報警裝置。

  這個裝置會迅速侵入附近的電子設備,比如手機,電腦,平板等設備。從而通過這些設備發送你的當前定位,以幫助我們和警方能夠迅速的找到你。

  但要注意,扯下吊墜后必須藏在身上,否則無法實時的精確定位你的位置。

  第二這個吊墜里面的裝置很小,功率也十分有限,所能覆蓋的距離只有方圓一百米。超出一百米的位置,吊墜的信號就很薄弱了,設備很難探測道。

  所以它才會去入侵周圍的電子設備,通過他們發送你的位置。因此你扯斷吊墜的時機必須掌控好,且不能太過刻意被人發現,否則就不管用了。

  最后,吊墜里面的電池很小,所以它會每個小時啟動一次,然后通過附近的電子設備上報你的位置。且它只能在微弱的功率下工作二十四小時,超過這個時間吊墜就沒有用處了。

  當然了,一般情況下,二十四小時足夠我們找到你了。”

  “非得戴嘛?”沈寧看著手上這個吊墜一臉憂慮道。

  吳浩笑著點了點頭道:“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不止是你,張小蕾也有這樣的一串吊墜,她平時也戴在身上。包括我和我身邊的人,也都有這樣的一枚小東西,以防止萬一。

  放心吧,它只有你在扯斷項鏈的時候才會工作的,平時是不會記錄你的行蹤的。

  而且這個吊墜表面那塊翡翠也是真的,成色不錯,你戴著別人也看不出什么。”

  聽到他這么一解釋,沈寧的心總算放心下來,然后重新換上了笑容道:“謝謝吳總。”

  吳浩擺擺手道:“不用謝,工作福利罷了。我可不想因為沒能及時救你出來,你受不住酷刑然后把我賣了。

  記住保密,這件吊墜的作用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

  “明白!”沈寧暗自吐了吐舌頭,一臉開心道。

  吳浩看到她的樣子笑了笑,然后喝了一口水道:“最近有沒有去找你小蕾姐,她現在怎么樣?”

  一聽吳浩問這個問題,沈寧收起了笑容點了點頭道:“這幾天我都去陪她了,她的狀態不太好,還生病了。就這她還每天堅持加班,我勸也沒什么用。”

  “她這是慪氣呢。”吳浩嘆了一聲,然后沖著沈寧囑咐道:“你平時和她的關系最好,多去陪陪她,照顧照顧。”

  猶豫了一下,吳浩這才繼續說道:“告訴她,人總是要獨自成長的,我相信她一定能行的。”

  “這你可以當面和她說啊?”沈寧不樂意道。

  “呵呵,你就直接轉達我的話就行了。”吳浩笑了笑,然后擺擺手道:“行了,下去工作吧。”

  “好,好的。”沈寧雖然還想說點什么,但見吳浩的樣子,隨即點了點頭,然后抱起辦公桌上的文件向門外走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正準備開門呢,只見門從外面打開了。一個高大的胖子走了進來,差點和沈寧碰在一起。

  “張總!”沈寧連忙躲開,沖著這個胖子問候道。

  “嗯?”張俊應了一聲,然后開始打量起沈寧起來。直到沈寧慌張的走了出去,他才罷休,然后一臉壞笑的從吳浩走了過來。

  “聽說你換了秘書,就是這個小姑娘啊。”

  “收起你那猥瑣的表情。”吳浩沒好氣道:“說吧,不好好工作,過來找我有什么事情。”

  “有事,當然有事了。”張俊從冷柜中拿出來了一瓶水,邊打開,邊走到吳浩面前坐了下來。

  在喝了一口水后,他沖著吳浩笑道:“之前那個咱們辭退的人帶著一群勞務仲裁部門的人來公司了,人力資源部門和法務的人正在接待呢。

  林建良的意思是,讓我們出面應付一下,算是表達一下我們的誠意態度。”

  吳浩聞言擺擺手道:“不去,該怎么著就怎么著,我的話之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是很清楚了,但你知道現在網絡上關于勞資糾紛方面很敏感。一旦被他們掌控輿論,我們將陷入被動,對于咱們公司的形象甚至一些業務都會受到影響。”張俊沖著他勸說道。

  吳浩搖搖頭道:“這件事情我們在理,是他當初明確知曉合同內容后資源簽字的,現在又反悔起來還找仲裁,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之前他簽署合同時候的視頻都有,我這那天談話的視頻也交給法務了。直接將這些東西以及他簽署的文件交給仲裁看,然后向他們表明我們的立場。我們絕不接受和稀泥,該是怎樣就怎樣,不行的話去法院。”

  “是,這事情是咱們在理,可誰讓他在公眾眼里是弱勢群體呢,網友們自然對他心懷同情。不管最后判決怎么樣,咱們都會受到指責的。我的意思還是和解,給點錢打發走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張俊聽到他的話后笑了笑,然后繼續勸說道。

  “不行,堅決不行。”吳浩堅定道:“如果人人都像他一樣,那以后工作還怎么安排,是不是其它員工遇到不愿意干的工作時候也要學到他一樣。

  而且,網友也沒有你想象的那么蠢,是非曲直大部分人還是會看的很清楚的。告訴他也告訴仲裁,我們申請公開這個案件仲裁整個過程,到時候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認了。

  老子就是這么剛,我看他敢接嗎?”

夢想島中文    軍工科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