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四章 我們不接受和稀泥

夢想島中文    軍工科技

  在浩宇科技大樓三層的一處會議室里面,有兩方人正分坐兩邊對視著。

  一方是此次前來想要討個‘說法’的楚良杰以及他的律師和勞務仲裁部門前來進行調解的工作人員。

  另一方是公司人力資源部門和法務辦公室的工作人員,由人力資源部門副總監張榮華,以及法務辦公室負責人楚宏偉兩人親自出面應對。

  對于勞務仲裁部門來說,這還是他們第一次接受關于浩宇科技的仲裁案件。因此比較重視,這次派來了精兵強將,希望能夠盡量的能讓雙方進行和解。

  所以剛開始雙方還不錯,浩宇科技這邊也表達了非常誠懇的態度。只是楚良杰和他的律師很不滿意,除了要求支付相關的工資以外,還要求相關的賠償。

  所以雙方在這方面有了分歧,甚至一時半會兒陷入了僵局。

  這時候只見會議室的門打開了,幾個人簇擁了一個穿著灰色襯衫的胖子走了進來。

  張榮華和張榮華等一眾人連忙站了起來,紛紛沖著這個胖子打招呼道:“張總。”

  “嗯,坐,都坐下吧。”張俊招呼眾人坐下,然后直接坐在了一個員工讓開的位置上面。

  “張總,這位是咱們安西勞務仲裁委員會的陳副主任。”張榮華隨即指著對面坐著的一位四十歲左右有些禿頂的中年人向他介紹道。

  “你好,陳副主任,辛苦你們了。”張俊沖著對方露出笑容道。

  “哪里,為浩宇科技這樣優秀的企業服務是我們的職責。我們也希望能夠圓滿的解決雙方的勞務糾紛問題,保護雙方的利益。”這位陳副主任沖著張俊笑道。

  “謝謝。”張俊點了點頭,然后轉頭沖著對面坐著一臉沉默的楚良杰以及他的律師,還有這位陳副主任道。

  “很感謝勞務仲裁部門的關心,不過我們經過慎重考慮后,決定不接受勞務仲裁部門的調解。我們希望這件所謂的糾紛時間能夠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解決,同時我們公司將提起反訴,對于楚良杰在工作中嚴重違約行為索求賠償。”

  張俊的話無疑是在整個會議室中扔下了一顆炸彈,讓會眾人鴉雀無聲。大家都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陳副主任聽到張俊的話后也大吃一驚,原本以為只是一件小事,調解調解就沒事了。沒想到張俊坐下了就直接說了這一番話,這讓他不由的頭疼起來。

  硬著頭皮,陳副主任沖著張俊笑道:“那個張總,咱們有句老話說的好,以和為貴嘛。本身就是一件小的勞務糾紛問題,雙方解除誤會說開了就行了。這真的要鬧到仲裁庭去的話,這對于貴公司的聲譽也會有一定影響的。”

  張俊聞言笑著搖了搖頭,然后看著楚良杰道:“這些天你在網上發的那些微博和文章不就是想讓這件事情鬧大,然后通過輿論的力量來給我們施壓嗎。我們如你所愿,我們將申請仲裁庭對于這次庭審過程進行全程直播,完全整個過程。

  如果到時候真的是我們錯了的話,我們愿意積極賠償,并公開道歉。”

  “這……”不止是陳副主任他們這些勞務仲裁部門的人員,就連楚良杰和他的那個代理律師都吃了一驚。

  這個代理律師聞言連忙說道:“你好,張總,我是來自于安西順誠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賀磊。我和我的當事人只是希望貴方能夠國家相關法律規定給予我的當事人正常的辭退補償,并無其它過分要求。

  這件事情的大致情況我也是充分了解過的,雖然我的當事人楚先生并沒有服從貴公司的安排調職海外,但也是有家庭特殊原因的。而且根據相關法律,貴方也是無權強制我方人員異地調職的。”

  這邊張俊旁邊坐著的法務辦公室負責人楚宏偉則是開口道:“我們在與你的當事人,也就是楚良杰相關入職協議的時候,合同上面就有明確規定,員工應服從公司的管理。

  其次在其競崗海外運營部負責人時,在明知道這個崗位有經常海外出差以及輪職的要求后依然積極的參加競崗,并在其簽署的新崗位合同中有明確標注這個職位的責任和義務內容。

  這方面我們有楚良杰簽署的相關合同的原版,以及簽署合同時候的相關錄像資料。其次,我們公司吳浩吳總也向我們提供了一份那天楚良杰去吳總辦公室談話以及最后摔門而出的全套監控視頻資料。

  關于楚良杰所列舉的家庭特殊情況,并不在其法律所規定的范圍之內。并且吳總在考慮其家庭情況后給他變更了相關工作地點,從遙遠的歐洲換到了較近的東南亞,這足見我們公司對于員工的深厚人文關懷。”

  賀磊在聽到楚宏偉的話后,略微思索了一下,隨即說道:“可這樣的工作調動比如會影響家庭,我的當事人楚先生的妻子已經懷孕,這時候調動工作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而且這樣的事情公布后,是不是也將會對于貴公司的聲譽帶來影響呢。

  其次根據相關的法律,員工是有權隨時向企業提出辭職的,企業應給與相關的補償。這方面,在與貴公司吳浩吳總的談話中,他也有提過。”

  楚宏偉聞言點頭道:“吳總的確提過,但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他自愿離職后。但鑒于他當天以及離職后的一系列表現,我們將不愿意為其提供相關的離職補償。并向其進行反訴,要求追究楚良杰的違約責任,賠償相關的違約金。

  我們之所以想要申請公開審理這個案件,是想讓公眾辨別我們雙方的是非對錯,我相信民眾的眼睛肯定是雪亮的。

  他的這種行為已經嚴重影響我們公司的正常運營,并給公司員工以及公司形象聲譽帶來了非常不好的影響,因此我們要求對其進行懲戒教育,以正視聽。

  任何法律法規都是懲惡揚善的,他這種行為嚴重的違背了法律所要聲張的正義,以及制定相關法律的初衷。

  如果他這種行為得到縱容的話,那么將會有更多的人學習模仿,這將嚴重傷害需要保護的人。”

夢想島中文    軍工科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