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人情最難應對

夢想島中文    軍工科技

  走吧”

  從墓園出來,吳浩沖著早在路口等待的李文鳴嘆了一口氣道。

  李文鳴點點頭,然后默默的跟在他的身邊。關于他的事情,李文鳴知道不少,但很難得保持沉默。

  作為吳浩最為親近和信任的人,他知道有時候沉默比安慰更可貴。

  家鄉的年味很濃,一大早城市里面的鞭炮就響個不停。雖然這兩年市里也有心頒布禁燃令,但一直沒有落實下來。

  好在吳浩他們他家所在的是市郊著名景點邊上,所以稍微安靜一些。

  看著吳浩掃墓回來那一副不開心的樣子,張小曼隨即沖著自己的女兒道:“小彤,去跟你哥哥把春聯貼上。”

  “好!”

  吳彤拿著春聯隨即跑了過來:“哥,給!”

  吳浩看著妹妹那一臉笑容,隨即也露出了笑容,然后接過了春聯。

  “這樣怎么樣?”

  “再往上些。”

  “這樣呢?”

  “偏了,右一點。”

  “現在好了嗎?”

  “再往下一點點,停,就是這!”

  在兄妹倆的忙活下,幾對春聯終于貼好了,兩人正站在院子里面叉著腰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而李文鳴呢,則拿著掃把跟著吳建華身后開始打掃著院子了。

  “爸,我來吧。”吳浩搶過父親手上的掃把道。

  吳建華點了點頭,然后坐在一邊的石凳上面。看著他和李文鳴在那收拾,而小女兒吳彤說是在幫忙,實際上則在那搗亂。

  “這次回來呆幾天?”吳建華點了支煙道。

  吳浩看了他一眼,然后繼續收拾道:“陪你們過完年,初二走。”

  “你怎么不現在就走呢,才回來多長時間就走!”吳建華聞言臉一下子垮下來沖著他開口訓斥道。

  額,吳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許久才開口道:“我公司里面還有員工在加班呢,我得早點回去慰問一下。

  您和吳彤要是沒事也可以和我過去玩幾天,我剛買了套房子,挺大的,夠你們住。”

  “哼!”吳建華聞言瞪了他一眼,然后走進屋去。吳浩見狀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繼續收拾了起來。

  剛收拾完院子不久,大伯一家就來了。要知道大伯這個人比較傳統,或者說比較古板,以前過年都是主動去他們家拜年的。

  這次大伯他們一家能主動來這里,這讓父親吳建華不由的高興起來。

  大伯名叫吳建中,今年五十多歲,目前在老家的鎮上工作。而大伯母汪菊之前是國營供銷社的職員,后來下崗就一直賦閑在家。

  這兩人之前是看不上他們家的,認為自己父親只不過是個小包工頭,這些年還是靠在他這個鎮上領導的面子混的好一些的。

  所以兄弟兩人這些年的關系其實并不好,但再不好每年大年三十他們一家都得過去拜年。

  原本今年吳浩他們準備稍晚一些過去呢,但沒想到大伯一家提前過來了。

  與老兩口過來的還有他的大堂哥吳軍夫婦以及他們的小兒子,這一家人對于吳浩十分熱情。大伯母汪菊一個勁的拉著他敘家常,打聽他的情況。

  吳浩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大伯他們一家子為什么今年主動過來了。但到底是長輩,該回答的還是認真回答,那些不好回答的他也就打了個哈哈過去了。

  比如大伯母問的今年賺了不少錢吧,這事情就被他一笑而過了。

  當然了,父輩的矛盾是父輩的,他和這個大堂哥吳軍的關系好不錯。只是這個堂哥三十多了,早就變成了一個中年油膩男人。與吳浩交流的時候更多的都是一些家長里短,完全沒有了以前的那種相處的樣子。

  或許這就是真實生活吧,地位不同了,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同了。對于這些人的熱情,他反而有些受不了,覺得還不如之前那樣正常相處呢。

  “對了,我二哥吳斌今年沒回來嗎?”吳浩沖著正在和繼母張小曼嘮家常的大伯母汪菊問道。

  “他啊,說是今年探親假沒有批下來就不回來了,你二嫂照顧孩子一個人也就沒回來。”汪菊一臉親切道。

  自己這位二哥曾經是他最為崇拜的人物,練了幾年體育,然后考上了軍校,后面在西戰區服役。所以兩人見面的次數比較少,可以說這么多年來,也就見過一兩次面。

  “小浩,你交沒交女朋友,用不用大伯母幫你介紹一個。我娘家有個侄女人是武大畢業的,現在事業單位工作,人長的不錯,和你挺般配的。”汪菊拉著吳浩滿臉熱情道。

  “額,大伯母,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吳浩苦笑這說道。面對這種情況,即便是沒有他也會說有的。不說已經認識的林薇,就算還沒認識,他也不會答應讓這位大伯母幫他介紹對象了。

  “真的嗎,怎么沒聽你媽你爸說過。”汪菊一臉狐疑的看向了張小曼。

  張小曼見狀連忙笑道:“這孩子保密,我們也是才知道不久。這不,那姑娘還送了我們不少禮物呢。給小彤那丫頭送了一串項鏈,給我送了一套化妝品,還給老吳送了一方硯臺。就小浩這馬虎性子,怎么想起了送我們這些東西。”

  汪菊聞言這才點了點頭,然后看著吳浩保持笑容道:“你這孩子交個女朋友還保密,什么時候帶回來讓大伯母幫你過過眼。”

  “呵呵,以后有的是機會。”吳浩滿臉笑容道。心里卻不由的暗自吐槽,怪不得昨天拿出禮物的時候看到繼母和父親的眼神不對,原來是早就識破這些東西不是我買的啊。

  “小浩,過來,和你大伯我聊聊。”坐在父親對面的吳建中將他從大伯母這邊解救了出去,但一想到又要應付自己這位大伯,他心里不由的發苦起來。

  如果面對其他人到沒什么問題,可誰讓這是沾親帶故的親人呢。面對他們,吳浩即便是在有能力,可在父親的注視下他都得小心謹慎,恭恭敬敬。

  生害怕一不小心,惹了對方不快,讓父親生氣。

  與大伯的對話更像是下級在向領導匯報工作,讓吳浩很是難受,但還不能表露。

  大伯話里話外的意思其實無非一個,那就是他現在出息了,不能忘了家鄉對他的培養。現在鎮里要建一個農副食品加工廠,問他有沒有意向投資等等。

  這讓他在無語的同時,也是十分的無奈,果然是人情最難應對啊。

,方便閱讀

夢想島中文    軍工科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