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二十四章 比武招親(二)
 

第二十四章 比武招親(二)


更新時間:2021年01月28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二十四章 比武招親(二)
第二十四章比武招親(二)

林儒法猛灌了幾口,一口氣喝了大半葫蘆,然后有些意猶未盡地嚷嚷道:“好酒!他奶奶的,一晃都五年多了,好酒沒喝到你釀的酒了!”

說道這兒,他砸吧了一下嘴,眼眸微亮,笑嘻嘻問道:“加了蛇膽?”

易惜風便將之前在深淵林海遇到那只銀月水蟒的事情,以及后來跟隨鐘家商行的事情,大體說了一遍。

“你說,鐘家打算讓鐘瑞娶靈溪?”林儒法作為林家當代家主,自然對于那些曾經的同袍很是關注,不過這以目前林家的地位,他卻管不著人家鐘家的事情。

雖然餉榜組織與巡山隊,將隱仁鎮大部分護衛鐵衣與巡山隊員留給了林儒法,但是基業已經失,現在的林家不可能來青川郡在重新打下一片根據地。他們只能以家族的形式,成為一方幫派勢力。就像風水幫、沙河幫一樣,區別在于,風水幫選擇在霄河鎮,毗鄰霄緣海。而沙河幫的尹十三則是選擇在北境的林狼山城,與刑家父子重建了沙河幫。

易惜風點了點頭,淡然道:“是啊,這個消息一開始還嚇了我一跳……”

“哦?沒看出來,你這么在意靈溪她。”黑臉大漢一臉怪笑地說道。

青年自然知道對方這笑容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倒不是,我一開始以為舉行比武招親的,是,是新添……”

對于這個回答,林伯倒是見怪不怪,他輕輕地拍了怕對方的肩膀,淡然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雖然你比烽火小幾個月,但是從小你就比他成熟穩重很多,所以你的決定,林伯支持你!”

易惜風聽到這番話,心里感到一暖,自從隱仁鎮破滅之后,哪怕有青云派的歐冶子、歐冶長風照應,他一直覺得像是漂泊在外的游子,仿佛丟了根一樣,此時再見這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黝黑漢子,只覺得百感交集!

兩人沒有在門口逗留太久,林儒法便帶著他進入這座大院逛了起來。總體來說,這里的布置與鐵匠造極為相似,就連那些身穿黑袍的鐵匠,都與隱仁鎮時候的裝束一樣。

“林伯,這幾年你就一直在這銀川城?”雖然來得路上,他也打聽了一些關于隱仁殘余勢力的情報,但肯定不如當事人自己說的準確。

林儒法點了點頭,沉聲道:“其實那件事,從老頭子決定赴宴之時,就已經基本定下。”

易惜風這些年多方打探,再加上自己的分析推理,也大體猜得出來。

“所以,在他們出發以后,趙大人就講你們派到了青川郡。”

易惜風得到可肯定答復,心中的一塊大石頭也算落下,而后他接著問道:“除了我們九人,張巖石、周迪、蘆花花,這些隊長級的強者,他們去哪了?”

“他們三人當時在隱仁鎮帶領殘存下來的百姓,一路跋涉途徑紅巖鎮、龍息鎮,進入了青川郡。然后將百姓安頓在青川郡內。當時我與一眾巡山隊的人,先行一步進入了青川郡,也陷入了抉擇。”林儒法淡然說道。

“一方方面,我們可以占領一處小鎮或者小勢力,然后重新東山再起。或者重新建立一處村落,就像隱仁村一樣,聚集百姓教化百姓。”說到這里,他頓了頓繼續道:“然而,我都沒有選,隱仁鎮的興盛與敗亡,讓我看清楚了,想要以一域敵一國,難如登天!”

易惜風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緩聲說道:“您的意思是,不再建立勢力了?”

林儒法點了點頭道:“最起碼以現在林家的底蘊,是沒有可能的。所以,我選擇成為一方江湖勢力,組建了儒法門。”

見青年一臉了然,他便繼續道:“后來,他們三人順利完成了任務,將百姓安頓好之后,我就引薦他們去霄緣書院見了見陳傳拓。再后來,他們就被派往三大門派修行武道了。”

他萬萬沒想到,周隊、張隊、蘆隊仨人竟然走了跟他一樣的路子,接著他連忙追問道:“他們分別去了那幾個門派?”

“張巖石一身西域功夫,而且師從圣戰堂,自然去了西域諸國。周迪的五雷正天訣,也是威猛霸道,他去了大明國的大明寺。蘆花花乃是煉體武者,便去了萬獸國的萬獸圣地。”

聽到這般答復,易惜風心中暗忖道:果然以他們三人的資質,進入八大門派應該綽綽有余。

林儒法又喝了一口青玉葫蘆中的蛇膽酒,發現里面已經空了,便有些不舍地拋還給了易惜風,而后淡然說道:“好了,說說你這次來,找我干什么?”

易惜風將自己腰間的夜劍寒星拔了出來,然后遞給了林儒法,沉聲道:“這五年時間,小子的內勁功法也精進不少,惜風向換一把劍,最好,最好將這寒星劍重新鍛造一遍。”

林儒法結果這柄自己的杰作,手指在劍刃上一敲,陣陣劍鳴聲響徹庭院。

“不錯,這幾年你沒有辱沒他,看來這幾年你確實精進不少啊!”漢子笑呵呵地說道。

穿著一身月白色道袍的青年,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地問道:“這,這您也能感受到?”

“哼哼,說不得,說不得!好了,別廢話了,趕緊說出你的要求!”林儒法低吼了一聲。

易惜風簡單說了說自己的要求,首先就是重量,內勁功法從酒氣御勁訣融合進階為純陽御勁訣,再加上這五年他成長極快,身高已經達到了一米七七,相比前世,還要高出七厘米。所以他的肉身力量,也變強了不少。

其次便是這寒星劍的長度,五年前,他還是一個白凈少年,手持一名標準短劍,倒是正好。可現在他已經長大,劍刃的長短自然也要調整一番。

聽完易惜風提的要求,林儒法想了想便應承下來,“五日之后,來我這兒取!”

“五日?這么快!”易惜風有些意外地問道。

林儒法挑了挑眉毛,笑道:“怎么?快了不好?還是說你有什么其他安排?”

“不不不,我倒是沒什么關系,主要是我這幾日不是要去參加比武招親……所以……”

林儒法哈哈一笑,說道:“你且去就是,比一定五日,等你有空過來取就可以!”

青年聽到這話,立刻躬身一禮,誠懇道:“謝過林伯!”

中年漢子有些好奇地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青年,疑惑道:“你不是已經知道比武招親的,不是李新添,而是鐘靈溪。那為啥還要參加?”

見林儒法這般問,他只好實話實說,其實在來之前,他一直很擔憂,一直以為比武招親是李新添。知道他收到一封信,一封來自萬獸國的信。信是秀兒寫的,自然也就將整件事的始末大體說了說,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確實有些烏龍了。

他本來進入羅云國,也是為了攪黃鐘靈溪與鐘瑞的婚事,那么接下來自然是要去湊個熱鬧。而且秀兒還透漏給他,鐘瑞已經安排了四名俠者境高手,參加這次比武招親。他妄圖用這種手段,將鐘瑞直接推為最后贏家。

“這個鐘瑞,確實有些手段,有這四人在比武招親時替他處理掉那些硬茬子,到最后再故意認輸,確實也是個辦法!”林儒法點頭應道。

兩人又聊了一會,晚上易惜風便跟著林儒法一起喝了幾壇子酒,到了第二天,他才從銀川郡出發,前往西面的青云城。

…………分割線…………

梁首座坐在觀星臺上,看著天上的星位,心中盤算著什么。

“都安排好了?”一道懶散的聲音突然從他身后響起。

梁新懷沒有回頭看對方,只是淡然說道:“樓蘭城的蕭城主,也是個極精明的人,他自然清楚與我們合作,對他極為有利。況且,當前西域諸國內斗很是嚴重,他們沒得選。”

“騁騁這次做的不錯,算是大功一件!”那道懶散的聲音繼續道。

“怎么?院長這是打算獎賞他一番?”這一次梁首座側過頭來,注視著眼前這名書生打扮的青年,正是霄緣書院的院長,陳傳拓。

“呵呵,口頭獎勵,不能驕傲!”他咧嘴一笑,走到這觀星臺上,坐在了梁新懷的身邊。不知什么時候,手上竟然多出了一只翠玉酒壺。

他也不拿酒杯,直接對著壺嘴灌了一口,看上去很是不羈。

“真決定讓他們倆去?”這位梁首座今天破天荒地沒有出言“規勸”院長的不羈行為,而是有些憂心忡忡地問道。

陳傳拓沒有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輕“嗯”了一聲。

梁新懷皺著眉頭看著天上的星位,淡然道:“可這從這星位開看,卻是對兩人大大的不利啊!”

青年將翠玉酒壺中的酒液飲盡,仰著頭空了空,讓最后一滴酒液落入口中,然后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沒有抬頭再看天上的星位一眼,只是笑著離開了這里。在他的身影馬上融入黑暗之時,他沉聲說道:

“驛馬動,火逼金行,大利西方!”

當晚,林烽火與林雷便接到了師門命令,跟隨樓蘭城主蕭遠峰,前往西域諸國,助其平亂!

這對于兩人來說,也是難得的一次歷練,畢竟這五年時間,兩人在霄緣書院一直學習那些儒家學問,讓兩人很是難熬,尤其是林烽火。

作為刀道天才,他的刀法天賦就算在霄緣書院也堪稱翹楚,尤其是在林恒山的噩耗傳來以后,這些年原本多少有些懶散的他,變得很是刻苦。

當天賦與努力相加,成果自然顯著,早在去年的時候,他便一舉進入了俠者境,成為一名只有十四歲的俠者。

這一點著實出乎陳傳拓的預料,要知道俠者境作為三階十二層的第一層,乃是區分武者的重要分水嶺。凡是踏足三階十二層的習武之人,不僅僅代表了他的武學層次,還代表了他在武道一途的成就。

令陳傳拓感到以外的是,林烽火竟然能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找到屬于自己的武道,這一點相當困難。為此他還跟對方聊過一次,通過那次聊天,陳院長驚奇的發現,林烽火的武道之路,恐怕很久之前就找到了,而且異常明確!

“你能成功進階俠者境,確實是天賦異稟!武道一途,果然是老天爺賞飯吃啊!”當時陳傳拓先是表達了一番感慨。

而那時候的林烽火也已經過了十四歲,身量也成長起來,原本黝黑的膚色,這些年隨著年齡的增長,竟逐漸變淡,現在看來呈現出健康的小麥色。

“單論資質,羅云國在很多年前就有赫連海心這樣的恐怖人物,我這點道行還真算不得什么。”

對于青年的回答,陳傳拓很是滿意,他接著問道:“我很好奇,你小小年紀竟然找到了自己的武道?你所堅持的武道,到底是什么?”

林烽火握著手中的青火刀,淡然說道:“這個問題,惜風也問過我,我當時還小,不甚清楚。直到那日我發現,林家的重擔爺爺一人是看不住的,而老爹也不是能擔起重擔的人,所以只有靠自己!”

他抬頭看向陳傳拓,接著說道:“我不懂排兵布陣,更不懂權謀合縱!我只有手中的刀,如果說,別人的武道是他們感悟天地至理,總結出的武道之途。那么我的武道,卻不同于他人,乃是我根據自身,一步步要走的道路。”

陳傳拓聽到這話,臉色頓時一變,不過很快他就將這掩蓋過去……

林烽火自顧自地說道:“所以,我的武道之路,只能依靠我手中的刀,劈出一條大道,砍出一線生機!”說到這里,青年橫舉手中直刀,另一只手輕撫刀刃,堅定地說道:

“世間無人不斬,天下無物不斷!”

時至今日,陳傳拓都忘不了那日從林烽火眼中看到的眸光,那是一種對自身武道之路的認同,從那之后,他再也沒有跟這個林家獨苗談過,因為他清楚,自己已經教不了他。

陳傳拓獨自走在霄緣書院的樓梯上,看著西面渡口的燈火依然在亮,他知道,那是林烽火與林雷已經準備動身了。

他看著遠方的燈火,眼神已經沒有之前喝酒時的迷離,他淡然說道:“林家的小子,果然每一個都是人杰!你選擇的這條路,要比他們選擇的路都要辛苦,甚至還要面對很多誤解!希望你能保持本心!”

高速文字劍俠風云志章節列表

劍俠風云志 第二十四章 比武招親(二)

推薦小說: 無敵升級王 | 末日蟑螂 | 超級拍賣行 | 械醫 | 霸天雷神 | 傲世丹神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武煉巔峰 | 帝尊 | 超品相師 | 星戰風暴 | 官途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新唐遺玉 | 龍血戰神 | 武王 | 修羅武神 | 特種神醫 | 權力巔峰 | 三界獨尊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垃圾食品援助蜀漢 | 人在農村即將白日飛升 | 我有一座極品宗門 | 系統逼我抄書怎么辦 | 斗羅之開局簽到祖龍武魂 | 諸天航行 | 我能賦予萬物本源 | 冷宮簽到八十年,我舉世無敵 | 自律的我簡直無敵了 | 美漫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