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叛亂(下)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叛亂(下)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30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叛亂(下)
第四百三十二章叛亂(下)

隱仁鎮,長老會。

作為落葉郡目前勢頭最強的勢力,隱仁的守備力量相比之前要強大不少。之前負責守備此處的壯丁從事,已經基本被撤走,全都換成了披著大氅的護衛鐵衣。

而在一些關鍵位置,偶爾能看到一些穿著精致皮甲帶著白色連衣兜帽的人,正是巡山隊隊員。這些隱仁鎮的巔峰戰力,就算在一般的三流門派,也得是長老級的強者,這對于落葉郡其他五方勢力來說,是難以想象的強悍!想來趙云天的死,已經觸動了隱仁高層的防備機制。

要知道,整個隱仁鎮達到俠者境的巡山隊員,已經有驚人的二十名,其中騰蛇與鷹是去年新晉的成員。此時除了幾名特殊的隊員,在外執行任務。剩余成員,已經全部回到了隱仁鎮待命,白梅與騰蛇帶著幾名護衛鐵衣的好手,暫時駐守在鐵心村,而作為權力核心的長老會,則是聚集了隱仁大部分巔峰戰力。

位于長老會,中間那處大廳中,林恒山與中趙云銘正在低聲交談著。

“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了?”坐在上首的老者出聲問道。

“我已經讓承濤去盯著了,可是對方還是沒有現身。”高瘦中年漢子皺眉說道。

林恒山瞥了對方一眼,淡然道:“也要可能已經現身了,只是我們沒有察覺到而已。”

趙云銘原本拱起的雙手,微微一僵,而后沉聲道:“羅云宗會派實力如此之強的人,來對付我們?”

老者聽到這一問,呵呵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還搖頭喃喃道:“實力強了好,越強越好!哈哈……”

看到自家大人如此暢快地笑了,站在下首的趙云銘微微有些發怔。

“云銘,我們都已經老了……”

“將軍!……”

林恒山擺了擺手,淡然道:“去做好你的事吧,讓我靜一靜!”

趙云銘看著對方蒼老的背影,心中微微一酸,他知道自己大哥的死,同樣深深影響著林恒山,只是他比自己要隱藏地更深,因為隱仁鎮需要他的這份冷酷與堅強,需要他完全理智地處理當下的局勢。

隱仁作為云霄帝國僅剩的一份香火,甚至可以說是最后一個敢于反抗羅云宗的勢力,這份堅持與執著,需要這位林恒山去堅守到底。

依稀間從這背影之中,趙云銘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這個背影在他還是一名少年的時候就見過,可直到現在趙云銘依然難以忘懷。

那是老將軍的背影,那是云

霄帝軍的統帥!曾經名滿天下的軍神——林甫正!

在這一刻,林恒山的背影,與他的父親林甫正再次重合,哪怕此時老者只是穿了一身粗布麻衣,但是那種源自骨血的氣場,是任何服飾都遮掩不住的。

于此同時,李承濤在鐘府的這件本已荒廢的庭院中,看著一眾鐘家子弟在此群情激昂地爭辯著什么。

他已經看出來,剛才那幾個帶頭說話的人,包括那名身材微胖的中年巡查掌柜,應該是事先安排下煽動群情之人。

在場的人中,最開始是那幫在外派駐的駐店掌柜,而天黑之后圍過來的,則是鐘府中一些青年子弟。

此時在場眾人的情緒已經被煽動起來,那些駐店掌柜還好,此時見周圍圍了如此多的人,腦子靈光一些人,自然發現了事情的異常,已經悄悄離去或者退到了外圍。

但那些年紀只有二十多歲的青年子弟,卻很是激動,聽到之前幾次講話,感覺自己算是找到了組織,也不顧身邊年長之人的勸阻,紛紛向里靠了過去。

李承濤見火候差不多了,也不能真等著這群人圍到長老會之后,才去收拾殘局,到時候不僅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甚至還會給那個羅云宗的高手,留下可趁之機!

“可以了,動手吧!”依然是一副青年模樣,依然習慣性地不戴連衣兜帽,伴隨著這位巡山隊總隊長一聲令下!

四名巡山隊員,帶著八名護衛鐵衣,還有四十名壯丁從事,便將這個庭院圍了起來。

“啊!什么人?”

“有敵人!敵人襲擊!”

“是什么人如此猖狂!?”

“何人來此,真是吃了熊心豹子……”

場面一時間炸成一鍋粥,這些常年生活在隱仁庇佑下的大家族,在面對敵人偷襲之時,第一反應竟然不是躲避,而是憤怒的咒罵!

幸好出手的是隱仁的武裝,要是換做其他勢力,相比這幾個叫囂最是猖狂的人,此時已經倒地死透了。

李承濤的身影下一瞬便來到了這群人中間,正是剛剛他們發言的位置。而他身邊此時正站著兩人,一個是剛剛煽動眾人的中年巡查掌柜,另一個則是一個狂熱的鐘家青年子弟。

“李,李承濤?!”那青年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便認了出來。

那中年掌柜倒是很是識趣,見到青年的一瞬間,便跪倒在地,一頭磕在那里,好像變成了一尊石像。但那青年子卻沒這個腦子,他的喉頭忍不住動了動,強忍著

內心的恐懼,顫聲說道:

“李,李承乾!你,你深夜擅闖鐘家府邸!哪,哪怕你是巡山隊的人,也不能如此……”

只是,還不等他說完,他的聲音已經戛然而止,一條細細的血線出現在青年的脖頸之上。

一只血箭從他的頸動脈迸射而出,緊接著青年便倒地不起。

這是鷹眼并不高大的身影,同樣出現在這處平臺上,他掃視了眾人一眼,看都沒看那個倒在血泊中的青年,喃喃嘟囔道:“連最基本的善惡對錯都分不清,這輩子你算是白活了,不過沒關系,我可以送你回去重新再活一遍!下輩子,好好做人!”

言罷,他抬眼掃視了周圍三丈外的一眾鐘家青年子弟。這些人先是一愣,然后齊刷刷地癱軟在地,顯然是被鷹眼漢子這暴虐殘忍的手段震懾住了。

“隊長,全都控制住了,沒有人逃脫。”過了大約盞茶功夫,一名穿著白色連衣兜帽的巡山隊員,走了過來低聲道。

李承濤微微點了點頭,淡然道:“現將他們綁在這里,等天亮了,會有人來把他們帶走的。”

而后他對身后的鷹眼漢子說道:“鷹,你在這里看著他們,記住,不允許有逃走和喧嘩的活人!”

李承濤沒有可以壓低聲音,而讓在場一眾人都聽到了他的命令。鷹也跟著拱手道:“遵命!”

鐘遷此時坐在正廳中,看著庭院中的水鐘,他默然算著時間。今晚在那廢棄庭院組織的煽動活動,正是他計劃的第一步,而下一步就是帶著這群人離開隱仁。

目的地他已近選了,不是落葉城,更不是落葉郡其他勢力,而是前往西域,離開羅云國。只不過,那個來自羅云宗自稱周元一的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相與的角色。

他不確定對方的身份是真是假,甚至不清楚對方真正目的。不過這都不重要,與自己的翻身大業相比,鐘家乃是隱仁鎮,后者落葉郡的安危,已經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

在鐘遷自己看來,叛離鐘家是早晚的事情,而這位羅云宗的周長老的出現,顯然是自己最好的一個機會。

至于鐘千鶴,這個自己伺候了快一輩子的老不死,也算他運氣好,這個時候突然病倒,也省了他的一番手腳。

其實他心里對這位老家主,還是發自肺腑的敬畏與懼怕,雖然他常在私下罵他是“老不死”,只因鐘遷清楚,如果連罵對方也不敢,自己恐怕永遠也跑不出這個老狐貍的算計。

就在他暗自琢磨,要不要在去往西域諸國的路上,去一趟青川郡,將那個鐘家大小姐一塊兒帶走。周元一的那句話點醒了自己,是啊,只要自己當了家主,可以讓鐘家任何人做自己的孫媳婦兒。哪怕讓那個小蹄子給自己暖床,對方也只有順從的份兒!

一念及此,這清瘦的老者臉上,竟然露出一絲貪婪的笑容。這讓他本意衰敗、蒼老的面容,變得猙獰可怖。而這一絲貪婪的笑容,透著一股淫邪與貪念,那是蒼老丑陋的靈魂,對青春美妙的肉體,最為原始的惡念!

“鐘大管家!”一個清冷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幻想。

一名滿頭白發的青年,突兀地出現在這處大廳之中。他清冷的眼神,與他的話語一樣,看不出一絲情緒波動。

“周,周長老……”鐘遷目光一凝,他立刻起身拱手說道。

“我讓你辦的事情,你做了嗎?”周元一依舊冷然問道

“周長老,我……”顯然鐘遷也察覺到一絲不妙,忙要開口解釋,卻再次被對方打斷。

“做了嗎?!”這一次,這位周長老只是簡明扼要地說了這三個字。

“做了……”鐘遷斬釘截鐵地回道,此時他的后背已經被汗水浸透。

“嘖嘖,可惜啊!”周元一嘆息一聲道。

在鐘遷看來,這一瞬仿佛時間都慢了下來,他的臉色也跟著瞬間蒼白,甚至隱隱感覺到死神正向他靠近。而清瘦老者的腿都跟著站立不穩了。

只是過來半晌,他見對方依然沒有動靜,便強忍著心中忐忑,抬眼看了對方一眼。可就是這一眼,卻讓他心中一頓,只見此時的廳堂中,再無他人。

就這么走了?難道剛剛是錯覺?有種劫后余生的鐘遷,忍不住如此想,他實在想不通,對方為何會留下自己的性命。

他深深地長舒一口氣,也正是這一口氣,讓他覺得,還會活著好!

可不等他享受這短暫的劫后余生,另一個聲音再次讓他剛剛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鐘管家,如此晚了,怎么還不睡?”

鐘遷原本恢復了一絲血色的臉龐,再次變得蒼白無比,他抬頭看向站在門口的青年,立刻拱手道:“鐘遷,見過總隊長!”

此人正是剛剛將那群人拿下的李承濤,通過這幾日觀察,他早已知道鐘千鶴重病臥床,這幾日鐘府無論大小各事,都由這位老管家負責,今晚這次煽動行動,要想瞞過這位鐘府大管家,那是基本不可能的。

由此推斷,此事一定與他

有關,而且關系很有可能還不小。

“鐘管家客氣,這么晚了還不睡嗎?”李承濤繼續問道。

“我家老爺臥病在床,這些日子都是老奴幫襯著,有些事情還沒弄清楚,所以才深夜未睡。敢問總教頭,深夜來我鐘府可有什么吩咐?”

鐘遷是老了成精的人物,自然不會像之前那個青年子弟,如此愣頭青!若是在平時,頂撞這位巡山隊總隊長,也就頂撞了。此時已進入深夜,對方突然出現,顯然是在執行任務。

要知道,執行人中的巡山隊,可以隨時處決任何阻礙完成任務的人,這一點適用于任何敵人、陌生人、甚至隊友。

李承濤點了點頭,淡然道:“今日晚些時候,鐘府一處廢棄庭院,有人一途叛亂!”

鐘遷聽著這話,心頓時沉了下去,他知道,那群人雖然是他的親信,可他卻不敢確信,這群人會不會將他供出去。

“哦?竟有此事?!總隊長不會是在跟我這老頭子開玩笑吧?”他干笑了兩聲,見對方并沒有發笑,便收斂了自己的情緒和表情,認真說道:“我,我真不知道此事!”

李承濤點了點頭,沉聲說道:“叛亂之事,無論是對于鐘家,還是對于鐘大管家,都不是多么好的選擇。畢竟叛亂造反,其成本太大。”

聽到這話,鐘遷微微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這個說法。

“只不過,對于此事的幕后黑手,羅云宗來說,確實大大的合適!”李承濤一字一句地說道。

鐘遷眸子睜大,顯然沒有料到對方會如此猜測!

“總隊長!你說的這是……額……”

只是還不等這位清瘦老者講話說完,一滴水珠陡然在他的眉心爆開一捧血霧!下一瞬,他的世界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什么!”李承濤見到這個場景,心中一顫,手中的子母陰陽劍直接被他攥在手中。

“是誰!”穿著巡山隊制式皮甲的青年總隊長,厲聲怒吼道。

這時,一道清冷的笑聲,在鐘家這處庭院中響起。

“呵呵,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李隊長,初次見面,這個見面禮你可喜歡?”

三五第一_

劍俠風云志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叛亂(下)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末日蟑螂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械醫 | 霸天雷神 | 星戰風暴 | 修羅武神 | 凡人修仙傳 | 帝霸 | 圣墟 | 無敵升級王 | 超級拍賣行 | 帝尊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武道至尊 | 武俠重生 | 翡翠王 | 蝴蝶效應之穿越甲午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從玉藻前開始東京除妖 | 重生魔教教主,簽到一百年 | 人類縮小100倍 | 傲世戰王歸來 |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我真的是教主 | 末世來信 | 我的生物黑科技 | 黃天之世 | 控衛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