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四百零七章 血染云霄(十一)
 

第四百零七章 血染云霄(十一)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04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四百零七章 血染云霄(十一)
最新網址:www.iqishu.la

第四百零七章血染云霄(十一)

黑衣塔侍的尸體,倒斃在扶云居的塔頂,由于本身的坡度,被一劍斬成兩半的尸身,夾雜著花花綠綠的內臟,盡數滑進了下方的云霄池中。只是在這塔頂之上,留下了一片血漬!

姬申扶有些姍姍來遲地趕了過來,正好看到老三朱雀的尸身滑落的一瞬間。他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而是一手按在了想要沖上去的老大青龍的肩膀上。

“青龍,帶著你的人回到四方塔中!”身材高大的郡宰大人沉聲說道。

“大人!老三他……”帶著斗笠的黑衣人連忙說道。

“這!是命令!”姬申扶低聲喝道。

三名黑衣塔侍縱使有些不甘,不過依然躬身退走了。三人身法超絕,想要離開自然沒有人攔得住,轉瞬間便離開了這處房頂,只留下還在場間僵持的三人。

“承濤隊長這一劍,確實讓姬某大開眼界,只不過,這手法……呵呵”姬申扶嘿然一笑,滿臉的嘲諷。

顯然他對青年的調虎離山之計,很是不滿。作為劍道武者,比拼往往是實力的對撞,或者說劍道之爭,陰謀詭計只能算兵家之術,算不得武道正途。

“郡宰大人可能誤會了,從始至終,李某也沒想跟你討教任何武道之事。當然如果郡宰大人有這個需要……”

說到這里,李承濤頓了頓,接著道:“可以先挑戰我的江湖行走,易惜風!然后可與我一較勝負!”

此話一出,原本按耐住心中怒火的漢子,直恨得咬牙切齒!

“好好好!李承濤,沒錯,我是要將我失去的拿回來!你等著,那個小鬼我記住了,下一次見到他,就是他的死期!”

畢竟自己已經不是評天榜之人,已經習慣了接受別人挑戰的郡宰大人,對于這種求戰者的心態一時間還沒有適應。不過李承濤說的都是在理,一時間讓他吃了暗虧,只得將這股怨念轉嫁到易惜風的身上。

帶著連衣兜帽的青年見此,自然沒有打斷對方的意思。此時場上局勢已經基本控制住了,如無意外,此次落葉之行應該可以結束了。

見對方遲遲不出手,李承濤也樂得清閑,他雖然表面上看去風輕云淡,不過剛剛那記“金風想玉露”,確實是他的絕技之一。連續轉換兩種內機,借由內勁功法的特殊性,自然威力要遠超俠者境武者的承受范圍。

這一招也是今年在易惜風的啟發下改良的一招,至于名字自然是由白凈少年與李新添一起取的!

雖然用“金風”比作陽屬性劍罡還算貼切,可若說陰屬性劍光是“玉露”就有些意想了。不過易惜風卻說:“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對于這句話,李承濤還是比較認同,于是就用了這個名字!

姬申扶看著抱劍而立的青年,皺眉問道:“這就是你的功法特性嗎?”

李承濤沒有說話,倒是一直在一旁戒備的李承乾冷笑道:“怎么?姬大人每次打仗都要問詢一下對手,會不會武功嗎?”

姬申扶嘴角一勾,顯然的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喃喃道:“中招者皆喪命,真實厲害的特性,不如就叫作……閃殺吧?”

說罷,這位郡宰大人一劍刺向了對方,凌厲的劍罡瞬間爆發,一縷縷淡黃色的劍光撒滿這扶云居的屋頂!

就在這時,扶云居周圍的黑甲士卒卻傳來了一陣陣騷亂,讓原本以一敵二的姬申扶,神情微凝。

他知道自己不是李家兄弟聯手的對手,不過此番對戰李承濤與李承乾連番迎戰,且一直分心林恒山那里,自身實力定然不能全部發揮,當然就算發揮出九成,也不是他一人能夠承受。

可若是連打都不打,就退下陣來,對于整個落葉城的損失,將是巨大甚至是難以承受的。

這位年過中年的郡宰大人心中暗嘆:哪怕此戰拼的身受重傷,也要與他們兩人一戰!

抱著這種決心,姬申扶出手之間便不再留手。而反觀李承乾與李承濤,在解決了黑衣塔侍的圍困之后,卻將精力放在整個郡宰府的戰局之上,大部分精力竟被下面的騷亂所吸引。

赫連海心一出手就一指頭將張衡戳死了,不等不說這對于一眾黑甲士卒的沖擊力確實太大,本就沒有將領帶隊,好不容易找了一個監軍,雖說是文士,但大小也是一個官兒啊!

“張……張大人!被,被殺了!”

“這個人,不,我們替大人保持!”

一眾士卒頓時沒有了主心骨,就連命令也無法統一執行,有的人雙眼通紅顯然是要出手報仇!有的人確實臉色蒼白,腳下已經不自覺的退了幾步。

就這樣一身書生打扮的赫連公子,將零星的幾發破魔弩的攻擊盡數擋下,數遍彈射會幾只,將幾名沖在前面的黑甲士卒射殺。

這支已成驚弓之鳥的士卒,頓時崩潰開來。

涼亭中的林恒山,將一枚白子落在棋盤之上,頓時黑子的大龍更加岌岌可危,如無意外,百步以內定能分出勝負!

看著這盤殘局,老者笑著站起身,將剩余的白子和黑子都放回到棋盒中。而后轉身,緩步走出了這處涼亭。

林恒山看著原本秀美的庭院,此時已是斷壁殘垣,幾十具黑甲士卒的尸體就躺在場間,鮮血也淌了一地。

老者神情很是平淡,看著獨自站在庭院中的青年人,略一拱手道:“謝過赫連公子,此番搭救,我隱仁記下了!”

赫連海心沒有回頭,而是冷聲說道:“無需道謝,我不是為了你才出手的。”

“哦?可是發現什么端倪?”林恒山笑著問道,不過看他的表情,顯然是知道其中內幕。

赫連海心點了點頭,便將之前在四方塔中的見聞大體說了說,也沒有絲毫添油加醋。

老者點了點頭,不過他的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魔宗的血祭陣法他猜到了。其實之前在扶云居見到這四名黑衣塔侍出手,他就已經基本確定。但是那處空間法陣,卻是超出了他的預料。

一抹凝重在林恒山的眼中一閃即逝,他清楚空間法陣代表了什么,以及其中暗藏的風險,雖然很小只有不到萬分之一,但其中風險依然存在。

隱仁在此之前,沒有任何關于這處空間法陣的情報,不能排除另一端隱藏了什么,雖然不大可能,但若是有一位強者隱藏在背后,一直如看戲一般,見證隱仁一步步壯大……

一念及此,老者立刻否定了這種猜測,畢竟如同古跡一般的空間法陣,是不可能建在一座塔上的。但林恒山還是決定及早撤離這里,畢竟自己的目的依然達到。

只見一道如同真武弩雷的箭矢射到半空中,而后一陣內勁波動,炸作一團紅色的煙霧。

原本與姬人屠對攻的青竹,見到這團響雷煙霧,心中微微一動,手持半截碧綠色短棍直刺光頭漢子的心窩。

姬人屠心中一驚,經過幾番交手,這個小成境的對手已經展現出足以讓他震驚的武道見地。無論是劍法,還是對內勁的應用,顯然這個中年漢子實力確實不俗。他沒有硬接這一刺,而是用手中這柄“飲血屠火”長刀一格,短棍尖端閃現的劍罡,直接斬在了刀刃之上。

一聲清脆的金鐵交擊聲,光頭漢子的身形瞬間倒飛了十幾丈。

“張銘!不要戀戰,先撤!跟著我們。”青竹對不遠處與秦凱激戰良久的錦衣青年嚷嚷道。

張銘眸中一亮,還是一指點在對方的黑云金甲上,將對方逼退。

顯然剛才林恒山射出的響雷弩箭,正是眾人事先說好的信號。白猿眼中厲色一閃,他揮舞這漆黑鐵棍,在這群黑甲士卒中,不斷穿梭,凡是老者經過的地方,立刻人仰馬翻。

顯然他也在向林恒山所在的那處庭院靠攏過去,不過他沒有盲目撤退,他要用手中的鐵棒,替林恒山打出一條大道!

站在扶云居上的三人,見到那一團紅色煙霧,心中各有所思。李家兩兄弟心里自然跟明鏡似地,不過從表面去不表現出絲毫。

姬申扶心里就有些難受了,他既疑惑又擔心。疑惑的是隱仁眾人接下來的行動,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明白,那團紅霧一定是某些行動的信號。而正是這種未知的行動,才是他真正擔心的。

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郡宰大人,李承乾笑著問道:“郡宰大人到底還打不打?或者……”

他微微一笑,拿眼瞥了一眼下方因為白猿出手,而逐漸混亂的黑甲士卒。

其實這次雙方比拼,黑甲士卒發揮的作用極少,要不是因為他們都裝備了破魔弩箭,這些黑甲士卒很可能只會沖當拖油瓶的效果。

這也是隱仁一方,全部派遣俠者境強者入落葉城赴宴的重要原因。

然而黑甲士卒雖然成事不足,可一旦發生暴亂,甚至營嘯兵亂,那損失將會不小!尤其是在郡宰府中。

姬申扶拿眼偷瞟了一下,下方的局勢,俠者境的強者各自場面膠著、難分勝負,而一種黑甲士卒則是陷入了群龍無首的狀態,被那個持棍的煉體武者,如同趕鴨子一般,被攆得四散而逃。

“哼!真以為,僅憑你們幾人,就能將落葉城捅破了天?”姬申扶厲聲喝問道。

這時內勁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的李承濤,突然說話了:“我等本就是來赴宴的,是誰在宴席上以摔杯為號?將我等劃入前朝余孽之列!”

姬申扶先是一愣,老臉難得地紅了一下,恨聲道:“是與不是,無需別人評說,你們自己清楚!至于摔杯為號?哼哼,林老先生身穿云霄圣袍赴宴,所圖何事不用我說了吧?”

“我隱仁是由所圖,但這與落葉城無關,具在下所知,郡宰大人應該也是為了那些軍資破魔弩吧?”李承濤淡然回道。

他沒想到,這位李教頭竟然能猜到自己的真正目的,不過這也不難猜出,畢竟落葉郡最好的情報系統,都掌握在他們手中,而且常言道“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對手!”

隱仁一方勢力能掌握這一消息,他都是絲毫不驚訝。

“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姬申扶頗為認真地問道。

李承濤與李承乾對視了一眼,心中瞬間拿定了主意。

剛才那一枚響雷弩箭,釋放出的是紅色煙霧,按照之前的約定,紅色煙霧為警告撤離。無論成員任務進行到哪一步,都要立刻中斷。若是白色煙霧,還可以從容守望,看看有什么更有價值的東西可以順手弄來。

“我們要干的事情很簡單,就是離開郡宰府,離開落葉城,返回隱仁鎮!”李承濤堅定地回答道。

其實李家兄弟以當前局勢,完全可以跟對方談更多利益,甚至獲得更多,不過軍令如山,為了避免過多的牽扯,李承濤只能如實說道。

姬申扶先是一愣,然后有些疑惑地掃視了兩人一眼,淡淡道:“如果你們真的想離開,我們落葉城絕不攔著!”

云霄池的潮水時起時落,帶起一朵朵水花,拍打著扶云居的欄桿。

這處欄桿看起來很新,想來是一早被白猿和青竹撞斷之后,有立刻換的新的。不過這些都是不重要。

姬申扶一臉沉思地看著堂外的云霄池,有些走神。仿佛今天一上午的激戰就像做了一場夢一般!

這時跪在堂中的黑甲士卒,沒有抬頭看這位郡宰大人,只是等著對方再有吩咐。

“你說,他們已經離開了落葉城?”他嗓子沙啞地問跪在那的士卒。

“回,回大人的話,就在剛剛,他們從南門離開了。”士卒有些結巴地回道。

“就直接走了,沒有再去其他地方?”姬申扶繼續追問道。

“哦哦,他們臨走之前,去了一趟城中的江湖酒館,拉了三大壇酒水走了。”這人連忙補充道。

場間在此陷入了沉默,他甚至沒有問為何赫連海心會幫對方,只是過了良久,又從外面跑進來一名士卒。

此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沉聲道:“稟報大人,這一次戰斗的戰損情況已經統計出來了。”

說著這士卒就遞上了一個名帖。

姬申扶沒有細看,只是翻開了第一頁,瞥了一眼那紅彤彤的大字,心中就是一股莫名的煩躁。

“大人,這些袍澤的尸體怎么處理?”

郡宰大人皺了皺眉頭,不耐煩說道:“怎么處理?將尸體扔到云霄池中就可以!”

聽到這話,這士卒沒再耽擱,立刻命令士卒,將那些收集來的同袍尸首,丟進了云霄池中。

就這樣,原本清澈的云霄池水,變成了一片血紅!

最新網址:www.iqishu.la

劍俠風云志 第四百零七章 血染云霄(十一)

推薦小說: 無敵升級王 | 末日蟑螂 | 霸天雷神 | 械醫 | 超級拍賣行 | 星戰風暴 | 傲世丹神 |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紈绔瘋子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修羅武神 | 帝尊 | 凡人修仙傳 | 官途 | 特種神醫 | 圣墟 | 新唐遺玉 | 崛起之華夏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無敵從十連抽開始 | 全球降臨:百倍獎勵 | 重生必須浪 | 華網 | 修仙人不講武德 | 我真的是教主 | 從紅樓開始拯救名著 | 不拼爹時代 | 蜘蛛boss要升級 | 逆轉笑傲之我是田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