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四百零四章 血染云霄(八)
 

第四百零四章 血染云霄(八)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02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四百零四章 血染云霄(八)
第四百零四章血染云霄

白猿一聲斷喝,身形從這黑色旋風中顯現而出,巴圖的那記圣光斬著實不凡,西域諸國以圣戰堂為首的諸多門派,都是以這所謂的“圣光”,一種偏向于陽屬性的融合屬性為修煉根本。

相較東方諸國以萬象、五行、陰陽、混沌的內勁劃分,圣光本身的起點就不低,足以劃入陰陽范疇。足可見當今天下諸多勢力的存在都是有其依仗,類似西域諸國的“圣光”,魔教門派的“靈元”,東方諸國仿佛沒有占據很大優勢。

不過,歷數古代乃至到現在的如多巔峰強者,東方諸國的占比卻絲毫不小,蓋其原由,還是在于“底蘊”二字。

白猿的整個人與那根漆黑鐵棍化為一道殘影,直接砸落而下,原本只有齊眉長短的漆黑鐵棍,瞬間在內勁罡氣的加持下,如同化作一根如意鐵棒,長短自如!

轟轟!

僅這一棍便橫掃了近百黑甲士卒,周圍高大的院墻,也盡在這一棍之下,化作斷壁殘垣!

“破風俠者?!”身穿黑紅色大氅的巴圖,失聲叫道。

他很難想象,剛才與自己鏖戰良久的老者竟然是一名達到破風俠者境的強者。要知道,煉體之路不僅入門極難,想要以煉體之道進入俠者境,更是難上加難!

煉體武者,從入門開始,會經歷煉皮、鍛筋、淬骨這三個環節,僅是這三個環節就熬煞了江湖上一眾好漢,能真正堅持下來的武者并不多。

像易惜風由于自由練習酒氣御勁訣,所以肉身基礎極高,自進入煉體修行以來,煉皮、鍛筋,這兩步都是順利通過,現在他還參與周迪的雷電淬體,就是完成最后一步,淬骨。

等完成淬骨,便進入了“破影俠者”的境界。所謂破影,便是出手速度足以擊破殘影,在武者中屬于芒之境巔峰的水鎮。

進入破影俠者之后,需要通過凝血境、伐髓境、入體境這三個境界,正式將天地真元化為肉身之用,肉身自成一方小天地。

等達到入體境之后,便進入了“破風俠者”的境界。所謂破影,是指出手足以突破音障,屆時舉手投足出手之間,便不會有破風聲,只會是攻擊先到,聲音后到。在俠者中,也是大成境的水準。

至于破風俠者之上,還有“破虛尊者”,只是當今天下還沒聽說有那個煉體武者,達到這個層次,對于其實力的定位,自然也就不太好限定。

看著四周的黑甲士卒,橫七豎八地倒了滿地,大部分人都在地上哀呼慘嚎,顯然是無法再戰。而一旁與李承乾打得火熱的姬申扶,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剛想要騰身過去,再將這老者干翻再說,怎奈何眼前的承乾隊長,肯定是不會讓他如愿的。

“姬大人,咱倆這一番交手還沒分出勝負,怎么?這就安奈不住了嗎?”李承乾自然察覺到身后戰局的變化,他更是清楚白猿的實力,如果不是年齡導致肉身的衰退,自己對上這位老爺子,也有些吃力。

“云霄帝國的底蘊,我落葉城確實佩服!哪怕已經滅國快五十年了,俠者大成境的戰力依然有三人,若是放在十幾年前,估計這位老者的戰力恐怕會更加恐怖!”一身書生打扮的郡宰大人,鄭重說道。

李承乾微微一笑,沒有跟對方過多廢話,直接揮拳硬剛!姬申扶的身形也被他逼得,不斷后撤,逐漸向那處扶云居靠了過去。

李承濤手中長劍紛飛,一道道劍光在湖面上閃爍,青年的身影更是飄忽不定,不過他的身邊始終圍繞著四人,如同附骨之疽一般。只要他攻擊其中任何一人,都會由其同伴一同阻攔,若是不采取攻擊,這四人又會組成戰陣協同攻擊,令其煩不勝煩。

幸好這是在湖面之上,若是換作在岸上,那還不知要毀壞多少房屋,有多少無辜之人遭殃。

可能是李承濤也意識到了這點,既然對方無法將自己控制在某個區域,僅是采用這種疲敵戰術,幾人的戰斗范圍也逐漸轉移向湖畔的扶云居。

一記“疾風知勁柳”,這位巡山隊的隊長成功將四柄漆黑長刀架住,一帶一引便將對方這次集火閃了過去。

其實李承濤就算硬接這一擊,也沒有任何問題,畢竟俠者大成境與俠者登堂境的差距太大,真實已經超過了當初易惜風七人眾與血月貪狼之間的差距。要知道,尋常入室境俠者就可以硬接登堂境的一擊,而小成境的武者就算站在那讓一名登堂境的武者全力攻擊,也不會受多少傷害。

不過這黑衣塔侍,四人借助了一定的陣法,所以他們攻擊破壞力要強上許多,可就算如此,李承濤還是躲開了,因為他清楚,這群身法極快卻有來歷不明的武者,不會是自己真正的對手。李承濤的對手在落葉城只有一個,就是那位郡宰大人。

林恒山看著戰局的變化,心中暗自感嘆道:“人老不服老,老而彌堅啊!”說著他將一枚白子落到了棋盤的中心位置,僅是這一子,就讓棋盤上的“氣”為之改變,原本黑子那條生龍活虎的大龍,也被對方壓制得喘不過氣來。

黑甲士卒原本嚴陣以待的軍陣,被老者一棍砸出了一個缺口,很快這種恐懼與畏敵的情緒,便傳染了大部分士卒。

就這這時,巴圖總算姍姍來遲!他手中那柄巨大的騎士劍依然帶著一抹金光!渾厚的刀罡哪怕現在知道了白猿的實力,漢子依然毫不猶豫地揮舞著手中的大劍。

有了這位守將大人的牽制,周圍一眾黑甲士卒總算穩定住了軍心,原本一直負責指揮的張衡也回過神來。

之前守將耿盺、尉遲擁軍先后被擊敗重傷,張衡帶著一眾黑甲士卒將其搶回,而當時的隱仁一方,也在安排受傷不輕的毒蜂,所以無暇顧及。還沒等他將這兩位守將安置好,白猿便與巴圖交上了手。

緊接著,白猿便突然襲擊了黑甲士卒,一記“猿魔降龍棍”直接將這群士卒的士氣打空!張衡手忙腳亂地穩定了周圍的士氣,便開始尋找對策。

之前一直忙于應付各種意外事端,讓他難以深思考量,此時的戰況已經不容樂觀,情急之下這位中年文士卻是眸光一亮!

“來人!”

很快便有一隊黑甲士卒跑了過來,為首之人是一名壯漢,留著一捧絡腮胡子,他拱手應道:“見過監軍!”

張衡先是一愣,而后知道此人八成是來自黑騎,畢竟自己還兼著姬人屠的監軍。于是他低聲吩咐道:

“你領五十人,帶上破魔弩,將那處庭院圍了,然后將那名下棋的老者捉回來!記住,見機行事,能抓活的回來就抓,抓不回來就……”

說到這兒,他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這個長著絡腮胡子的大漢,眨了眨眼睛,看到張衡割喉婦人動作,心中有些駭人,不過還是恭身領了命令而去。

“哼!下棋?林老前輩很有雅興啊!”說罷便看著那幾十名黑甲士卒,快速向那處庭院靠近。

不得不說,張衡的想出的這一對策確實不錯,之前一眾人不敢靠近那處庭院,一方面是有姬申扶與李承濤兩名高手對戰,他們這群黑甲士卒自然無法靠近,就算利用破魔弩集火支援,那兩人如此迅疾的身法,根本射不準。

另一方面,則是一眾將領的考慮,他們對自家這位大人的脾氣性格還是十分了解的,這場屬于他與李承濤的戰斗,誰要是想插手,都會成為他攻擊的對象。

所以那處庭院雖然圍了不少人,卻沒有人一人貿然出手,這也就變相地保護了在那涼亭中下棋的林恒山。

李承濤自然也清楚此方局勢,有林恒山在身邊,他確實無力顧及,所以青年選擇將這處戰場轉移到那處云霄池上,這也是為何兩人戰斗到最后就跑到了那里。

正巧四名黑衣塔侍也從四方塔中出來,趕來了扶云居。見之前在此被困的幾人都不在這兒,便直奔湖上兩人,幫著姬申扶將李承濤攔了下來。

姬申扶很清楚,自己不能對林恒山動手,雖然他很想但是卻不能。因為這位老者穿著一件偏黃的白色大氅,正是那件“云霄圣袍”!

他可以不在乎任何關于前朝的習俗或者慣例,但是這件云霄圣袍,他卻不得不老老實實遵守。因為姬氏的立族之本,正是這套“云霄圣袍”!

沒錯,姬氏家中也有一件一樣的“云霄圣袍”,只不過那一件事當今羅云國國主賞賜給他們的。其中原旨意是這么說的:

姬氏獻國有功,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今封為羅云國六族之一,世襲罔替!特賜云霄圣袍一件,以斷先主隗念,自此之后當警當忠,勠力效死!

大體意思就是說:姬氏一家作為開門獻城的開國功臣,是有功的,獎賞為羅云六大家族之一,世代傳承。并賞賜一件云霄圣袍,作為警醒,了斷你之前主子的恩怨,以后要勁力做事,忠心為官,不得再出現背主獻城之事。

同時姬家這件云霄圣袍也是一種免死鐵券,若是哪天國君心情不好,非要將他們姬氏家族嚴辦,那么他們還可以拿出這件云霄圣袍來免死。

所以當林恒山穿出這件白色大氅之后,姬申扶不得不沮喪地承認,自己確實不敢殺他。但是將其拿下拘禁起來,還是一個不錯的提議。

不過這番想法,他并沒有跟其他人說,就連自己的智囊之一的張衡,也沒有將事情告訴他。以至于,這位中年文士到現在還不清楚自家主子的真正打算。

那名留著絡腮胡子的漢子,帶著一眾黑甲士卒逐漸靠近了庭院中的那處涼亭。這幾十人同時端著破魔弩,已經瞄準了坐在涼亭中老者。

“喂!老頭!你已經被我們包圍了,識相地自己走出來,跟我們走!”漢子大聲嚷嚷道,顯然他按照張衡對他說的,試著將他抓回去。

“呵呵,跟你們走,你要把我帶到哪里去?”說著林恒山搖了搖頭,笑著補充道:“不,我哪也不去,我就在這里下棋。”

這領頭的黑甲士卒,輕咳了幾聲,摸了一把自己的絡腮胡子,嘖嘖道:“還真是個犟骨頭!我再說一遍,你跟不跟我走?我奉勸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林恒山依然一手捏著黑子,一手捏著白子,眼睛盯著棋盤,沒有搭理這大漢的話。

見此情景,大漢目光微寒,對自己身后的黑甲士卒揮了揮手,嚷嚷道:“兄弟們,架好了弩,且看我將這老兒從亭子中拖出來!”

說罷,一個健步便向亭中邁去。

來到涼亭中,他先是環視了四周一眼,并無什么異常,不過就在他剛要他手抓老者的肩膀之時,只覺得一股巨力突然傳來,直接將他從亭子中拋了出來。

“哎呦!”

漢子一聲呼慘,不過他的同伴都沒有扣動破魔弩的扳機,因為這漢子就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被彈飛了出去,怎么看怎么詭異!

“難道是這個老兒……不是,我是說這個林老前輩,難不成是個真正的高手?”

“剛才黑廝是如何被甩出來的,我竟然沒看清!”

“看清個屁!那個老頭根本就沒出手!”

“難不成,難不成,是鬧鬼了?”

頓時在庭院中戒備的一眾黑甲士卒,紛紛猜測起來。

壯漢匆匆爬起身,充滿戒備地看了一眼那座涼亭,以他勢之境的修為,在這黑甲士卒中也算實力不俗的人,否則也不會被委任以隊長之職。

他清楚自己是被一股巨力抽飛,但是漢子不確定這股巨力是不是由林恒山釋放的。

一想到這里,他不敢再拖沓,顯然眼前這個老頭詭異的很,拖得越久越橫生變故。

壯漢抬出一個手勢,大聲喝道:“大家弩箭準備!”

聽到這聲呼喝,原本議論紛紛的眾人,一下安靜了許多。都將目標再次鎖定在涼亭中的老者身上。

“放!”

嘭!嘭!嘭!

幾十丈破魔弩同時釋放箭矢,外家距離有如此近,真可謂轉瞬就到。

就在這時,一聲嘆息從涼亭中緩緩傳出……

劍俠風云志 第四百零四章 血染云霄(八)

推薦小說: 穿成愛豆同人文女主 | 大明金主 | 陌上行 | 左道傾天 | 機械天師系統 | 你是豪門我是大神呢 | 皇上說的是 | 橫行莽荒 | 火影之死神縱橫 | 黃金菩薩 |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 暗影街 | 港九本色 | 唐朝大首富 | 仙路爭鋒 | 紅色警戒之民國 | 創造詭秘世界 | 斗羅之青滄斗羅 | 三國之老師在此 | 一代天驕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隨身帶著復制系統 | 我兒快拼爹 | 從木葉開始的仙人體 | 太陽能斗羅 | 進化之我是一棵樹 | 我又是個律師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籃球之三國五虎 | 情滿四合院之我是賈爸 | 從經紀人到大娛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