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夜故人來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夜故人來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4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夜故人來
第三百八十五章深夜故人來

李承濤默然點了點頭,身形一晃便從堂中消失。靠在柱子旁的李承乾嘿嘿笑了兩聲。

毒蜂見中年漢子無故發笑,有些好奇地問道:“總隊……額,總教頭,你在笑啥?”

李承乾砸吧了一下嘴,嘖嘖道:“多年不見,甚是想念啊!”

一旁坐在椅子上的林恒山嘴角微微一笑,沒有管他,而毒蜂依然一頭霧水。

李承濤的身影迅疾無比,本來其所修功法“陰陽雙輪訣”就是師出名門的陰陽高階功法,又是擅長身法速度的,所以其追風之名很大原因便是源于此。

郡宰府的周圍自然有很多護衛,尤其是今夜,不過這些護衛的實力并沒有境界高絕之輩。

今夜為了“迎接”林恒山一行人,姬申扶足足安排了三名俠者境武者,外加五百黑甲士卒在姬人屠的府邸周圍部署,當然美其名曰保護貴賓的安全。

李承濤看到這些部署,心中微微一動,想必之前進城后遭受到那兩名刺客的襲擊,很有可能就是落葉城自導自演的一出大戲。

既然如此,若是不大鬧一場,豈不是辜負姬大人的一片美意?穿著連衣兜帽的承濤隊長心中暗道。

繞過這些黑甲士卒并沒什么難度,只是那三名俠者境武者需要稍微費些手腳,不過也難不倒他。

一名身披黑紅色大氅的漢子,帶著二十幾個黑甲士卒,在府邸的一處角樓上警戒。這里是周圍最為開闊的地點,無論是旁邊的郡宰府還是這處宅院都可以盡收眼底。

“嗖嗖!”兩道寒光閃過,讓原本就在一直戒備的漢子眼眸一縮。

“誰!”身穿黑紅色大氅的漢子一聲低吼,瞬間罡氣席卷而出,可惜沒有絲毫蹤跡。

顯然剛才那兩道寒芒并沒有攻擊任何人,否則此時肯定已經有人喪命。沒過幾息時間便有士卒將那兩道寒芒尋到,拿了過來。

正是兩柄短劍,一看便知是制式裝備。這位俠者境武者眉頭微皺,能襲擊這里的人,而且拿著制式裝備,那么定是隱仁鎮一行人中的一員。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東向西急速掠過,雖然沒有聲音,但是那道黑影在夜色中依然留下了殘影。

“不要放箭,快追!”漢子一聲吩咐,身形一閃便向那道黑影追了上去。同時他的心中駭然無比,他實在難以想象,時間會有如此迅疾之人。

就在這角樓之上亂作一團時,一道穿著淡白色連衣兜帽的男子如閑庭信步一般,向府外走去。

他的身影似慢實快,僅僅兩息時間,便消失不見。而剛剛追出去的那名俠者境強者自然沒有發現此人的蹤跡,就連在那角樓上戒備的士卒,也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因為此人雖然信步而走,趨勢按照一定的規律,完全遵循月色留下的殘影,顯然他擁有者天生的刺客嗅覺。

穿著黑紅色大氅的漢子,身形也不慢幾個起落便追上了那道黑色人影,只是臨到近前,漢子終于察覺到一絲不對。他眉頭微皺,手中長刀一斬而出,瞬間追上那都黑影,將其撕碎!

“什么?是內勁殘影!”漢子心頭一震,忍不住脫口而出道。不過下一刻,漢子臉色也跟著大變,他意識到這道殘影很有可能就是對方調虎離山的計策。

不過此時再往回趕,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其實李承濤剛剛施展的便是他追風十三劍中的“分光留影劍”。這一招需要俠者境以上的修為,施展者用自身罡氣凝聚成武者自身的影子,一招一式宛如一人!劍招斬出時,對敵之人會短時間陷入前后夾擊,或者以二打一的局面。

不過這招在對付實力不如自己的敵人是有奇效,對付實力與自己相近,或者比自己強的,其實戰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這一招易惜風也一直想學,可惜縱然白凈少年內勁底蘊深厚,但是凝實程度一直達不到“罡氣”的層次。

從姬人屠的府邸出來,沒走幾步便到了郡宰府。

“十多年沒見,這郡宰府倒是變化不小。”李承濤喃喃說道。

想當初他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青年之時,他便獨自來到了落葉城,一人屠盡青蛇幫,將當時落葉城七大高手全部打敗,從而獲得了挑戰姬申扶的資格。

也是在這處大門前,他與姬申扶展開了一戰,正是這一戰,讓他的“追風十三劍”名揚天下。從此評天榜第一百零八位,便有了他李承濤的名字。

一路以來,李承濤很少說話,雖然其性格本就如此,但是另一方面,他也在觀察這些年落葉城的變化。不難發現,這些年落葉城的整體變化并不大,僅是格局上比以前更加清晰。

李承濤記得,當初的青蛇幫也是一個崛起于市井江湖的小幫派,籠絡了天下各地的流亡武者,并從中選出了七名俠者境強者,列為落葉城七大高手。

那時還沒有六扇門,還沒有姬人屠帶著四大騎將,也沒有秦凱以及那些守將。而這些修得野孤禪的流亡武者,也沒有對他造成多大的阻礙。

只是一步步變成墊腳石,將年僅二十四歲的李承濤捧上了江湖之中。

正當李承濤在郡宰府前愣神之際,一股若有若無的內勁探查從府中傳出。李承濤雖然一時分神,但是條件反射之下還是發現了對方的蹤跡。

從府內散發出的內勁探查?看來府中也有貴客啊。一念及此,李承濤不再猶豫,身形再閃,直接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

赫連海心步履蹣跚地從扶云居中走出,他身后跟著同樣搖搖晃晃地姬人屠,這個光頭大漢此次應該是真醉了。之前他與秦凱再醉仙樓飲酒,便沒有刻意控制內勁引導酒氣,此番他給姬申扶作陪,幾輪下來,雙方喝的都不少。

“海心兄弟!你的大名,我從很早就聽說了!那可是我羅云國的驕傲啊!十四歲入俠者境!嘖嘖,你大哥我跟你一比,就是一廢物啊!”姬人屠嚷嚷道。

而走在前面的赫連海心,也很尷尬,他本想就這么一走了之,但作為客人,而且這里也是姬申扶的府邸,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走回自己的房間。

“我聽說,你也有俠名,叫什么來著?云圣!嘖嘖,云從龍,人從圣!真是厲害啊!從圣境我是想都不敢想,你還年輕努力努力還有希望。”光頭大漢繼續嚷嚷道。

青年書生聽到對方提起自己曾經的俠名,先是一愣,而后自嘲一笑道:“姬將軍就別笑話在下了,天色不早了,我先……”好易

剛說到這里,一道內勁波動從那面傳來,赫連海心心中一凜,這種感覺他清楚,來者實力斷然是在自身之上!

他幼時在白馬禪寺參禪,當時離枯禪師就曾說,此子有慧根,可避兇險。而三年后,更是通過讀書入武道,成為天下間有名的少年俠者。在當時,赫連海心便是最閃亮的新星。

自那以后赫連海心便發現,自己在對陣敵人之時,會事先察覺出勝敗之數,前提是對方不刻意藏拙。

雖然這一天賦看上去沒什么大用,但在幾次生死之戰時,確實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幫助。最重要的一次便是十六歲那年,他與神秘少年那一次對決,在出手前,他就預估到自己要輸,而且那種感覺很是強烈。

這也是為何在失敗后,赫連海心能夠坦然接受的重要依仗,因為事先他就察覺到了。

就像這次,那名南面郡宰府大門向這里靠近之人,實力肯定比自己強!

光頭漢子自己怒怒囔囔說著話,沒有看出青年書生的異樣,只是當他再次抬頭看時,便發現在他們面前突兀地站著一人。

此人穿著一件白色連衣兜帽,此時對方已經將兜帽戴上了,只能看到對方下巴,看不清眉眼。

姬人屠愣了愣,嚷嚷道:“你是誰?怎么會在這里!”

只是還不等他話音剛落,一道劍光便直斬而下!正是李承乾追風十三劍中的“光寒十九州”!

“哼!”

“放肆!”

一聲冷哼與一聲冷喝同時響起,對方竟然向一劍將姬人屠與赫連海心一同拿下,自然引起了兩位高手的不滿。

姬人屠瞬間拔刀暴起,而赫連海心則是一拳迎了上去。

“叮!”

伴隨著一聲脆響,光頭大漢身形被震飛出去,而赫連海心總體還好,算是擋下了這一擊。

李承濤眉頭微微一挑,笑著道:“小小年紀,就有這般實力,難得!”

不過還不等這位赫連公子說什么,一道冷冷的聲音,便從扶云居中傳來。

“深更半夜,知是故人來,殺氣這么重嗎?”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府中主人,落葉郡郡宰姬申扶。

李承濤嘴角一勾,沒有在出手,而是注視著那處出口。很快一道中年書生的身影,便出現在那里。

說起來,李承濤與姬申扶的穿衣風格有些相似,兩人從氣質上都是一股子書生氣,只不過李承濤的年齡不大,只有三十多歲,相比已經是五十多歲的姬申扶,李承濤的感覺還是像青年書生。

不過與赫連海心給人與干凈的感覺不同,李承濤要更加沉靜。

“姬大人,十多年不見,你還是風采依舊啊!”李承濤笑著說道,要知道,他作為巡山隊的隊長,天生不愛多言的青年,這些年也很少流出笑意。

如果說教導易惜風算是一件不錯的放松項目,與白凈少年一同喝酒便是他比較開心的一件事。

而此時見到十多年前的老對手,李承濤心中難免有些波動。不過這種波動,與找了對方十好幾年的姬申扶比,那就小巫見大巫了。

自從姬申扶出現在場間,李承濤眼中的對手便只有他一個,而赫連海心只能算半個。

“李隊長,深夜來此?不會是走迷路了吧?”一身連衣兜帽打扮的姬申扶瞇著眼睛問道。

“此番郡宰大人宴請我隱仁鎮高層,正好借機會來看看你,怕你老死了,以后就沒人找我打架了。”李承濤緩聲說道。

姬申扶冷冷說道:“托你的福,我不會死在你前面的。”

“怎么?要不要較量一二?”李承濤挑了挑眉毛,試探性地問道。

兩人相互瞪著對方,好在都沒有貿然動手。兩人此時已經清楚,雙方算是達成了平衡,都知道兩方很難取得決定性勝利,而且都認為將對方弄死投入損失太大,不值得去做。

就在李承濤與姬申扶在扶云居外相互對峙之時,刑海富與其大兒子刑木也悄然出現在落葉城之中。只不過此時兩人剛剛從沙河賭坊出來,看兩人一臉輕松的模樣,顯然贏了不少。

其實所謂的:十賭九輸,大部分是針對尋常百姓。

而像他們這種擁有內勁罡氣的武者,賭一賭的過程,其實就是財富增值的過程。

兩人之前在餉榜組織中發布天階任務,身上本就不多的銀兩已經有些入不敷出了,于是父子二人在到達落葉城的第一時間,便來到了這處“沙河賭坊”。

此時沙河賭坊早已不歸秦紅藥那個舵管理,從上到下換了一遍,不過玩法和規矩依然不變。

見這兩人就要大搖大擺走出去,賭坊的伙計帶著家伙追了出來。

“喂喂,你們倆,賺了錢就想走?也不打聽打聽,敢在沙河賭坊撒野,也不看看你們倆的德行!”

刑木回頭看了對方一眼,沒有過多廢話,一拳轟了過去,黑紅色拳罡直奔對方而去,這些內勁層級只有勢之境的武者,根本無法擋住這布滿罡氣的一擊。

轉瞬間,這幾個家伙便被擊殺,連帶著一縷縷紅芒從他們的口鼻中四溢而出,融入了黑色罡氣之中,讓那黑紅色拳罡,更顯妖異!

“出手殺他們干嘛?”走在頭里的刑海富不滿地嘟囔道。

刑木扭了扭脖子,頸部傳來了咔吧咔吧的聲響,漢子笑著回道:“老頭子放心,今晚上我們做什么,都有人替我們兜著!”

兩人對視一眼,呵呵一笑,便消失在這處巷弄之中。原來這群沙河幫的幫眾,平時打劫賭徒的事也沒少干,自然駕輕就熟地便將他們爺倆堵在了死胡同里,不過現在看來,也有點自掘墳墓的意思。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夜故人來

推薦小說: 修羅武神 | 霸天雷神 | 末日蟑螂 | 械醫 | 超品相師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無敵升級王 | 星戰風暴 | 帝霸 | 超級拍賣行 | 武煉巔峰 | 凡人修仙傳 | 崛起之華夏 | 圣墟 | 傲世丹神 | 帝尊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武道至尊 | 最強狂兵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從玉藻前開始東京除妖 | 重生魔教教主,簽到一百年 | 我真的是教主 | 人類縮小100倍 | 傲世戰王歸來 |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末世來信 | 我的生物黑科技 | 黃天之世 | 控衛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