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劍俠風云志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云息日(下)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云息日(下)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0日  作者:按時發瘋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劍俠風云志 | 按時發瘋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云息日(下)
第三百八十二章云息日(下)

身穿漆黑甲胄的秦凱下意識瞥了姬人屠一眼,見這光頭漢子一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模樣,只得自己應道:

“臣遵命!”

“臣愿協助秦大一同!”姬人屠跟著說道。

郡宰大人將兩人的反應看在眼里,對于兩人之間的小伎倆,也沒放在心上。

“姬將軍,你覺得這個青年書生,我們去哪找?”兩人剛走出郡宰府,秦凱便凱張嘴問道。

“呵呵,這個事情秦將軍看著安排就行,姬某人全聽你的!”姬人屠摸著自己的光頭,笑呵呵地說道。

秦凱心里也是無語,他實在不明白,眼前這漢子為何行事如此小心?畢竟與郡宰大人是親兄弟,但自從上次勸降春風鎮的計劃失敗后,便如改了性子一般,事事不愿露頭。

就像剛剛郡宰大人問讓把那青年書生抓來,姬人屠也是硬靠到秦凱主動應承后,才插手此事。

不過他也沒想其他,現在畢竟是在落葉城內,披甲漢子手下那群六扇門,自然更加熟悉這里的城內情況。

兩人就這么站在郡宰府的門口,像兩尊門神。而認識他們的官兵見了,也自動繞開。

沒過多久一名黑甲士卒快步走向秦凱,在距離漢子兩丈處停下。

“將軍,請下令!”

秦凱淡然道:“協助沙河幫,全力找到那名青年書生!”

“諾!遵命!”士卒躬身應道,而后轉身離去。

“人屠兄,大冷的天,我們去喝一杯,將這人找出,總是需要些時間的。”秦凱笑著問道。

光頭漢子咂了咂牙花子,點頭道:“行啊,聽說醉仙居進了不少好酒,過去嘗嘗?”

就在兩人向那叫“醉仙居”的酒樓而去時,一對對黑甲士卒一人組織起搜查,在此之前,尹十三已經命畫師將青年書生的畫像畫出,根據那風塵女子的描述,這畫中青年確實有幾分神似。

一對對士卒在各大接到不斷排查,凡是長得相似的,都會被人帶走盤問一二。

而作為主事者的赫連海心,此時卻并不知情,他不知道因為自己與一名風塵女子的邂逅,會在落葉城引起如此大規模的搜查。

而此時的青年書生,正在城東拍賣行參見競拍。而此時他所在的地方,正是拍賣行的四方殿!

落葉城拍賣行,按照分工分為三閣一殿,分別是:四海閣、玄兵閣、天機閣、四方殿。

想當初易惜風便是在四海閣拍的那青玉醉仙葫,而張巖石則是從天機閣得到了姬人屠的行蹤。

而這四方殿,比較特殊,這里的展品都是采用明拍的方式,相比其余三閣,少了一些撿漏的機會,不過這里的東西自然每一件都是精品。

赫連海心作為赫連家的少東家,自身腰包不必說,最小面值的也得是五百兩一張的,而大面值的銀票,也足有一百兩黃金,也就是一萬里白銀!

“這件來自極東國的四色繡球花,五百兩一次!五百兩第二次!五百兩第三次!”

“成交!恭喜二樓貴賓三號房!”臺上的鑒寶雅士,俏生生地說道。

而坐在貴賓三號房的赫連海心,則是一臉志得意滿。五百兩對于青年書生算不了什么,但是用來買一捧沒有任何實際功效,僅是因為好看的繡球花,怎么說還是有些奢侈。

要知道,以當前物價,五十兩銀子就可以讓一戶平民解決半年的溫飽問題,同時也能滿足一名裝備精良的黑甲鐵騎一月的軍餉,若果不是在落葉城,換做郡內其他小地方,五十兩足以修建一座一居室的小木屋。

所以這捧四色繡球花,雖然極為稀有,但是拍出五百兩的價格,還是出乎了拍賣場的估價。

很快這捧花便被侍女用托盤端了上來,這侍女是一名鵝蛋臉的少女,穿著一件剪彩的旗袍,將她姣好的身段體現的淋漓盡致。

“公子,您的東西。”侍女低身輕聲道,這彎腰一蹲的瞬間,露出少女頸間的一抹風情,不過眼前這青年書生,卻絲毫不為所動。

拍賣場本就會嫌貧愛富之地,自然這里的充斥的各種銅臭的交易,如果哪位有實力的買主,看上這里的侍女,只要雙方價格訂好,自薦枕席暖床的事情,也不少見。

這侍女便是看赫連海心連番出手財大氣粗,外加樣貌俊秀,便有意無意展露自己的事業線。怎奈何,此人卻如同一尊鐵菩薩,坐在那里,眼眸連瞥都不瞥自己一眼。

秦凱看著酒樓這層的客人,很快便走干凈了,他有些滿意這醉仙樓掌柜的懂事,很快一壇壇美酒就別端了上來,整整一十八壇。

“我說秦將軍,你覺得這喝酒可以增加內勁嗎?”姬人屠看著身邊一壇壇美酒,嘖嘖問道。

披甲漢子將隨身帶著的鐵戟立在桌邊,聽到對方問話,自然想到了三個月前,在春風鎮的那三場賭斗。

李承乾不用說,其實力層次,恐怕只有郡宰大人才能與之一較高下。當日秦凱全力施為,用出雙畫虎,施展“虎裂圍殺”,但依然敗在對方的“八龍七傷拳”之下!

現在想起來,秦凱都為自己能撿回一條命而感到慶幸。當然他最應該感謝的,依然還是他自己,要不是當時他穿著這件“黑云金甲”,那么自己定然會被當場打死。

“那個李承乾,不好說,不過第二場出手的白凈少年,其內勁的雄厚程度依然媲美俠者境武者,看他身后背著酒葫蘆,應該與這飲酒有關!”披甲漢子想了想答道。

姬人屠提起一個壇子,將壇口的封泥拍開便喝了起來。

兩人刻意沒有使用內勁逼住酒氣,而是任由其在體內橫沖直撞。兩壇下肚,其臉頰都有些泛紅。

就在這時,一名黑甲士卒從樓下走了上來,看其裝束應該是一名六扇門。

“大人,目標行蹤找到了!”

“哦?請來了嗎?”秦凱笑著問道。

那漢子一滯,沉聲道:“我等只是確定了其大體方位,還沒有與其接觸,特來請示。”說著,這人的額頭便滲出了汗水。

秦凱輕嗯一聲,對坐在他對面猛灌酒的姬人屠說道:“走,換個地兒喝酒!”

說著兩人將手中酒壇一放,身形便在酒樓二層消失,竟沒有人看清他們行動的蹤跡。

…………分割線…………

一輛龐大的馬馳在通往落葉城的官道上緩緩前行,馬車整體造的極為敦實堅固,就連車頂的夾板都比尋常的馬車厚上不少。相應的,這拉車的馬匹也與眾不同。

車廂最前面,并排行著四匹卷毛大馬,這馬匹看著就比尋常駑馬高大不少,尤其是四個蹄子,極為粗壯。此馬名叫“卷毛吞煙獸”,源自魔國。是一種難得的千里寶駒。

本身個體就比尋常馬大,而且力量也強大不少,耐力更佳。

而在馬車兩側,同樣跟著幾人。

走在車頭里的兩騎,正是身穿黑色大氅的李承乾,與身穿白色連衣兜帽的李承濤。兩人坐下馬駒都是棗紅色的大燕良駒。

而在隊伍中部,也有兩騎,便是青竹與毒蜂。作為巡山隊的兩名副隊長,此番隨性倒也無可厚非。由此也可看出,巡山隊對于這次赴宴,也是拿出了全部實力。

在隊伍最后,還跟著一騎,竟然是一名老者,如果林烽火在這里,會一眼認出對方,正是當日在鵲山大營,一棒擊退赫連鐵心的白猿——蘆堅,同時這老者還有另一層身份,蘆花花的爺爺。

這時,馬車中傳來了林恒山聲音,“老蘆,你到車上來吧。”

眾人知道,這話是對白猿說的,不過這老者的性子果真是“又臭又硬”,他淡然回道:“將軍,我的職責是斷后之職,恕不能上車。”

聽到這話,林恒山還沒有回答,一旁的青竹馬上拱手道:“大人,前面有一山崗,我先去探查一番。”說著,他跟毒蜂使了個眼色,便向前方那個小土坡疾馳而去。

坐在車里的林恒山,有些無聊地看了眼面前的棋盤,只得再拿起一枚黑子落了上去。好在這馬車極重,走在路上自然平穩異常,哪怕有人在上面下棋,都沒有絲毫影響。

其實,剛剛林恒山之所以讓白猿到車上來坐坐,并非有什么特殊任務要交給對方,而只是單純想讓對方跟自己下棋。

最開始在路上,白猿被騙上來幾次,自然是被殺得片甲不留,畢竟老者是曾經羅云國大名鼎鼎的圍棋國手,蘆堅自然不是對手。

而其余幾人也都被他虐過,導致最后每當林恒上向手談一把時,竟無一人上車應戰。

而剛剛青竹借探查之由,去那處并不起眼的小土坡,就是為了躲開這一遭。

林恒山自己在車上各持黑白一子,竟下了起來。他沒有再叫李承乾或者李承濤,因為他清楚,這兩人乃是此行的保護傘,他可以偷偷給蘆堅、青竹撒撒氣,畢竟對于大局影響不大,但是李家兄弟二人,去完全不同。

“大人,再行三十里,就能到落葉城了。”為首的李承濤淡然說道。

“嗯,保持速度。”片刻后,車廂中有聲音傳來。

“那,我們今晚是在外留宿一晚,還是傍晚入城?”中年漢子李承乾正色問道。

“既然到了,便進城吧,留在荒郊野外的,也容易被其他勢力趁機下手。”

從離開隱仁鎮,一行人已經過了快一日。

按原計劃打算,他們是第二日入城。不過就在這短短一天當中,他們應對了七場戰斗,雖然大多數戰斗都是一閃即逝的快攻,并非敵人準備不足,而是周圍這幾人的實力太強。

清一色的俠者境強者,其中實力最弱的,就算巡山隊行動組的毒蜂。

要知道,毒蜂雖然是女子,但是作為行動隊的隊長,其本身實力堪稱恐怖。那是與蘆夫人也能對上很久的武者,更是擁有常年暗殺經驗。

所以,別小瞧這僅有的六人,哪怕姬人屠再拉兩千黑甲鐵騎,配備破魔弩的來,他們六人也絲毫不慫!

當赫連海心心滿意足地從四海殿出來,頓時覺得之前在十八胡同的遭遇也不是那么糟心了。

不得不說,這拍賣行果然是個好地方,不僅有不少天材地寶,而且情報也有很多。比如這次他就拍了一條價值三千兩的消息。

姬申扶前段時間,向羅云國朝廷,申請兩千破魔弩,用于清除郡內前朝余孽!其中夾雜著一個不起眼的線索,便是郡宰大人是如何發現這些前朝余孽的。

是來自姬人屠的回報,或者說源于姬人屠之前那次出戰隱仁的失敗。

“前朝余孽?還是趁機當做戰爭失利的借口?看來此事確實有些蹊蹺。”青年書生一邊走出拍賣行,一邊暗自嘟囔道。

只是還不能他細想,周圍兩股強大的內勁氣息便將他包圍,鎖定。

青年書生,抬頭看向周圍,那一隊隊黑甲士卒。他們此時已經將這里圍得水泄不通,各處屋頂的制高點,都能看到拿著破魔弩的黑甲士卒。

緊接著,他將目光投向了那兩股強大氣息的來源。

這是站在不遠處二層露臺上的秦凱與姬人屠。

赫連海心嘴角一笑,大步向那處露臺走去,本就相距不遠,走了幾步,青年騰身一躍,便站到了露臺邊緣。

“久聞赫連海心大名,今日終于得見!”秦凱與姬人屠此時正坐在露臺上,身邊各擺著一大壇酒。

赫連海心此番來落葉郡調查,自然對落葉城的強者都有所了解,而眼前這兩人,可以算是整個落葉郡都能數得著的強者。

青年書生拱手道:“晚輩海心,見過血手人屠、鐵壁石虎!”

“血手”是姬人屠的俠名,而“石虎”自然就是秦凱的俠名。

秦凱拱手一笑,嚷嚷道:“遠來是客,海心兄弟,要不要喝點?”

這話問的赫連鐵心一愣,不過還不等他推脫,一旁的姬人屠不敢了,嚷嚷道:“秦將軍,你這是什么意思?這是我們的酒,憑啥請他喝?再說了,這江湖上浪得虛名,沽名釣譽之輩太多,這個所謂的青年才俊,說不定……嘿嘿”

說著,光頭漢子晃晃悠悠站起身,對這青年書生,怪笑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誰?想喝我姬人屠的酒,得先問過我這拳頭答不答應!”

說罷,也不等赫連海心回應,便一拳砸向了對方。

劍俠風云志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云息日(下)

推薦小說: 修羅武神 | 末日蟑螂 | 無敵升級王 | 霸天雷神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械醫 | 超品相師 | 翡翠王 | 武煉巔峰 | 圣墟 | 傲世丹神 | 超級拍賣行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星戰風暴 | 凡人修仙傳 | 帝霸 | 武俠重生 | 官途 | 紈绔瘋子 | 重生之資源大亨 
上一章  |  劍俠風云志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從玉藻前開始東京除妖 | 重生魔教教主,簽到一百年 | 人類縮小100倍 | 傲世戰王歸來 | 從追老婆開始走向巔峰 | 我真的是教主 | 末世來信 | 黃天之世 | 開局之混沌圣體 | 我的生物黑科技